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家四女,大姑娘已經成了貴妃,二姑娘,呵呵……

三姑娘即將成爲親王世子妃,日後四姑娘,也嫁宗室,豈不是一番美談?

這番論調,賈母只是笑呵呵的點頭,卻沒接話。

孝簡親王妃也是精明人,沒有直接說破,因爲她知道,萬一說不攏,這事就黃了,得從長計議。

便又說起了聘禮和嫁妝的事。

古人重男輕女思想極爲嚴重,不僅是因爲男丁可以傳宗接代,而且還能從媳婦孃家賺嫁妝……

女方爲了不使女兒在婆家受苦受欺負,或是爲了顏面,破家攢嫁妝的不在少數。

不過雙方若都是門當戶對的體面人家,也有定例。

嫁妝通常是聘禮的兩倍。

當然,男方出的彩禮,十有八.九會再被一起送往男丁家裏……

但也因此,女方家裏時常希望對方能少出點聘禮,否則女方家裏負擔太重,賠的太多……

今日,就是商議這個問題的……

孝康親王妃笑咪咪將一份彩禮單子送給賈母,賈母接過看了一遍後,有些愣神,道:“王妃,這個禮單,太單薄了些吧?”

孝康親王妃笑道:“太夫人莫要多怪,荊王再三叮囑,非是王府貧瘠,或是小瞧府上。荊王一脈世襲罔替,三代帝王都多有封賞,論豪富,宗室諸王裏,荊王府怕是頭一份。

只是,世俗多以嫁妝爲彩禮兩倍。

府上自然也不會差這點,但荊王卻說,不好受你家恩惠太重。

王府只圖府上的姑娘禮數好,大氣,未來會是個好王妃。

卻不是貪圖賈家的豪富。”

賈母聞言,這才明白,笑道:“王爺果然厚道……我也知王府天家貴胄,富貴非凡,不是我們這樣人家能比的。

不過,這事老身說的也不算。

我有個霸道的孫子,三丫頭有個霸道的弟弟,早早就給她預備好了嫁妝。

多了也沒有,就是他搗鼓出來的玻璃生意,皇家內務府佔九分,他佔一分。

這一分,就是我們家三丫頭的嫁妝。”

“嘶!”

孝康親王妃聞言,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面色動容。

孝簡親王妃則一雙眼睛冒光……

天爺啊!

那可是一座花不完吃不盡的金山啊!

若是……

若是……

一時間,孝簡親王妃的呼吸都急促了……

……

(未完待續。)19歲女子直播平臺直播自慰曝光!關注微信公衆號:meinvpai1(長按三秒複製)在線觀看! 其實貴爲親王府,只親王俸祿,一年就有一萬兩銀子。.』.

在這個二十兩銀子足夠普通百姓過一年的年代,一萬兩銀子,毫無疑問是一個天文數字。

除了親王俸祿外,還有王莊和商鋪,可以收租納糧。

一座親王府,再怎樣寒酸,一年到頭,三萬兩銀子的進項還是有的。

只是,進的多,開銷的更多。

爲了維護體面,王府的下人奴才加起來都有數百近千人,都指着王府生活。

再加上王府支脈旁系,多也靠王府生存。

以及王府自身的奢華生活,各種人情往來。

每年別說三萬兩,五萬兩都不夠用。

一年一年的虧空造下來,宗室諸王的日子,好過的不多,難熬的多數。

之前還有一個戶部可以借貸,如今卻再沒有這樣的好事了。

非但沒有這樣的好事,爲了償還虧空,幾大王府賣王莊田地的,不是一家兩家。

整個神京城附近的地價,都至少降低了兩成。

所以,孝簡親王妃有些失態的模樣,知道內情的人,並不意外。

只是,孝康親王妃卻有些坐蠟了。

一成的玻璃生意份子做嫁妝,聽起來雖然不多,可但凡知道這門生意到底有多生財的人,都不會安穩。

替天行盜 那可是真正淌海一般的銀子啊!

若非裏面是內務府拿大頭,賈家自身跟腳又硬的讓人啃不動,換個人家把持着這樣的生意,也早就讓人生吞活剝,連骨頭都不剩了。

內務府靠着這門生意,一年下來,生生斂了近千萬兩銀子的家當。

何等的富貴?

國庫一年才能收成幾千萬兩?

