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雲一聽,想了一想沒有立刻回答,而是問道。“不知他們實力如何,人數如何?”

“哈哈,子龍放心,這次對方實力還不如你手下的士卒,人數不足一百,而且都是異人。”李易笑了。小的很開心。

“既然這樣,子龍沒問題,主公,我現在就出發?”趙雲直接拱手道。

“好,祝子龍馬到成功,不過要兩刻鐘開始,我要先去會會他們。”本來李易想讓趙雲直接去,不過轉念一想,改變了注意。

聽到李易的話,趙雲有些不知所措,不明白李易爲何如此,不過李易是主公,要怎麼樣就怎麼樣,反正也不是什麼強敵。

就李易說的那些人數,光趙雲一人十個呼吸就可以殺光,既然李易想去,他是無所謂。

“主公,要不要我跟去?”雖然他們的實力無法對李易造成傷害,但是趙雲還是問道。

“不用了,東方兄弟還在城內,不怕,我去了,子龍現在計時吧。”說完,李易就飛走了。向着無天鎮飛去。

看着遠去的李易,趙雲下令計時,兩刻鐘後大軍出發。

。。。

“站住,什麼人。”李易正要前行,忽然被幾個劍客擋住了去路。

“你們是?”李易問道。

“我們是會你不用管,你要是不想死,就滾遠點。”那人不客氣的說道。

“哦,你們這麼厲害,我好怕怕。”李易輕佻的說道。

“找死,我們雲起軍團的人你也敢惹,獲得不耐煩了吧。”那人看到李易的神態,直接暴走了。

抽出劍來要砍了李易,幸虧被旁邊的人拉住了。

“二黑,你傻啊,這是在城裏,一但攻擊其他人,會被捉起來的。得不償失。”旁邊的人勸導。

“呸,今天算你命大,快滾,不然你出一次城,就殺你一次。”劍客說了句狠話,就離開了。

旁邊的其他人不善的看着李易,大有你在上前,我們就不客氣。

李易聽到這裏,在回想前世的那件大事。

以前的十大軍團,打算平分世界這塊大蛋糕,一個軍團一州之地,除了任務,不得踏出自己的地盤,而幽州好像就是雲起軍團的。

不過前世他們好像招惹了公孫瓚,被公孫瓚打的很慘,差點被打的解散,後來經濟發展都跟不上,別其他人收購了。

好像其他的幾個軍團混的都不好,除了不敗等少數幾個軍團還能有所剋制,其他的都被NPC打的解散,或者崩潰。

“你們是雲起的?十大軍團之一,真是霸道,我只想問一句,我好像聽說這附近的村子都歸雲起吧?”李易沒有上前,而是大聲喊道。

“嗯?”聽到李易的話,守門的幾人笑了。

“哈哈。哈哈。算你知道不少,附近的三百多個村子,不僅是他們,幽州很多的村子,如今都在我雲起軍團的統轄。識相的快走,如今雲起在做任務,不要打攪。”藐視的看着李易,不屑的說道。

聽到他的話,李易直接轉身走了,直接來到了自己的府邸,未來的城主府。

打開大門,發現陳宮正在和姬嶺等人商議着什麼。

“我說,應該這樣,把這些都拆了,然後這樣。。。。”陳宮大聲的叫着,生怕兩人聽不到似得。

“不行,這樣花銷太大,而且人手不足,時間太長。。。”姬嶺直接否定了。

“是啊,這樣做雖然治本,可是如今咱們要的是治標。”呂魁也是說道。

三人就這樣大聲的議論起來,完全感覺不到李易的到來。

看到三人議論的激烈,李易很開心,但是一想到一會發生的事情不得不打斷他們。

“咳咳。咳咳。”咳嗽的數聲,他們才發現李易。

“啊,主公,一時疏忽沒有發現,見諒見諒。不知主公可有要事?”這是陳宮的話。

“主公,屬下呂魁參上。”這是呂魁的話。

“主公安好,姬嶺參上。”這是姬嶺。

聽三人的回答,就可以看出三人的不同,陳宮和呂魁姬嶺不一樣,怎麼說也是一流實力名士。

無論身份實力智力,都要高出兩人不少,就問話可以看出,陳宮發現李易有事情,不然不會這麼問。

“呵呵,沒什麼大事,聽到幾人爭吵的厲害,就過來詢問一下。”李易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問他們三個在幹什麼。

