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然哪天她這個最大的秘密被頂尖修士發現的話,奪寶事小,被打得形神俱滅,那才可怕。

書籍上說,形神俱滅的修士,連輪迴都不能了,真正的連靈魂都消失於天地之間,修仙界好多修士,在對戰的時候是直接將對方的靈魂也給捏爆,要不然省得被奪舍之後回來報仇。

還有身體自爆,竟然能夠將比自己高出一大階的修士給殺死,但是自曝的那個修士也叫形神俱滅,永世不得存在了。

突然想起自己剛開始,還不知道修鍊的時候,身體越來越胖的緣故,天哪!如果她自己沒有大膽的找到捋順靈氣從而化為真元的方法,恐怕身體也就被自曝了吧!!

在得到這麼好一個寶貝之後,要是真的那樣死了的話,可就太憋屈了。

想到此處,下初雪,渾身就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形神俱滅呀!

在思考的功夫就來到了一家賣自行車的店裡,賭石市場距離學校不遠,騎著自行車,速度快的話半個小時也就到了。

「老闆,我要買自行車,你給我介紹一下唄!」

老闆聽到外面有人喊,趕緊放下手中的活計,手在身上的圍裙上擦了擦,就跑了出來。 「你要買自行車嗎?想要什麼價位的?我好指哪片區域給你介紹!」

這家店面很大,東邊放的是自行車,而西邊放的是電動車。

夏初雪仔細的打量了一下那些車子,還沒開口說話,便一眼相中了牆邊黑色的大軲轆自行車。

「這款自行車是今年的新款,原價1600,不過今天是我們店一周年,可以給你打個八折!」

夏初雪抿唇一笑,「那就謝謝老闆了!」

身下騎著自行車,手裡拿著手機上安裝的地圖,很快便來到了賭石市場。

這條街裡面的人實在太多了,沒有辦法,她只能將自行車寄放在外面,然後徒步前行。

這條街裡面都是中年男人,不管他們在外界表現得多麼儒雅,多麼高高貴,此時在賭石之後,也變得聲嘶力竭,一個個都扯著嗓子大喊。「出綠,出綠……」

夏初雪小指掏了掏耳朵,一邊走一邊仔細的觀察著。

想要看看能不能再找到幾顆可以散發靈氣的玉石。

還別說,幾乎每個店裡面都有散發靈氣的玉石出現,只不過那玉石裡面的靈氣有強有弱而已。

不經意間發現前面的一家店鋪里正在發生爭執,而且為了很多人在旁邊議論紛紛。

夏初雪看熱鬧的心情大起,她自從修仙以來,聽力極好,所以根本連,擠都不用擠進去就能聽到,那裡面人的聲音。

「小夥子運氣好啊,幾百塊錢的廢料裡面竟然能夠切出水頭這麼好的玉,我出五百萬,賣不賣?」

那個小夥子激動的臉色通紅,滿面紅光,不知道現在該怎麼做!

還沒等他說話,又有一個人也開始叫起價來。

「我出600萬!」

「610萬」

「620萬………」

周圍不停的在加價,小夥子激動的同時,內心既茫然又彷徨。

如果夏初雪在人群裡面的話,就會發現這個小夥子,就是學校門口買玉石的那個窮學生。還真讓他傻人有傻福給撞上了。

良久,夏初雪終於擠了進去,這個時候發現激動的叫價已經接近尾聲,最後被一個衣冠楚楚的中年男人以八百萬的價格拍下。

「咦?原來是他們!」

她輕啟紅唇,低聲呢喃。

一個是昨天見到買玉石被坑的那個學生,另一個男人赫然正是蘇帥的爸爸,蘇長河!

因為那學生能夠在廢料裡面找出一顆品相這麼好,水頭也非常足的這麼大一顆祖母綠,所以大家都紛紛效仿,也在那廢料里扒拉著。

結果老闆卻大喊不賣。

最後可想而知,大家一窩蜂的去指責老闆不厚道,還沒做生意的,哪有,東西擺出來卻不賣的?肯定是想要借著剛才的名頭,故意提高價格吧。

夏初雪只是在那廢料裡面輕瞥了一眼,然後便搖搖頭。

心中暗道,這裡面已經沒有玉石了,你們爭個什麼勁兒?

倒是那邊擺放整齊的岩石裡面,倒是有幾顆,隱隱冒著靈氣的玉石,雖然不濃厚,但也還算可以。

夏初雪先是走到那塊最大的石頭前,指著它向老闆問道。

「這款原石怎麼賣的?」

老闆眼睛頓時一亮,看來今天又來個行家。

「我們這邊的玉石可是純種的老坑玉,丫頭喜歡這塊嗎?你的眼光真好,這塊可是我們的鎮店之寶,大哥最少,也得要一千萬!」

老闆伸出一根手指頭,鄭重的說道。

噗!