這一成的份子,一年下來,豈不是有百萬之巨?

ωwш¤ т tκa n¤ ¢ Ο

且不說這麼大的數目,到底合適不合適,單說眼前的事,就讓孝康親王妃拿不定主意。

這麼多的嫁妝,那聘禮該出多少?

荊王給出的單子,禮品加起來也不過三萬兩銀子。

讓賈家出個六萬兩銀子的嫁妝,兩家都算體面的了。

誰知道,賈家竟然……

許是見孝康親王妃有些作難,賈母寬和笑道:“王妃勿怪,老身之前也曾勸過我那孫兒,說嫁妝太厚,未必是件喜事。只是我那孫兒說,世道女子不易,出嫁從夫,多些嫁妝傍身,總會容易些。

我家三丫頭是他的胞姊,所以也勸不住他。

我又說,嫁妝如此,那王府的彩禮如何方便?

他回道,咱們這樣的人家,既不會像尋常門戶那般,靠賣女兒斂財,也沒人想着,靠媳婦的嫁妝貼補家用。

荊王府世代王爵,豪富非常,也不會將這點銀子裏。

既然如此,彩禮不過是個面子活,就按尋常的來置辦就好。

等他西征歸來,會去王府,親自和荊王賠禮……”

孝康親王妃聞言,面色這纔好多,感慨道:“寧侯真真是體貼人意,待姊至親,仁孝之極啊……”

孝簡親王妃眼睛轉了轉,笑道:“誰說不是呢,這世上的兄弟,誰還能想到這些又能做到這些?太夫人,府上的姑娘都是有福氣的。”

賈母呵呵笑道:“王妃過獎了,不過是兄弟姊妹間的本分,合該如此。”

孝簡親王妃笑的愈和煦,身上一點親王妃的架子都沒了,她笑道:“太夫人,府上還有幾個姑娘沒出閣啊?你家的教養德行,在都中數一數二,誰能同府上做親家,娶了府上的姑娘,纔是福氣哩!”

賈母笑道:“王妃哪裏話,太過讚譽了,我家也不過是本分些罷了……”

聽聞此言,孝康親王妃和孝簡親王妃齊齊抽了抽嘴角。

這大概是她們今年聽到最好笑的笑話……

賈家那位三魔王,別說都中權貴圈裏,就是宗室裏,都成了讓人忌憚的刺頭。

搞風搞雨的讓人頭痛,還本分?

不過,賈家正當紅,她們也不好說什麼。

就聽賈母繼續道:“家裏還有兩個姑娘,一個……由我那三孫子做主,另一個……還得由我那三孫子做主。

都疼的跟眼珠子似得,唯恐受半點委屈。

老身年紀大了,他又有皇上疼愛着,我的話其他的他都聽,就他這一雙姊妹跟前,他主意正的很。

他說,凡是世間女兒家出閣後受的那些委屈,他這幾個姊妹,一個都不能受。

賈家的女兒比哥兒還要尊貴……

哎,也是無法。”

孝簡親王妃聞言,面色變了變。

誰家的媳婦不受委屈?

老話說的好,多年媳婦熬成婆!

一個“熬”字,就將媳婦的艱辛體現的淋漓盡致。

邪帝家的小悍妻:逆天小魔後 普通百姓家的媳婦尚且如此,更何況王侯門第?

除非像荊王府那樣,王府在荊州,而世子留守都中,另開世子府。

尊長不在,不用在公婆前立規矩。

如此這般,女兒纔不用受苦,進門就當家主事。

可其他人家卻不會這樣。

其他王府,都在京城十王街裏駐着。

也只有忠怡親王府上,人丁稀薄的讓人寒磣,還是續絃,十三母妃早喪,沒了尊長,纔有這個可能。

其他宗室諸王,哪家王府上下,不是長輩無數?需要陪笑臉的更是不知多少。

不說其他,單隻在婆婆跟前站規矩,就有數不盡的委屈。

在孝簡親王妃這些都是天經地義的事,她都是這樣熬過來的,怎地就不成了?

一時間,孝簡親王妃的臉色有些難

賈母裏,冷笑在心裏。

若是擱在十年前,你孝簡親王府有此事,不拘是相中了哪一個,賈家自然十萬個願意。

能有一個王府做姻親,也算是體面事。

可是如今,你分明貪圖賈家嫁妝,只這種心思,如何能娶得我賈家女?

