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自己親他嘴,還得發自內心,怎麼不去死啊。

雲夢聽著都火冒三丈,開始還以為自己誤會了。聽這話估計不是誤會,這人看著正經,其實一肚子壞水。

她憤怒之下,氣得要直接趕人。

林不凡一看她樣子,就知道估計不行,趕緊放出殺手鐧:「只要你做到這一點,我就去幫你救人。而且只要人沒死,就保證能救好。」

雲夢要爆發的怒火一下子被壓制回去,狠狠盯著林不凡,沉聲問:「你都沒見到人,憑什麼就這麼有自信?」

「我就是有自信啊,要不然你也不會來找我對不對?」林不凡自信地說。

這麼一會,雲夢已經冷靜下來,搖頭道:「這個要求不行,換一個。我可以給你錢,一百萬!」

「我不需要錢。」林不凡拒絕。

麻痹的,都要被系統抹殺了,要錢有毛用。

「一千萬!」雲夢直接翻了十倍:「只要你幫我治療好我親人,我給你一千萬,足夠你一輩子衣食無憂。」

「說了不要錢…」

「一個億!」雲夢再次翻十倍:「這是我最後的價格,希望你考慮一下。」

「不要!」林不凡直接打開車門,淡淡道:「你自己好好想一下,決定好了給我電話。記住,我只給你一天時間考慮,絕不會多給你一秒。」

雲夢呆了,根本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答案。一個億啊,一個吻算什麼,親完了就沒了,一個億才是實實在在的金錢。

