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是因為花了五十文錢割的,只怕林沐秋早氣的扔地上了。

偷香

林沐秋把肉往廚房一放,抱著沈京就顛顛的趕回娘家。

一路上林沐秋都氣鼓鼓的,嘴裡時不時咒罵著沈月容姐弟倆。

等沈月容姐弟倆吃完豆腐腦,開心的回來,林沐秋還不見身影。

沈月容在廚房看到了一塊很不錯的五花肉,卻沒發現林沐秋。

這不正常啊,林沐秋應該守著這塊肉才對。

這裡五花肉最貴三十文一斤,裡脊二十五文一斤,普通瘦肉二十文一斤,排骨是十五文一斤。

林沐秋今天割的這塊上好的五花肉怎麼也得一斤多,居然這麼放心的扔在這裡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

沈月容想出去看看林沐秋去做什麼了,剛好在院子門口看到王嬸子路過。

「王嬸子,你看到我娘了嗎?」

「是沈家丫頭啊,我看到你娘了,你娘剛才抱著你弟弟火急火燎的回娘家去了。」

王嬸子指了指林沐秋娘家方向。

「我問她回去幹啥,她也不搭理我。」

沈月容向王嬸子道謝后回了屋。

原來是回娘家去了,她娘家那一窩老小就沒一個好東西。

林沐秋的弟弟林木宇拿了家裡多少錢和東西。

她娘上次來就想著要把自己賣給劉瘸子和那個五十歲的趙地主。

這次不知道又會出什麼幺蛾子,可得小心謹慎的提防著。

等林沐秋從娘家回來的時候,早就沒了怒氣。

春風滿面的扭著屁股把早已睡著的京兒放回屋裡,然後就直接去了廚房切肉。

一邊切肉,一邊還哼著不知名的調調,看著心情頗好。

等到傍晚,沈大山勞作完畢歸家。


「當家的,你可回來了。」

林沐秋一臉的笑容,開心的對沈大山說著:「我今天去市場花五十文割了一塊上好的五花肉呢。我都切好了,就等著你回來了我再下鍋,今天一定好好犒勞犒勞他們姐弟倆。」

沈大山感到很欣慰:「不錯,他們姐弟倆值得犒勞,你也做得很好。」

是不是因為看姐弟倆能自己賺錢了,林沐秋終於不鬧了。

家裡太平些總歸是好的。

一旁看著的沈月容冷哼了一聲。

狗能改得了吃屎嗎?

明顯不可能,這林沐秋這樣惺惺作態,怕不是要下什麼黑手了。

今天林沐秋從娘家回來就不正常,花了這麼多錢買肉,心裡肯定不爽,可從娘家回來后明顯就開心了不少。

「月兒啊,娘這就去給你們做飯,你晚上可得多吃些好肉!」林沐秋雖然滿臉笑容,但是卻讓沈月容感到不寒而慄。

好虛偽的笑容,不行,可得看緊點林沐秋,省的又作什麼妖。

「娘,你今天割肉辛苦了,我去灶台幫你燒火。」 「不用不用,我一點也不累,我自己燒火就行了,你快歇著去吧。」

林沐秋一臉的驚嚇,兩隻手慌亂的擺了擺,趕緊拒絕。

這沈月容最近對於家務活,是能不幹就不幹的,怎麼這會兒又主動要幹活了。

沈月容看著林沐秋這樣,更肯定這林沐秋是心有鬼胎了。

「娘,沒事的,我今天都歇了一天了,你也辛苦了,我去幫忙。」

沈月容一臉的輕鬆,語氣也透著無所謂。

林沐秋又趕緊拒絕:「月兒啊,你最近賺錢那麼辛苦,沒事,我不怕累,我自己來就好。」

「娘,爹幹活這麼晚才回來,該餓了,弟弟也餓了,就讓我幫你吧,這樣能快些燒出飯來。」

沈月容一臉笑嘻嘻的看著林沐秋。

沈大山在一旁點頭,欣慰的笑著。

這母女二人要是一直這麼和平相處,那有多好。

如果每天回來家裡都沒有爭吵,都是這種歡聲笑語,那日子窮點也沒什麼的。

林沐秋看實在無法拒絕,只好勉強的答應了沈月容。

這死丫頭跟進來燒火,一會兒我還怎麼在紅燒肉里下巴豆?


