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彷彿被兩個鍋蓋給蓋住,散發着青銅的顏色,聯盟士兵的武器打在上面半點痕跡都沒有留下,而它那六隻帶着勾刺的蟲足卻可以隨意一揮,就將一名聯盟士兵一開兩半。

“聖甲蟲!”韓宇就聽身邊的羅琳咬牙切齒的說出三個字。不等韓宇發問,就見羅琳已經衝向了聖甲蟲,同時就聽羅琳在高喊,“都退下,你們的武器對它無效,留着去對付外面的山賊。這個大傢伙,交給我!”

就在韓宇的眼前,就見羅琳彷彿一顆出了膛的炮彈,猛地用右肩狠撞向那隻聖甲蟲。聖甲蟲沒有提防,整個身子被撞飛了出去,所過之處一片狼藉。而聖甲蟲卻就像沒事一樣,翻個身爬了起來,身上的甲殼半點損傷都沒有。

“韓宇……”石天寶望着韓宇欲言又止。韓宇撓了撓頭,開口說道:“好吧,我幫你。”說完,韓宇從口袋裏拿出兩顆通紅的水晶。石天寶好奇的問道:“這是什麼?”

“爆炸水晶,等會找機會扔到那個大蟲子的嘴巴里。”韓宇活動了一下身體,隨口答道。

“爆炸水晶?哪來的?”

“我自己做的。”

一聽是韓宇自己做的,石天寶的臉色頓時黯淡了下來,擔心的問道:“能行嗎?”

“你不相信我?成,我讓你看看爆炸水晶的效果。”說完這話,韓宇提醒衆人道:“趴下!”

“轟!”山賊的陣營裏發出一聲爆炸,石天寶親眼看到有兩個山賊被炸上了天,然後摔在地上沒有動靜。

“給我一個試試。”石天寶臉上帶着興奮的對韓宇說道。

“厄……我就這一個了。”

“哦。”石天寶聞言不由一臉的失望。

“給你。”一旁的石八方見狀遞給石天寶一個。石天寶見狀大喜,連連對石八方道過謝以後,按照韓宇的提示,有一個爆炸水晶在山賊的陣地上炸響。

“剛纔的爆炸是什麼東西?”比利緊張的問手下道。兩聲爆炸報銷了他手下二十多個山賊,這不能不讓他緊張。

“不清楚,是對面扔過來的東西。”

“廢物,快點去查明。”

“大哥,這樣等下去不是辦法。讓聖甲蟲進入第二形態吧。”牛頭低聲對比利建議道。

比利聞言擺了擺手,“再等等,牛頭,我突然感覺我們這次有些莽撞了,對面的那些聯盟軍好像不是雜牌軍。像聖甲蟲那種東西出現,竟然只是經過短暫的混亂就迅速平靜了下來,根本就沒有跟我們足夠衝進去的時間啊。”

“正是因爲那樣,我們纔要讓聖甲蟲趕緊解決那個女人,好讓聖甲蟲可以幫助我們幹掉那些礙事的聯盟士兵。”

“可是,貿然進入第二形態,對聖甲蟲將來的成長不利啊。”比利有些猶豫的說道。

“大哥,不進入第二形態,恐怕這次我們能不能贏都是問題了。趕緊吧,就憑那些習慣了打順風仗的傢伙,再沒有進展他們恐怕就要自亂陣腳了。”

“……所以我討厭雜牌軍。”比利無奈的再次拿起了竹笛,放在嘴邊再次吹起。正在和聖甲蟲戰鬥的羅琳一聽這話,心裏頓時暗暗責怪自己是個蠢貨。連忙對柳輕眉下令道:“柳輕眉聽令,立刻率領所有人突擊,務必把那個笛子搶過來或者毀掉。這隻蟲子交給我對付。”

“明白。”柳輕眉答應一聲,對四周的聯盟士兵高喝道:“都跟我衝!”