她縱橫商場好幾年,把集團越做越大。不知見過多少難纏對手,但從未見過如此奇葩的男人。若對方身價百億,還可以理解,偏偏是個一窮二白的窮小子。

回過神來看著已經下車要走遠的林不凡,她趕緊喊道:「站住!」

林不凡停下腳步。

「你真的有把握?」雲夢問。

「百分百把握!」林不凡肯定地回答。

「為什麼你寧肯不要一億,也非得要跟我…跟我那樣。」雲夢說到這話都有些不自在。

「因為我喜歡啊。」林不凡說:「我這人,就是憑喜好做事。我看你很漂亮,就想要你親我一下,所以就不要一億的錢啊。」

「變態!」雲夢怒了。

「沒辦法,就這點喜好。人,總得有點喜好對不對?」林不凡無奈地攤了攤手。

「你怎麼不去死啊。」雲夢氣壞了,平日里她一向都非常優雅,從未如此暴怒。

林不凡呵呵一笑,淡淡道:「我死了,誰幫你救人?」

「你!」

「再說了,你上次明明有機會撞死我的,可惜沒抓住啊。」

雲夢一聽,不由想到上次的事情,當時真是虧欠人家了。只是她是什麼人,怎麼能隨便親一個男人,而且還是初吻呢。

「除了這個,你還要什麼報酬?」

「什麼都不要了。」林不凡說。

「你真是個奇葩!」

「本來就是啊,你要不要答應?」林不凡問,他自己都感覺自己好無恥,可是沒辦法啊,都是系統坑的。

眼前女人雖然漂亮,他或許有褻瀆之心,但從未想過如此無恥。幸好只是親一下,沒有要求自己把她睡了。

雲夢咬了咬牙,說道:「我答應你,前提是你先救人。」

「沒問題,不過你說話可要算話,還有必須心甘情願。」

「被你逼迫算心甘情願嗎?」

「不算!」

「那你還逼我?」

「都說了,就這喜好。」

「……」

最後,雲夢應了下來。

「你是有錢有身份的人,說話要算數,可不能欺騙我這種小老百姓,一定要心甘情願哦。」林不凡再次強調。

「行了。」雲夢不想提這事,問道:「你什麼時候去幫我救人?」

「現在很晚了,明天中午來接我。」

「好!」

「那我回去睡覺了。」

「你就不問問病人是誰,病情如何嗎?」雲夢忍不住地問。

「不用問了,我又不認識病人,是誰關我什麼事?病情如何,問你也沒用,眼見為實。」林不凡丟下這麼一句話就閃人。

雲夢都呆了,這人真是個奇葩。很快又想到自己答應他的條件,這個混蛋最好能做到。否則的話,定收拾他一下。

反正有絕世一針,而且系統明顯就是要讓自己用絕世一針救人,所以林不凡根本不擔心病情問題。

第二天中午,雲夢早早就到了。

只不過在林不凡的要求下,老老實實在校門外等著。可她的車子,卻是那麼引人注目,不少人看來。

所以,隨著林不凡出現,並上了車,一條小道消息又出來了。

林不凡難怪突然如此的牛逼,原來是被超級女富豪包養了。更驚人的是,這個超級女富豪特別漂亮。

三班的人得知之後,立刻做了補充。女富豪在教室外還打了林不凡一個耳光,估計是責怪他在學校不安分,泡了校花跟老師。

只是後面,兩人看起來又和好了,肯定是林不凡功夫好把女富豪哄開心了。

對於女富豪的長相,所有人都統一覺得。真特娘的漂亮,是一個讓人哪怕折壽二十年換一次親近也願意的人。

雲夢邊開車,邊小聲地提醒:「林不凡,一會到了那裡,希望你能稍微忍讓一些。」

「什麼意思?」

「是這樣的,我把找你來幫忙的事告訴表哥跟舅舅了,他們不太相信你。而且他們請了胡神醫前來,今天應該會到。」雲夢不好意思地說。

「既然這樣,那你還找我,還付出這麼大的代價?」林不凡鬱悶。

「因為我不相信他,如果胡神醫真這麼厲害,早就幫外公治療好了,不會拖到現在。」

「原來是你外公啊。」

「嗯,委屈你了。你放心,我會給你一些補償的。」

「補償就不用了,到時候記得心甘情願就行。」林不凡再次強調。

雲夢氣得不行,除了那個,你就不能想點別的啊。 男人開槍的那一瞬間,我終於還是閉起眼睛狠心對他扣下了扳機。

“砰!”“砰!” 賴上霍先生 兩聲槍聲同時響起,我的子彈擊中了男人的眉心,而他的子彈則打穿了屠蘇的肩膀。

與此同時,我們所躲的房間的門被一腳踢開,幾個荷槍實彈的黑衣人衝了進來,一把把我和屠蘇按倒在地。

我朝前挪動着身體,瞪大眼睛朝對面倒地的男人看去,努力想看清他的面容。

被黑衣人拖走的那一刻,才終於看清了倒地男子的臉。——那是一張完全陌生的臉,根本就不是李錚。

“把他們帶到實驗中心去。”那個低沉蒼老的男聲再次在耳邊響起,聲音的主人擁有着一張佈滿皺紋的臉,透着一絲不苟的嚴厲和深沉,還有眸子裏閃現出的濃濃心機。

“小宇啊,幹得不錯。省了我很多心。”小宇從房間內鑽出,蒼老的男人拍拍他的肩膀,眼中閃爍着狡黠的光芒。

“哪敢哪敢,承蒙首長厚愛。”小宇憨厚地笑笑,得意地瞥了我和屠蘇一眼。

屠蘇肩膀受了傷,鮮血直流。被黑衣人拖着顯得更加痛苦,而他卻始終沒有再看我,低着頭任由擺佈。

說不清自己心裏究竟是什麼樣的滋味,看着屠蘇痛苦的神情,不由得一陣內疚和自責。殺了李錚之後,我的內心始終有一塊陰影揮之不去,然而沒有想到的是,卻在這關鍵時刻出現幻覺。而對於小宇,雖然自己並未對他有所信任過,但如果當時就產生懷疑,也不會演變成如今的悲劇。

正想着,我們被帶入了一個非常寬闊的房間之內。這個房間裝修的相當豪華,乍一看好似是個飯店,吊燈和各種裝飾物琳琅滿目,讓人怎麼也無法和“實驗室”三個字聯繫到一起。只是隱約看到房間的兩側有幾個半人來高的櫃檯,看不清櫃檯內部的情況。

“跪下!”站在我身後的一個黑衣人朝我膝蓋踢了一腳,我和屠蘇立刻跪在了地板上。

“莫魂?”那個被叫做首長的老男人眯起眼睛盯着我,嘴角似笑非笑:“知道我是誰嗎?”

