這一次楊風幫麻麻地回來之後,就沒有看到戒色和尚跟李靈兒兩個人。

四目道長翻了翻白眼道:「禿驢帶著弟子先去酒泉鎮,說是要找一個好的地方跟我做鄰居。」

聽到戒色和尚等人先去了酒泉鎮,楊風點了點頭。

楊風也沒有浪費時間,他準備了大量的材料畫符。

家樂好奇的看著楊風道:「師伯,你都已經這麼厲害了,還需要再畫符嗎?」

楊風畫符的速度很快,幾乎是行雲流水一樣就畫好了一張符。

楊風道:「任何東西都不能小看,尤其是畫符。」

楊風拿出一張火球符道:「家樂,你試試看能不能激發這張火球符?」 家樂接過楊風手中的火球符點頭道:「好!」

與此同時,秋生跟文才兩個人也走了過來看熱鬧。

還有四目道長跟九叔,以及麻麻地、阿豪、阿強等人都過來了。

看到大家走了過來,家樂自語道:「不就是一張火球符嗎?大家都過來看什麼?」

四目道長沒好氣道:「家樂,你如果連一張火球符都沒有辦法點燃,你以後不要出去說是我的弟子。」

家樂拿著火球符,然後閉著眼睛準備用法力激發火球符。

當大家以為家樂會激發火球符的時候,可不管家樂如何的努力都沒有辦法激發火球符。

此時的家樂滿臉通紅,如果連火球符都沒有辦法激發的話,自己的師父肯定會殺了自己的。

「快啊!」

「快點燃燒啊!」

「趕緊啊!」

不管家樂如何的催促,他手裡的火球符沒有任何的反應。

哈哈哈!

與此同時,秋生跟文才兩個人看到這裡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阿豪、阿強等人看到這裡,也都忍不住跟著大笑了起來。

