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損失如此慘重,不是他們無極宗一家,靈雲大陸註定遭受前所未有的損失了。

秦毅又殺了數人,最後一人是聖靈教的二長老,那個容貌艷麗的女子被撕成了兩半,就當著玄陰仙子的面,玄陰仙子被嚇得臉上沒有一絲血色。

殺了這個女子之後秦毅就陷入了迷茫之中,他望著天空,空氣中有著淡淡的血霧,血霧凝聚不散,這是真仙強者的鮮血。

隨即秦毅的表情明顯露出掙扎之色,那種掙扎就像是身體中沉睡的自我跟這負面情緒操縱的身體進行爭奪。

由神魔珠誘發出來的負面秦毅十分強大,導致了秦毅的主導意識根本無法佔據識海,也就無法擁有控制權,所有的行為都由負面情緒主導的秦毅做出。

漸漸的,沒有外在因素的影響,再加上殺戮成性,飲邪劍吸收了足夠的邪念,他臉上幾乎被黑暗的紋路徹底包裹住,雙目之中隱約的神采也漸漸開始消失,身上的戾氣愈發的重了起來,似乎已經徹底要失去了神志,漸漸的負面情緒佔據了絕對的主導,將秦毅身體中的自我意識驅趕了出去。 秦毅從來沒有想到,當初貪便宜拾來的法印蛻變成的飲邪劍,竟然會成為這麼一顆定時炸彈。

不過若是沒有飲邪劍,秦毅面對這神魔珠的時候又該如何呢?

所有事情都有正反面,只能說秦毅倒霉,這飲邪劍之中儲備的負面能量太過強大,經過神魔珠的誘導,達到了一種無法控制的地步,強大到能夠瞬間擠走秦毅本身的意識,讓得秦毅變成無法控制的行屍走肉,只懂得殺戮。

事實上這也算是另一個秦毅,一個沒有了感情,沒有了任何七情六慾,只剩下為非作歹、進行一切邪惡負面之事的秦毅。

……

而此刻,遠在萬公里之外,俞夏城,卻是悄然發生著另一幕或許秦毅並不想看到的事情,秦毅將湯圓跟月靈都安排在這裡,畢竟他不知道有沒有什麼未知的危險,留在這裡還算是安全。

只是現在湯圓的狀態有些奇怪。

「我……我不知道你是誰,我只是發自本能的不敢太過接近你……直覺告訴我有危險……」湯圓此刻跟月靈站在一起,兩人相距不過一米。

湯圓面色平靜,而月靈卻顯得有些局促不安。

「或許吧,自從我來到這裡我一直不知道我是誰,紅塵身都會選擇自我屏蔽記憶,可惜我終究放不下一些事情,選擇遇見了他。」

「今天看到他覺醒,我那被屏蔽的記憶似乎解開了,我覺得我也該離開了。」

湯圓說出這話的時候,有著一絲解脫。

月靈緊緊盯著她,「紅塵身?被封閉的記憶?你到底想表達什麼?」

「不要用這種語氣跟我說話。」湯圓嘴角勾出一道笑容,明明是很小的身體,卻顯得異常老道,就像是活了無數年的老怪物。

「你什麼意思?還有,你到底是誰?」月靈有些不高興,雖然她本能的害怕恐懼湯圓,可聽到對方這麼說話還是有些生氣,太無禮了。

「呵呵,你也是個可憐人,自封了真我,最後卻從蛋中出來。」湯圓斜睨了她一眼,隨即抬頭望了望天,望了望無極宗那邊的方向,彷彿這萬里距離,一眼掌控了般。

「世間本無我,奈何緣生滅。」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湯圓的眼神,月靈感覺自己就像是一隻螻蟻,那種無力反駁的狀態,十分的絕望。

而後她驚愕的看到湯圓竟然一步百里消失在了這俞夏城中,那虛幻的背影,宛如一尊降臨塵世、曇花一現的絕代大能。

「她……到底是誰……」月靈喃喃自語,心中彷彿堵住了什麼,而且聽對方的口氣,好像是知道自己的來歷一般?連自己被封印在蛋中都知道?