當聽到這個價錢的時候,夏初雪差點被自己的口水給嗆到,滿臉驚懼的望著老闆,手,顫顫巍巍的指著那塊原石!

「這麼貴啊?」

店鋪老闆一看到下初雪的表情,就知道她是個買不起的,還有渾身穿的衣服雖然整潔乾淨,但是沒有一個名牌。

想到此,連介紹的心情都沒有了,便開始招呼別的客人。

失神的走出店鋪,便聽到前方不遠處傳來的吆喝聲。

「一百塊錢一塊嘍,絕對的老坑籽料,絕對的優惠,絕對的划算!」

她眼神只是隨便朝地上那片石頭掃了一眼,別發現沒有一顆是帶有靈氣的,微微搖了搖頭,便又繼續朝前走。

經過一上午的閑逛,夏初雪儘管一塊原石都沒有買,但是卻慢慢的懂得了這行的一些事情。

原來這些玉石老闆賣的原料除了死貴死貴的那種,還有一種叫做廢料,都是處理的垃圾貨色,以最便宜的一百塊錢一顆賣出去。

夏初雪是誰?他最喜歡的就是撿漏,於是拿著錢,幾乎橫掃了所有廢料裡面有靈氣的原石。

「我們可以免費為你揭開,現在就要切嗎?」

她思索了一會兒道。

「好!」

還是先切一顆出來看看,自己心裡也好有個底。

她現在找那些石頭,不光是看表面上的靈氣,而且還發現了自己手,只要往上一摸,就能感應到裡面有沒有玉,或者是白花花的石頭。

果然,隨著時間的慢慢流逝和機械的嗡鳴聲,夏初雪最後得到的那一塊靈氣濃郁程度比較強悍的玉石,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解了出來。

經過水往上一潑。

原本看熱鬧的幾個人一下子,驚得蹦了起來。

一個個驚訝的捂住了嘴巴。目瞪口呆的盯著,那映入眼帘的玉石。

極品帝王綠,天哪!今天竟然出現了極品帝王綠,只可惜體積太小,要不然,簡直可以賣到天價。

那可是玉中的王者,怎麼可以這麼隨意的碰到?而且還是從廢料里切出來的,什麼時候帝王綠竟然這麼好找了?

這…

「姑娘,我出500萬,買你的這塊玉如何………?」

話還沒有說完,便被旁邊的一個中年漢子給扯了回去,在第一聲開口說話的那個男子,臉上狠狠的爆了粗口。

「那可是帝王綠,你區區500萬就想買到手?沒見過你這麼坑人的奸商,小姑娘?我願意出1000萬美女的這塊玉!」

那個男人看似很誠懇,望著被切出來的玉石,眼中流露著迫切的目光。

「我出1500萬!」

此時,外面又響起了一道熟悉的聲音。赫然就是昨天從夏初雪手裡換走了靈石的沈似水。 夏初雪忍不住扶額,怎麼到哪裡都能碰到這貨?她根本就沒有打算將東西給賣掉好不?來湊什麼熱鬧?

「夏道友,這麼巧?」

「沈道友好!」

他們倆見面打了招呼,就不再言語,旁邊的人也只顧著急赤白臉的爭執著那塊帝王綠,誰也沒有在意夏初雪和沈見肖之間打招呼的話語,就算距離很近的人聽到了,也不會去仔細辨別那話中的意思。

「夏…初雪,不知你能不能將手中的那塊靈…帝王綠賣給我?就當沈某欠你一個人情!」

沈見肖看著她手中的東西很迫切,恨不得下一刻就抓到自己手裡來。

「我們出去說!」

夏初雪沒有回答,只是拿著手中的東西朝外走,根本就不關心周圍一直為了那塊帝王綠吵得不可開交的人群。

他們還沒吵出頭緒來,不知是誰喊了這麼一句

「你們吵什麼吵?人都走了!」

這時,大家才反應過來,紛紛噓聲一片。

「現在的小姑娘喲,一個比一個沒有禮貌,不賣就不賣,連一聲招呼都不打就離開了,我們還在這邊急赤白臉的瞎起鬨個什麼勁?散了散了。」

剛才爭吵最厲害的一個胖胖的中年男人臉色立馬不好起來,嘴裡罵罵咧咧的離開了這家店鋪。

慢慢地,人群在不停散開,而剛才的事情就像沒有發生過一樣。

沒有人發現,這家店鋪的一個角落裡還有一個氣質上佳英俊的中年男人,手撫摸著原石的同時,嘴角升起一抹譏諷的笑容。

哼!人家不偷偷走,還給你們打招呼等著你們像狗皮膏藥一樣黏在上面嗎?