此時的四目道長氣的頭頂冒煙,如果不是這裡人太多,他恨不得上去揍死家樂。

雖然四目道長只教了家樂趕屍,但是連一張火球符都沒有辦法激發,這實在是太丟臉了。

此時,只有九叔看出來家樂手中的火球符有點不對勁。

家樂垂頭喪氣的道:「師伯,你是不是在坑我?這火球符是不是假的?為什麼不管我怎麼激發都沒有任何的反應?」

楊風笑著道:「火球符是真的,只是你太笨沒有辦法激發而已。」

說完這話,楊風看了幸災樂禍的秋生跟文才兩個人一眼道:「笑什麼?有本事你們過來啊!」

秋生不以為然的道:「不就是激發一張火球符嗎?有什麼了不起的!」

說完這話,秋生走了過來接過家樂手裡的火球符。

家樂站在四目道長的身邊,感受到四目道長猶如殺人一般的目光,鬱悶的低下了頭。

秋生捏法印的速度比家樂快,只可惜他跟家樂一樣還是沒有辦法激發火球符。

秋生這個人雖然性子歡脫,但修道還是有一定天賦的。

看到連秋生都沒有辦法激發火球符,大家都笑不出來了。

秋生瞪大眼睛道:「難道這火球符真的是假的嗎?」

九叔看不下去了瞪了秋生一眼道:「丟人現眼!」

說完這話,九叔上前接過秋生手裡的火球符。

只見九叔一個法印打了過去,頓時轟的一聲,火球符燃燒了起來。

九叔看向了楊風道:「這火球符比起一般的火球符威力更大,所以需要激發的法力更多。」

聽到九叔的話語,秋生等人終於明白了。

難怪他們沒有辦法激發火球符,看來就只有九叔、四目、麻麻地等人才可以激發火球符。

麻麻地跟四目道長兩個人也上前分別拿了一張火球符激發,在激發之後,兩個人滿臉吃驚的看著楊風。

四目道長驚訝的道:「羊癲瘋,你製作的火球符比我製作的威力還要更大。」

楊風笑著道:「四眼,你不要驚訝,我早就說過我是修道天才,只不過你不相信而已,其實在製作符紙的過程如果加一些東西,可以讓威力變得更加強大。」

四目道長不耐煩的道:「羊癲瘋,不要自吹自擂,你趕緊給我們演示一下。」

楊風也懶得廢話,只見他拿起了符筆開始畫符。

「畫符過程之中需要注入一絲自己的法力可以提升符紙的威力,不過一般的符筆承受不住,所以需要特質的符筆才行。」

說著,楊風看著四目道長跟麻麻地兩個人笑著道:「四眼、麻子,你們兩個人要不要製作一根特殊的符筆?」

聽到楊風的話語,四目道長跟麻麻地兩個人頓時翻了翻白眼。

「不對啊!」

四目道長根本不在乎錢,一支符筆能值多少錢?

