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罷又問道:「剛才那兩人誰啊,居然要姐姐你親自出面接待?」

「還能是誰?比較出色的煉丹師唄!」女人隨口答道。

慕青心頭更加疑惑:「出色的煉丹師,就那倆?」

女人白了一眼,故作不悅道:「什麼叫就那倆?

好妹妹,你這語氣不對啊,跟你說,你還真別瞧不起人。

就你說的那倆,準確的說是那個年輕小帥哥,人家可不簡單,人家能煉白璧無瑕的補氣丹和金創丹,比你不差了。」

慕青當下便瞪大了雙眼。

白璧無瑕的補氣丹金創丹……不是,他不是昨天上午才第一次去煉丹峰么,怎麼可能一下子就煉製出那麼高品質的丹藥?

內心驚濤翻湧。

雖說也存在一些其它可能,比如原本他就精通煉丹,可在她而言這一切還是太過聳人聽聞了。

見她吃驚,女人輕笑一聲:「知道厲害了吧?

告訴你,以後少在姐姐面前端架子,要不然姐姐不要你了,直接投奔小帥哥的懷抱去。」

說完聲音一低:「好妹妹,這個時候過來,是不是火靈丹煉成了?」 總裁,請剋制! 玉丹閣旁邊就是名下的靈藥行。

靈藥行收購靈藥,也售賣靈藥,雖然售價相對較高,但勝在品種齊全,量大。

從玉丹閣出來,拿著剛剛得到的玉牌,林昊便與韓雪一道在這裡買葯。

不知不覺就花掉五千多靈石,兩個儲物袋都裝滿了,二人返回。

途徑獵妖堂的時候,進去看了一趟,林昊這才知道獵妖堂雖然收購妖獸,但並不是毫無限制的。

這裡收購妖獸只是為了供應宗門弟子吃肉,並沒有其它目的。

因為需要的數量相對有限,是以往往唯有從這裡得到委託,才能將獵取的妖獸送過來換取靈石。

而從這裡得到委託的個人或者隊伍,會得到一個空間比較大往往能裝好幾頭妖獸屍體的儲物袋,這樣就避免了搬運之苦,也能有效的保持屍體新鮮。

林昊這邊沒那麼麻煩。

反正是用來做肥料的,對他來說,送來的屍體是否新鮮並不重要。

他來獵妖堂看這一趟,不為別的,只是了解物價。

大致情況弄清楚,二人便出來了。

簡單說了兩句,他獨自返回山谷煉丹,韓雪則返回水月峰進行獵妖動員。

一開始也沒什麼人信,只有少數人抱著試試看的心態隨便獵殺了幾頭築基妖獸送到山谷。

等真正換到白花花的靈石,情況瞬間就大不一樣了。

「翠竹峰那邊收購妖獸屍體,築基初期二十靈石,中期五十靈石,後期一百靈石。

先天妖獸屍體也要,收購價照比獵妖堂!」

「真的真的,是真的,翠竹峰那邊真的在大量收購,已經有人拿到靈石了。」

「快點快點,我們也出發,這可是個好機會,那邊大量需要,殺到就是賺到!」

「去什麼靈藥峰,走,荊棘走廊殺妖獸去,隨便扛幾頭回來就夠你在靈藥峰忙活一個月了。」

「……」

不過短短三天,水月峰上便颳起了一股獵妖狂潮。

對於修士而言,尤其對於剛剛起步不久的修士而言,靈石是十分難以獲取的,同時,又十分需求。

這樣的情況下,一個能輕鬆獲得靈石來源的途徑自然會讓人瘋狂。

而隨著三天之後獵妖隊伍陸陸續續回歸,大量白花花的靈石到手,很快這股風潮衝出水月峰,開始朝著整個靈劍宗蔓延。

「無限制收購妖獸屍體?」

「這是好消息啊!」

「不知道能收購多久!」

