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到成心此刻神情,耀風也是忍不住開懷大笑。

「感情兩字,本就是那天底下最美好的事情,我雖不是人族,但也有喜怒哀樂,七情六慾。」

耀風端起身前茶水,輕抿了一口繼續道:「小友是不是喜歡那位姑娘……。」

「三長老,我就是一直沒有見到她,所以問問她現在怎麼樣了。」成心破天荒的打斷耀風說話。

見成心一臉通紅,耀風也就不再繼續調笑,心想你小子與我討論其他事情的時候,一幅老道自在的樣子,怎麼一提起女子,就如此羞澀,還不如一個姑娘大方,隨即開口道:

「放心吧,那位周姑娘安全的很,並沒有什麼事。

之所以你們兩座學院荒地歷練最終的考驗要放在我族這座驚蟄峰上進行,就是我欲尋找像小友這般肉身強度與靈魂皆出眾之人。

所以在你們到達驚蟄峰之後,登山所經歷的那兩關,都是為了篩選有資格進入蟄風的人,可不是隨便什麼人都有資格經歷我族的蟄風淬體的。

小友口中所說的那位周姑娘雖然沒有在那蟄風風陣處出現,但是卻通過了上山考驗。」

聽到此處,成心臉上有些疑惑,開口問道:「既然通過了考驗,那為何沒有見到她。」

看著一臉著急的成心,耀風笑著開口道:

「小友莫急,登山那第一關,是考驗靈師對迷陣的洞察力,換句話說,也是考驗靈師本人的靈魂強度。

小友不知的是,小友你雖然在第二關靈力考驗中,速度一般,可卻是第一個看出迷陣破綻、從而破解之人,而小友口中的那位周希姑娘,幾乎是緊隨小友以後,便破了那迷陣。

而且這個周姑娘可不一般,雖然境界不是太高,但卻是第一個登上那山頂平台之人。」

「三長老,既然周希是第一個到達山中平台之上,為何放棄蟄風淬體?而且自始至終,我都沒有看到她,她去哪了?」成心此時心中疑惑更甚。

耀風再次抿了一口身前茶水,開口道:「那位周希姑娘的破陣之快,就連我族的亢護法,都是驚嘆不已。」

「亢護法?」成心此時眉頭一挑。

耀風接著開口道:

「小友見到的那位綠袍老者,便是我族亢護法。

由於周姑娘是第一個登上山頂平台之人,所以亢護法不僅告訴了周姑娘最後的考驗是蟄風淬體,而且還將蟄風淬體的利弊毫無保留的告訴那位周姑娘,可是周姑娘思考後,卻是主動放棄了那蟄風淬體。」

「放棄?」

成心忍不住出聲道。

登山之前,鄒柳千叮嚀萬囑咐,如果最終考驗有那蟄風淬體,要兩人千萬把握住這來之不易的機會。可是周希既然通過了登山考驗,又為什麼要放棄呢?

成心左思右想也想不通周希為什麼要放棄,忍不住開口問道:

「三長老,周希她既然已經破陣為何又放棄?」

似乎早就知道成心有此一問,可是耀風卻沒有立刻回答,似乎是在猶豫什麼。

看見耀風此刻表情,似乎是有些什麼難言之隱,成心也是繼續開口道:

「多謝三長老為晚輩解惑,我只要知道她安全無事就行了。」

「如果是其他人,我一定不會透露絲毫。但既然是小友你開口了,而且小友與那周姑娘關係看來也非同一般,我想就算說了也無妨。」

說到這裡,耀風聲音突然變低,開口道:

「小友可知那周姑娘是何許人也?」

「何許人也?」

成心眉頭微皺,不知道耀風此話什麼意思。雖然自己與周希關係比較親密,但也只是知道周希來自那皇城雲軒城,周希一直沒有與自己過多討論過自身背景。

「這位周姑娘來歷非同一般,她之所以要以雷霆手段破陣,就是要證明她雖年紀尚輕,但卻有資格與我族直接對話,而且兩關過後,她主動放棄那蟄風淬體,直接與亢護法挑明,她要代表家族與我天蟄蟲做一筆生意。」

