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什麼“我只要看着你幸福就夠了,我怎麼樣都沒有關係”?千秋姑娘表示她的腦子沒有被驢踢,沒有那麼偉大,更不傻逼。

淺川千秋是自卑的,只有在她自己熟悉的領域上,她纔是那個被所有編輯和讀者們喜歡的大神。她從來沒有妄想過能夠站在幸村精市的身邊,就算是已經不喜歡他的現在,她都沒有想過要和他在一起。

她是喜歡這個孩子,可惜,真的要她做出給幸村精市下藥,偷偷地一夜情再生下一個孩子自己好好地養大成人的事情……再給她吃一百個雄心豹子膽,她也做不到。

“誰說一定不讓他知道了。你就不能……”說到這裏,相原紅子自己都有些沒有底氣,音量降低了很多,“你可以和幸村商量一下,看他能不能……”

能不能什麼?能不能來個一夜情,讓她生個孩子?

這種話相原紅子自己都說不出口。

在幸村精市如今已經走上職網道路拿了好幾屆冠軍還不放棄學業有空就回東大上學的現在,讓大學都沒有上就直接工作了的淺川千秋跑到他面前提出這種要求,簡直……把自己的自尊踩到腳底下了。

閉着眼睛的幸村精市:“……”

他一點都不想聽她們的談話卻又無奈地發現自家還沒有影子的孩子被惦記上了-_-|||

шωш ▲ttκǎ n ▲CO

淺川千秋笑着把小人兒抱在了自己的懷裏,給他換了一個比較舒服的姿勢後才低聲說道:“他不是那樣的人,他不會願意和一個自己不喜歡的女人上牀的。”

被一語中的的幸村精市略有些吃驚。他沒想到淺川千秋,這個他從來沒有太過關注過的曾經的同桌居然能這麼瞭解他。

可是讓他吃驚的事還在後面——

“不說我不可能對他說出那樣的要求,就現在他已經有了孩子的情況,我更是不可能去當那個第三者。即使我永遠不會帶着孩子出現在他的面前,可我一旦那樣做了,這就是個對他來說最大的隱患。”

相原紅子看着淺川千秋只能算是清秀永遠不可能給人驚豔感覺的側臉,無奈地嘆氣:“千秋,你還喜歡着他吧?”不然不會爲他考慮這麼多。

淺川千秋聞言“撲哧”一聲笑了:“紅子,你怎麼和雅治一樣還以爲我喜歡幸村啊。既然我說了不喜歡他了就是不喜歡他了。我只是不想要破壞別人的家庭而已,對我來說,家是一個最美好的地方,不能容許它有任何威脅和隱患。”

“雖然我可能找不到能一起共度一生的男人了,也沒有打算成家,但我確實不是真的心繫幸村所以纔不找對象的。不過說到孩子,我想過幾年我會替雅治生一個孩子,他還是很喜歡孩子的。”

說到這裏,淺川千秋輕輕地在終於睜開眼睛捨得看她的小人兒臉上親了一口,笑道:“放心,媽咪就算有了自己的孩子也不會忘記小幸的。”

“……”該說是他的榮幸嗎?

可相原紅子一聽就死死地皺眉了,甚至都不肯吐槽她後面的那一句話:“你要替仁王雅治生孩子?爲什麼?你們雖然是青梅竹馬,但你們之間明明是……”

“紅子,有些事情不能告訴你,抱歉。”淺川千秋一點都沒有給她繼續說下去的機會,中途打斷了她的話,低着頭替小人兒整理了一下有些翻起的衣服。

“唉。”相原紅子深深地嘆氣,爲自家如此固執的作者而憂心不已。

幸村精市低垂的眉眼裏滿是複雜,他總覺得他今天聽到了很了不得的事情。 櫻滿真名很快也說不出話來了,手掌之中感覺到了無比的劇痛,而且有一種感覺,那個鬼魂正在往自己的體內鑽進去!