四目道長急忙走了過去拿起楊風手中的符筆驚訝的叫道:「羊癲瘋,你膽子真大,居然使用虎妖的毛髮做符筆,而且符筆上面還畫了陣法。」

楊風趕緊搶過符筆道:「四眼,你小心一點,我這支符筆很貴的。」

要知道這虎妖是上一次楊風在尋找任老太爺的時候殺死的,如果被四目道長弄壞了,他哪裡再去找一隻虎妖。

四目道長冷哼道:「小氣鬼,多少錢我買了?」

楊風不屑道:「切,我這是無價之寶,多少錢我都不會買給你。」

這個時候,九叔開口道:「四目,不要胡鬧!」

說完這話,九叔上去接過楊風的符筆看了起來。

九叔點頭道:「果然是這樣!」

說完這話,九叔就開始用符筆畫符。

雖然威力沒有楊風的大,但是比一般的符紙威力增強了不少。

楊風拿出一個小盒子道:「師弟,這支符筆送給你。」

這盒子裡面的符筆跟楊風用的符筆一樣,效果也是一樣的。

九叔接過盒子驚喜的道:「師兄有心了,我很喜歡。」

看到九叔也有一根符筆,麻麻地跟四目道長兩個人一臉羨慕嫉妒恨。

不過麻麻地跟四目道長兩個人也知道,楊風跟九叔感情深厚,才會送符筆,至於他們就不用多想了,楊風這個鐵公雞,只能呵呵了。

楊風看著麻麻地跟四目道長兩個人道:「不是我小氣,是我沒有材料了。」

楊風才殺了一隻虎妖,只夠製作兩根符筆,他確實沒有多餘的材料了。

四目道長頓時叫道:「材料我出!」

如果有這樣一支符筆,以後對付妖魔鬼怪就輕鬆多了。

麻麻地想要開口但是他發現自己開不了這個口,只能雙眼直直的盯著楊風。

對於麻麻地的眼神,楊風直接忽視。

麻麻地這個傢伙求人還不主動,楊風才懶得理他。

麻麻地不主動開口,楊風是不會幫他的。

上一次楊風肯幫麻麻地,已經是看在同門師兄弟的份上了。

一些不太稀有的材料,再加上一些簡單的陣法,就可以讓一根符筆威力大增。

楊風覺得如果自己把這符筆拿出去賣,絕對可以賺大錢的。 四目道長注意到了麻麻地的表情,不過他沒有說話,九叔也當作什麼都沒有看到。

四目道長買了一大堆材料,還讓楊風幫著白鶴道長做一根符筆。

至於麻麻地的符筆要他自己解決,不過估計要到酒泉鎮才能做了。

在九叔的催促之下,楊風等人離開義莊前往酒泉鎮。

一大幫人整天呆在義莊無所事事也不是辦法,按照九叔的性格肯定會讓大家去做事的,而且以後相聚的機會很有很多。

四目道長、家樂以及麻麻地、阿豪、阿強,楊風幾個人前往酒泉鎮。

獨家頭條:遲少又被影后撩了 本來文才跟秋生兩個人想要過來的,九叔說他們本事沒有學好還想亂跑,所以只能留在義莊。

酒泉鎮跟任家鎮比起來差不多,而且酒泉鎮非常的熱鬧。

楊風知道九叔以前就是酒泉鎮的人,而且在酒泉鎮長大,所以在酒泉鎮有不少的人脈,要不然也不會讓四目道長過來這裡建設道場。

這裡本來是九叔留給楊風的地盤,不過考慮到現在四目道長無家可歸,所以只好先讓四目道長過來這裡安家。

九叔不但在酒泉鎮有關係,而且還在酒泉鎮有土地。

因此四目道長根本不需要費心,只需要花點錢讓人建設一下道場就好了。

四目道長笑著道:「林九師兄考慮的真周到,等一下我去找人,最多十幾天的時間就可以把道場建好。」

四目道長一直生活在大山裡,這一次突然來到酒泉鎮還有點不適應。

麻麻地有些不高興的道:「切,有點事還要到處亂跑!」

麻麻地再次被大家隔離了,畢竟他吃飯的樣子還真的沒有人可以忍受。

本來麻麻地不想過來酒泉鎮的,但是被九叔趕了過來。

麻麻地覺得自己來到酒泉鎮,完全是浪費時間。

四目道長知道麻麻地的性格,所以也懶得理他。

楊風看著麻麻地壞笑的道:「死麻子,看你好像挺厲害的,我聽林九師弟說這酒泉鎮有三個地煞,我看著三個地煞就交給你解決好了,反正你也沒有事做。」

「啊!」

聽到楊風的話語,麻麻地頓時大吃一驚,口中的茶水吐了阿豪一臉。

阿豪一臉鬱悶的道:「師父,你老人家可不可以不要這樣,很丟臉的!」

麻麻地吃驚的站了起來問道:「羊癲瘋,你沒有搞錯,這裡居然有三個地煞?這酒泉鎮看起來一片祥和,如果真的有地煞那為什麼會這樣?」

楊風翻了翻白眼道:「麻子,你是不是傻?這地煞被封住了當然是一片祥和,但如果有人將地煞給打了開來就麻煩了,所以林九師弟才會讓我們這麼多人過來的。」

楊風實在有點無語,這麼簡單的事情麻麻地都想不清楚。

以九叔的性格如果只是簡單的幫助四目道長建設道場,那麼他根本不會讓楊風跟麻麻地等人過來。

最多是在四目道長修建完道場之後,讓楊風等人送一點禮物過來。

九叔之所以讓楊風這麼多人過來,就是為了解決地煞的問題。

畢竟這地煞留著遲早也是一個禍害!

四目道長皺著眉道:「該用什麼方法才可以徹底解決地煞?」

家樂、阿豪、阿強三個人一頭霧水的問道:「這地煞很兇嗎?」

沒有人理會他們,不過在看到自己的師父一臉嚴肅的樣子,三個人就知道答案。

家樂等人只好悶頭吃飯,反正天塌下來有楊風等人頂著。

「師父,道長等人在這裡。」

就在這個時候,酒店門口傳來了李靈兒的聲音。

「靈兒!」

在聽到李靈兒的聲音,家樂頓時一臉激動的站了起來道:「靈兒,我們在這裡。」

「阿彌陀佛!」

隨後只見戒色和尚滿臉笑容的帶著李靈兒走了進來。

四目道長看到戒色和尚一臉不高興的道:「禿驢,你不去找住的地方過來這裡幹嘛?」

戒色和尚笑著道:「呵呵,老衲當然是過來找你敘舊的。」

說完這話,戒色和尚就坐在了家樂的旁邊。

雖然四目道長一臉不爽的樣子,但是大家都知道四目道長是口是心非。

對於四目道長跟戒色和尚的相處方式,大家都習慣了。

楊風看了一眼多日不見的李靈兒驚訝的道:「靈兒一段時間不見了,你又變漂亮了。」

李靈兒紅著臉道:「哪有,楊大哥就喜歡開玩笑。」

四目道長看著楊風問道:「羊癲瘋,這一次你過來林九師兄有沒有告訴你如何鎮住地煞?」

戒色和尚早就過來酒泉鎮,所以自然發現了酒泉鎮的地煞。 王爺只要我查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