湯圓自然是聽不到她的話了,即便是聽到了也不會在意,更不會去回應她什麼,她這一步彷彿跨越了所有的空間桎梏,直接出現在了無極宗大殿之前數千米處,也就是秦毅身處的戰場。

她身上沒有一絲的元氣波動,也沒有掌控任何能量,卻能夠無視所有的能量風暴,所有的攻擊,徑直的穿插到戰場之中來。

她仿若是掌控這一片世界的規則,任何有形之物都無法影響到她。

「這女娃是誰?」

看著突然出現的湯圓,所有人都驚呆了。

湯圓沒有管那些驚愕的目光,她走到了秦毅面前,看著雙目無神,甚至連意識都要失去了秦毅,彷彿陷入了回憶之中。

伸出細嫩的小手,湯圓摸了摸秦毅滿是黑暗密紋的臉龐,眼神之中除了愛慕,已經找不到別的色彩。

「你現在的力量太弱了啊,根本無法掌控你的真我,為什麼要這麼放縱呢……」湯圓有些無奈,她輕撫著秦毅的臉,秦毅根本感受不到,空洞無神的雙目沒有一絲色彩。

然而奇怪的是,在湯圓的安撫之下,他臉上的密紋竟然開始快速褪去,猶如潮漲潮落,速度快到不可思議,幾乎就是轉瞬之間的功夫,秦毅便恢復了原樣,只是雙目閉攏,顯然是不堪重負昏了過去,識海陷入沉睡。

「這女娃跟那青年一定是一夥的,趁這青年昏迷,殺了她!」衡虛仙人看到好機會,他大步跨來,身上金光與青光大放,宛如一尊神祇。

湯圓雖然詭異的出現,可她這就像五六歲小屁孩一樣的模樣,實在是讓人生不起警惕之心,別說是衡虛仙人,在座的不管是誰,都沒把對方當成一個勢均力敵的對手來看。

只是當他們隨著衡虛仙人之後,紛紛出招的時候瞬間後悔了。

十幾道目光都看到湯圓伸出嬌俏的手指,朝著空間點了一下,一層漣漪蕩漾了開,空間如同玻璃渣子一樣瞬間碎裂開,連帶著他們的身體,也隨著空間碎成了一片。

意識在頃刻間就消失了,等同於在這片空間中直接被湮滅的乾乾淨淨。

而湯圓做完了這些,則是深深看了秦毅一眼,忽然朝著深空走去,只是每一步她的身形便拔高一分,到了最後她已經化身成了一名身材挺拔、容顏絕色的傾世美女,當然,她的身影也消失在了這片星空。

秦毅什麼都不知道,也不知道他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什麼時間,他只知道周圍空蕩蕩的。