“主公,我們三人正在商議鎮子的改革,如今正在協商。”陳宮雖然有些不信,不過還是說道。

“哦,如今進行到哪一步了?我很好奇。”聽到陳宮的話,李易卻是有些好奇。

記得昨天才是給了陳宮權利去規劃一切,難道今天就開始實施了?要真實這樣,那陳宮就太厲害了。

僅僅一個晚上,加白天,就設計完成,下午就在商議,這效率真是沒得說。

“主公,來看,這就是我設計的圖紙,正好讓主公看上一看。”聽到李易好奇,陳宮來了興趣,直接給李易介紹起圖紙來。

陳宮先從城牆說起,這一說就說了至少半個時辰,等說完了,李易對未來城市的模樣有了一個大概的瞭解。


按照陳宮的規劃,未來的無天鎮直接是小城的巔峯,只要建築人口達標,在加上中城圖紙,就可以升級,不過需要的金錢是時間就是有些多。

李易給的一千萬兩黃金估計不夠,這正是姬嶺和呂魁不答應的地方。

只見四面城牆每面三百里,城池的面積就達到22500平方公里,這可是超過了小城的建設面積,達到了中城的最低標準。

而且城牆外面還要修建護城河,光城牆和護城河的花費至少是一千萬兩黃金,這還是在人力充足的情況下。

至於城內,則是分爲五塊,東面是李易等官員的府邸,家眷居住的地方。

西面是商旅,商鋪所在的地方。

北面則是平民所住,還有一些士卒的家人。

南面則是一些娛樂場所,例如酒樓,賭場,妓院等等。。。

而中間則是李易手下辦公指揮的地方,並且修建三條大路,直通三門,而東門通常時候緊閉,除非越到大事不然不會開啓。

更細的地方,陳宮還沒有規劃,如今光城牆就是一個難題, 那還有心思管裏面。


“不知主公是何看法?”等說完了,陳宮看向李易,希望李易拿主意,到底是建造還是不建造。 墨昊靳怎麼可能讓她待在家裡胡思亂想呢,拉著她就出門了,洛夢櫻雖然沒有心情,但是他還是到外面散散心吧。

