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姆斯和阿倫沒有想到,他們一下來之後,鑽進密林就被抓了起來,幾乎是沒有什麼抵抗。當然了,特種團在這方面也是他們的拿手好戲,詹姆斯等人是軍人,但是並不擅長這個。

詹姆斯和阿倫兩個人心中鬱悶到極點,本來以為一頭扎進密林之中,然後準備回去報信的,可是沒有想到一頭扎進了別人的網中。這個讓他們鬱悶不已。

鄭凱用流利的英語問道:「一個上尉,一個中尉?嘿嘿,看來你們兩個想要臨陣脫逃啊!」

詹姆斯面色漲紅,不過還是冷聲道:「臨陣脫逃?你們想的倒是不錯,可惜我們不是這樣的人。我們的士兵讓我們回去報信的,否則我一定與他們共存亡!」

阿倫也道:「如果不是發現你們這群陰險的小人,我們絕對會死戰到底的。有本事放我們回去,我們真刀真槍的幹上一場!」

鄭凱撲哧一笑道:「你們兩個腦子有問題吧?你以為老子是諸葛亮啊?還玩什麼七擒七縱?他娘的,在比比歪歪的老子一槍崩了你們,快點說,你們是幹什麼的?我的耐心有限!」

詹姆斯和阿倫兩個人對望了一眼,實際上要是他們當中任何一個人被捉住的話,他們都會說的。可是兩個人在一塊,這個就有些難度了。畢竟這件事情牽扯比較的廣一些。

鄭凱看著兩個人笑著對旁邊人說道:「給我把刀拿過來,他們在不說出他們的職務和裡面的情況的話,你們就一個手指頭一個手指頭的給我慢慢切,我看他們有多大的忍耐力!」

詹姆斯和阿倫兩個人看著鄭凱驚叫道:「你個魔鬼,哦不不不,我說我說……」

鄭凱冷笑道:「那你們兩個誰先說啊?倒不是說先說就有獎勵,不過先說總還是好的嘛,呵呵,不過先說的人後面自然有人要補充的,要是……」

詹姆斯連忙開口道:「我是這個連的連長,我們總共有144人,現在恐怕裡面剩下的一半也不到了。他叫做阿倫是我們的副連長,我們本來是準備撤退的,我們剛接到命令,準備明天撤退的,哪裡知道居然是這樣的結果呢!」

阿倫連忙道:「是啊是啊,我們就是準備明天撤退的,我們的集團軍總部發來電報說,有一支中國人的軍隊要從我們的防區經過,讓我們讓開,說對方實力很強!」

鄭凱笑著道:「那麼你現在是不是能夠命令你們的士兵投降呢?我們也不想你們有什麼無謂的犧牲啊,如果表現的好的話,嘿嘿……」

詹姆斯連忙道:「沒問題,沒問題……」,詹姆斯現在想著鄭凱說切自己手指頭,就跟切草一般,他的內心就有一種莫名的恐懼感。誰也不希望能夠遇到這樣的人,或者說這樣的魔鬼。

鄭凱當然不是要真的這麼做,他也沒有殘忍到這個程度。不過在這個時候,嚇唬一下這幫人,才能夠以最快的速度將這幫人給制服。

不過鄭凱還是有些不放心的問道:「你們有沒有將我們的行蹤告訴你們的上級?」

阿倫鬱悶道:「我們當然沒有,如果有的話,我們就不偷偷溜走去報信了。我們其實也是想要裝的慘烈一些的,要不然到時候還是會被怪罪下來的!」

我真是個律師 阿倫的話倒是個大實話,鄭凱覺得現在最重要的自然就是要解決眼前的這些麻煩。 鄭凱等人拿下美國人一個連隊的防區用了差不多半個小時的時間,實在是這個銅牆鐵壁沒有辦法,最後如果不是機緣巧合的抓住了詹姆斯和阿倫的話,這幫美國人還不投降呢。