衡虛仙人那些人都消失了,秦毅也不知道是怎麼消失了,頭疼腦漲,之前的記憶有些模糊,只知道自己好像被什麼東西給侵佔了身體,之後發生的一切都是來自本能。

「我到底幹了什麼?」秦毅皺眉看著空蕩蕩的虛空。

空氣中還殘留著些許的血腥氣味,秦毅只記得他斬殺了無極宗的掌教赤仙掌教。

別的任何事情都十分模糊,在他腦海中構不成一副完整的圖像。

甩了甩頭,秦毅感受著自己身體中的狀況,並不算是十分糟糕,而且力量似乎還隱約提升了一層。

拋開那些雜亂的想法,秦毅朝前衝進了無極宗領地範圍,面對那些抵抗者,秦毅面色冷冽,手中五彩法印揮動,無數無極宗弟子被鎮殺。

不知道為什麼,秦毅感覺他現在對生命極度的漠視,而且出手也不會顧忌太多,跟曾經的性格相比潛移默化的變化了太多。

這種變化似乎一切都是從得到飲邪劍開始的。

這玩意救過自己的命,秦毅也不想丟了這個神秘的東西,只是這個決定他自己也不知道是好是壞。

展開神念,秦毅衝到了無極宗最深處,這裡有藏經閣、藏寶閣、丹藥閣,等等無數提供弟子修鍊或者是儲備底蘊的地方。

可惜秦毅在藏經閣中並沒有找到自己想要的消息。

「早知道不應該殺了那個無極宗掌教,搜魂的話應該還能搜到一些重要的訊息,現在訊息斷了,也不知道他們把秘密藏在哪裡。」秦毅皺眉,心中有些後悔了起來。

無極宗很大,秦毅足足花費了半個時辰才從裡面出來。

望著這被一根擎天巨柱頂著的巨大宗門,秦毅露出沉思。

他們既然知道修真界這種存在,既然知道除了他們之外還存在別的世界,就證明他們了解過這一段歷史,可是秦毅用神念尋遍了整個宗門,也無法找到任何與之有關的記載。

正當秦毅滿臉失望的準備離開的時候,忽然他的腳步一頓,眼中有著一抹精光閃過。

秦毅回頭,手中凝聚一顆五彩光印,這光印徑直朝著那無極宗大殿砸去,那一瞬間,忽然一層蒙蒙的光亮在大殿正中心升起,保護大殿沒有被破壞。

看到這一幕秦毅笑了,露出開心的笑容,這大殿之中已經沒人了,可他卻在感知到危險的時候,開啟了保護措施,僅憑這一點,秦毅已經知道了一切。 如此情況下只有兩種可能。

第一種自然是陣法威能,這大殿有自我保護的陣法,覺察到危險的時候陣法會自動開啟。

可秦毅是什麼人?精通陣典,研修陣法諸多時日,這裡有沒有大陣保護他一眼就能看的出來,根本就沒有任何有關於陣紋力量的波動。

那麼就只有第二種可能,這大殿本身就是一種靈器,靈器都具備自我保護的手段,而像這種能夠自主釋放出防禦力量的,基本上都誕生了器靈。

無極宗存在多久了?按照秦毅了解的一些事實,少說也有好幾千年,光是人家成為大陸第一后就有了近千年的歷史,更不要說追根溯源到建宗之初了。

這麼多年的歷史,對方的基業都是在這無極宗大殿之中,倘若這大殿是一件靈器,裡面的器靈肯定已經演化的十分強大,而且也定然知道無數別人不知道的歷史秘辛。

秦毅手中再度凝聚出一道五行神印,這一次的攻勢要比上次猛烈了太多。

不過當那攻擊落在大殿之上的時候,再度彈出一層蒙蒙光亮,擋住了秦毅的攻擊。

「別藏了,出來吧,不要以為我毀不掉你,我的能力遠比你看到的要強大。」秦毅冷笑說道,他手中隱隱有雷霆匯聚,天上陰雲一片,這雷電濃密程度可遠比那天雷上人強橫多了,秦毅的五行神雷到現在還沒用過呢。

不知道是因為感受到上空噼里啪啦隨時都會落下的雷霆還是別的什麼原因,忽然整個無極宗大殿一陣劇烈的波動,一道虛幻的靈影浮現在大殿上空。

那是一名老者。

白髮白須,看上去幾乎行將就木。

「小友稍安勿躁,你的力量我全都看到了……」這老者露出訕笑,頗具人性化,若不是秦毅知道,根本不會把他當成是一個器靈,這器靈應該也是經歷了無盡歲月了。

「你都看到了?那麼能告訴我剛剛發生了什麼么?」秦毅目光一凜。

說實話,聽到這器靈老者的話,秦毅反倒是不那麼著急了,他現在比較好奇,剛剛他失去意識的時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連他自己都不知道。

「呃……你自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這器靈老者頗為鬱悶,有些無語的看著秦毅,這傢伙該不是詐他的吧?

說實話雖然無極宗的人因為秦毅都死了,但是這個老者並沒有因此想要報仇或者是怨恨秦毅什麼,他本身就不是無極宗的東西,無極宗只不過是恰好來到了此處,並且開宗立派了而已,如今他們死光了,它反倒是解脫了自由了。

「我在問你話。」秦毅盯著後者,天上的雷霆壓低了幾分。

「小友息怒,剛剛我觀你似乎是魔化了,而且戰鬥力陡然上升,無極宗組織的除魔聯盟被你殺的丟盔卸甲,幾乎喪屍戰鬥力,難道這些小友都不記得了?」這老者心有餘悸的說道。

說實話秦毅負面情緒化之中的那個樣子著實有些嚇人,而且戰鬥力真不是一般的高,或許之前的秦毅跟他們過招根本就沒有用全力,可魔化之後的秦毅更是沒有使用全力,輕飄飄的就能帶走那些人的性命,彷彿真仙強者就是紙糊的一樣。

秦毅皺著眉頭搖了搖頭,這老者說的事情他確實是沒有什麼印象了,就像是經歷了一場夢一樣,最關鍵的是他不知道夢到了什麼。

「那就奇怪了……我看你被神魔珠困住,之後魔化貌似失去了理智,我還以為你要完蛋了,不過好在一個女娃救了你,小友也算是被幸運女神眷顧的人。」老者說道,露出沉思之色,似乎在考慮剛剛的事情。