「不管多久,先賺一筆再說,走走走,抓緊時間。」

「……」

便是這般,大量靈劍宗弟子走向野外,開始獵取妖獸。

如此大勢下,作為首選之地的荊棘走廊首當其衝遭遇大規模清洗。

成百上千的靈劍弟子湧入,所過之處可謂是雞犬不留。

對於林昊來說,這自然是大大的好事。

氣血之力越充沛,稻田葯田種植的作物長勢就越好越快,且將來產出的品質就越好。

也不用擔心肥力過剩,因為送過來的基本上都只是築基妖獸屍體,連先天都不多見。

支付靈石方面就更加不用擔心了。

煉丹就是這樣,入門不簡單,精通更難,可一旦真正掌握精髓,絕對財源滾滾來。

別看這一陣每天都有成千上萬的靈石灑出去,實際上通過往玉丹閣賣丹藥,林昊手中的靈石存量不減反增。

只是很快問題出現了。

這是開始大肆收購的第十五天,這天上午,林昊照例在谷外接收送來的妖獸屍體,韓雪則在一旁發放靈石,忽然有人過來。

「我倒是誰這麼大方,原來是你!」

「原來你根本不是水月峰的,而是翠竹峰的!」

「翠竹峰,林紫霄,你蠻得我們好苦!

沒記錯的話,你就是前不久那個盛傳有六品木靈根的新人弟子林昊吧?」

「……」

當日在荊棘走廊中衝突過的松濤峰四人組。

時間過去這些天,看樣子他們的傷早已經好利索了。

林昊抬頭一看,點了點頭:「是我。」

又問:「你們也來賣妖獸?」

這話不說還好,一說四人便大火特火。

「我賣你娘!」一頭原本是獵來換取靈石的築基妖獸直接砸了過來。

又怒道:「好無恥的傢伙,你為什麼要冒充水月峰弟子,害得我們去水月峰鬧事,從而被首座真人關禁閉?」

原來是關了禁閉,難怪今天才來。

林昊微微讓了一下,任由那妖獸屍體落在身後屍體堆里,皺眉道:「我什麼時候冒充水月峰弟子了?」

「你還沒冒充?不是水月峰弟子你為何施展水月峰的水月三十六式?」一人梗著脖子吼道,跟著又一頭妖獸砸過來。

隨後便有水月峰弟子冷笑道:「真有趣,施展水月三十六式就是我水月峰弟子了?

連要找的是什麼人都不知道,活該挨打,活該被關禁閉。」

「沒錯,原本還以為果真是我們水月峰弟子所為,現在看來,哼,等著,我水月峰也不是好惹的,上次強闖水月峰之事,我水月峰上下必定原樣奉還。」

「……」

吵起來了。

周圍便有不少當初參戰的水月峰弟子,雖然事情因林昊而起,可畢竟當初冤枉並強闖水月峰的是松濤峰的人。

至於幫林昊背黑鍋,此一時彼一時,這要放在之前肯定很生氣,現在,拿人手短,還是靈石比較重要。

林昊皺了皺眉,淡然道:「你們去水月峰鬧事了?」

此事他並不知情。

韓雪也並未對他有過隻言片語的提及。

這時場上吵得正火,當即便有助陣的松濤峰弟子冷笑道:「沒錯,我們就是去水月峰鬧事了。

可那能怪誰,若不是你施展水月峰的看家劍法讓我們誤認,我們又怎會去水月峰尋釁滋事?」

林昊沉默,半響目光看著那猶自面紅脖子粗的四人道:「憑什麼?」

這話問得有意思!

四人怒極而笑。

「憑什麼?」

「你居然問我們憑什麼?」

「我們還想問你憑什麼,憑什麼你搶了我們的獵物和靈石,還能當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逍遙法外?

