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刻所有人都緊張起來,勝負就要出現了,蘇雲兮淡然一笑,望向伍雨彤認真的說道:「雨彤,謝謝你從小就一直默默保護着我,但是現在!我會向你證明,我也不是那個需要人保護的蘇雲兮了!這場比賽的勝利是屬於我們的!」

聽到蘇雲兮這話,伍雨彤表情微微一愣,隨後轉化為笑容,「那就讓我看看吧!你的實力!電擊怪,空手劈!」

電擊怪雙眼一凝,正要舉起右手,突然一發攻擊伴隨着葉子擊碎的聲音,直接打在臉上,打斷了電擊怪的攻擊。

這一刻所有人都大吃一驚,藤藤蛇居然搶先電擊怪了!

「這速度……你還隱藏了實力?」伍雨彤吃驚道,這種情況也只有這種可能了,藤藤蛇是故意放慢速度的,就為了來這一下。

「早點展示速度打出優勢不是更好么,為了等待茂盛特性觸發?」就連祝曉月都看不透了。

「既然如此,我們用電光一閃反擊!」

「沒用的,起舞吧藤藤蛇!」蘇雲兮舉起右手淡淡說道,這是準備了兩個星期的底牌,就是為了這一刻!

電擊怪雙腿一蹬,彈射起步,化為一道金光,速度非常快,然而藤藤蛇卻比它更快一步轉動起來,在電擊怪衝過來的一瞬間一尾巴甩在了它臉上,幾片葉子割破空氣從它身上劃過,電擊怪感到一陣疼痛摔在地上。

然而葉子還在不斷颳起,越來越多越來越快,這一切都是那中心藤藤蛇如街舞般起舞所引起的。

「這是什麼……」祝曉月雙手撐在防護欄上,一臉不敢置信,飛葉風暴?不對,藤藤蛇這個等級怎麼可能學會,那就只有一個!是魔法葉,通過高速轉動和連續使用魔法葉引出旋風然後打出這種操作,自己作為職業很快就分析出來了,可沒想到的是居然有人能想到這種操作。

「這到底是什麼?」伍雨彤都呆住了,怎麼蘇雲兮每次都能整出一些奇怪的操作。

配合著茂盛的加傷和魔法葉不停刮痧,電擊怪被卷在其中毫無反手能力,終於它停止了掙扎,不甘心的閉上了眼睛,藤藤蛇也在這一刻支撐不住了,手一軟摔倒在地,精疲力盡,勉強支撐著站了起來。

勝負已分,在所有學生都還沒反應過來的這一刻,裁判宣佈了結果。

「獲勝者,高三一班——蘇雲兮!」

這一刻,全場迎來熱烈的掌聲…… 看著厲默川深不見底的眼眸,喬思語心如擂鼓,「厲默川,你愛我嗎?」

問完之後喬思語才回過神來,該死的,她腦子是抽了嗎?怎麼會問他這個問題呢?懊惱歸懊惱,她還是很緊張他會怎麼回答。

愛,很愛很愛,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已經愛她愛到了無法自拔的地步!心裡這麼想著,可厲默川嘴上卻認真道:「我愛不愛你這個問題,你自己慢慢體會,慢慢發現……」

不知道為什麼,聽到他這樣的答案,她心裡莫名的有些失落!

喂,失落毛啊失落,喬思語你要冷靜,你現在是有夫之婦,絕對不能有愛上其他男人的想法。

在心裡警告了自己一番,喬思語伸手剛想取下西裝,卻被厲默川抓住了手,「穿著!不然感冒了,有你難受的!」

說著,拉著喬思語的手就朝車上走去,喬思語愣了愣,停住了步子,「厲總,我可以自己回去……」

「要麼你自己走,要麼我抱你走,二選一!」

跟厲默川認識了幾個月,喬思語早已把他的脾氣摸得透透的了,現在跟他唱反調,對她一點好處都沒有。

見喬思語低著頭像個小媳婦兒一樣撅著嘴委屈,厲默川心中頓時一軟,十指相扣,將她帶上了車,卻沒有發現在一個隱秘的角落裡,一個年輕的男孩拿著相機記錄了他和喬思語剛剛的所有互動。

