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他已經帶了哭腔,眼淚忍不住滑落。

男人婆摸了一把眼淚,說:“我們不走不行,當時叛軍的車隊追上來了,公爵拿槍頂着讓我們走……”

巨大的悲痛瀰漫着車廂,龍雲知道,自己這是在發泄,發泄的對象不是別人,而是自己。

他恨自己,恨自己爲什麼救不了國王,爲什麼救不了老魚,爲什麼救不了公爵和詩人,他發別人的火,實際上,他比任何一個人都痛苦。

“啊——啊——”龍雲扶着車板,腦袋狠命往車板上撞,很快撞出血來。

男人婆趕緊過來抱住他的腰,腳蹬在車板上不讓他再折磨自己,北極熊也過來幫忙,壓住龍雲,大聲吼道:“你現在撞死了有什麼用?你不是經常說一句中國老話,叫做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嗎?現在死了,是懦夫的行爲,咱們要替老魚他們報仇! 薄情撒旦:前妻不買賬 這纔是正事!”

掙扎了一下,龍雲喘着粗氣,終於躺在地上不動。

男人婆看他表情十分嚇人,只好守在旁邊。

“凱比……”許久之後,龍雲吐出了這個名字,眼中燃燒着可以毀滅一切的怒火:“我一定要找到這頭肥豬,將他剁成肉醬!”

《最強獵人》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博城334號公路,路邊。

“國王……你……你悠着點,別他媽沒弄好就掛了。”詩人斜躺在路邊的土溝裏,看着遠處在公路上安裝爆炸裝置的國王,將腦袋湊到XM214尼米崗機槍槍管旁,點燃叼在嘴裏的香菸。

“咳咳咳——”剛噴了口煙霧,詩人劇烈咳嗽起來,嘴裏竟然咳出血來。

他抹了一把嘴角的鮮血,嘿嘿地笑了。

“好了……都佈置好了……”國王跌跌撞撞回到溝裏,大口大口喘着粗氣,低頭看看自己腹部的傷口,男人婆給包紮好的地方又冒出血來,傷口顯然已經再次裂開。

“FUCK!疼死我了!”國王抽了一口冷氣,從醫療包裏去除一團止血棉花,塞進繃帶裏。

“啊——”他慘叫一聲,臉色煞白,疼得緊閉雙眼,面容扭成一團。

“公爵,給我打半隻嗎啡。”他將自己的醫療包丟給旁邊的公爵,“別打太多了,待會我槍都打不準了。”

公爵拖着自己已經被打殘的傷腿,挪到國王身邊,從醫療包裏拿出一支嗎啡針,掐掉真空管,輕輕紮在國王的大腿上。

他小心翼翼推了小半支,擡頭看了一眼國王:“怎樣?夠了嗎?”嗎啡這種東西,注射過量會導致中樞神經麻痹、呼吸停止直至死亡,雖然這一支的劑量不會致死,不過對於國王這種身上有大創口的人,注射過多嗎啡很容易導致血壓驟降,傷口的大量出血而亡。

“你他媽傷到什麼地方了?”他收好那半支嗎啡,小心翼翼挪了下自己的腿,一點點移動都讓他疼得撕心裂肺,忍不住呲了呲牙。

“不知道……估計是內臟完了,我才裏頭現在裏頭就像個垃圾場一樣糟糕……”國王深深呼吸幾口空氣,神情舒展開來,嗎啡顯然讓他痛楚減輕了很多。

三十多米的公路外,幾輛冒着黑煙,燃着大火的武裝皮卡橫在路中央,幾句燒焦的屍體倒在皮卡的車廂板上,被火燒成了黑炭。

這一支車隊剛纔被三人伏擊,打了個措手不及,五輛皮卡全部成了廢鐵,上面幾十個叛軍士兵沒一個活下來,現在都成了火堆裏的烤豬。

wWW¸ttκд n¸C O

空氣裏瀰漫着一股柴油味道和烤肉的怪味。

“咳咳——你把爆炸裝置弄好沒有?”詩人依舊在咳血,一邊咳,一邊問國王,“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國王虛弱地點點頭:“這估計是我最後一次安裝炸彈了,估計也是我裝得最好的一次……”

他指指公路上橫七豎八的屍體和物資,“每一具屍體下都裝了詭雷,路邊和路中央都裝了C4,足夠覆蓋這一段二十米長的路段。”

公爵擡起頭朝那邊看了一眼,調侃道:“你這是要連我們都一起炸死吧?”