「生意?」

成心現在越聽越迷糊。

「我天蟄蟲一族,自六階以下,每進一階,都要蛻甲,這些蛻下的甲殼也依然珍貴不已,不止對於我天蟄蟲一族有用,對那些王朝軍隊,更是可以說是稀缺之物。」

「……。」

耀風慢悠悠的開口道。

成心想起第一次見耀風之時,後者就對他說過,天蟄蟲一族,進階便要蛻殼,那些蛻下的甲殼,可以煉製進世俗王朝軍隊的甲胄之中。

甲胄、軍隊、……。

這些詞語的敏感性,再加上周希家族在那雲軒皇城,成心心中便有了些許眉目。

---

一隻頭生彎角,雙翼展開足有數十丈寬的巨鳥在高空中快速飛掠。巨鳥渾身雪白,輕輕振翅,便能前行近千米。

巨鳥獸背之上,背覆有一閣樓式樣的小型建築。

而此時在這建築之內,成心與一女子,端坐其中。

那日成心與耀風談話完畢以後,成心又向耀風請教了一些修鍊上的問題,便向耀風表達了自己想要離開的意思。耀風也不含糊,親自吩咐下去,將成心送回雲安學院。

……

「耀前輩,何必勞煩你親自送我回學院。」成心看著對面女子,一臉無奈的開口道。

女子身穿一身惹眼紅色長袍,紅袍貼身,完美勾勒自身完美曲線,而且紅袍衣領處開襟極低,大片雪白映入成心眼帘。成心坐在女子對面,目光根本不敢往與女子對視,生怕一個不小心,就會被對方當做那登徒浪子。

「叫萄姐姐!一路上跟你說了多少遍,還耀前輩,耀前輩!」女子起身,彎腰朝著成心靠近,伸手一雙玉手,分別扯住成心兩隻耳朵。

看其模樣,女子正是耀萄。

成心只能趕緊扭頭,目不斜視。

「我錯了、萄姐姐、萄姐姐……」

成心連忙求饒道,如此親密的舉動,成心可不是那聖人,自然吃不消。

自從進入雲安學院以後,不知是不是開了靈脈、成為靈師的緣故。成心不止皮膚相較之前更加白凈,個頭也是猛然拔高,再加上從小鄉野生活,心性本就早熟。

此時耀萄貼進成心,成心不止臉色通紅不已,而且大腦也是一片空白。

成心也沒有想到,在耀風吩咐下去以後,竟是耀萄親自護送自己回學院。

耀萄性格本就直來直往,毫不拘束,加上耀萄自身天性使然,在知道了成心不僅幫助耀風解決大長老的相關事宜,還答應替耀風尋找族中聖器,所以對待成心的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變,親昵的厲害,讓成心好不適應。

見成心乖乖的討饒,耀萄隨即也就鬆開成心的耳朵,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先是看了一眼窗外,然後開口道:「再有個兩天左右,應該就能到你們學院了,幸虧你們學院離荒地不算太遠,不然就算以枯風鳥的速度,時間起碼還要翻一番。」

成心也是扭頭望向窗外,感嘆道:「是啊,這次荒地歷練,可真不容易啊。」

看見成心一臉感慨的模樣,耀萄直接朝著成心伸出雙手,笑著開口道:「聽說你這次得了不少寶貝,拿出來讓姐姐我瞅瞅。」

……

兩天時間,眨眼即逝。

當這隻雪白巨鳥降落在一片空地之時,成心看見四周熟悉景色,心中也是驀然放鬆下來,終於回來了!