……

在前廳贏杏兒陪同賈政賈璉待外客,而內宅中婦人們心思百般各異時,大觀園裏,姊妹們卻充滿了歡聲笑語和祝福。

林黛玉帶着一隻毛茸茸的小貓熊,與今日的主角賈探春平分秋色。

也得虧林黛玉帶了只可愛之極的熊貓兒與大家同樂,替賈探春分擔了好些火力,不然她的臉是真的能蒸螃蟹了。

饒是如此,她也不感謝林黛玉,因爲是她帶頭打趣她的。

“三丫頭,以後再見面,我們是不是要給你行禮請安,稱你一聲王妃了?嘻嘻!”

熊貓不停的在秋爽齋地面的地毯上翻滾,林黛玉稀罕的眼睛眯起,只是往日截然不同的閨閣,她還是選擇調笑兩聲。

自打說親起,秋爽齋的陳設就開始變化了。

許多添妝的陪嫁之物,現在就要用了。

往日裏地面上潔淨的水磨磚上,如今鋪上了一層厚厚的繡着鮮花的大紅波斯絨毯。

這是賈環從西域讓人送回來的……

屋內的瓷器,則是清一色最新出窯的白瓷,精美之極。

國朝除了宮裏和李光地張伯行及幾位大佬府上,獨秋爽齋內的白瓷最爲齊全氣派。

如今,白瓷已經隱隱成爲家俬界的新風向。

其薄如紙白如玉明如鏡聲如磬的品質,以及只出現在宮裏和最頂級文臣武勳門第的地位,讓它還未上市,便已經大熱成潮,千金難求。

而秋爽齋內,所有的瓷器,皆爲白瓷。

這些,都是賈探春的陪嫁……

這般氣派,外人若見了,定然眼睛紅。

不過賈家姊妹們,卻都視若無睹,只是拿這些打趣賈探春。

賈探春聽到林黛玉又笑她,沒好氣道:“三兒才走沒一個月,你就又開始笑話人,怎地他在的時候,你就那般賢惠溫良?”

“哈哈哈!”

衆人聞言大笑,史湘雲更是笑的前仰後合,見林黛玉眼神不善的瞪來,她連連擺手道:“我……我不是笑你,我是笑,三兒……”

“噗嗤!”

林黛玉一聽,也忍不住笑出聲,隨即又不依的對賈探春道:“虧環兒在外面出兵放馬,還想着給你往回捎嫁妝,你卻這般說他,什麼三兒不三兒的,難聽死了!”

賈惜春咯咯笑了一陣後,閣大變的秋爽齋,羨慕道:“三姐姐,你好多嫁妝噢!”

賈探春臉又燒了起來,白了賈惜春一眼,道:“別急,你的更多……”

賈惜春聞言,小臉也紅了起來,低下頭忸怩道:“真……真的嗎?”語氣希冀。

“噗!”

“哈哈哈!”

見她這幅模樣,連薛寶釵和賈迎春都忍不住笑出聲。

薛寶釵是知道內情的人,她笑道:“這些不值當什麼,環哥兒給三丫頭準備的大頭,是與內務府合作的玻璃生意那一成份子。

每年的出息,比荊王府一年的盈利還多。

他說,家裏的姊妹們出閣,手裏一定要有豐厚的嫁妝傍身,這般到了婆家纔有底氣。

不是每個都有三丫頭這樣的好運,王府在荊州,卻可在都中分守做主的。

所以,四妹妹你放心就是,以後你也有。”

賈探春聞言沉默了,賈惜春卻羞澀的躺倒在地毯上,抱住翻滾的小熊貓,好似沒聽到一般。

賈迎春一如既往的溫柔可親,她爽齋內到處都是大紅色的陳設,喜氣盎然,眼神微微的複雜……

“姨奶奶來啦!”

姊妹們正玩笑,就聽庭院裏傳來探春丫鬟翠墨的聲音。

衆人聞言紛忙起身,迎了出去。

罪愛豪門:腹黑總裁惹不得 見趙姨娘帶着小吉祥來到秋爽齋,衆姊妹們紛紛上前問好。

趙姨娘的臉色卻不怎麼好,唉聲嘆氣的與衆人點頭應過後,探春的眼神,卻是淚眼把擦的。

林黛玉等人見之,面面相覷,都知道她的心結所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