淋了大雨,喬思語上車沒多久就開始發燒,厲默川伸手探了探她額頭,一張俊臉一下子就變得難看,「掉頭,去醫院……」

已經陷入迷迷糊糊狀態的喬思語一聽到醫院二字就鬧了起來,「不……不要,別送我去醫……醫院!」

厲默川低頭看到喬思語緋紅的臉頰,緊皺著的小臉,恍然想起了第一次見她的畫面,那一天她也是淋著大雨讓他們載他一程,之後她把他當成靳子塵,纏著他不放又在他的懷裡暈了過去。

那天她也是鬧著不去醫院,兩幕重合,厲默川輕笑了一聲,「去遠山別墅……」

那一天的雨里,他們初識,她抱了他,他喂葯吻了她,那一天,他第一次接受一個女人,並且對她上了心。

今天,她問他他愛不愛她,殊不知,他已經愛她愛到了無可救藥的地步。

將喬思語帶到別墅,王國均立刻就找來了醫生。

「這位小姐只是淋了雨受了涼才會感冒發燒,給她喝點薑湯,讓她捂著出一身汗就會沒事,然後我再給她開點葯,等她醒來之後再給她吃……」

醫生走後,韓姨弄了點薑湯端到了房間,厲默川接過薑湯,用小勺子舀了一匙薑湯後送到了喬思語嘴邊,奇怪的味道讓喬思語皺了皺眉,將厲默川喂進去的薑湯原封不動地吐了出來!

。 術士一脈向來神秘,不但實力強大,還殺人於無形之中,有可能你被殺了,到死時都不知道是如何死的,所以一般人是不敢得罪術士的,不過因為這個世界的天地靈力消失,越來越不適合術士一脈修行,所以這一脈也越來越少。

「直到現在差不多都消失在歷史的長河裡了,在這之前他們本來也是這樣認為,可是現在才發現不是這樣的,只是術士一脈太神秘也隱藏得更深。」

要知道就是因為術士這脈的退出,古武才成了主流,雖然古武也會受到天地靈力的影響,可是古武前期修行自身,不用天地之間的靈力,都還是可以修行,加上當時還有一些天材地寶,讓古武盛行一時。

「不過隨著末法時代的到來,天材地寶也越來越少,加上習武之人越來越多,最後終於暴發了武林大戰,這次傷亡慘重,百分之八十的古武修行者都死於這場戰鬥。

最後由活著的強者,聯合起來成立了隱部,將有限的資源合理分配,這樣才沒有了大的衝突和爭鬥,古武世家才得以保存,不過也因為這樣,慢慢的消失在人們的視野里,隱入了世俗之中。

從那以後的古武,沒有一個人能打破人體極限,突破到天人境的,到現在別說天人境的武者,就是地級武者都是各隱世家族的頂樑柱了,一般常見的是黃級和玄級武者。

」昨天他們剛到雙慶市,晚上就開始研究,發現凡楊送來的那些材料,對他們武者有很大的幫助,可是凡楊居然輕易將這些東西送給了他們,他們不得不懷疑凡楊會有一些別的想法。

到現在發現凡楊是術士一脈后,什麼都想通了,原來是這樣,也想通為什麼吳說覺醒要機緣了,雖然術士一脈消失很久,但是還是有一些書籍記錄在案,說術士不是所有人都能修行的,得有一些別的條件。

老陳這次事情我們得拿出一個計劃,術士一脈現身,那意味著什麼,想來你比我更清楚,雖說古武和術士沒有高下之分,但不得不說後期我們武修進展太慢了,每一次都要打破身體的極限,這樣才能更進一步。