似乎是察覺到了有人到來,成心面前的空中突然泛起微微漣漪,眼前景色飛快倒退,一座黑色古樸大門,出現在成心眼前。

大門慢慢開啟以後,一道熟悉的身影,從門內慢慢走出。

「關老師!」

成心急忙迎上前去,拱手彎腰行禮道。

「這次做的不錯,將那封壇學院狠狠地壓了一頭,沒給老師我丟臉。」關月拍了拍成心肩膀,臉上充滿笑意。

關月今日身穿一身雪色宮裙,宮裙綉有金絲雲紋,兩袖輕擺,襯托著關月,猶如那月宮仙子一般,聖潔無暇。

成心向關月行禮以後,正欲向關月介紹身後耀萄,沒想到關月卻只是輕輕一擺手,眼神望向耀萄,臉色也重新變得冷淡起來,直接開口道:

「你來幹什麼!」

…… 「這,這是……」

江菲兒嘴唇囁嚅,正要解釋,谷言熙卻已經打開了沃子序送的花籃,裡面是草莓、藍莓、橘子、山楂之類的水果,而江菲兒買的則是香蕉、蘋果,不論是價值還是外觀上,都是截然不同。

谷言熙微微愣了一下,便隨意拿了一些水果,帶著江菲兒一起幫她洗。

「菲兒,那個花籃裡面的水果,好像都是富含維生素的,對於腰部損傷很有好處,你費了不少心吧?」

谷言熙頭也不抬,隨意地說著。

「什麼,這麼巧嗎?」

這不是巧合,江菲兒很清楚,谷言熙說的是沃子序送的水果,但是沃子序又怎麼知道谷言熙的媽媽是腰部受傷,她和江立秋的對話中,並沒有提及這個呀!

莫非他與谷言熙有聯繫?

但是據她所知,谷言熙雖然不得罪人,但是因為只顧著學習,根本就沒有空跟其他人交往,除了她之外,最熟絡的人便是路潔。

沃子序在班上也是比較內向,而且整日也不打鬧聊天,只是在不停地學習,唯一一次的說話還是那次在餐廳的簡單對白,他們根本就不像是相熟的人。

江菲兒感覺這個事情不簡單,便沒有將沃子序的事情說出來,後來也就很自然地忘記了。

很快一周時間過去,因為谷言熙要在病房照顧母親,因此錯過了月考。

沒有被小一年級的谷言熙霸榜,洛修本應該是開心的,但是月考並不是全校排名,所以高三和高二的成績不互通,他雖然還是第一,但總覺得完全沒有愉悅感。

而高二年級的第一,則被其他班的學霸奪取,六班全體憤恨不已,這時候才顧念起班級榮譽,還是要有一位大神撐腰才好。

谷言熙的回歸讓六班再度歡悅起來,但也僅僅只是短暫的狂歡,便又陷入了日復一日的學習。

「你們有沒有這種感覺,谷言熙回來以後,我們學習都有勁兒了,跟別的班同學說話都有底氣了。」

「我沒有,我覺得你純屬瞎扯,好像人家有團隊屬性加成一樣,別妄想了,就算有,也拯救不了你。」

「你還別不信,她回來以後,咱們班的學習氛圍好了不少,這應該就是學霸的氣勢吧,真讓人羨慕。」

……

幾個人暗暗地討論著,但這種聲音絲毫不影響六班的安靜。

如果算整體水平的話,整個高二二十幾個班級,六班只能算是中等,但因為有谷言熙在,這個班便是真正的重點班。

谷言熙沒有答應跳級,也沒有答應轉班,就在六班,她感覺很舒服。

班會上,班主任王老師對就近一次考試做了評點。

「這一次,咱們班級的整體排名向前提升了兩個位次,現在是年級第七,平均成績與第六隻差零點三分,相當於我們一下進步了三個名次,雖然只是很小的進步,但我覺得咱們班同學還是下了苦的。」

「其次,我要公布幾個優秀進步學生,江菲兒,上一次全級排名344,這一次93名,堪稱是質的進步;王玉琪,上一次全級226名,這一次128名;張豪,上一次886名,這一次401名,同樣值得讚揚。」

「另外,咱們班最近的學風很好,學校領導組點名表揚,希望同學們繼續保持。」

「啪啪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