驚恐到了極點,有一些崩潰,,但是為了這一些小不點,她死死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怎麼辦?集,集,我好害怕,集,你在哪裡?』

眼睛之中隱隱有一些淚花,強忍自己的恐懼和痛苦已經很吃力了,手捂住嘴巴,死死的捂住,不然自己發出一絲的聲音,同時那一隻被鬼鑽入的手臂開始不規則的扭動。

「怎麼辦?!」

看著櫻滿真名的手扭成奇形怪狀顏色變得青黑,奧村雪男徹底慌神了,好想坐在地上哭,但是看到櫻滿真名死死捂住自己的嘴巴也想起來,這裡的麻煩可不止剛才鑽進櫻滿真名手裡的怪物,也死命捂著自己想大聲哭出了的嘴巴。

好在櫻滿集感覺到了他們有危險,沖了回來,看到了這裡的情況,立刻的就是一個飛躍,在空中狠狠一踢,飛踢在一個鬼童身上,讓鬼童被踢飛出去,撞在另外一個鬼童身上,兩個鬼童飛了出去三四米,因為撞到了鬼童,所以直接就在撞到另外一個鬼童的時候開始滾了,滾了三四圈才停下。

櫻滿集跳起來,再狠狠一踢,把那個被自己踢中的鬼童撞到的鬼童給踢死,然後就一腳把一個撲向自己的鬼童踢飛出去,那個鬼童沒有聽到鬼童的聲音,因為第一個鬼童被櫻滿集激動之下全力的一腳加上不知火在體內爆發的力量踢中又撞在另外一個鬼童身上,直接就死掉了,另外一個鬼童被櫻滿集一個飛踢,還沒有怒吼出來就被踢死了。

但是櫻滿集連續兩下全力的飛踢的聲音可不小,所以鬼童直接撲向櫻滿集踢中那個鬼童的地方,並沒有撲向櫻滿集,還有一個鬼童不,還有兩個鬼童,那一個撲到死去的鬼童身上的鬼童楞了一會兒,櫻滿集站在不遠處踹息了幾秒鐘,然後才手腳上燃燒起不知火,一下子衝過來,狠狠一拳頭打在鬼童身上,這個鬼童直接發出慘叫倒飛出去,在這個鬼童慘叫倒飛出去的一瞬間,另外兩個原本在原地愣愣的看著這邊,實際上根本什麼也不知道的鬼童也一個猛力跳躍在半空中沖了過來。

不過之前一個飛踢然後幾下拳腳就斬殺兩隻是助跑之後才達到的效果,現在遇到的這兩個怪物的話櫻滿集雖然一拳頭打出去,但是頂多把這個比自己要矮小一半左右的怪物打的飛出去幾米,死不了,然後就是跳躍著抓向櫻滿集的那個鬼童了。

之前兩隻櫻滿集完全是打了一個措手不及,如同刺客抓射手一樣,但是一套技能沒有帶走的話就會尷尬,額,其實也不怎麼尷尬。

看著撲向自己的鬼童,櫻滿集向後一躍,一拳頭狠狠打了出去,可惜櫻滿集的計算出了一些問題,沒有打中這個鬼童,沒辦法沒有誰的計算是百分百準確的。 說曹操曹操就到!

淺川千秋無奈地看着手機上閃爍的“雅治”,深刻地認識到了不能在大白天說鬼話的道理。尤其當這隻鬼還是跟你青梅竹馬一起長大形影不離了那麼多年搬家之後都還保持着聯繫的時候。

仁王雅治這隻銀毛狐狸一般是無事不登三寶殿,他們兩個人之間從來沒有那什麼沒事也要打個電話嘮嗑嘮嗑的時候,所以淺川千秋明白那狐狸又要出幺蛾子了。

“雅治……”

她剛說出了一個名字,那邊就迫不及待地一口氣全部吐出來了:

“千秋,我晚上來你家,你先收留我幾天吧。我會做飯會洗衣會縫紉還能給你暖牀,千秋,你不要拋棄我qaq”

因爲被抱在懷裏聽得真真切切的幸村精市:“……”

他還真不知道幾個月不見仁王雅治就變成這副德行了,下次見面一定要讓他明白怎樣的人才能算是立海大網球部裏出來的人o(n_n)o~

“雅治,你不要賣蠢了好麼?!”

淺川千秋不忍直視,就算沒有正面看到某人舔着臉搖着尾巴賣蠢,她的腦海裏還是自動腦補出了一隻銀毛狐狸賣萌打滾求包養的場景。

“千秋,我哪有賣蠢啊!明明是在和賣萌求包養好麼?!”

淺川千秋:“……”雅治,你還可以再蠢一點!

幸村精市:“……”仁王,你還可以再丟臉一點!