一聲吶喊,聯盟軍士兵衝出了戰壕,山賊們一見頓時大喜,彈藥已經用的差不多了,正打算回山寨呢,沒想到這些該死的聯盟士兵竟然衝了出來。當下衆山賊在牛頭的帶領下,怪叫着正面迎了上去。

而此時此刻,留在城牆上的也就只剩下韓宇一行人。他們又不是聯盟軍,來這裏純粹就是打醬油的。不過他們想要置身事外,有人卻不願意放過他們。就見亞當帶着一幫人,氣勢洶洶的直奔韓宇等人衝了過來。

“真麻煩。”寧平見狀嘆了口氣,手提着秋水劍躍下城牆,正面迎了上去。

“幹掉他!他就一個人。”亞當大聲招呼自己身邊的手下道。

“噼裏啪啦,噼裏啪啦……”

亞當兩眼就像死魚一樣前凸,看着寧平站在中央,四周躺着按照他的命令進攻的山賊們。“放心,他們都沒死。”寧平神色平靜的對亞當說道,彷彿就是在說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一樣。

“啊~”亞當大喊一聲,扭頭就往回跑。

“要幹掉他嗎?”寧平回頭問韓宇道。

韓宇聞言搖了搖頭:“算了,不要髒了你的秋水劍。”說完這話,韓宇拿着爆炸水晶準備去幫助彷彿陷入了苦戰的羅琳。

隨着比利第二次吹響笛子,聖甲蟲的背部突然長出了兩對半透明的翅膀,飛到了空中。羅琳也因此開始變得被動起來。

“我來幫你!”韓宇衝到戰圈外對羅琳叫道。

“不需要。”羅琳大聲拒絕道。

“不要嘴硬了。你讓開,我用爆炸水晶一下解決它。”韓宇同樣大聲的勸道。

不料韓宇的話好像激怒了羅琳,就見羅琳停下了攻擊聖甲蟲的動作,看着韓宇問道:“你是小看我嗎?”

不過羅琳停下不代表聖甲蟲就會停下,右邊的前足猛地向着羅琳的頭頂劈下,彷彿想要一下將羅琳給劈成兩半。

“快躲開!”韓宇見狀急忙叫道。

“砰!”聖甲蟲的攻擊被羅琳單手接住了,雖然羅琳也因此而雙腳陷進了地裏,但是看她的樣子,彷彿更加在意剛纔韓宇的態度。

“被小瞧了……我被小瞧了……你這隻該死的蟲子,因爲你的緣故,姑奶奶被一個小傢伙給小瞧啦!”隨着羅琳的吼聲,聖甲蟲的身體不受控制被整個掀翻了過去,羅琳雙手抓住聖甲蟲的一隻蟲足,用力一個背摔,聖甲蟲頓時腹部着地;再掄,背部着地;再掄,腹部着地……周而復始,每一下聖甲蟲落地都伴隨着大地一陣輕顫,韓宇總算是明白了眼前這個猛女爲什麼會是十二神將之一了,就這身力氣,誰敢不服。這樣一下一下的前後掄,不死也殘了。

“自己之前沒有的罪過她吧?”韓宇心中暗自想道。

“嗷~”被掄得不輕的聖甲蟲終於受不了了,發出了一陣震天的吼叫。而正在山賊的後方觀戰的比利一聽聖甲蟲這聲吼叫,頓時暗叫一聲不好,連忙拿出竹笛就準備吹,不料還沒等嘴巴靠近竹笛,手裏的竹笛突然從中間裂開,變成了一堆碎片。正在比利身邊哭訴的亞當頓時也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

“這怎麼可能?”比利無心去管亞當,目瞪口呆的看着一地的竹笛碎片,擡眼一看聖甲蟲,就見聖甲蟲已經掙脫了羅琳的拉扯,揮動着翅膀停在半空中,腹部正在輕微的蠕動。

“噗~”就見聖甲蟲腹部猛地一縮,從嘴裏噴出一道綠色的液體,直奔羅琳而去,羅琳閃身躲過,那道綠色的液體去勢不減,盡數落在了地上。但凡是綠色液體落下的地方,地面頓時發出一陣滋滋聲,同時有一個黑煙也跟着升起。