國王看了一眼還在冒血的傷口,一臉毫無所謂,低頭壓着子彈:“就你我和詩人這種狀況,咱們就算不死在這裏,也熬不到醫院去……遲早都是死。”

詩人咳嗽了幾聲,挪了挪腰,換了個舒服點的姿勢,然後看了一眼自己的襠部,道:“在樹林裏和那些黑衣士兵拼命的時候,我以爲我自己的小弟弟也被炸飛了,媽的,這可是我最自豪的東西了……不過還好,至少我現在還完整無缺,下到地獄……我還要泡妞去……”

三人沉默起來,清晨的徐徐涼風拂過樹梢,沙沙作響。塞拉利昂的雨季將過去了,連續三個月的大雨爲這片乾旱的大地儲足了地下水,路邊的泥土裏,植物的新芽頑強地鑽出地面,開展自己新的生命旅程。

“找到頭兒沒有?”公爵忽然問。

國王搖搖頭,繼續壓子彈,聲音卻低沉了很多:“找不到了……卡車燒成廢鐵,屍體估計都燒沒了……”

詩人面無表情地看着遠處已經燒得鐵皮發白的烏拉爾卡車,低頭沉默片刻,忽然道:“一個軍人最好的歸宿就是在最後一場戰鬥中被最後一顆子彈打死……”

公爵愣了一下,忽然哈哈大笑:“都快死了,你還這麼有心情唸詩啊……”

詩人也跟着笑,他的肺部被打穿了,一笑,裏頭就會發出一種類似拉風箱一樣的嘶嘶聲。

笑了一下,他很嚴肅道:“這不是詩,這是巴頓說的。咱們當僱傭兵,遲早就是這種下場,最好的也就是這種下場……”

國王壓完子彈,擡頭道:“可是幽靈這小子還年輕,我不希望他像我們這樣,死在這荒郊野嶺裏……”

他將自己一個戰術小包拉開,裏頭滿是黃澄澄的塊狀C4,他熟練地爲這些炸彈插上雷管,並且做了個雙保險,在不同位置上接了兩根雷管,這樣無論出現什麼情況,都能確保爆炸。

接好起爆器,他將小包放在一旁,拿起手裏的遙控器晃了晃:“兄弟們,誰活到最後,這事就交給誰。既然不能死在自己家裏的牀上,那我們也不想落到陳屍荒野,被野狗當食物的地步。”

啪——

公爵伸出手,握住國王那隻握着遙控器的,緊接着,詩人也撐起身子,把手伸過來。

三隻手握在一起,用力搖了搖。

遠處忽然傳來汽車車輪發出的轆轆聲和卡車車板顛簸的當當聲,又有新的叛軍車隊沿着公路往這邊來了。

“兄弟們,幹吧!”公爵鬆開手,熟練地端起M249輕機槍。

詩人掙扎着挨在溝沿,仔細檢查了一次XM214尼米崗,這是臺好機槍,以前他總嘲笑北極熊花了兩萬多美元買了一支笨重得能累死人的傢伙,可今天一戰,讓他意識到這支變態機槍的威力。

“來吧!你們這幫非洲童子軍!”