相原紅子:“……”仁王雅治,這裏還有外人!請不要這樣秀甜蜜!

突然想到小幸和小野寺律都在這裏,淺川千秋急忙道:“雅治,律住在我這邊,你來也沒地方住啊。”

“小野寺律?”仁王雅治在腦海裏搜索了一下這個人的印象,可惜他印象最深的就是那人擺着一臉常年被欺壓的弱受臉的樣子,於是很是不以爲意地道,“讓他搬出去不就好了。”

淺川千秋:“……”雅治,你吃藥了麼?

幸村精市:“……”仁王,你還需要操練啊。

相原紅子:“……”仁王君,你還可以更禮貌一點嗎?!

“雅治,律好歹也是我的朋友好麼,你這麼說……”即使是在我面前都太失禮了。

淺川千秋知道仁王雅治這也只是隨口說說,因爲他固有怎麼都改不了的嘴欠屬性,並不是真的要她把小野寺律趕出去。

可是她知道並不意味着別人也知道。這樣的話被別人聽到第一反應絕對不是這樣,她不希望仁王雅治以後在人際交往中被人誤會。

“千秋,你還不瞭解我麼?! 總裁,情深99度 算了,不說這個了,我找你有點事,沒地方睡的話到時候我和你睡一張牀好了。”

仁王雅治很是不以爲意。以他們兩個青梅竹馬從小穿一條褲子長大的關係,怎麼可能到了還沒地方睡啊,這種問題還需要考慮嗎╮(╯_╰)╭

淺川千秋:“……”雅治,我這邊還有人在。

皇后每天都在欺負朕 幸村精市:“……”原來這兩個人是這種關係麼。

相原紅子:“……”這恩愛要秀到什麼時候?!

破罐子破摔,反正相原紅子也見多了她和仁王雅治之間的事,索性淺川千秋也不顧忌了,老媽子似的囑咐道:

“行,你要來的話就來吧。你的衣服都放在客房了,你要帶的話自己也可以帶,不帶的話我去客房拿過來放我屋裏好了。”

“那好,我晚上去你家。”仁王雅治似乎還有些事,約好了之後就掛了電話。當然以他們兩個的性格和交情,纔不會在意那什麼掛電話之間必須有的“拜拜”“再見”之類的話。

從某種程度來說,淺川千秋和仁王雅治都是喜歡自由討厭被拘束的人,在別人和長輩面前需要保持一定的禮節,但暗地裏該怎麼瘋怎麼瘋。不然都已經成年的男女又怎麼能睡在一張牀呢。

“千秋,你真的要和仁王雅治那貨睡一張牀啊?那……”相原紅子憂心忡忡地看着她,又緊接着把目光投向了她懷裏的小人兒,“那小幸怎麼辦?”

這種爸爸媽媽睡一張牀,孩子睡中間的即視感不要太強烈了啊_(:3∠)_

“紅子你也知道我和雅治是一起長大的,還是鄰居,從小一起吃飯一起洗澡一起睡覺,這些事情都有過,所以現在也沒什麼關係的啦。”

因爲小時候不懂事特別是穿着開襠褲不記事的時候黑歷史太多,以前淺川千秋或許還會礙於竹馬大人太受歡迎未免拉仇恨而避而不談。但現在她一個人在家寫作,竹馬在大學上學,都沒有交集的情況,她還避什麼避?!

以前是爲了她的人身安全着想,仁王雅治自己都有些避諱,不和她在學校太親密。但現在再避下去,好不容易熬出頭的銀毛狐狸鐵定會炸毛的╮(╯_╰)╭

“……”以前還小都不懂事好麼?!那時候哪裏會知道什麼男女之防啊!

身爲一個有責任感事事爲作者着想的責編大人,相原紅子爲自家金牌作者的智商捉急。就這麼點智商和情商想要推倒幸村精市那大boss果然是癡人說夢啊!萌萌的小包子遙遙無期啊qaq

“小幸的話……”淺川千秋低頭看着同樣擡頭貌似在等她說話的小人兒,苦笑了一下,“我總要把他還給幸村的,雅治來也好,到時候讓他把小幸帶回去好了。”

“小幸不是我的,我已經有這麼多和小幸一起的回憶也夠了。就算以後他落在幸村大魔王的手裏,我再也沒有見到他的機會了,我也死而無憾了嚶嚶嚶……”