“有毒!”羅琳心中一驚,對付聖甲蟲的時候也變得加倍小心了起來。

“喂,要幫忙嗎?”韓宇揚聲問羅琳道。

“……玩去!”可惜羅琳壓根就不領情。就見羅琳一臉肅穆的解開了纏在手上的繃帶,雙手握拳的深吸一口氣後,突然對着聖甲蟲怒吼一聲。韓宇就彷彿聽到了一聲獅吼一般,震耳欲聾的同時更是有點頭暈目眩。而作爲承受這次攻擊的主要對象,聖甲蟲在半空中一陣搖晃,竟然從天上掉到了地上,砸的地面陷進去一塊。

當聖甲蟲搖搖晃晃的從自己砸得坑裏剛剛露出一個腦袋的時候,就見一條人類的腿向着自己的腦袋橫掃過來。

“噗!”聖甲蟲的腦袋脫離了身體,在空中翻滾着砸進了博格鎮的簡易城牆中。

一腳!真的就一腳!一腳就讓聖甲蟲的腦袋和身體分家另過了。韓宇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再次提醒自己沒事的時候離這個女人遠一點。

見聖甲蟲已經被羅琳給解決,感覺沒事的韓宇隨即準備去和寧平等人匯合。

“站住!”羅琳出聲喊道。

“做什麼?”韓宇警惕的望着羅琳,防備着羅琳突然給自己一腳。

“把你手裏的水晶給我。”羅琳沒好氣的白了韓宇一眼後說道。

韓宇聞言皺了皺眉,問道:“你要那個做什麼?”

“斬草要除根。”

“這蟲子不是都死了嗎?”

“誰告訴這蟲子死了?快點!”羅琳急聲說道。

就見聖甲蟲的身體一陣顫動,突然從腔子裏冒出了一個新的腦袋。因爲是剛長出的,所以顯得有些溼漉漉的,而且還沒有睜開眼。

“這是怎麼回事?”韓宇驚訝的問道。

不過此刻羅琳卻沒有工夫回答韓宇的問題,聖甲蟲新的腦袋長出來了,也就是說,她先前的努力全都白費了。當下恨恨的瞪了韓宇一眼,一縱身跳到韓宇的旁邊,一推韓宇說道:“你上。”

“啊?”韓宇聞言一愣。

“我說你上,我累了,需要休息一會。”羅琳板着臉答道。

“求人還用這個態度?”韓宇心中不滿道,不過考慮到羅琳的危險性,這話是萬萬不能說出口的。

“好吧,那你歇會,我去對付它。不過它有什麼弱點沒有?”

“沒有。”羅琳很乾脆的答道。

韓宇一聽這話臉頓時拉長了,羅琳見狀考慮了一下,低聲說道:“聖甲蟲的一身甲殼堅硬無比,只有脖子附近比較脆弱,不過剛纔捱了我那一腳,這次它應該會學聰明瞭。你只要拖上它一會,等我恢復的差不多了就去換你。”

“你說的真輕鬆。”韓宇不滿的嘀咕一聲,轉身去迎戰聖甲蟲。看着韓宇的背影,羅琳低聲說道:“讓我看看被柳輕眉看上的男人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

“牛頭,牛頭!”比利大聲呼喊着自己的兄弟。

“大哥,什麼事?”牛頭聞聲趕了過來,就聽比利一臉焦急的說道:“情況有變,通知我們的人,立刻撤離!”

“撤?”牛頭很詫異,不過還是順從的點頭答應道:“好,那大哥你先走一步,小弟我隨後就到。”

“嗯。”比利點點頭,轉身要走。一邊的亞當見狀連忙喊道:“大哥,那我呢?”