“當然,你是我兒子。”我狠狠地盯着這個老男人,恨不得朝他臉上吐口水。

“喲,口氣不小。沒有我,你哪能活到今天?”老男人絲毫不生氣,反而笑的更加詭異:“你應該謝謝我纔是。”

逆世為凰:帝女權傾天下 我低着頭不說話,也不看他。說實話,此時唯一的想法就是解開這個謎團,面前的男人究竟是誰,爲什麼認識我,又爲什麼說我纔是這件事的關鍵。

沒想到老男人不再看我,反而轉向屠蘇,笑容漸漸地收了起來,面露兇光:“屠蘇,你應該知道違抗軍令的下場。”

屠蘇低着頭不說話,因爲疼痛而緊皺着眉頭,額頭上開始沁出星星點點的汗珠,我完全可以感覺到他在壓抑自己的情緒和痛楚。

“莫魂,你如果想活下去,就把屠蘇殺了。”突然,老男人再次蹲在我的面前,露出玩弄的神情,好笑地看着我:“只要你動手,我保證不會殺你,相反,還可以讓你獲得更好的生活。說到做到。”

“你們不是說我纔是這件事的關鍵麼?只要你把屠蘇放了,我可以跟你走。”我擡起頭迎着他的目光,毫不畏懼。

“沒錯。”老男人點點頭:“你確實是整件事的關鍵。但還有一個關鍵,就是屠蘇必須死,並且,是由你來殺。”

說着,他朝手下揮了揮手,手下立刻給他遞上一把軍刀來。

老男人用冰冷的刀背輕輕地摩擦着我的脖子,眸子裏滿是陰冷和殺意:“怎麼樣?不然你們都得死。聽我的,還能活一個。”

“莫魂,動手吧。”一直不說話的屠蘇忽然開口了,聲音由於受了傷而略顯沙啞,可儘管如此,語氣依舊寒冷且不容置疑。

我震驚地看着他,希望他能給我一些信息來,就如同當時李錚救我那樣。然而屠蘇卻只是低着頭一言不發,既不看我,也不看其他人。

但當我的目光落在屠蘇被反綁的雙手上時,立刻就明白了。

屠蘇的手裏正握着d9,在一點點地割斷繩子。

“好。”我擡頭看着老男人,語氣堅定沉着。

身後的黑衣人立刻替我鬆了綁,老男人把軍刀扔在我的面前,示意我馬上動手。

彎下身緩緩地撿起軍刀,再次朝屠蘇瞥了一眼。 世有弦月 他已經成功地掙脫了。

下一秒,屠蘇猛地站起身來,一個迴旋踢朝身後的黑衣人踹去。速度之快讓周圍的人根本無暇反應。黑衣人倒地的同時,屠蘇一下抽出了他身上的手槍和步槍,反手就向老男人的方向放了兩槍。我見狀,也一個箭步跨到站在自己身後的那個黑衣人面前,他還愣着盯住屠蘇。沒有猶豫,我狠下心來,把軍刀直直地插入了他的脖子,拿回了少校的m1911,並且搶了他的步槍。

剛拿到槍,屠蘇就一把拉起我朝左側半人來高的櫃檯跑去。與此同時,那羣人才像剛剛反應過來一般,對準我們開始掃射。槍聲在整個大堂炸開,一瞬間亂成一團。

“現在怎麼辦啊?”我和屠蘇喘着氣靠在半人來高的櫃檯後面,子彈從頭頂一串串地飛過,猶如槍林彈雨的戰場。根本無處可躲。

屠蘇把d9遞給我:“帶着。”

“啊?”我一愣:“你要幹什麼?”

“聽着。”屠蘇捂住肩膀,檢查了一下步槍裏的子彈:“等會往頂上打,把吊燈打下來,我乘機掩護你出去。”

強烈推薦: 經過一段時間行駛,車子開到了郊外一座山莊的門口。這裡周圍幽靜舒適,空氣更是極佳。

在門口,更有警衛身姿挺拔,持槍守衛。

只一看,就知道自己這要救的人絕對來頭不小,也說明身邊這小妞絕對非凡。

林不凡到了門口,微微一愣,因為他看到靠右面旁邊停下的車,同時更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在那。

熊文清!

熊文清花了不少代價請一個朋友介紹,立刻帶了一些珍貴的人蔘等禮品,特意前來想要拜訪下。

聽說老爺子的兒子魏晨也從燕京趕了過來,就算見不到老爺子,若是能見他一面,也絕對值了。

只可惜這朋友能量不夠,通報進去一直沒回信,只能在這老老實實等著。估計接下來就算見到,也不一定有什麼說話機會。

熊文清正無奈地在一旁等著,轉頭一看,他竟然看到了林不凡,一下子都不由呆了。

林不凡怎麼會來這?