他吐掉燃盡的菸頭,喃喃自語,念起了一首死亡的頌詩:

……

世界的工作你已完成

領取報酬,然後回家

才子佳人,同歸黃泉

王侯學者,千行百業

化爲塵埃,無法逃脫

敵人的非難無須顧慮

你已閱盡了喜怒哀愁

人世間的癡情男女

都將和你一樣歸於塵土

……

轟——

巨大的火光沖天而起,車隊中,一團巨大的火光沖天而起。叛軍士兵的殘肢伴隨着慘叫聲落在塵埃瀰漫的公路上,受到炸藥衝擊波的影響,路旁的山坡發生了塌方,滾滾而下的石塊和泥土又將一部分想逃到土溝裏躲藏的士兵活埋。

“見鬼去吧!”三人發出最後的怒吼。

《最強獵人》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334號公路上,卡馬拉咬着雪茄,坐在一輛奔馳G500防彈吉普車上,他的位置在車隊的中間,前面車隊中騰起的火球讓他嚇得雪茄都掉進了褲襠裏。

“怎麼回事!?是不是幽靈小組!?”他慌張地從後座上站了起來,一頭撞在了車頂,加上本來就有傷在身,頓時疼得呲牙咧嘴。

“退回去!退回去!”他衝着司機大吼大叫:“我說你他娘/的給我退回去!”

現在他聽到“幽靈小組”這個詞就變得神經過敏。

奔馳G500後退,撞在後面的皮卡上,後面的車隊頓時擠在一起,動彈不得。

前面的車隊亂作一團,槍聲四起,士兵一邊亂跑一邊哇啦哇啦亂叫。

卡馬拉命令自己的衛兵:“下去!讓他們開到前面去,別擋住我的路!還有,把艾多桑叫過來,問問他到底出了什麼事!”

直到後面的車不斷繞過奔馳G500,朝前開去,卡馬拉總算稍稍鬆了口氣,一屁股坐回座位上,很快又慘叫地從座位上彈起來。

“什麼東西!燙死我了!”他猛拍着自己的屁股,原來由於緊張,雪茄掉在座位上,自己又一屁股坐在上面,把褲子都燙了個大洞。

折騰了一會兒,總算定下心神,卡馬拉在掏出手帕不斷抹着額頭上的汗珠。

從昨晚到現在,他前後損失了八百多兵力,其中光是大本營的彈藥庫爆炸就令他死傷了四百多人,在叢林裏追擊幽靈小組的行動中,被炸死的、被機槍掃射死的更是不計其數,幽靈小組就像割稻草一樣,把自己的手下割了一茬又一茬。

從內心來講,卡馬拉早就放棄一定要向幽靈小組報仇的念頭,這筆賬怎麼算都虧本,他甚至有些後悔和阿部信那些人達成協議,如果不是這些該死的日本人讓自己去進攻博城,挾持英軍士兵,引開英國軍方的注意力,恐怕也不會招來該死的幽靈小組,也不會落到今天這種田地。

現在人質沒了,自己又死傷那麼多人手,就算真的能把這個傭兵小組給滅了,又能得到什麼好處?

極品辣媽好v5 作爲一個非洲的地方軍閥,懂得投機永遠是成功的關鍵,士兵和武器還有地盤就是自己手裏的籌碼,有籌碼就能和那些自命不凡的政府官員談條件。

如今他就像一個坐在賭桌上的賭徒,前幾把徹底玩虧了,但是就這麼離場有心有不甘,更重要的是,他很清楚這些日本人的能耐,如果自己違背雙方之間的協議,恐怕不會有什麼好果子吃。

一想到自己已經坐在火山口上,卡馬拉的汗水又嗒拉嗒啦往下滴。

“將軍!”艾多桑小跑到車旁,“我們遭到了幽靈小組的伏擊。”

“伏擊?”卡馬拉臉上的頰肌抖了兩下:“情況怎麼樣?”

艾多桑打包票道:“沒問題,他們只有三個人,頂不了多久。”

“啊……”卡馬拉懸在空中的心總算落地,如果艾多桑告訴他,前面的情況不妙,那麼他肯定會立馬調轉車頭狂奔回大本營去。

“不過……”艾多桑臉色忽然變得難看起來,欲言又止。

卡馬拉馬上緊張起來:“不過是很麼!?還有什麼問題嗎!?”

艾多桑指指前面,嚥了口唾沫,道:“日本人的那個小組,全死了……”

“什麼!?”卡馬拉差點又從後座上跳起來,“全死了!?”