不過抓住他們的好處就很多了,美國人的電台和密碼已經被王明宇給搞到手了。王明宇的意思就是在每個堡壘內部布置十個特戰隊隊員,控制住這條道路。

不過布置十個特戰隊隊員不過是王明宇的權宜之計,鄭凱他們必然是繼續前進,而不是呆在這些特戰隊的隊員們只不過是為了能夠很好的做出防禦的姿態出來。

而且是為了防止這邊突然有事,等到王明宇過來,他們必然是要控制住這一塊的區域。王明宇讓吳培林抽調二百人趕往這個地方。

王明宇道:「那邊的事情解決了,俘虜了不少的美國人,現在這些美國人就讓我們帶到安慶去吧?」

吳培林道:「軍長,咱們這樣是不是不太好啊?要是這樣的話,我們豈不是要受到白養著這些美國人?我看不如讓他們幫助我們幹活呢?我們現在就是要多修建幾座堡壘。」

「多修幾座堡壘?你準備把那一帶都封鎖住么? 親愛的我愛你 不過這個其實也是一個很好的選擇,不過如果那樣的話,我們的兵力需求就要大增了。」王明宇笑著道。

一旁的李賢宇道:「軍長,其實要是增加需求的話我覺得挺好的。那邊已經有四個鐵殼子,基本上就是滅不掉的。我們以此為中心,建立一個防禦體系。至少美國人不敢從我們這邊過。」

孫大寶有些猶豫道:「那樣我們需要的兵力不少,但是最主要的我們還需要配備如火炮、坦克等資源,騎兵是肯定不行的了。」

孫大寶說的也不無道理,要知道王明宇等人現在最為缺乏的就是騎兵,其實騎兵這一塊王明宇一直都是不怎麼重視,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所有有時候打仗比較的吃虧。

其實王明宇現在正在考慮是不是要組建新的騎兵隊,但是看著北方如此寒冷的天氣,這個騎兵隊不組建也罷。只有夏天用用才好,到了冬天基本上就不能用了。

王明宇想了想道:「現在這個地方最大的難題是什麼?就是其他地方沒有可救援的部隊,這一點我相信大家也看到了。如果到時候一旦發生危險,至少在短時間內無法集結力量來救援。」

李賢宇笑著道:「這個倒也是無所謂,我們的部隊本身機動性就非常的強,即便是不敵,他們也有兩條線路可以撤退。在這一路到平壤的地界,基本上就沒有任何美國人的勢力了。」

孫大寶也笑著道:「軍長,美國人部隊主要集中的地方並不是我們這裡,而是中東部地區,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要保證我們的安全就行了。他們的部隊想要偷襲我們我看根本上紙上談兵」

王明宇道:「其實你們不知道,美國人之所以比我們有優勢,他們的優勢凸顯在幾個方面,他們有我們沒有的兵種。」

李賢宇驚訝道:「他們有我們沒有的兵種?這個怎麼可能呢?」,李賢宇覺得基本上他們的兵種都有了,要說海軍,在陸地上沒有也是無所謂的。

吳培林想了想道:「軍長,你說的意思是他們有空降部隊?這個兵種我們目前還沒有這個條件去訓練啊。可是到現在也沒有看到美國人對我們使用空降兵啊!」

王明宇道:「美國人沒有使用不代表他們沒有,我可告訴你們,如果他們偷襲安慶使用空降部隊的話,我們的安慶恐怕還承受不住。」

眾人面色一變,王明宇笑了笑道:「不過如果他們在安慶用兵的話,那麼戰爭的意義絕對局限於朝鮮內戰了,恐怕到時候斬斷就要延伸到中國了。可是不能不防……」

王明宇的話得到了眾人的認同,這個時候絕對不能夠有什麼閃失啊,安慶可是他們的大後方。原本的安慶也沒有多少人,現在的安慶可謂一個城市,一個碩大的城市。

安慶現在除了駐軍,很多戰士的家屬們都搬遷了過來,雖然這個工程浩大了一些。但是王明宇有錢啊,他捐錢,同時讓戰士們打造這些部隊家屬區。其實整個工程在這麼多戰士的凝聚力下,也是非常的快的。在這樣的情況下戰士們的幹勁也是非常的充足,而且最為重要的一點就是,王明宇部隊的戰士可以隨時結婚。

當然了,王明宇也知道,這個裡面也是魚龍混雜,甚至有可能有姦細什麼的。但是這個卻是王明宇的一個辦法。

其實邊境本身人就比較的少,要是能夠在這個時候建立一個邊境大鎮的話,到時候對於防禦體系來說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很多的東西不需要跑到幾百公里以外的地方就能夠採購到,這個不是一個優勢么?再者說了現在他們雖然還是有很多的問題存在,但是總的來說還是很好的。