淺川千秋一想到以後再也不能見到這麼萌的小幸,再也不能對他親親抱抱的,就難過得抱着他不肯撒手了。

相原紅子看着她抽風卻露出了一副“我瞭解你”“我同情你”的表情,拍了拍她的肩膀,搖了搖頭,語重心長:“千秋,你要保重!趁着現在多和小幸相處,以免日後後悔。”

“紅子qaq,我不想把小幸還給他那個渣爹啊,誰知道幸村會對這麼萌的小幸做出什麼事啊嚶嚶嚶”淺川千秋一聽,立刻想到了一臉微笑的幸村精市要和她搶孩子的場面,緊緊地抱着小人兒蹭了又蹭。

“……”所以說你又腦補了什麼啊!

幸村精市無力了。面對這麼個隨時隨地腦補一些不爲人知小劇場的女人,即使是多年站立於立海大頂端的他也有些吃不消。

更何況還有一個不知道腦回路是怎麼轉的明顯和淺川千秋是一國的相原紅子,他實在是hold不住了。 鬼童落地,然後就一爪子抓向了櫻滿集攻擊過來力量作用在拳頭上但是帶動了全身的狀態下的大腿之上!

櫻滿集大腦是反應過來了,但是身體卻已經來不及做出相對應的反應。

狠狠一爪子,櫻滿集的大腿上面就留下了五道深深淺淺的抓痕!

有一些痛苦,但是也成功的讓櫻滿集激動起來了,不是什麼興奮的激動,是憤怒。

怒火燃燒,力氣開始變大,狠狠一拳頭打在又是一爪子抓在櫻滿集大腿上的鬼童頭上。

周圍有著源源不斷的負面情緒,可以不斷為低級的怪物恢復身體力量,雖然恢復的是比較少的,但是和櫻滿集這個只能靠自己的相比當然是出現了一些的效果。

鬼童會有恢復,而櫻滿集卻沒有這個就是一個差距,雖然恢復的少,但是卻有加快恢復,而非凡生物本身就有超越普通生物恢復速度的自愈能力。

但是這個鬼童被櫻滿集一拳頭狠狠砸在頭上,雖然它的頭很硬(【吐槽】頭鐵啊!),但是它的弱點也確實就是頭。

感受到自己手上打人家反彈回來的痛楚,櫻滿集痛苦的收回手,一副『沃德天吶』的表情,鴨子的下一次有錢一定要去買一個非凡拳套,這樣拳拳到肉人家等下沒什麼,畢竟就是一個小怪,自己等下失去戰鬥力就尷尬了。

不過雖然鬼童的頭外表看上去好像沒有什麼,好吧,凹進去一大片了,實際上它的大腦裡面也已經是一片漿糊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奇異的,軟軟的生物出現在了戰場上面,看到了正在想要給四個怪物裡面最後一個最後一擊的櫻滿集,發出了一聲奇異的,不是用喉嚨聲帶傳遞出來的聲音,

然後猛然之間噴吐出一種粘稠的液體,在空中簡直如同是直線一樣筆直的朝櫻滿集所在的地方噴過去。

櫻滿集是在移動,而那個怪物顯然也不懂得預判,結果就是,完全沒有噴到。

雖然沒有噴到,但是櫻滿集的直覺已經告訴他,額,其實不用直覺,直接就是那一種破空聲就讓櫻滿集已經有一些驚悚了,但是他的直覺告訴他打不中他,所以他就直接繼續的全力奔跑起來。

那奇異的濃稠液體落在地上一瞬間就開始不斷的發出蒸汽,地面直接開始被慢慢的腐蝕!

衝到被打飛,現在在吸收周圍天地之間的負面情緒恢復自己的狀態的鬼童身上。

狠狠一拳頭打在顯得躁動不安的鬼童身上,它原本是想跳起來,跳向櫻滿集之前打那個跳過去在櫻滿集大腿上抓傷的鬼童所在的位置,但是他的聽覺雖然很弱,並不是沒有,櫻滿集離開了那個鬼童的屍體地方,然後就快速的奔跑著衝過來,那用力奔跑的聲音,拍擊在地面上面簡直就是巨大的聲響炸響,就算是沒有達到在地上踩踏出一個坑那麼誇張但是越絕對不是普通的走路那麼輕,簡直就和鼓點一樣。 相原紅子專業作死一百年不動搖,看着淺川千秋這麼不捨的模樣,腦筋一轉,餿主意再次出爐。