艾多桑艱難地點點頭,十分肯定道:“全死了……”

他看了一眼滿頭是汗的卡馬拉,小心翼翼道:“將軍……現在我們怎麼辦?”

卡馬拉精神恍惚,丟了魂魄一樣坐在車裏,久久沒吭聲,忽然,他像一隻被踩到了尾巴的貓,暴跳道:“怎麼辦!?你問我怎麼辦?!現在你得先殺掉那幾個幽靈小組的僱傭兵,不然我們怎麼脫身!”

他忽然掏出德林格手槍,咔擦地拉開了槍機,開了門,怒氣衝衝地下車,一拐一瘸走向前面,一邊走,一邊罵。

“該死的日本佬!坑死我了!這回我真的虧大了!”

……

路邊的土溝裏,國王打完一個彈夾,大叫道:“換彈夾!”他伏在溝裏,摸向胸前的RAV戰術背心,只摸到了一個彈夾。

他愣了一下,忽然哼哼地笑了一聲,麻利地將它抽出來,在頭盔上磕了磕,將它插進M4A1的卡口。

“我只剩下最後一個彈夾了……”他對伏在前面的公爵說道。

“這也是我最後一個彈鼓……”公爵一邊開槍,一邊咒罵,“他們人太多了……我們需要更大的火力……”

話沒說完,忽然嗤一聲悶響,人直挺挺朝後倒了下來。

“公爵!”國王單手持槍,一邊開火一邊爬到公爵身邊,只見公爵的脖子被AK子彈穿透,血像噴泉一樣涌出來。

“呃……呃……”公爵似乎要說話,卻什麼都說不出來,子彈切斷了動脈和氣管,他根本發不出一個音調。

“公爵……”國王伸出手去,用力壓住傷口,他知道這樣是徒勞,估計只是拖延十多秒的生存時間。

在這個距離上被子彈擊穿脖子動脈,血會在半分鐘內將身體中超過一半的血液噴出去,不到兩分鐘就能要人的命。

“咱們……地獄……見……”公爵拼命擠出一絲笑,說出這幾個字後頭一歪,眼中的景物定格住,瞳孔猛然擴大,人沒了呼吸。

“FUCK!”國王發瘋一樣捶着地面,“FUCK!FUCK”

幾米外的溝邊,詩人看着這一切,眼裏閃過一絲悲傷,不過很快就像投進海中的石子,被驚濤駭浪瞬間淹沒。

一堆士兵看到這邊的槍聲減弱,以爲有機可乘,分爲三個小組開始沿着公路邊向前摸過來。

“你們這幫豬玀!”國王操起公爵留下的那挺M249,開始逐個點射,三個小組的叛軍一共十幾人,頓時被打翻六個,其他趕緊像喪家犬一樣鑽到路邊的石堆和灌木叢裏。

通通通——

幾聲悶響傳來。

千金歸來:豪門嬌妻太惹火 “炮襲!”詩人大叫一聲,雙手抱頭伏在溝裏。

幾門迫擊炮也不再進行試射,直接進行了齊射,迫擊炮彈下雨一樣開始落下來。

轟轟轟——

國王和詩人所在的地方頓時塵土飛揚,捲起大團的濃煙。

槍聲終於徹底停了下來。

打了幾十顆炮彈,艾多桑揮手示意炮兵停止射擊:“停!停!”

他往前走了兩步,伸頭朝那邊看了一眼,忽然想起什麼,一把扯過身邊一個士兵,“去,到前面去看看幽靈小組的人死了沒有!”

那個士兵一臉驚恐,嚇得有些犯傻,一直畏縮不前,嘴裏囁囁嚅嚅道:“這……這……”他的聲音在抖,腿也在發抖。

嚓——

艾多桑拉了下手槍槍機,將它頂在手下的腦袋上,“去!不去我現在就送你見上帝!”