“你?去死吧。”比利聞言轉身對亞當說道。亞當聞言一愣,緊跟着就感到腹部一疼,就見一把匕首插進了自己的腹部。而捅了自己一刀的比利一把抱住亞當,在亞當的身邊低聲說道:“先前容忍你,是爲了藉助你來控制山寨裏的山賊,而現在,我要走了,你對我來說也就沒用了。我這裏,不需要廢物。”

亞當二目圓睜,腦子裏想起了自己當初第一次和比利相遇時那副落魄的樣子,隨後自己帶他回到山寨,因爲感覺他比自己更加適合做首領而把大當家的位置讓給了他,沒想到自己到最後才發現,自己是在引狼入室。

“我,我詛咒你,不得好死。”亞當咬牙切齒的對比利說道。

比利聞言冷笑着說道:“哼哼,詛咒我的人多了,你不是第一個,同樣也不會是最後一個。我會活得好好的,而你,卻馬上就要死去。”

亞當已經聽不到比利的話了,在用盡剩下的力氣詛咒了比利以後,亞當的生命就已經終結。

比利將亞當的死屍交給走過來的兩個手下,轉身向撤離的地點走去。牛頭此刻已經將自己人全部集合完畢,剩下的山賊都在和聯盟士兵拼命,也無暇顧及別的。

“咦?有人想要逃跑?”菲爾德發現了正在撤離的比利一夥,當即提醒衆人道。

“要幫忙嗎?”寧平問衆人道。此刻石天寶和柳輕眉已經和山賊混戰在了一起,城牆上也就只剩下以寧平爲首的一羣人,韓宇正在和聖甲蟲戰鬥,根本無暇顧及這邊。

“幫一把吧,至少也要通知柳輕眉他們一聲。”林珂輕聲說道。

“嗯。”寧平聞言點點頭,將手攏到嘴邊衝着還在抵抗中的山賊喊道:“別打了,你們已經被你們的同伴拋棄了,他們正在逃跑呢。”

有山賊聽見了,回頭一看,果然就像那人說的那樣,自己的同伴不知什麼時候開始,已經撤出去老遠了。這個發現頓時就瓦解了山賊們的鬥志。本來就是,原本一起跟人家拼命,結果拼到一半的時候自己人偷偷溜走了,只留下自己跟人家拼命,這種缺德事雖然對山賊來說很常見,但是每一個山賊都不希望自己成爲那個一個勁拼命的傻子。

“別打了,別打了,我們投降了。”有山賊一邊大喊一邊扔掉了自己的武器。有人帶頭了,剩下的山賊眼見逃跑無望,也紛紛的扔掉了手裏的武器,雙手高舉的向聯盟一方投了降。

“天寶,你帶一部分人看管這些俘虜,我帶人去追那些逃跑的俘虜。”柳輕眉對身邊的石天寶說了一聲便帶着一隊人急匆匆的追了出去。石天寶見狀跺了跺腳,將看管俘虜的任務交給了一個聯盟軍官,也帶着一隊人急急忙忙的追了過去。他倒不是想要跟柳輕眉搶攻,他是擔心柳輕眉會出意外,沒聽說過窮寇莫追這句話嗎? 聖甲蟲,學名蜣螂,俗名屎殼郎,以糞球爲食。這是韓宇對聯盟內存在的聖甲蟲的瞭解。但是眼前這隻被羅琳稱爲聖甲蟲的大蟲子,根本就跟韓宇所瞭解的聖甲蟲沒有一點相似的地方,簡直太另類了。還以糞球爲食?就它那張一開一合的大嘴,韓宇毫不懷疑自己要是被吃進去以後會變成它的排泄物。

閃身躲過聖甲蟲的一次口水攻擊,從聖甲蟲嘴裏噴出來的綠色液體哪是口水,跟他媽硫酸差不多,韓宇就親眼看到那股液體在落在一具山賊屍體上的時候,那具屍體在極短的時間內就被溶化成了一灘血水,連骨頭都沒有留下。

爲了防止聖甲蟲衝進博格鎮,韓宇不得不引着聖甲蟲往博格鎮外的大山裏飛,聖甲蟲揮舞着背部的兩對金翅緊緊追趕。寧平等人見狀剛要追趕,羅琳攔住寧平等人說道:“不要去,你們去了也是白搭。”

“你讓開。”寧平沉聲說道。

羅琳聞言皺了皺眉,強忍怒氣的說道:“我是爲你們好。”