王明宇的這個建議是得到了主席的認同的,東北和朝鮮接壤,要顯示中國的綜合國力,邊境是最好的展現。直接展現給民眾眼前,而安慶則成為了一個新建的城市。

318軍成為了中國邊境的第一軍,也是要為國家鎮守國門,這個任務何其的艱巨。實際上安慶的發展是很快,但是卻也被破壞的快。美國人的飛機是不是就想要騷擾一下安慶。

他們打的是擦邊球,不過這樣的擦邊球現在卻打的少了,因為安慶的防守結構一直在調整。說起來安慶留守的部隊不過一個團的兵力。

不過一個團的兵力已經可以了,至少在現在的情況下沒有人可以撼動這個團的地位。在最為主要的幾個政委和一些家屬中,他們都派出了特種團的人保護。

當然了,什麼樣的事情都不可能十全十美的。所以現在王明宇的意思就是要打造一個無法逾越的安慶。這個就是王明宇的最終目的。

不過這個難度就非常的高了,要知道安慶可不是王明宇一個人的安慶,而是大家的安慶。大家都想把安慶給搞好了。現在要建立一個防區,就是為了直接的保護安慶的安全。

這個對於王明宇來說是勢在必行的,而且是刻不容緩的,可是在這樣的一個條件下,有些條件確實不成熟的。

王明宇道:「各位兄弟,雖然咱們不可能十全十美,但是我們盡量要做到最好。而且抓住的兩個敵軍的指揮官要一直關在那邊,到時候很多事情都有通過他們才行。」

李賢宇道:「只要美國人不發現他們的這個防區被摧毀了,那麼我們就能夠一直的誤導他們。不過這一次誤導了他們,恐怕下一次就沒有那麼好吃虧上當了。」

王明宇道:「我說的就是這個意思,現在我們可以麻痹他們,但是接下來我們麻痹他們恐怕就要失效了。到時候我們可就要面臨他們的進攻了。當然了前提就是他們能夠攻佔長津湖!」

長津湖這個位置比較的特殊,恐怕美國人的一個師想要扳倒九兵團也是非常的不容易。可是再不容易又能夠怎麼樣呢? 墨爾本,算到愛 他們恐怕會想盡一切辦法要佔領長津湖的。

其實控制了長津湖基本上就是控制了中國志願軍南進的路線,美國人的圖謀不可謂不大,整個南進的路線都被控制住了的話,那麼他們是不是就要圖謀合圍整個南邊的志願軍呢?

所以說長津湖一戰關係到整個戰局的勝利,當然了,即便是失敗其實也是可以迂迴的。不過誰希望在這樣的戰略要地上失敗呢?反正王明宇是不想的。

不過王明宇不想也不是他就能夠決定的,美國人要是不斷的增兵的話,他們的壓力就會鄧增。這一次可不是所謂的守城戰,而是攻防戰。

王明宇的部隊什麼最拿手?那就是防守。至於進攻也是非常的犀利,但是318軍的優良傳統,或者說一開始就是靠防禦出名的。

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防禦就成了重點。不過長津湖一帶地勢相對比較的平坦,一旦美國人的兵力增加,那麼318軍的優勢立刻就顯現不出來了。其實318軍的劣勢就是人數問題。

別看他們人數多,其實是打一次少一次的,但是美軍卻可以無限制的補充。雖然這個有些誇張,不過美軍至少有百萬軍隊吧?而318軍才有多少?

王明宇一切的思考不過就是想要少損失一些人。如果真的能夠少損失一些人的話,那也是好事啊。誰希望在戰場上死的最多的是自己的同胞呢?王明宇也不想啊。

戰爭的腳步日益的臨近,不過現在王明宇想要做的就是回到安慶,他想要回到安慶看看,當然了最想回到安慶的可不是他。而是他身邊的這幫狼崽子們,他們現在可是逍遙快活了,這幫人都是找到了自己的老婆了,可是王明宇卻發現,自己的老婆不在身邊了。