「女娃?救了我?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還請前輩告知。」秦毅面色微變,態度跟之前也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這器靈並無惡意,秦毅也就不會拿那些招數去威脅對方,如果他願意告訴自己想要知道的東西,那是最好不過。

而看到秦毅變化的態度,那器靈摸了摸鬍鬚,也是隨之露出歡愉之色,滿意的點了點頭,「實不相瞞,你魔化之後雖然戰鬥力大增,可是卻失去了理智,說句不好聽的就是徹底成了殺戮機器,沒有了自我思想,不過就在不久前,一個約莫四五歲的女娃突然出現在戰場,貌似便是她讓你恢復了原樣,後來那女娃橫渡虛空離開,我看那背影……似乎是大有來頭啊……你是怎麼跟那等存在搭上關係的?」

秦毅被這麼一說更是懵逼了。

敢情他現在這個樣子還是被別人救了?小女娃?四五歲?橫渡虛空?大有來頭?

秦毅將這些關鍵片語合在一起,實在是想不到自己跟哪個這種狀態的逆天大能有過聯繫。

「你不認識嗎?」那器靈看到秦毅的狀態當即一愣,按道理說這特徵已經極其明顯了啊。

秦毅再次搖了搖頭。

「那就奇了怪了,能夠橫渡虛空存在,除了那個世界的人……應該不存在了才是……」器靈喃喃自語。

「前輩,那個世界,你一定知道很多消息的對吧,還請務必告訴我有關於那個世界的消息。」兩人目光對視,秦毅誠懇說道。

「以你現在的實力確實夠資格知道,不過你知道了也沒用,修真者世界是容不下你們這些人的。」器靈笑著說道,「如果你不想死的話,我勸你還是不要想著過去為好。」

「我必須知道。」秦毅態度堅定。

那器靈認真的看了秦毅一眼。

「這個世界真仙強者已經是極限,但是在修真界,真仙境界如同螞蟻一樣,隨時有可能丟掉小命,曾經驚采絕艷的天才,枯榮真君,在去修真界的路上走了一半就回來了,這個世界確實有通向修真界的路,可你確定要走嗎?」那器靈微笑著說道。

「確定。」秦毅同樣露出笑容。

枯榮真君是枯榮真君,他秦毅是秦毅,枯榮真君沒有走完不代表他也會半路而退,秦毅決定的事情沒有誰可以改變。

「好,這本也就不是什麼特別的秘密,我作為這個大陸上存活時間最久遠的老東西,也沒有理由隱瞞下去。」那器靈老者笑著點了點頭。

忽然從無極宗大殿中射出一塊東西,類似令牌的模樣。

「通往修真界的路就在俞夏城邊的天子江中,天子江最深處有一扇星空古門,這塊令牌就是打開星空古門的鑰匙,你若是能進入星空古門,並且沿著星空古路走下去,那麼就能抵達修真界。」

重生農門小福妻 「古往今來不缺一些頂尖強者從我這裡拿到令牌,然而真正能夠走下去的,不到一個巴掌之數,其中還不知道他們在星空古路中是死是活。」那器靈老者搖頭說道。

秦毅翻看了一眼這令牌隨即收入懷中,朝著那器靈老者抱了抱拳。

「大恩不言謝,以後若是有歸來這靈雲大陸,我可以答應你一個條件。」秦毅說道,隨即轉身離開。

那老者搖頭笑了笑,「好自信的小娃,能不能活著走出星空古路都難說,還承諾以後歸來答應我一個條件,哈哈哈哈。」

「不過……,之前那個小女娃到底怎麼回事?以我上萬年的見識居然看不出一丁點兒的所以然來?」

……

俞夏城邊天子江,昨天才舉行了武道大茶會,餘波還未過去,今天秦毅再次歸來。

不過秦毅並沒有著急著去天子江底,他先是去了俞夏城,準備去找湯圓跟月靈,這兩丫頭等著自己現在肯定是著急了,先給她們報個平安,後面的秦毅自有安排。 這一次秦毅並沒有碰到雲嵐大公主,秦毅並不知道的是,雲嵐大公主已經回去宗門了,她希望宗門中的長老還有掌教並沒有去淌這趟渾水,不過她註定是去晚了。