「古武修行雖然前期進展很快,可是後期進展不如術士,關建現在古武沒有一個能突破天人境的,並且術士的攻擊讓人防不勝防,如果古籍上記錄的是真實的,那麼術士就有些可怕了!」

老呂我知道你的意思,我們將這次的情況上報吧!這些不是我們能做決定的了,不過這王琳你們誰通知她的家人來。

我來通知吧!汪通有些頭痛的說道,他真的不想做這事,但這裡只有他和王家較熟,這事還只能讓他來說,不過一想到王家人的脾氣,汪通就有些不想聯繫。

「他有些後悔今天的決定了,本來他沒有打算帶王琳的,本打算帶另一個能力什麼都較出眾的,結果王琳不知道在什麼地方聽說了這事,居然給自家老爺子打電話,王老爺子親自打電話拜託汪通,這才變成了王琳。」

只是沒有想到這王琳這樣不省心,明明前面陳肅都有提醒過小張,並且還有意的提點了一下他們,結果她還是來了這樣一出。

「最過份的還是對陳肅說的那些話,雖然陳肅不說,但不代表他不往心裡去,加上陳家比起王家來也不差。」

源同市王家。

「爸,剛才汪通打電話來說小琳受傷了。」

受傷了,這次雙慶市這樣危險嗎!難道傳說是真的,不過為什麼琳兒會受傷,她只是監察組的人,監察組的人只是監管,也不上第一線為什麼也會受傷。

「這個,按汪通的說法這事還得怪琳兒,你也知道琳兒是什麼脾氣,所以這次受傷是她自找的,怪不得別人。」

自找的,我王家的孩子,就是自找的,那也是一定有誘因,好這個誘因也該有責任的,那怕是和他們沒有直接的關係,但是我王家的孩子受傷了,那他們也就得負責任。

「可是這次帶頭的是陳家陳肅,並且他還說這次直接將琳兒清除隱部。」

他憑什麼這樣做,就因為一點小事,何況我家琳兒不是受傷了嗎!這事就算是琳兒的錯,那可以抵消了吧!你告訴他,就說我不同意,如果他真要這樣做的話,我就去找他陳家老太爺聊聊。

「可是父親這事怕是不行的,琳兒得罪的很可能是術士一脈的人,你也知道天地靈氣恢復,很多以前消失的,現在都慢慢的浮現上來了,這事如果處理不好,很可以會引起術士一脈的報復。」

「你給我原原本本的將事情講一遍,怎麼一下又出現了術士一脈了。」

你的意思是說,對方並沒有出手,還有對方只是一個孩子,是這個意思嗎?

恩!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不過能在大門上布陣法的,怕不是一般術士家族,而且對方雖然還是個孩子,但是幫人覺醒過,並且讓對方從古稀老人,變成二十多歲的年青小伙。

「哦!你的意思是說,他很可能是術士醫道一脈的煉丹師,不然就算幫人打開人體限制,也不會變年青這樣多,看來有時間得出去走走了。」

父親那琳兒的事,我們如何處理,派誰去接她回來。

先不管,讓她在雙慶市好好靜靜,這事對她來說也不是什麼壞事,讓她明白雖然我們王家實力不錯,但是也不是所有人都會給王家面子,只有這樣她才會更加努力的修行,不白瞎了她這樣好的天賦。

「天地異變對普通人來說是災難,可是對我們這樣的家族來說,這就是機遇,是千年難得的機遇,所以我們不能錯過千年難得的機遇。」

還有後天跟我一起去雙慶吧!異變就從那裡開始的,那機緣也該是從那裡開始,如此好的機會乍能放過。

「可是那裡是何家的地盤,我們這樣過去真的不會有問題嗎!別的隱武家族不會說什麼吧?」

怕什麼,只要有我在,他們能翻起得什麼浪,至於你說的何家,一個沒落的家族罷了,他們家就只有一人修行,並且還不到地級,我去了他敢說什麼嗎?