想著聶思思在美國為了自己的事情也是*心勞累,自己的老爹也在那邊支撐著,心中就不是滋味。

要知道這一次中勝集團的事情差點讓王明宇陷入萬劫不復的地步,但是從內心深處的角度來講,王明宇是從來沒有怪過家裡人,他憑什麼要怪家裡人呢?家裡人給予他的已經夠多了。

來到這個時代,自己遇到了一個好老爹,也讓自己有了能夠一展抱負的手段。王明宇相信,即便是不出生在這樣的家庭,他也可以出人頭地。

但是受制於人,卻不是王明宇喜歡的,最後他通過老爹的錢財和自己的超前見識,最終取得了如此的成績。

如果不是因為中勝集團的話,那麼他們打日本人有那麼的瀟洒么?如果不是因為中勝集團的話,他們真的能夠如此的從容么?答案是否定的。

他們不可能像現在這樣如此的從容,也不可能像現在這樣如此的執著,他們現在說不定已經戰死疆場,說不定已經馬革裹屍。

這一切都不是王明宇想要看到的,恰恰現在這樣的情況確實王明宇非常想要看到的。中國正在穩步前進,中國正在慢慢崛起。

王明宇相信只要等到中國勝利的那一天,世界上再也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敢小覷中國了。現在是個國家都想像八國聯軍一樣的再一次的準備蠶食中國。

不過他們錯了,他們已經激怒了覺醒的中國,他們最終的下場絕對不會是好的。他們絕對不會在取得任何的好處。中國志願軍必將給予他們迎頭痛擊。

其實就算是不熟悉歷史,王明宇也覺得這一次中國必勝。這個是有理由的,而這個理由恰恰就是來自於信仰,看著戰士們的信心,他自然也是信心百倍。

一切的帝國主義都是紙老虎,這個主席說的真是不錯,現在王明宇也感同身受。他覺得現在的美國人就是紙老虎一般,看上去強大,實際上也不過就是如此而已。

王明宇對著眾人道:「建立這個防區勢在必行,我們務必要保證整個安慶的安全,只有安慶安全了,我們才能夠更加的放心,才能夠讓我們的戰士更加的安心。」

吳培林點點頭道:「軍長說的不錯,安慶是我們的大後方,這個道路是通往安慶唯一的道路了,我們在這個時候加大投入就是對我們整個318軍乃至中國志願軍的保障。」

孫大寶道:「我同意軍長的意見!」,緊接著眾人也是紛紛表示同意這個意見,其實大家知道,這個意見雖然有不完美之處,但是卻是牽動著整個318軍的心。

很多的戰士打仗的時候都是擔心自己的家人是不是安全,要是聽說安慶被轟炸的話,他們往往一兩天都能夠睡不上覺。

其實他們覺得他們自己死了就死了,但是如果家裡人要是死了的話,他們絕對是受不了的。所以現在他們就是要家裡人安全,自己的安危反而是其次的。 王明宇等人來到他們的新防區,實際上這個防區已經是經過收拾過了的。基本上也看不出什麼戰鬥的痕迹,王明宇看著這個樣子也是笑了笑。

王明宇笑著道:「我說鄭凱,你小子也真夠可以的啊,現在拍馬屁都拍到我這邊來了,收拾的這麼幹勁準備洞房花燭還是幹什麼啊?」

鄭凱撓撓頭道:「軍長,你看你說的,我洞房花燭倒是想呢,可是沒有人啊,呵呵!」,鄭凱的老婆死了之後,鄭凱也是悲傷了一陣。不過也知道這個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金敏兒的事情,王明宇也聽說了,王明宇想了想問道:「金敏兒的事情你打算怎麼處理?我個人是不反對你們之間交往的,但是這個也要看你們的態度了。」

鄭凱苦笑道:「軍長,其實金敏兒這個丫頭很不錯哦,但是我不能耽誤人家啊。我們說到底還是中國人,她一個朝鮮人……」,鄭凱的意思很明確,朝鮮人和中國人不是一個國家的。

王明宇搖搖頭道:「愛情是不分國界的,你這擔心的叫個什麼事情啊?我可告訴你了,你們的事情你要再不抓緊,我可就給你做主啦!」

鄭凱苦笑道:「軍長,你別讓我難堪啊,哎,這種誤人的事情我鄭凱還真是干不出來,你在看看我這臉……」,一道長長的傷疤映在了鄭凱的臉上,看著有些觸目驚心。

王明宇氣道:「既然是這樣,你們就更加的應該珍惜了,人家這麼好的一個姑娘跟了你,你居然還在那推三阻四的,還真把自己當個寶了啊?」

吳培林道:「我說鄭凱,不是老教官我……咳咳,大家別這麼看著我,我不就是他的老教官么。不是老教官我說你啊,你這小子就是榆木腦袋啊。想當年我追你嫂子的時候……」

李賢宇撲哧一笑道:「培林,咱們能聊點大家可以接受的話題么?你追嫂子?怎麼追的啊?看見人就臉紅,還叫追?哎,真是人不要臉天下無敵啊!」

吳培林怒道:「李賢宇,所謂打人不打臉,罵人不揭短,你這小子故意破壞我形象是吧?我就不比帥那麼一點點么?你小子是不是找抽啊?啊?娘的,還反了你了,我還真不信今天治不了你。你給我等著,你的那些醜事,我還沒給你曝光呢!」