找到了湯圓跟月靈住的地方,秦毅忽的腳步一頓。

「湯圓呢?」

神念中,秦毅只看到月靈一人,她正在打坐修鍊,可湯圓的身影並不在這裡,隨即秦毅擴大了神念,足足上百公里,依舊是沒有發現任何跟湯圓有關的氣息。

秦毅連忙推門進去,而月靈聽到聲音,也睜開了眼睛。

「主人,你回來了?」

「湯圓呢?」秦毅急切的問道。

他看到月靈臉色明顯一變,頓時心中更為緊張了起來。

「湯圓她去哪了?」

「她……離開了,她好像是發生了什麼變化,她沒有去找主人你嗎?」月靈有些奇怪。

「離開了?胡鬧,她一個小丫頭手無寸鐵,也不會功夫,能上哪去?而且我也沒有見過她,怎麼可能找我去了?」秦毅心急火燎,一股莫名急躁的情緒從心底升了起來。

「不是……她很厲害,主人你好像搞錯了……」隨即月靈跟秦毅說了湯圓離開時候的事情,包括她說的那些奇怪的話,變得異樣的情緒,還有後面離開時一步百里,橫渡虛空的模樣。

聽完之後秦毅愣住了。

「怎麼會這樣?」秦毅想到了那無極宗大殿器靈說的話。

一個五六歲的女娃,一個絕代傾世的美人背影。

那是湯圓嗎?是湯圓喚醒了自己?壓住了取代他的負面情緒,而後橫渡虛空離開?可她為什麼要走?

秦毅心中有些發堵,很想找到湯圓問清楚,可他上哪去找?

「主人,那個女孩讓我有種很恐懼的感覺,我不知道主人你有沒有感覺到?」月靈看到秦毅的狀態后忍不住說道。

她以為這種感覺不止她一個人有才對。

然而秦毅搖了搖頭,他只是覺得湯圓很親切,哪裡來的恐懼害怕?

「他有沒有什麼話留給我?」秦毅看著月靈。

月靈搖了搖頭,「哦對了,她說世間本無我,奈何緣生滅,我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世間本無我,奈何緣生滅……難道黑大帥曾經的猜測是對的嗎?她只是一尊無法想象的存在轉世重修的紅塵身?」

秦毅喃喃自語,反覆琢磨著這句話。

「她……好像確實提到了紅塵身這三個字,我想問她什麼意思,她卻是沒告訴我。」月靈趕忙說道。

秦毅點了點頭,如此的話應該是八九不離十了,只是湯圓的紅塵身怎麼會找到自己呢?自己不過是地球上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毛頭小子,因為得到一份機緣才走上了修真這條路,又因為剛好天賦卓絕,才有了如今的成就……說到底跟那等存在應該不可能會有交集才對啊……

應該說根本不可能有交集,秦毅的一生才剛剛開始,才過了短短的二十年,而且前面的十幾年跟這所謂的修真世界是一點都沾不上關係的。

他很確定,跟湯圓曾經從來沒有見過面,那次紫色星辰拍賣行,秦毅只是覺得有緣,才會出價拍下她,兩人這才第一次相識。

想不通這些事情,秦毅擺了擺頭。

「月靈,以後就叫我秦毅,不要稱呼什麼主人主人的了,而且我現在要走一條很危險的路,如果你願意跟著,也得提前做好思想準備。」

「如果你想要留在這靈雲大陸,我也會給你最好的安排。」 強悍寶寶,爹地要認賬 秦毅淡淡說道。

「主人……我肯定是跟你走啊。」 閃婚蜜愛:誤嫁高冷總裁 月靈有些難過的看著秦毅,她沒想到秦毅會說出將她留在靈雲大陸這種話來。

自從她從巨蛋之中破封出來,幾乎生命就跟秦毅連在了一起,即便是死亡這一點初衷也不會改變。

「那好,我們等會便出發,前往天子江底部,尋找星空古門。」

「有些事情,我一定要搞清楚!」

秦毅目光中有著堅定之色。

離開之前秦毅去見了雲夢公主一面,那小丫頭還挺纏人的,不過秦毅有自己的事情,而且跟對方也只是萍水相逢稍微指點了一番,這一次去也是給對方留了點好東西,隨後便告別離開。

等到秦毅消失之後,雲夢的房間走進來一名女子。

這女子神色頹敗,看著秦毅離開的背影非常複雜。

「姐姐,我終於知道他的名字了,他叫秦毅,他真的好厲害!可惜他說他要走了……」雲夢看到進來的女子,有些興奮同時又有些失落,她並不知道秦毅說的要走是要去哪裡,她以為只是離開俞夏城或者是俞夏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