「最主要的是我想去會會那凡宅的人,如果能找到年青的丹藥,那就在好不過了,也許可以借這個突破天級,達到天人境。」

如果我達到天人境,就算是術士也不足為慮了,所以這次我們勢在必行,還有必需在他們行動以前,這些人是什麼樣的情況,我比你更了解,如果他們知道能讓他們年青東西,怕是比我還瘋狂。

汪通將王家的決定告訴了王琳,聽到王家的決定,王琳本來無神的雙眼,突然一有了一絲色彩,於是像瘋了的一樣笑道:哈哈哈,你們都沒有想到,我王家面對術士也會這樣的強硬吧!到時我太爺爺來了,你們想將我清除隱部,門都沒有。

「還有這凡宅,等我王家來人後,要將你這凡宅砸得寸草不留。」

一行人臉色難看的回到了主公路上,打算打車回去,因為他們來時是坐的吳老爺子的車,但是走時吳老爺子沒有同路,所以不可能在坐他的車走了,只得出來在主公路上打車,而就在王琳瘋了一樣在路邊叫喊時,一輛黑色的小車進了凡宅的支路。

雖然有車進入凡宅的支路,但是並沒有引起這幾人的注意,必境前面有過這樣的事,所以並不在意,只是他們沒在意,車上的人卻注意到了他們,特別是何研,因為她覺醒的是精神方面的能力,王琳的話她聽得清清楚楚。

於是就在上了凡宅的古石路后,何研就開口說道:爸剛才那些人你認識嗎?感覺剛從凡宅出來,那個女的有些不正常,居然說要將凡宅砸得寸草不生。

「那些人都是古武者,全都是玄級中階,而那三個年青的,都是黃級頂階,他們很有可能就是你表叔說的隱部的人。」

爸你為什麼當時你沒有加入隱部。

那裡不適合你爸,對了他們說為什麼會要砸凡宅嗎!他們可能還不知道凡宅的特殊吧!如果知道怕是沒有這個勇氣說出這樣的話來。

「先別管他們,今天小凡說有驚喜,不知道是什麼樣的驚喜,難道是他們這一脈要出世了,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還真是驚喜。」

以前何啟泰不知道為什麼凡楊會有千年的靈藥,現在知道對方可能是術士一脈后,這樣的事就不覺得奇怪了,也明白為什麼凡楊會喜歡古籍,這些看著沒用的東西了。

那天受到自己姑姑和姑父的刺激后,就回去查了一些何家留下來的資料,發現凡楊說的覺醒和術士一脈很像,而且術士也是要先天條件的,這一點和凡楊幫人覺醒完全一致,還有一點就是術士聽說可以長生不老,這一點又和自家姑姑他們情況一樣。

「所以他得出結論凡楊家就是傳說中的術士一脈,而且還是那種沒有斷過傳承的術士一脈,不像現在的那些道士,神婆,只有一星半點的傳承。」

凡楊家和他們那些只能依靠一些道具,和都沒有完整的咒語神婆道士不同,很有可能凡楊家有完整的高級修行功法,可以不用道具就可以做到一些神奇的事情。

何研下車后敲響凡宅的門,這時就聽裡面有人說道:「請進吧!門沒有關,自己進來。」

打開凡宅大門,何研先看到的是兩座人形冰雕,然後另邊就看到一群和凡楊差不多大小的孩子,圍在那裡說笑著吃零食。

感覺有人打開凡宅大門,這時從冰雕另一面走出一年青人,看到進來的人說道:研兒你們來了啊!那個麻煩你一件事可以嗎?