眾人看著兩個活寶開始爭吵,也是笑了笑,不過氣氛倒是一時變得歡快了起來,鄭凱笑著道:「兩位,兩位,兩位老教官,行了,等我這一次回去就把金敏兒帶上。」

王明宇嘿嘿一笑道:「這個你就不要*心了,金敏兒就在大部隊當中……」,王明宇原本也不是要帶金敏兒的,不過聽說鄭凱這個小子又逃掉了。所以他決定這一次來個狠的。

金敏兒的哥哥現在掌權,而金敏兒一心撲在鄭凱身上,也沒有什麼心思掌權了。這個正好合了金敏兒哥哥的意思,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金敏兒倒是非常的樂意跟著王明宇出來。

美其名曰出來見識一番,其實金敏兒也知道,王明宇恐怕知道了她和鄭凱的關係要撮合呢。金敏兒有些緊張,但是更多的是期待。她就怕鄭凱一直不開竅。

雖然兩個人之間的語言有障礙,但是眼神卻是可以交流的。每一次鄭凱看到金敏兒都是刻意的避開,這一次鄭凱安排好了訓練的人之後,直接就走了。

其實也不能怪鄭凱,這個時候在那邊實在是太過的彆扭了一些。鄭凱總是認為自己是對的,他覺得這樣是耽誤金敏兒,殊不知,金敏兒就希望鄭凱耽誤他。

鄭凱被王明宇一呵斥,然後吳培林和李賢宇兩個人一鬧,其實心中想想也是,人活一輩子,能夠遇到一個互相喜歡的也不容易。現在有了金敏兒,鄭凱還渴求什麼呢?

想通了的鄭凱也是鬆了一口氣,但是沒有想到王明宇竟然把金敏兒也帶著了,這個不是扯淡呢么?王明宇如此的想到,要是真是這樣的話,還自己剛才說的話……

好在金敏兒不通漢語,要不然在門外的金敏兒可就都聽見了。金敏兒知道,現在王明宇喊他進去,恐怕就是要宣布這件事情了,緊張,不安!

金敏兒現在深怕聽到的是噩耗,實在是金敏兒也沒有任何的辦法了,鄭凱這樣的身手,你怎麼樣都沒有辦法。而且鄭凱還是個榆木腦袋。更是讓人無奈無奈又無奈了。

「金敏兒你來啦?」王明宇笑著道,一旁的翻譯又鬱悶了,估計又要翻譯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了,這個時候的翻譯是最為苦悶的。

金敏兒看著王明宇又看了看鄭凱,臉紅著道:「是的,將軍,我來了,不知道他怎麼說的?」

王明宇哈哈一笑道:「他怎麼說的?他要是不答應,老子怕了他的皮!」,這個倒是把一旁的鄭凱嚇一跳,老大,你剛才可不是這麼說的啊,怎麼能夠叫扒皮呢!