什麼“你帶着小幸私奔吧”“我把小幸帶回去,等仁王回去了,再送回來”“你乾脆別讓仁王來不就好了”之類的話更是一句一句往外蹦。

如果不是佐佐木書打電話過來有急事找她,淺川千秋相信自家不靠譜的責編肯定會繼續興致勃勃地策劃她帶着小幸私奔的路線也說不定。

和懷裏乖乖坐着仰着頭看她的小人兒對視了好久,淺川千秋終於還是深深地嘆了口氣,認命地進客房收拾仁王雅治要住在這邊的衣物了。

可她沒想到先回來的人不是小野寺律,是仁王雅治。

仁王雅治是有這邊公寓的鑰匙的,所以也不需要淺川千秋幫忙開門,自己拿着鑰匙一打開門就熟門熟路地換好室內拖鞋,走了進來。

他本來是想要按照以往的慣例先一個飛撲撲到淺川千秋的身上蹭蹭,吃吃豆腐再說的,結果他一擡頭卻是和沙發上端端正正坐着的小人兒對上眼了。

臥槽,一點準備都沒有地看到小版的幸村精市就那麼坐在那裏看着他,這怎是一個心驚肉跳了得!

仁王雅治在原地楞了好一會兒,眨眨眼,揉揉眼,面前那小人兒還是坐在那裏。他差點以爲是自己今天進門的方式不對,想要先倒帶出門再乖乖地按門鈴進來。

原本在廚房的淺川千秋卻是正好出來了,看到他站在門口一臉“這絕壁是在逗我”的表情,一個沒忍住就走上前在他的頭上敲了個正着。

以往雖然兩個人打鬧的時候,仁王雅治會顧忌着青梅的面子,也不是次次憑藉着自己優秀的反射神經逃過懲罰。但是像今天這樣老老實實地站在原地讓她打的情況卻是頭一遭。

不過這也讓淺川千秋明白了一件事:

幸村精市確實是沒有公開這個兒子的存在,不然身爲他的好基友,仁王雅治不可能一點消息都沒有,看到的時候一副不敢置信到被雷劈的樣子。

“雅治,別楞着了,趕緊過來坐吧。你吃飯了沒?我很快就做好了。”

淺川千秋主動拉着他的手把他拉到了沙發邊上坐着,在他瞪着眼睛的情況下把小人兒抱起來放在了他的懷裏,然後她就看到一大一小大眼瞪小眼的情況了。

看着他們兩個的樣子,淺川千秋不由地腦補了一下幸村精市坐在仁王雅治的懷裏,兩個人深情對望的場面,再和目前的情況一對比,她差點沒忍住笑出聲來。

暗咳了好幾聲,摸着小人兒的腦袋,道:“雅治,你也看到了。這孩子一看就是幸村的兒子,是我前幾天在門外撿到的,你等下聯繫一下幸村把孩子還給他吧。”

兒子不見了好幾天居然都沒有反應,也沒有回來找找,這種人怎麼當人家爹地的!

“我去做飯,你自己聯繫他。”淺川千秋可不想聽到任何幸村精市那個渣爹的藉口,所以一轉身就又回了廚房。

客廳裏,仁王雅治也沒有吐槽淺川千秋居然能在門口撿到人的槽點,稀奇地摸摸小人兒的腦袋,捏捏他的小臉蛋,擺弄了一下的小胳膊小腿兒的,嘖嘖稱奇:

“果然部長就是部長,行動比我們快多了,這麼快就有了一個兒子。不過也太不仗義了吧,兒子都生了還這麼大了,部長夫人我還沒見過呢。”

被贊行動很快的部長幸村精市:“……”

還好,仁王雅治雖然是個男生,但對於一個喜歡縫紉做這種精細活兒的男生來說,他對着小人兒做出的一番動作都還是輕手輕腳的。

可是,很快仁王雅治就發現問題了,他懷裏的這個毫無疑問就是幸村精市的孩子,居然用着和他爹地一樣的眼神瞅着他。

於是,常年被欺壓動不動就是幾十圈操場幾倍訓練量的狐狸不爽了。

被你老爹欺負了那麼多年,好不容易逃出了生天,現在還要被他兒子用這樣的眼神看着。欺負不了你老爹,還欺負不了你麼╭(╯^╰)╮

從某一種方面來說,淺川千秋和仁王雅治的確是穿一條褲子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欺軟怕硬這一點都槓槓的。

仁王雅治也知道如果對小人兒的臉蛋捏重了弄出紅印子了,淺川千秋肯定饒不了他,所以他奸笑一聲,對着小孩子最有肉的小屁股重重地捏了下去。

“……”被捏屁股調戲了的幸村精市一張肉嘟嘟的臉刷一下就黑了。

“喲呵,這麼小的人還會黑臉?”