“是……是……”

在所有人的目光中,那名倒黴的叛軍士兵端着AK47,艱難地吞了口唾沫,半貓着腰一步一步朝國王他們的陣地挪去。

《最強獵人》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空氣如同凝結了一樣,躲在路兩旁的叛軍士兵都死死屏住了呼吸,彷彿只要稍稍用力,這個世界都會被一口氣吹垮掉。

“艾多桑長官!艾多桑長官!”當那名派去查看情況的叛軍士兵的身影終於又回到所有人的視線裏,他像撿到了一顆鑽石一樣高興,“他們都死了!都死了!被我們的迫擊炮炸死了!沒事了!”

他一邊擦着額頭上的汗,一邊如釋重負,在陽光下得意地露出滿口白牙。

“籲——”艾多桑擦了把汗,長長吁了口氣,懶洋洋地將手槍插回槍套,大聲向對旁邊的手下發號施令:“你去告訴將軍,幽靈小組的伏擊的僱傭兵全都被我們炸死了,讓將軍放心。”

在他的帶領下,所有士兵紛紛從隱蔽物後站了起來,跟着他的身旁,大搖大擺朝幽靈小組的陣地走去。能夠打死這支名震非洲傭兵圈的頂尖小組成員,所有叛軍士兵都忘卻了剛纔的恐懼,覺得自己是一個英雄人物。

噠噠噠——

有人開始朝天空鳴槍。

“哈哈哈——兄弟們,我們打死了幽靈小組的那些僱傭兵!”

卡馬拉擦掉額頭上最後幾顆汗珠,終於恢復了鎮定,平日的威嚴再次回到自己的臉上。

他下了車,在衛兵的簇擁下開始往前走,他要親自去看看,這些可惡的、該死的僱傭兵的屍首,如果可以,他很願意親自將這些僱傭兵的屍體吊起來,然後淋上汽油,來一個非洲點天燈。

走出一段路,卡馬拉看到整條路上都是被擊毀的皮卡和卡車,忍不住有些心痛,這些都是自己的裝備和人員,都是花花綠綠美鈔買來的,一夜之間就沒了這麼多。

一個人頭引起了他的注意,從脖子下的第三節脊椎上被切開,整張臉,不,應該說是整個腦袋都已經血肉模糊,不過卡馬拉依稀能看出,這就是來增員自己的那支黑衣近衛士兵的頭目,如果沒記錯,這個日本人是叫次郎,和阿部信是一夥的。

連他們都死光了……

卡馬拉忽然從心底裏冒出一股寒意,隱約有種畏懼從腳底板下往上鑽,直衝腦門。

幽靈小組……實在是太他媽可怕了!

“將軍!這些傢伙都死光了!”艾多桑在遠處衝着卡馬拉招手,搶着表功,“咱們幹掉了他們三個隊員!”

他回過身去,看了一眼地上的國王等三人,其中一個黑人脖子中彈,已經沒氣了,XM214旁邊的那個白人,身上插滿了彈片,到處都是血,顯然也活不成了,最後還有個伏在地上的,背上的迷彩服被迫擊炮彈掀掉了一大片,露出血淋淋的肌肉,估計也死了。

想了想,按照非洲的規矩,自己現在他應該割下對方的腦袋,然後掛在自己的皮卡上,讓手下照幾張照片!

如此一來,可以讓自己名聲大震,往後那些軍事戰略資源公司的僱傭兵們要來塞拉利昂,也得想想有沒有幽靈小組那麼多斤兩。

說幹就幹,他抽出獵刀,彎下腰去,用腳想把面朝下的國王的身體翻過來。

“咦?”他蹬了兩腳,還是沒能將屍體翻過來。

“FUCK!”他沒了耐心,乾脆蹲在地上,伸手用力一推,這下子,那個幽靈小組僱傭兵的身體終於翻過來了。

這個白人僱傭兵身上覆蓋着一層厚厚的黃土,臉上到處血跡斑斑,艾多桑冷冷笑着,伸出自己的獵刀。

“hi……”那名僱傭兵的眼睛忽然裂開一條縫,裏面射出犀利的精光,簡直就是一把可以殺人的利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