還扒皮抽筋點天燈呢,真是怪嚇人的。金敏兒還沒有聽到翻譯說,看到王明宇的笑容心中就已經是大定了。要知道王明宇笑了就說明這件事肯定有眉目了。

果然不出她的所料,竟然真的是答應了,在聽到翻譯之後,金敏兒立刻撲到了鄭凱的懷中,不知道說了什麼。

眾人都是有些八卦的牽制,也都看著翻譯,翻譯苦著臉道:「那啥,將軍,能不能把我換了啊?我情願去前線給你們打仗去了。」

王明宇嗔怒道:「他娘的,讓你翻譯你就翻譯,你在那磨磨唧唧的幹什麼呢?」,王明宇心中大笑,這個翻譯肯定是鬱悶的不行了,不過眾人都是好奇嘛,你就犧牲一下吧。

那個翻譯苦著臉道:「你個壞人,你個壞人,你終於答應我了……」,王明宇等人捧腹大笑,這他娘的翻譯還有搞笑的牽制啊。

王明宇等人實在是笑的不行了,哎,可憐這個翻譯還是不能倖免的繼續的在那翻譯,這叫什麼事啊?鄭凱此刻都快哭了,你們不帶這麼糟踐人的啊。

其實鄭凱也是在努力的學習朝鮮語呢,只不過這玩意學習起來實在太難了一些,現在鄭凱只能說一些最為簡單的問候語之類的。像這樣難度超大的,基本上是說不出來的。

可是現在眾人都是看著他的笑話呢啊,他實在是沒有任何的辦法,你說跟這幫人翻臉吧,人家一個個都是你的老領導。要是不翻臉吧,他們又賴著不走。

眾人都是假裝聊天,然後偷偷的聽著,時不時的聽到精彩之處哈哈大笑。這幫人簡直就是損人不利已啊,鄭凱鬱悶的想著。

鄭凱小聲道:「在偷聽的都是小狗,娘地……」,這個時候吳培林正好湊上去,聽到這個,立馬不幹了道:「好你個鄭凱,你小子居然在背後說我們壞話啊!」

「嗯?還有這回事?」李賢宇配合道,「來人啊,大刑伺候!哈哈哈哈」,眾人將鄭凱衣服都趴下來了,赤身著上身的鄭凱看上去也是非常的性感。

金敏兒臉色通紅:「你們真是壞死了……」,眾人哈哈一笑,然後揚長而去。至於接下來發生什麼,這個可就管不著了。反正整個二樓都留給他們了。

要說哪裡來的二樓?還不是堡壘的裡面分了個上下層?正是因為這樣,所以接下來他們才是非常的鬱悶。鄭凱還沒到家就爽了,他們又要大眼瞪小眼了。

吳培林將一個團的兵力開始部署下來,這幫美國人也是挺好客的樣子,完全沒有當俘虜的覺悟,就算是叛變都是有可能的。

王明宇想了想就去見見詹姆斯和阿倫兩個人,看看能不能策反他們。其實策反他們別人沒有可能性的,但是他王明宇就有這個可能性了。

詹姆斯和阿倫是美國人,愛國主義情結?對於他們來說是有的,但是美國是一個什麼樣的國家? 重生九零學霸辣妻 他們是資本主義國家,可以說即便是信仰都是可以出賣給金錢的。這個是他們的選擇,或者說是他們的信仰,在美國最終的信仰是錢么?當然是。

王明宇進來的時候,詹姆斯和阿倫都是非常的忐忑。王明宇的英語已經是非常的流利了:「兩位你們好啊,呵呵,自我介紹一下,我叫王明宇,中國志願軍副總司令,志願軍第318軍軍長。」

詹姆斯和阿倫沒有想到一出場的居然是如此的大官,而且看上去不過三十齣頭的樣子。不過王明宇的名字他們是知道的,因為這個名字曾經在美國的軍中也流行過一陣。

詹姆斯有些結巴的說道:「閣下,你有什麼事情?」

王明宇笑著道:「沒有什麼事情,我就是想找你們兩位聊聊天,聊聊兩位未來的出路。說實話,我非常欣賞兩位的勇氣和才華,如果你們可以跟著我王明宇的話,嘿嘿……」

詹姆斯正色道:「閣下未免想的有些多了吧?我們是俘虜不錯,但是請你記住,你不要用這樣的詞語來侮辱我們,這個對於我們來說簡直就是可恥的一件事情。我希望這是我第一次聽到,也是我最後一次聽到,阿倫你覺得嗯?」

阿倫微微一笑道:「呵呵,詹姆斯,我覺得你這樣說不妥當。我們在美國立下的軍功也不少了吧?但是我們最終得到了什麼?你還是個連長,而我還是個副連長。而那些白痴們呢?他們已經是師長,甚至是軍長了。你認為這個公平么?」

詹姆斯咋舌,他沒有想到阿倫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詹姆斯彷彿不認識阿倫一般道:「阿倫,你在說什麼呢?你要知道,你這是叛國啊,叛國罪!」

阿倫冷然道:「王將軍,如果你能夠收留我的話,我願意跟隨著你南征北戰,只不過你能夠讓我得到什麼呢?」,阿倫一看就是那種比較有野心的人,否則的話他也不會教唆詹姆斯留下來阻擊中國人了,這一切就是為了軍功。