他身邊的親信也看到了,一臉懵圈。

林不凡倒是想跟熊文清打個招呼,只是這時警衛看到車子和雲夢,直接放行。

車子很快開進去了,他也就沒說什麼。

熊文清震驚之後,臉上露出一些喜色。搞了半天,自己真是捨近求遠啊。若是知道林不凡能隨便進去,找他不就是了。

還花那麼多代價找不熟的旁人。

這幾年,他自身實力已沒辦法再有大的提升,所以一直努力尋找更好的機會。而結識魏家人,或許就是一個機會。

親信這時獃獃地說:「熊總,我現在開始有些相信你說的話了。」他說的顯然是上次熊文清評價林不凡的話。

「廢話!」熊文清頗為得意,看來這一次投資又對了。

「還是熊總您高明啊,這本事我一輩子都學不來。」

車子駛入裡面之後,很快到目的地停了下來。

相比外面,裡面風光更加精緻秀美。

話說回來,仁安確實是個山清水秀,風景秀麗的好地方,只是開發的不咋樣。

雲夢在門口再次叮囑了林不凡幾句,才帶著他走入大廳裡面,很快見到了表哥魏子羽。

「表哥!」

「嗯。」魏子羽點了點頭,語氣冷淡。表妹很漂亮,但他並不喜歡,誰叫老爺子最疼愛這個外孫女呢。

「舅舅人呢?」雲夢也是不喜歡這個表哥,而舅舅特意從燕京趕過來,就是為了幫忙處理外公的事情。要看病,得先經過他同意。

「爸他臨時有事離開了,這裡暫時由我掌管,你有什麼事嗎?」

「是這樣的,我之前不是跟你們說找到一個會醫術的奇人嗎,現在把他帶來了。」雲夢其實不想跟表哥說,但沒辦法,同時邊介紹道:「他叫林不凡,就是那位奇人。」

魏子羽掃了一眼林不凡,一臉的不屑,沒有任何要招待的樣子。這表妹也真是的,整天找的什麼貨色,徒自浪費時間。

比如之前找來什麼仁安第一聖手張院長,一點作用都沒有。現在更離譜了,竟然找了這麼一個毛頭小子。

「小夢啊,不是表哥說你。我知道你急於表現,立功心切。但是也不能隨便胡亂找個人就來給爺爺醫治吧,你當爺爺是什麼人啊。」魏子羽直接批評了。

林不凡從一開始就看出來了,這表哥表妹貌似不太和諧。而且人家表哥根本瞧不上自己,看人眼睛都是斜的。

雲夢臉色不好看,但為了外公強忍下來:「表哥,我只是希望能救好外公就行,其他的根本不在乎。而且,林先生真的很厲害,就讓我帶他去看看吧。」

「就他還很厲害,我都懷疑他這年紀會把脈不。」不過魏子羽話鋒一轉:「罷了,既然你非得這樣,我再你最後一次機會。如果這次不行,以後別再裝模作樣地假情假意了。」

雲夢暗惱,沒辦法之下只能點了點頭,道:「那我們現在過去?」

「不急,我請的胡神醫,馬上就到,你們先等等吧。」魏子羽說。

林不凡一旁看著,看雲夢那麼委屈的樣子。還那樣說自己,真想給那什麼表哥一個大耳光。

就這樣的,自己還要救他爺爺,也就是看在雲夢面子。

當然,最主要是不救不行啊。

雲夢有些無奈,忙一臉歉意地對林不凡說:「林先生,要不咱們就先在這裡坐坐,喝杯茶水吧?」

林不凡正想點頭。

沒想到魏子羽卻說:「等一下,這壺茶是我專門煮給胡神醫的,你們可沒資格喝。你們呢,就先在旁邊坐一下,等我接見完胡神醫,一會就帶你旁邊的小朋友進去觀摩下。」

這話都帶著一些羞辱性質了。

雲夢臉色一變,生怕林不凡拂袖離去,立刻怒道:「表哥,你說話請注意點。要是耽擱了外公的治療,我看你擔得起這個責任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