家裏有着弟弟妹妹所以有着照顧小孩子經驗的仁王雅治頓覺驚奇,他從來沒見過這樣的小孩子的啊。於是,卡着小人兒的咯吱窩好奇地把他整個人都拎了起來,湊近了臉仔細地觀察着他的表情。

雖然仁王雅治注意手上的力度和姿勢問題了,但是變小了的幸村精市還是很不舒服。特別是變小之後,原本這麼點身高都不夠的高度,現在對他來說就像高山一樣難以逾越。

雖說他沒有恐高症,但他還是不希望被這麼對待。既不能說話行動力又不夠強大的他就算再不齒也只能揮舞着小胳膊小腿兒地表示他的不舒服,希望被放下來。

可仁王雅治理解錯了,他以爲小孩子是希望抱抱,看在是自家部長大人的兒子的份兒身上,他難得溫柔地把小人兒放在了自己纖細卻有力的胳膊上,一手支撐着他的後背。

即便不是被放在沙發上,但至少目前安穩了,不會有不能腳踏實地的危機感了。幸村精市嘆了口氣,兩隻小手拉住了仁王雅治的衣領方便穩住自己的身子。

“哈哈,千秋,這孩子太有趣了。”

仁王雅治是故意的,故意想在肖似幸村精市的臉上看到各種苦逼的表情。他看到這孩子的反應之後更是高興地直接抱着小人兒就衝進了廚房,完全忘記了之前自己被分配到的任務。

“雅治,你聯繫幸村了沒?”

淺川千秋頭也不回的一句話就讓他將將在廚房門口頓住了腳步。

幸村精市看到仁王雅治臉上那僵硬的表情,對他眯着眼笑了,肉嘟嘟的小臉很是大方地給了一個萌到爆淺川千秋看到絕對要萌出血抱着他狂蹭的表情。

然而,仁王雅治可不吃這一套,先喊了一句“我立刻就去”就抱着小人兒退出了廚房。一邊用另一隻空閒的手拍打着他的小屁屁,一邊笑罵了一句“小壞蛋”。

小壞蛋:“……” 櫻滿集快速的奔跑向鬼童!

鬼童聽到了櫻滿集奔跑來的聲音。

所以它並沒有直接跳起來攻擊,而是有一些警戒有一些不安的在這裡來迴轉頭,一雙有著尖銳的手爪的手掌呈現非常用力準備進攻的樣子,在聽到聲音靠近到一定距離的時候,它就猛然一躍,手狠狠抓過去。

櫻滿集也是一躍,渾身燃燒起不知火,使用必殺技在半空中加速瞬間帶著這個鬼童衝撞在牆壁之上,狠狠撞擊,如同是電影裡面的人開車撞喪屍,撞在牆壁上面看到喪屍沒死就一直撞,把喪屍卡在牆壁和車子之間不斷的擠壓一樣。

現在使用出特殊格鬥技能的櫻滿集渾身燃燒著不知火,死死的撞在鬼童的身上,將他碾壓在牆壁上面。

很快鬼童就死去,身上出現一絲絲的白色能量融入櫻滿集的體內。

「啊啊啊啊!!!」

就在櫻滿集轉過頭來想要想辦法把這個軟軟的暗綠色史萊姆一樣的怪物給滅掉再去看看櫻滿真名他們的時候,櫻滿真名慘叫了起來,轉頭看過去,發現櫻滿真名的手整個都扭曲起來,上面滿是青色,微微泛白,如同死人一樣。

「怎麼了?!」櫻滿集心中大慌,正好史萊姆噴吐出一口槍柱,筆直的朝櫻滿集噴來。

櫻滿集雖然因為櫻滿真名的事情心中焦急無比,但是直覺也高數他如果不躲開這一擊,他就恐怕會自身難保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