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天驕笑道:“我是你們堂主的天哥,叫他出來見我!”

說罷,趙天驕和獨孤勝寒,坐在了身邊的椅子上。

服務生一愣,以爲是有人來砸場子來了,便立刻告訴了坐堂長老。

坐堂長老在後面看了看趙天驕,立刻認出了,這個少年,名叫趙天驕,於是,通知了劉道坤。

劉道坤一聽是趙天驕來了,立刻頭大如牛,沒有下去,而是叫坐堂長老,請趙天驕上樓。

“這位道友,我們堂主請你上樓一敘。”坐堂長老禮貌笑道。

那服務生立刻有種後怕的感覺,尼瑪,這小子該不會真的是堂主天哥吧?

上了樓,來到一間雅緻的包廂,趙天驕抿嘴壞笑:“老劉,這次來,是有事麻煩你。你這座小弟的,不能不幫天哥啊。”

劉道坤鬱悶的想吐血,老子一把年紀了,你竟然對我自稱天哥?

你咋好意思的?!

“什麼事?”劉道坤沉着臉。

“我的一個夥伴,被黑省慕容家,當做陰靈煞體,給劫持走了。我要去搶回來,需要你隨行,給我壯壯聲勢。”趙天驕打定主意,要在黑省慕容家鬧個天翻地覆,但他也有自知之明,以他這點道行和鬼軍的戰力,和一個雄踞一省的術法家族,是無法抗衡的。

所以,他纔來找劉道坤,有了這一個道行高深的堂主隨行護駕,他就有恃無恐了。

劉道坤冷笑:“我爲什麼要隨行?你是拿我當你保鏢了麼?”

趙天驕就知道,這老東西不會答應,神色立刻不悅道:“劉道坤,別以爲爺們不知道,劉道新哥仨之所以暗殺算計我,全部都是受你指使。雖然這樣做,沒有違背字據,但是,若我將此事說出去,你老臉往哪放?”

若是劉道坤不承認,不跟他走,趙天驕就將他手中有劉道坤字據的事,說出去,到時候,劉道坤一世英名,可就全毀了。

“臭小子……”

趙天驕壞笑:“叫天哥!”

劉道坤冷哼一聲:“我跟你走可以,但我有一個條件。將字據燒了!”

趙天驕微微一笑,拿出劉道坤的那兩張字據,抖手間,立刻燃起,化作灰燼。

劉道坤一愣,沒想到趙天驕竟然如此痛快,如此有魄力,令得他有片刻的失神。

“你不怕我反悔?”

趙天驕笑道:“這是我的誠意。不過,你若反悔,爺們還有手段,再次坑你給我寫下字據。”

最後一句,趙天驕半認真半開玩笑道。

劉道坤冥冥中,感覺束縛了自己多日的業力消失,不由得哈哈一笑:“好小子,不愧是觀雲道兄教出來的弟子。行,我跟你去!”

至此,二人的關係,算是和解了。並且,儼然有一種不打不相識的忘年交的情分。

趙天驕在劉道坤這裏,對慕容家,大致瞭解了一番。

這慕容家,是術法界的新貴家族,雖然沒什麼底蘊,但家族鴻運齊天,發展勢頭迅猛,族人後輩才俊輩出,使得在黑省,商界,政界,都有涉足。

“他大爺蛋蛋的,敢到爺們家搶人,爺們就鬧的你們慕容家雞犬不寧!”