這個中年男人五官端正,相貌非凡,最關鍵的是他那雙犀利的眼眸,似是經過了人間的滄桑,能夠看透一切虛妄。

這個人便是從夏初雪進來之前就呆在裡面的蘇長河。

他看到夏初雪走進店面的時候就已經發現她了,蘇長河在商界摸打滾爬多年,幾乎練就了過目不忘的本事,看到她的第一眼就知道這個女孩子是蘇帥之前追到那個小姑娘,更是因為他的原因,蘇長河對於夏初雪的第一感覺有種處於本能的不太喜歡,以為她就是個拜金女。

雍少撩妻盛婚來襲 當餘光看到夏初雪一直在廢料裡面挑挑揀揀時,心裡就更不屑了,又是一個想要一夜暴富的孩子。

誰知沒過一會兒竟然被啪啪打臉,這個不被自己看好的小姑娘,竟然在廢料里揀出了一顆帝王綠,那簡直太震驚了。

什麼時候廢料里的出綠率這麼高了?之前那個男學生碰到也就罷了,畢竟他解出來的玉並不大,可這個小姑娘解出來的那可是貨真價實的帝王綠,而且面積還挺大。

本來想要開口和那些人爭一爭,可敏銳的發現這個小姑娘根本就沒有打算賣,而且更重要的是,他竟然發現了…沈見肖!!

那可是房地產大亨,沈氏集團的大股東,他們怎麼會在一起?

蘇長河的眼眸中射出道道精光,不停的思索著。

「董事長,您看中哪一塊了?」

店鋪老闆恭敬地站在蘇長河的身旁。

蘇董事長基本是這邊的熟客了,非常喜歡親自來賭石市場賭石,而且眼光之毒辣,基本上就沒有虧過。

「哦,把這一塊給我包起來吧! 總裁的落跑小女傭 對了,剛才那個小姑娘很厲害,竟然能從廢料裡面解出這麼好的玉來,你知道她是誰嗎?」

不說剛才的那塊帝王綠還好,這一說,店鋪老闆又開始割心挖肝的疼痛,他怎麼就沒有發現那邊的廢料裡面隱藏著這麼大一顆好原料?

唉!

「我也是第一次見到,看穿著和長相年齡應該還是個學生,這裡距離復清大學比較近,說不定就是從那裡走出來的!」

蘇長河微笑點頭。

等送走了蘇長河之後,店鋪老闆趕緊讓手底下的人看著店鋪,緊著急忙慌的將屋子裡面的所有廢料全部拿了出來,就連墊桌腳的一塊小石頭也不放過。

到手之後就把那些原石拿到店裡去開始解石。

第一顆裡面是白花花的石頭,第二顆裡面仍然是白花花的石頭,直到第三顆第四顆第五顆,石頭已經解了一大半,仍然沒有任何處理的狀況發生,急得腦門冒汗。

「真tm邪門了!」

剛念叨完,耳邊就響起震耳欲聾的大罵聲,一股疼痛感立即傳來,耳朵被一隻胖乎乎的手大力的揪著。

「老婆大人饒命!」

「你這傢伙,浪費了我這麼多的原石,好歹原來還能賣出點價錢,這下全廢了!」

女人胖胖的,渾身上下都成了一個球,左手叉腰,右手揪著店鋪老闆的耳朵,嘴裡罵罵咧咧。

夏初雪和沈見肖二人來到了一家安靜的咖啡店。

「夏道友,你那靈石……?」

屁股剛坐到板子上,沈見肖就迫不及待的開始詢問起來。

夏初雪心中一震,原來能夠發出靈氣的玉石,已經算得上是靈石了?

「你在世俗界這麼多年,該不會都是靠著這些東西修鍊的吧?」

沈見肖深深的嘆了一口氣,面容凄苦道。

「是啊,除了在世俗界里找,有靈氣的玉石,就是到深山裡面還有一絲絲的靈氣,否則我的因為不僅不漲,反而會往下跌!雖然這東西我是真正的靈石,但經過千萬年的孕育,也隱藏了微微的靈氣,吸收那些靈氣,雖說不至於增長修為,但至少不會下跌!」

夏初雪眉頭一皺。

原來修仙猶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不知你的修為是這些年來下降到第一層的?還是……」

沈見肖微微苦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