王明宇嘿嘿一笑,內心不禁想到:「沒有想到這個時候竟然是他們那邊先打起來了,這樣的話就好辦多了,不過也要提防著點,看看到底是真投降還是假投降。」

王明宇看了看阿倫道:「我能夠給予你什麼?高官厚祿,嘿嘿!又或者想要做個富翁?你放心不管你是要哪一樣,到時候我都可以給你!」

阿倫眼前一亮,不過隨即又黯淡下來道:「其實說起來,我希望我可以做一個富翁,說起來,詹姆斯你不是也想擁有一個大農場么?呵呵,可惜我們這點微薄的工資怎麼可能實現得了呢?呵呵,我們出神入死,到底是為了什麼?」

王明宇笑著道:「很多事情都是很無奈的。不過你們要是做個富家翁的話,我也是可以滿足你們的,不就是錢么?呵呵,別的沒有,錢本人多得是。」

詹姆斯有些不屑的說道:「中國人比我們可窮多了,你覺得你能夠有我們美國人有錢?為了收復我們,王將軍這是無所不用其極啊!」

詹姆斯的諷刺意味非常的濃重,王明宇哈哈一笑道:「比你們美國人有錢?也許美國有好幾個比我有錢的,但是也不會超過二十個!絕對不會……」

詹姆斯彷彿聽到了什麼最好笑的笑話一般:「二十個?閣下你不會是在做夢呢吧?美國的富豪不是你能想象的,你知道去年美國排名第二十的富豪坐擁多少的資產嗎? 非正常戀愛 八十個億啊!恐怕你們一個國家都拿不出這麼多的美金吧?哈哈哈」

阿倫也是覺得詹姆斯說話有理,這個人說話實在是不著調,美國人有錢人多了去了。前二十名的富豪?你王明宇說話也不怕大風閃了舌頭啊!

王明宇只是笑了笑道:「井底之蛙而已,詹姆斯如果我能夠有這麼多錢,你可以帶著你的部下投靠我么?否則我憑什麼要證明給你看呢?」

詹姆斯絕對不會害怕王明宇有什麼貓膩的,現在他反正是一點都不相信王明宇會有這麼多的錢,真是開玩笑,是八十億美金啊,不是八十美金,也不是八百美金!

阿倫也是愣愣的看著王明宇,難不成他當真是有不成? 王明宇看著阿倫和詹姆斯兩個人,其實策反他們原本並不是王明宇所設想的,但是很多的情報就是需要這幫人傳遞才有可能的。

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王明宇覺得策反他們能夠收到奇效。至少可以掩護目前軍隊的情況,到時候只要他們肯配合的話,隨時隨地的可以通報318軍的情報。

到時候美國人肯定是深信不疑的,如果他們不甘願配合的話,除非把他們全部都給關起來,這個也王明宇覺得養著這麼多人吃閑飯,還不如收買他們為自己辦事呢。

詹姆斯不信王明宇有錢,事實上,王明宇前一階段的事情在美國基本上人人都知道,但是到了朝鮮這邊,美國人的消息就相對閉塞了。尤其是這種鳥不拉屎的地方。

詹姆斯和阿倫哪裡知道這個王明宇原來就是美國中勝集團的老闆?要是知道的話,他們怎麼也不敢在和王明宇賭了,只不過現在他們怎麼也不相信王明宇會這麼有錢。

八十億美金的概念是什麼?他們其實也沒有數,但是他們卻知道,這個是非常非常多的一個數字,甚至可以改變很多很多人的命運。

詹姆斯和阿倫參軍是為了什麼?還不是為了有更好的前途?但是現在戰火連天,他們倒是願意做一個富家翁,這個時候如果王明宇真的願意如此做的話,那麼他們被策反也是稀鬆平常了。

王明宇看著兩個人道:「如果我能夠證明的話,那麼你們這幫人是不是就真的投誠了?不過我可不太願意相信你們說的話!」

詹姆斯冷哼道:「要是你不能證明呢?這件事情說來說去你都不吃虧!」

王明宇冷笑道:「首先請你們記住,你們是俘虜,作為俘虜要有俘虜的覺悟。不過我王明宇卻也不是*迫你們的人,如果我證明不了那麼我就放你們回去。」

詹姆斯立刻點頭,這個條件好啊,反正他們左右都不吃虧。詹姆斯立刻點頭道:「行,這件事情我答應你了,如果你真的有能力讓我們信服的話,我們跟著你也無所謂。」

王明宇知道一個人的價值觀的改變有時候是非常的容易的,只要你能夠給他們想要的東西,他們就會為了做出讓人瘋狂的事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