林珂上前抓住寧平準備拔劍的右手,輕輕的搖了搖頭,隨後對羅琳正色道:“謝謝你的關心,不過韓宇使我們的同伴,哪有同伴在拼命,而我們卻躲得遠遠的道理。 總裁前夫出局了 我們知道自己去了也幫不上什麼忙,不過我們至少要讓韓宇知道,我們不會不管他,無論什麼時候,我們都會和他站在一起。”說完,林珂繞過羅琳,邁步向韓宇引着聖甲蟲離開的方向走去。緊跟着寧平,韓夢馨等人也紛紛繞過羅琳,和林珂一起去追韓宇。

韓宇帶着聖甲蟲一邊往深山裏飛,一邊躲避着身後的聖甲蟲時不時噴過來的口水。飛了不久,韓宇就看到了地面上正在追趕山賊的柳輕眉還有石天寶。眼見二人處於劣勢,韓宇眼珠一轉,立刻帶着聖甲蟲繞了一個圈,飛到了那夥山賊的頭頂,誘使着聖甲蟲的口水從天上落到山賊的頭上。

“大哥,你快看天上!”牛頭一指天上的聖甲蟲,一臉驚恐的對比利叫道。

“慌什麼!一切有我。”比利聞言怒斥牛頭一聲。隨後神色複雜的望着天上的聖甲蟲。自己會跑到博格鎮這種地方成爲山賊,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爲了空中的那隻聖甲蟲。身爲一名資深的昆蟲學家,比利的最大夢想就是了解這世上所有的蟲子。眼前這隻聖甲蟲就是一隻十分特殊的聖甲蟲。這是從一個古老的墓穴當中發現的蟲卵孵化得來的。

一開始的時候這隻聖甲蟲就和別的聖甲蟲不同,普通的聖甲蟲以糞球爲食,而這隻聖甲蟲則是隻吃肉,而且生成的速度還極快。據資料記載的聖甲蟲最大也就長到10釐米左右,而眼前這隻聖甲蟲,三天時間就長到了五十釐米左右,並且還在不斷生長,直到半年以後,這隻聖甲蟲已經長到了和一棟三四十平米的房子那麼大以後,生長才算是停止了下來。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擁有這樣一隻大蟲子,比利又哪裏還有研究的時候,他除了應付各種應酬,就剩下應付各種應酬了。爲了可以有更多的時間研究這隻聖甲蟲,比利詐死來到偏遠的地方。博格鎮不過是比利又一個臨時的棲身之所而已。像博格鎮這樣的地方,比利已經毀掉了三個。爲了防止走漏消息,比利每次都是利用聖甲蟲擊潰當地的守軍,然後驅使手下進行一次三光政策。不過這次,出了一點意外,原本爲了控制聖甲蟲而從發現蟲卵的洞穴中找到的蟲笛竟然會碎了。這樣一來,比利也就沒有了可以控制聖甲蟲的手段,如果他不會離開這裏,遲早也會變成聖甲蟲的攻擊對象。

面對空中的聖甲蟲,比利此刻除了想逃,還是想逃。那隻聖甲蟲很顯然是個小心眼,在看到控制了自己很久的比利以後,立刻便放棄了韓宇,掉頭直奔地面的比利就衝了過來。

剛一落地,山賊們就拼命的發動了對聖甲蟲的攻擊,可惜聖甲蟲一身的硬殼,根本就沒辦法給聖甲蟲造成任何有效的傷害。反倒是聖甲蟲,彷彿被眼前這些人的攻擊給激怒了,就見它六足全部縮到腹部以下,只露出六足上的勾刺,身體原地旋轉了起來。就像是一個告訴旋轉中的飛盤,凡是接近聖甲蟲的山賊無一例外的被分成了兩半。親眼目睹了這一切的比利和牛頭不約而同的選擇了逃跑。而聖甲蟲此刻也停止了旋轉,在經過短暫的休息以後,一擡頭就看到了自己的前主人正在逃命。聖甲蟲當然不會讓自己的前主人跑掉,當即伸出背部的翅膀,快速的追了過去。

“你要去哪?”韓宇一把拉住邁腿想去追趕的柳輕眉問道。

“消滅那隻蟲子。”柳輕眉聞言答道。

韓宇聞言搖了搖頭,“你打算怎麼消滅?那麼大的體型,你有辦法對付?”