「姑爺爺你也在嗎?你這樣客氣做什麼,有事你說話,就是我不行,我爸也在,他會幫你完成的。」

嘿嘿,也不是什麼困難的事,只是今天凡楊這裡可能會得一些好處,你去將你姑婆他們接來,對讓你的吳平表叔管好自家的孩子,要是他們來這裡敢出什麼妖蛾子,我就打死他這個當爹的。

「姑爺爺為什麼打表叔,這和表叔也沒有關係。」

子不教父之過,我不打他,難道還讓我打那幾個小輩不成,我只要管好他一個就行了,別的事就是他該操心的事了。

您老說得對,外面那車是您家的吧!那我開您家的車去,那車大一些可以全裝下,不過姑爺爺你為什麼來時不自己帶他們一起來,一個人就跑來了。

還不是那個不教子做的好事,說到這裡吳就有些生氣,他也沒有想到堂堂隱部的人,居然會是這樣的做派,要是早知道,別說開車送他們來這裡,不開車送他們去火葬場就不錯了,要知道現在年青后的吳性格可和原來不一樣了。

「哦!你說的是外面那群人,他們是夏國隱部的人嗎?」

說什麼夏國隱部,完全是在自己臉上貼金,我也是才知道,原來他們就是一群隱武世家的人,他們只是和國家合作,不參與國家的運行,也不幫國家出力,可以將一部份研究結果和國家共享,開始我還以為他們是國家的部門。

開始我還對他們很客氣的,可是沒有想到那女的一點素質都沒有,哎!!!「看你表現,如果你表現好了,也不是不能讓你跟在身邊辦事。」

關樂聞言大喜,激動地到處亂走。

「多謝明小姐大恩!」

沈千秋見狀搖了搖頭,低頭一看時間已經來到將近九點。

於是沈千秋站起來道:……

《長生帝婿》第一百六十八章明小姐讓你走了? 葉思黎不耐煩的瞥了那個突然出現的男人一眼,伸手捂了捂生生的耳朵,才說:

「你錯了可是你有改過嗎?你錯了你就會放過我和生生嗎?你錯了,錫元的事情就能解決了嗎?秦丞,你道歉,能不能拿出一點誠意來,哪怕只有一點!」

在她真實的痛苦面前,他忽然感覺,自己做的,還遠遠不夠。

於是,他說:「我會改,生生你可以帶走。」

「什麼?」葉思黎一時間竟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就這麼放手了?

眼前的人到底是不是秦丞?

雖然他的五官還是那樣的飛揚跋扈不可一世,可是臉上的神情卻柔和了很多,這莫不是個替身?

好在,他及時補充道,

「當然,這不代表我就放棄了對生生的監護權和探望權,哪怕你要帶着孩子離開,我也希望我們能保持聯繫,至少你得給我一個負責的機會。」

「那豈不是藕斷絲連?」葉思黎瞬間反應過來了他的意圖。

他的確沒有像以前那麼霸道了,可他壓根沒有放棄過他的目的!他現在要做的,也不過是採取懷柔策略,先緩和他們兩的關係,再伺機而動罷了!

他卻很是坦然,「你可以這麼想,但你如果不接受,我不會允許你帶走生生,哪怕這件事鬧上法庭,跟你對簿公堂,我的要求也是合理的。」

「我們的事情鬧上法庭,該坐牢的人是你!」葉思黎氣極。

「一開始我承認是我認錯了人,可後來你不是也對我霸仼硬上弓嗎?真要說起這個,你也不一定多佔理。」他狹長的眼眸中閃過促狹的光芒,薄薄的唇角略微勾起,帶着股似笑非笑的調侃意味,有些惑人的味道。

葉思黎瞬間被他氣得血壓飆升,他這是人話?

什麼叫她霸仼硬上弓?

她真想給把這混蛋的嘴給縫上!

看她氣得不輕的樣子,他意識到自己有點過頭了,便把話題扯回來說:

「當然,我想我們還不至於走到法庭上那一步,我的要求已經非常寬鬆,你帶走孩子,我擁有探視權和部分監視權,能接受嗎?」

葉思黎捏緊拳頭,思考了起來。

無論如何,接受他的條件也比被他強行困在這裏,無法帶走生生來得要強很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