隨後,趙天驕率先帶着獨孤勝寒,坐着陰魂戰馬,去了黑省。

而劉道坤則是在堂口裏,抽調了十幾個精銳手下,安排去了黑省,而他則在離開前,打了一通電話。

到了黑省,陰魂戰馬,落在一個道觀山後。

這個道觀不是很大,但香火頗旺,而這就是慕容家重點產業之一。

這道觀不僅有收入來源,還能收集衆生的願力。

願力,可以化作氣運,護佑慕容家族。

所以,趙天驕第一個將目標,對準了這裏。

趙天驕喚出千面妖姬,還有方青,道:“妖妖,將方青易容成慕容博的樣子。”

在金雷堂的時候,趙天驕將慕容家很多重要家族成員的相片,傳到了手機中。

“靜靜說,就是慕容博這傢伙,搶走肉肉的,那麼,爺們就先拿他開始好了。”趙天驕對方青笑道:“一會進去後,給我使勁的鬧,最好給爺們將這破道觀拆了!”

方青目中閃爍着興奮的光芒,點頭道:“天師放心,屬下定不辱命!”

說完,方青進了道觀。 趙天驕和獨孤勝寒以及千面妖姬,也在隨後,進入了道觀。

此刻正是上午,香客雲集,很是熱鬧。

方青一進去,立刻有道童迎了上來。

“博少,今日怎麼有空,來這裏了?”

方青一腳就將他給踹飛了出去:“這是老子的地盤,老子願意來就來,你管得着麼?給我滾!”

那小道童嚇傻了,連滾帶爬的去了內院,去找觀主去了。

而這一幕,也將來上香的香客,給看傻眼了。

片刻後,紛紛開口指責。

方青一瞪眼,氣勢爆棚,立刻讓衆人閉了嘴。

隨後,方青大吼一聲:“什麼破道觀,就會欺名盜世,在這謊騙錢財,看老子今天不拆了這破道觀!”

枕上歡:總裁寵妻99式 方青一腳將廣場上的巨大香爐,給踹倒了。

轟隆一聲響,大地都跟着震動起來。

“啊……”

人羣立刻爆發出驚恐的慌亂,四下散開了。

而方青則是衝進了正殿之中,將供奉着的是慕容家祖的畫像和雕像,撕碎的撕碎,摔碎的摔碎。

整個大殿,如同被風暴洗禮了一般,只是片刻功夫,就是滿室狼藉。

砸完了大殿,方青跟打了雞血一般,挨個偏殿打砸,同時,嘴裏還罵罵咧咧道:“尼瑪,老子真後悔,託生在慕容家這麼個家族,除了騙人騙財,就是欺男霸女,還跑到人家家裏,搶孩子,真在作孽。老子今天,就要匡扶正義,大義滅親!”

香客之中,也有見過慕容博的人,立刻驚呼道:“我知道他,他是慕容家的少爺,素來溫文爾雅的,怎麼今天……難道,難道是發現了家族裏的醜行,所以,才做出這種事的?”

“這麼說的話,這道觀,真的是騙取香火錢的骯髒之地了?”

“靠,虧老子還如此信任這裏的道士,原來都是慕容家斂財的爪牙。老子都砸裏幾十萬了呢!”

道觀觀主出來了,立刻驚呼道:“博少這是怎麼了?”

“給我老實站在那,多說一句話,我連你一塊砸爛了!”方青凶神惡煞的瞪了一眼觀主。

這觀主有些道行,但他卻不敢跟慕容博叫板啊。

況且,這是人家地盤,人家樂意砸就砸,他也犯不着冒着生命危險去阻攔啊。

因爲方青穿着鬼妖衣的緣故,使得沒有絲毫陰氣鬼氣露出,自然沒人看出他的真實身份。

十多分鐘後,整個道觀,都被方青砸了一通。

不過,在這個過程中,方青也發現了,這裏說是道觀,倒不如說,是慕容家的一個公開的祀堂。

也就是說,方青,將慕容家的祀堂,給砸了!

使得整個道觀,都破敗不堪,有的牆壁,都被砸出裂痕來,室內狼藉,簡直讓人不忍直視。

限制級成婚 見趙天驕暗中點頭,方青便也收手了,站在廣場上方,朗聲道:“這裏,就是騙財的地方,一點也不準,也沒什麼神靈,以後,都把眼睛擦亮了,別特麼再被騙!”