又憑什麼你區區一個翠竹峰的新人弟子,居然能讓水月峰的妙音真人出面將一切承擔下來?」

「憑什麼明明我們才是受害者,卻要在被你搶掠被你打傷之後,還要承受來自師門的責罰?」

「你說,這都是憑什麼?」

「……」 四人的咆哮質問,讓場面迅速安靜下來,氣氛也變得有些緊張。

看他們的樣子,似乎連自己都被欺騙過去了,彷彿當初真的就是無辜被搶走獵物搶走靈石,後來還無辜受到責罰。

林昊也懶得辯解,問韓雪道:「他們去水月峰鬧事?」

韓雪縮了縮脖子,弱弱點頭道:「是,但是師傅不讓說。」

林昊不置可否,又問:「你師傅出面把事情扛下了?」

韓雪點頭,小聲道:「師傅說她會處理。」

「那到底怎麼處理的?」林昊再問。

韓雪頓時不說話了,因為她也不知道究竟怎麼處理的。

倒是有松濤峰的弟子冷笑道:「還能怎麼處理,當然是親自出面與我們首座真人賠禮道歉,然後給予靈石丹藥作為補償。」

林昊頓時明白了,看向說話之人,點頭道:「你很講義氣?」

此人並不是那四人之中任何一人,但或許平日里關係不錯,是以特別跳。

聞言那人也把準備出手的妖獸屍體丟了,冷哼道:「我松濤峰上下同氣連枝,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既然你便是令我松濤峰蒙羞之人,那這區區幾十靈石,不要也罷。」

當真是有骨氣。

隨著他這些話出口,在場不管是否心甘情願,但凡松濤峰弟子,皆有樣學樣,扔掉辛辛苦苦得來的獵物。

林昊點頭,「很好,我就喜歡這種有骨氣的。」

言罷,輕飄飄一拳打出,當場那人被打飛,空中嘔血昏迷。

「混賬,你敢打人?」

「當真以為我松濤峰好欺負?」

「林昊,你這是找死!」

「……」

松濤峰眾人大怒,紛紛拔劍,瞬間林昊被圍住。

沒人願意卷進這種是非,是以無人幫忙,除了韓雪。

儲物袋一收,她也當場拔劍,怒氣沖沖道:「想要欺負師兄,先過我這一關。」

便是這話,不管願不願意,在場水月峰弟子都不得不站出來。

這就是嫡傳弟子!

出門在外,若沒有師長在,嫡傳弟子便代表了師門顏面,必須維護。

林昊也沒理會這些,閉眼,又睜開,淡然道:「得自水月峰的東西,全部加倍還回去。

松濤峰首座真人親自去水月峰與妙音真人賠禮道歉。

只要做到這兩點,從前之事,我林紫霄便既往不咎。」

口吻十分平靜,並不帶絲毫威脅。

偏偏松濤峰眾人聽笑了。

「你算什麼東西,也配做我松濤峰的主?」

「林昊,你為免也太拿自己當回事了吧?」

「六品木靈根又如何?

別忘了,天賦不等於實力,自古以來天賦縱橫而早夭者不計其數,別以為我們就怕了你!」

「區區一個築基弟子,竟妄言讓我松濤峰首座真人去給水月峰賠罪,誰給你的自信?」

「……」

冷笑連連。

一個比一個心存鄙夷。

這個時候也不光松濤峰的人,便是連水月峰的人都覺得林昊裝得太過了。

林昊也不多話,只大袖一揮,當即一股無可抵禦的巨力攜狂風往四面八方擴散。

便是這一下,「叮叮咚咚」,「嘭嘭嘭嘭」,瞬間周圍松濤峰弟子刀兵脫手,人也跟著倒地。

靜!

再次看向林昊,人群目光閃爍,面色驟寒。

好久好久,才有人沉聲道:「築基大圓滿!」

此言一出,一石激起千層浪。

「築基大圓滿!!」

「怎麼可能,他才入門不足兩月!」

「兩月的築基大圓滿,難道這就是天才與凡人的區別?」

「這不可能,就算是六品靈根,也不可能這麼快!」

「……」

震驚。

根本不敢相信是真的。

哪怕只是修鍊的第一個境界,可想要達到築基大圓滿,少說也要三五年。

若非如此,宗門也不至於那麼多弟子滯留築基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