“我……”

“就連你們的上司羅琳大將都沒有把握能夠對付得了它。”韓宇見狀趕忙勸道。

話音剛落,羅琳的聲音從韓宇的身後傳來:“誰說我對付不了那隻蟲子的?剛纔要不是你手慢,我早就解決掉那隻蟲子了。”

柳輕眉和石天寶臉上一喜,上前行禮道:“羅琳大將。”

“嗯,免禮。”羅琳換了一禮,開口誇道。不過隨即話鋒一轉,“好啦,你們現在任務已經完成,立刻帶隊返回博格鎮,防止有山賊渾水摸魚。”

“羅琳大將……”柳輕眉欲言又止。

“還有什麼事?”

“……我想跟着你去幫幫忙。”柳輕眉輕聲說道,一旁的石天寶雖然沒有說話,但是卻飛快的點點頭,示意自己和柳輕眉的想法一樣。羅琳剛要開口拒絕,無意間瞥了一眼正在和林珂等人說話的韓宇,沉吟了片刻後說道:“好吧,你們把士兵交給自己的副手帶回,然後你們就負責保護那幾個幫不上忙卻偏偏要跟來的好了。”

“是。”柳輕眉、石天寶齊聲應道。

羅琳微微一笑,隨即臉色一整,對韓宇說道:“走吧。”

“先等等,正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羅琳大將,我覺得你應該瞭解那隻蟲子,那麼,趁着現在這個機會,你是不是應該把你知道的告訴我們呢?”寧平開口問羅琳道。

羅琳深深的看了寧平一眼,見寧平無所畏懼的樣子,嘆了口氣,“好吧,既然你把話說了,那我就告訴你們好了。那種蟲子的全名叫聖甲金翅蟲,屬於現今聯盟內存在的聖甲蟲的祖先,是存活在遠古時期的物種。”

“等會?遠古時期?那現在怎麼會有?”寧平打斷羅琳的話問道。

“聽我把話說完再回答。”羅琳白了寧平一眼,繼續說道:“聖甲金翅蟲是生活在遠古時期的物種,但是並不是說這個世上已經沒有了這個物種。在死亡星域的中圈地帶,已經有多次被發現的報告了。”

“那麼,這種蟲子的弱點是什麼?”韓宇開口問道。

羅琳聞言答道:“這種聖甲蟲外殼堅硬,這一點想必你們剛纔已經看到了,想要對付它的最好辦法就是用火。”

“火?”韓宇右手升起一團火問道。

“嗯,就是火。只不過你的火焰還不夠強,對聖甲蟲還造不成巨大的殺傷力。”羅琳點頭答道。

韓宇隨即不服氣的問道:“那要多強的火焰才行?”

“唔……最好是可以製造出一個火焰地獄,聖甲蟲的腹部比身體別的部位要柔軟,那也是我們現在唯一可以進攻的地方了。只不過聖甲蟲也是有智慧的,它不會傻乎乎的任由我們去進攻它的腹部。”

“腹部……火海……”韓宇若有所思。

正在逃命的比利和牛頭此刻已經快要筋疲力盡,但是在身後聖甲蟲的威脅下,他們只能邁動已經快要邁不動的雙腿,拿出吃奶的力氣繼續往前奔跑。而身後的聖甲蟲則是不緊不慢的跟在後頭,彷彿下一刻就能追上,但是卻始終不追上去。

“老大,我快不行了,咱們分頭逃吧。”牛頭氣喘吁吁的對身邊的比利建議道。

比利聞言答道:“現在就剩我們兩個了,還是待在一起,互相之間也有個照應。”

出人意料的,就在比利話音剛落,牛頭猛地推了比利一把,將比利推倒在地,隨後撒腿就跑,邊跑邊喊道:“那隻蟲子找的就是你,不要妄想拖着我陪你一塊死。啊~!”