他們現在只是出來散步,洛夢櫻現在看這些東西沒有任何讓自己感興趣的,如果岸在這裡一定會說笑話吸引自己吧。

「你確定是這個地方嗎?有沒有可能聽錯呀。」

「不可能呀,帝皇市的地方很多相似的,但是這個地方不會有重複的,靜下心來再等等吧。」

有人著急的打電話了,一直沒有辦法接通說:「我這邊一直沒有聯繫上他了。」

「他會不會改變注意了,不跟我們回去了,所以才沒有出現呢。」

「不會的,他聯繫了我們,就一定會出現的一定是有什麼事情被耽擱了。」一個男人說的,他就是相信那個人不會騙自己的。

「我也知道,但是你看一下時間,他一直很準時的,可是你們看一下現在都什麼時候了」

「我們去找一下他吧,我們這樣等著也不是辦法呀。」

「你知道他在哪裡嗎?他讓我們在這裡等著他,就是不想讓我們知道他這段時間去了哪裡,你們也要看一下這裡是什麼地方,是我們隨意找人的嗎?」

「我們就這樣無計可施了嗎」他說完話看了一下周圍說:「我們要不要把這裡的監控都看了,這樣不就知道了嗎?」

「這個注意是好,但是這樣會不會不好呀」女子也是一樣的著急,但是他也一定是在這附近的。

洛夢櫻和墨昊靳剛剛好經過這裡,聽到了他們的談話,他們四個人,兩男兩女和他們告訴自己來找岸的人很像的。

洛夢櫻忍不住的問:「你們在這裡等什麼人。」

他們是不認識洛夢櫻的,但是洛夢櫻的臉有點熟悉感,站在洛夢櫻旁邊的墨昊靳,他們早就查過了,來帝皇市要知道的事情,他們可是查過的。

「小姐和墨總,怎麼有空理我們這些遊手好閒的人呢」他們要等的人很重要的,如果他們真的保護不好他,當時就不要像他們保證了。

墨昊靳笑了一下說:「我家夫人問你們話,你們如果方便就告訴她吧。」

他們如果真的是遊手好閒的人,那世間還有認真做事的人嗎?

洛夢櫻這個真的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忽悠過去的,她如果真的是來接岸的,已經早就離開了,為什麼還在這裡呢說:「你們是不是曾經去了一個地方,找一個孩子,他應該是十歲大一點的孩子。」

「你認識岸」其中一個女人已經被急瘋了,馬上脫口而出。

我與表嫂的親密接觸 ,想不到他們真的是……。


墨昊靳知道洛夢櫻已經不敢問了,「你們真的是來接那個孩子。」

「如果不是接他,我們會一大早的站在這裡吹冷風嗎?」

「可是他也是一大早就離開我家了」。

「墨總你說岸來帝皇市這段時間一直住在你那裡嗎?」

墨昊靳點了點頭那就不對了,按正常的情況他們應該和岸一起了呀,他們一直在這裡等著,那岸現在在哪裡了。

「岸,麻煩你把這裡的監控都看了,岸他現在去哪看了,好不好。」洛夢櫻怪自己,如果自己看著岸,就一定把他送到他們身邊的。

綜藝女王[重生] :「放心吧,他不會有事的。」


「你們去看監控,我在這裡等著,如果他來了就錯過了」一直沒有開口的男人說。

「好。」

洛夢櫻看著他們已經在看這裡的監控了,她也是等不著急了,難道是家裡的那些人嗎,他們現在是要和我攤牌了嗎?

洛夢櫻讓雪姐他們幫忙了,當然現在還沒有證據,動用的是立和宙他們。

信息他們看得清楚岸是9點就出門了,但是按照情況來看他們應該不可能錯過的才對,他現在在哪看呢。

有一個轉角的地方監控是沒有拍到的。

「岸最後出現的地方是這裡,他應該是來來和我們見面的,但是在這個位置的時候,我們看不到他的身影了」他們很快就發現了岸失蹤的地方。

墨昊靳看了一下說:「這個地方不應該拍不到岸呀,我這裡不只有一個攝像頭,特別是死角的地方,對方一定是事先做好準備的。」

洛夢櫻馬上把信息傳過去給他們說:「你們馬上去這個位置,不管用什麼手段一定要給我查清楚。」

我去,什麼手段都可以嗎,他們還真的沒有發現這個墨總的夫人是怎麼樣的人吧。

洛夢櫻可沒有時間看他們這樣打量自己呀,如果對方是要對付自己的,一定會有信息來了,如果不是為了自己來的,岸才在帝皇市幾天呀,他差不多都在自己身邊,也不可能得罪什麼人呀。

司亦琛他早上就看到了一條信息說:「司少,你回來了,怎麼我們這些老朋友你不來見見嗎?你身邊的人現在可是在我的手上哦,如果你不來我可不敢保證他還能不能活到明天了。」

司亦琛看到信息感覺莫名其妙,他怎麼感覺很多人認識自己呢,那些讓自己去見的是什麼呀。

對方還給司亦琛發來一張照片,司亦琛看著照片,他怎麼感覺照片上的人自己好像看過吧。

「對,就是那個問自己是不是什麼人的爸爸嗎?」他當時只是看了一下他,沒有想到有人會捉他來威脅自己。

司亦琛把東西放下,他們是不是找錯人了,那個奇怪的人自己也不認識呀,他可不是一個為了一個素不相識的人冒險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