說完之後,方青大步流星,離開了道觀。

“主人,爲何不讓方青將道觀裏的人,全部殺了?”獨孤勝寒在經歷魔變之後,戾氣和殺氣暴增。

趙天驕搖頭道:“爺們不介意殺人,但我們也不能濫殺無辜啊。好了,我們去下一個地方。”

在趙天驕他們離開後,香客們也相繼離開了,而在離開的時候,對道觀全部都發出了不齒言論。

那觀主一臉懵逼家苦逼,立刻拿出手機,向上面回報了過去。

慕容家主,名叫慕容天,是個老者,而慕容博則是他的長孫,加上天賦出衆,被慕容天很是看重。

此刻,慕容天正在澆花逗鳥,他的兒子,慕容長青,忽然緊張的走了過來。

“爸,不好了,博兒他不知道怎麼了,剛剛去了道觀,將道觀打砸一通,連祖宗牌位畫像,雕像,全部都給砸了。”

這慕容長青是慕容博的父親,兒子犯了錯,本來他是不想驚動老爺子的,可是,祖宗一處祀堂,都被砸了,這麼大的事,是說什麼也瞞不住的。

慕容天立刻皺眉:“怎麼會這樣,博兒他不是在林省,調查陰靈煞體之事麼?什麼時候回來的?”

“我……我也知道……”

慕容天氣道:“不知道,不知道還不去給我調查清楚,再把你的逆子給我帶回來!”

慕容長青連忙點頭:“是是……我這就……”

還沒等他說完,手機響了起來,接通,裏面傳來驚慌失措的叫聲。

“不好了老爺,博少……博少他將蔚藍科技大樓,給……給砸了!”

蔚藍科技大樓,是慕容家的一個錢財來源主要產業。

“什麼?這逆子,你們……你們給我攔住他,不管用……”

“博少他砸完就走了。”

電話內容,慕容天自然也是聽得一清二楚。

“先是道觀,後是蔚藍,這慕容博到底想要幹什麼?”慕容天立刻道:“快,通知家族裏其他主要產業,關門也好,不管用什麼辦法,都不能再讓你的好兒子去砸了!”

然而,現在他們想亡羊補牢,已經晚了。

家族各個產業,接連不斷的,傳來被打被砸的消息,其中,還不乏一些將他們家族洗錢,偷稅,走私……這些違法亂紀證據,全部收羅起來。

這些事,一旦被公開出去,那麼即便他慕容家是術法界新貴,是黑省首屈一指的大家族,也必將面臨倒塌的命運。

使得慕容天和慕容長青,臉色難看至極。

紛紛打着電話,發動全族的勢力,務必要在慕容博還沒將慕容家罪行公之於衆的時候,將他帶回來。

可是,他們不知道的是,此刻,在黑省之中,有十多個慕容博,同時對慕容家的產業,進行旋風一般的橫掃,收刮,打砸!

而此刻,趙天驕和獨孤勝寒,已經來到了慕容家的總部。

這是郊區,一片佔地上百畝的莊園。

依山傍水,二層三層別墅,也有好幾棟。其中,在莊園最裏面,則是一片古典建築羣。

“慕容家還真是家大業大啊,弄這麼大一片地盤,能住的過來麼。”趙天驕玩味一笑。

因爲,他看到了一個高大英俊的青年,開着一輛敞篷奔馳,駛進了莊園,而在副駕的位置上,則有一個兩三歲的小女孩,沉沉的睡着。 見狀,獨孤勝寒笑道:“主人,鬼軍戰將這個時候,也差不多將慕容家的產業,挨個光顧一遍了。慕容博在這個時候回來,等於是撞在了槍口上呢。”

趙天驕抿嘴壞笑:“敢搶我的肉肉,就該做好被爺們報復的準備!”