就在牛頭往前疾奔的時候,聖甲蟲吐出了一灘口水,兜頭淋在了牛頭的頭上,牛頭頓時慘叫一聲,在比利的注視下,漸漸的化成了一灘血水,連根骨頭都沒有留下。

看着注視着自己的聖甲蟲,知道自己即將死去的比利突然感到自己的思想比任何時候都要清晰,雖然心裏害怕,但是比利依然努力的想要嘗試一下。不過還沒等比利做出任何嘗試,聖甲蟲就一口落下,將比利給叼到了嘴裏,往天空一拋,跟着張大嘴,一口將比利整個人給吞進了嘴裏,嚼吧嚼吧,咕嘟一聲,嚥下了肚。

吃了一個人的聖甲蟲不僅沒有感到吃飽,反而因爲吃了點肉以後,更加的感到飢餓了。爲了填補自己空虛的肚子,聖甲蟲慢慢的向着博格鎮爬去。不是不想飛,實在是太浪費力氣了。

望着一棵棵大樹倒下,韓宇等人知道,那隻遠古聖甲蟲過來了,博格鎮的山裏,沒有其他生物可以造成這種動靜。

“能行嗎?”躲在隱蔽處的菲爾德突然擔心的問道。

“不知道,不過我感覺韓宇的辦法應該還算是比較靠譜的吧。”一旁的石天寶聞言答道。

“是嗎?”菲爾德依然持保留意見。

“都閉嘴!不要讓那隻聖甲蟲察覺了!”柳輕眉低聲對說話的二人喝斥道。

“咚~咚~咚~”聖甲蟲邁動着六隻蟲足,慢慢的經過菲爾德等人的藏身地,直到發現站在它前面不遠處的一個食物以後才停下了腳步。而此刻聖甲蟲所待的地方,正好就是韓宇等人事先準備好的陷阱上方。

“上!”石天寶和柳輕眉幾乎同時從藏身地躍出,揮刀砍斷了控制陷阱的繩索。隨後兩條繩索猛地拉直,將趴在地面的聖甲蟲從後面掀了起來,聖甲蟲見狀連忙想要穩住身形。也就在這時,蓄勢待發的羅琳猛地直奔聖甲蟲翹起的腹部衝去,在掀起聖甲蟲的木板下方,中間是空的,正好將聖甲蟲的腹部路了出來。

羅琳一腳將聖甲蟲給踹飛了出去,被踹的聖甲蟲就感覺自己的腹部被什麼東西給踹斷了一樣,鑽心的疼痛,連忙在空中張開自己背部的兩對翅膀,想要穩住身形以後再去找偷襲自己的傢伙報仇。與此同時,也就在聖甲蟲張開雙翅的同時,寧平手持秋水劍躍到了聖甲蟲的上方,秋水劍連揮,頓時聖甲蟲便失去了自己和翅膀的聯繫,跟着寧平以聖甲蟲的背部爲跳板,在踹聖甲蟲落地的同時,自己向着遠處飛去。

沒了翅膀的聖甲蟲彷彿一顆炮彈一樣的砸向地面,而站在地面的韓宇見狀大喝一聲,雙手猛地按在了地上,隨即,聖甲蟲即將落地的地方開始變得就像即將燒開的沸水。聖甲蟲“撲通”一聲落進了韓宇從一開始就一直在準備的火焰浴池裏。剛纔韓宇的那一擊,其實就等於去掉了火焰浴池上的蓋子,其實下面早就被韓宇用火焰的力量變成液態了。

“嗷~”聖甲蟲發出震天的吼叫,它憤怒,它恐懼,使勁力氣的想要爬出那個可以要它命的火焰浴池。不過韓宇是不會讓自己想了半天的方法失效的,見聖甲蟲有爬出來的意思,立刻雙手高舉,匯聚起一個火球。

那個火球越打越大,不一會的工夫就變得有磨盤那樣大了,而韓宇卻沒有在這個時候停止,繼續不斷的增大着火球的面積。

“韓宇,不要亂來。”寧平見狀連忙提醒道。

韓宇聞言回答了一聲:“我要一次解決它。”

眼看着火球越變越大,越變越大,已經快有韓宇製造的那個火焰浴池差不多大的時候,韓宇終於停止了動作,猛地將火球扔到了火焰浴池的上空,將聖甲蟲給包裹在了中間。就像是給浴池加了個蓋子,把聖甲蟲給蓋在了裏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