看着肉肉並沒受到什麼傷害,趙天驕這才放下心來。

“主人,接下來我們要怎麼做?”獨孤勝寒問道。

“等。”趙天驕壞笑更濃:“等慕容家主出來,我們就進去。”

獨孤勝寒不解:“慕容家都發生這麼大的事了,家主怎麼還會在這個時候出來?”

趙天驕神祕一笑,沒再說話。

慕容博抱着肉肉,一臉喜色的來到古典建築羣中的花園。

慕容天和慕容長青便是在這裏。

“爺爺,爸你也在啊。正好,你們看看,我帶什麼回來了?”慕容博話語中,難掩得意。

慕容長青看到他,一腳就踹了過去。

“逆子,你做的好事!”

慕容博懵逼了:“爸,你幹嘛啊?”

“你還有臉問,你自己做了什麼,心裏沒點逼數麼?”慕容長青真的被氣壞了。

慕容天寒聲道:“博兒,你一直是我看重的孫子,爲什麼要做出有損家族利益聲望之事?”

隨後,慕容博得知了自己竟然打砸家族產業,並蒐羅了一些家族犯罪的證據,臉色陰晴不定。

“爺爺,爸,你們要相信我,我知道,如果不出意外,以後我就是家主,試問,我怎麼會自毀前程呢?”慕容博目中寒芒一閃,厲聲道:“我知道了,一定有人,暗中假扮我,做出這些事來的。”

三人相視一眼,皆是明悟過來。

“可是,誰會假扮你呢?”慕容長青問道。

慕容博看了看懷中的肉肉,道:“我剛得到這陰靈煞體,就發生了這種事,而且,我得到陰靈煞體的事,在術法界傳的沸沸揚揚的,眼紅與我的人,一定非常多。”

看着陰靈煞體,慕容天的神色,緩和了一些,伸手去抱的同時,忽然的,電話響了起來。

拿出一看,慕容天皺眉皺眉,還是接通了。

“慕容老兄,聽說你得到了陰靈煞體,我擔心你受騙,特意過來看看,現在已經到機場了,你過來接我吧。”

慕容天一怔,目中劃過驚疑之色:“原來是劉堂主,大駕光臨,我這就去迎接。”

掛了電話,慕容天皺眉:“金雷堂堂主劉道坤過來了。博兒,此事起的突然,你現在就留在家裏,不要出去了。長青,你帶人出去看看,到底是哪個混蛋,敢冒充我慕容家的人。”

慕容長青和慕容博紛紛點頭稱是。

隨後,慕容天和慕容長青先後出門而去。

趙天驕帶着獨孤勝寒和千面妖姬,一直等在外面。

見到慕容天出門而去,獨孤勝寒道:“主人,真被你說中了,慕容天離開了!”

趙天驕當然知道,因爲,這是他和劉道坤,早就商量好的!

“妖妖,給我易容慕容天的樣子,生活易容成劉道坤的樣子。”趙天驕道。

千面妖姬略施手段,就令主僕倆,大變樣子。

然後,趙天驕和獨孤勝寒,進入了莊園內。

不是慕容家沒守衛,而是慕容家在黑省,是首屈一指的大家族,壓根就沒人敢到這裏找事。

這就使得,趙天驕主僕,從容的一路來到了後花園中。

“爺爺……這麼快就回來了?”慕容博一愣,這怎麼前腳剛走,就回來了呢?

趙天驕目光一掃,並沒見到肉肉,心裏咯噔一聲。

使得他當即,就沉下了臉來:“肉……陰靈煞體呢?快帶出來,給劉堂主看看,到底是真是假!”

獨孤勝寒道:“快去快去!”

慕容博道:“爺爺,剛剛笑笑過來了,是她把陰靈煞體帶走的。”

笑笑?

笑笑是什麼鬼?

也是慕容家的族人麼?

可是,趙天驕並沒從劉道坤給的資料裏,看到有叫笑笑的族人啊?

卻在這時,一個清脆的笑聲,由遠及近的傳了過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