不行,我得避著她點,偷摸著下,省的被她發現了。

沈月容幫忙燒了火,林沐秋迅速的做了粥和土豆餅。

在去拿柴火的時候沈月容在角落裡看到了一瓶奇怪的罐子。

這個罐子之前並沒有在廚房出現過,現在卻這麼突兀的出現在這裡。

任誰都能猜到是什麼緣由了,也就這林沐秋傻不拉幾的,下個葯也不知道把葯藏好了。

沈月容不動聲色的回去接著幹活,她決定今天要親自做紅燒肉。

這林沐秋的廚藝實在很一般,做的飯菜也不是不能吃,但吃在嘴裡總是沒滋沒味的。

今天這上好的五花肉可不能被林沐秋糟蹋了。

再說了,自己來這裡也一個多月了,這還一口肉沒吃到呢。

這沒看到肉倒也還好,現在這五花肉就在眼前,沈月容也犯饞了。

這紅燒肉一定親自燒,要燒的好吃些。


沈月容麻利的生火燒了半鍋的水。

然後把林沐秋切好的五花肉放進去焯水。

撈出後放在一旁瀝干,她又去廚房裡找了一些香料冰糖。

這裡的冰糖都是黃冰糖,樣子都最原始的狀態,超大一塊。

沈月容在鍋里放入一勺油,再把冰糖掰成小塊放進油鍋里。

邊炒邊化,不一會兒冰糖就化完了,鍋里呈現出好看的棕紅色。

沈月容看著顏色差不多了,就把放在一旁備用的五花肉全倒了進去,快速的翻炒。

五花肉在糖的包裹下,呈現出一種有光澤的棕紅色。

翻炒不多會兒,五花肉也被煸出了一些油,這時把五花肉用鏟子先推到鍋旁。

在鍋里的底油中加入早就備好的香料和蔥姜蒜。

等香料出了味,再混合五花肉煸炒兩下,最後加入沒過肉的水,蓋上鍋蓋,添柴火,再把火燒的旺一些。

不多會兒,五花肉的香味飄了出來,沈月容饞的直咽口水。

終於等到紅燒肉的湯汁只剩三分之一了,沈月容加入了一些酒去腥,又加了鹽和老抽調味。

再慢慢的炒均勻,等湯汁被大火收的差不多了,色澤光亮的紅燒肉就可以出鍋了。

要是能再放些煮雞蛋,這紅燒肉就更完美了。

不過現在這樣也很不錯了,足夠饞哭自家小孩了。

等在一旁的林沐秋看到紅燒肉燒好了,她也直咽著口水。

這麼好的五花肉,買來給你們兩個賠錢貨做了紅燒肉吃,也不看看你們兩個倒霉蛋有沒有那個福氣吃肉。

兩個賤胚子天天就想著吃好吃的,等會兒我下了葯,讓你們好看。

林沐秋趕緊端著兩個盤子上前:「我今天肉割的多,一盤裝不下,分兩盤吧。」

說著林沐秋就毫不客氣的直接拿過沈月容手裡的鏟子,快速的裝起紅燒肉來。

「我來裝就好了,你先幫我把土豆餅拿飯桌上去,省的你爹等急了。」

沈月容不做聲,看著林沐秋拿的那兩個不一樣的盤子,瞬間明白了林沐秋的心思。

她假裝乖乖的應聲:「好,那我去也先回飯桌等你開飯。」

她拿著土豆餅走到林沐秋看不見的地方,就偷偷回來躲在門口,盯著林沐秋的一舉一動。

只見林沐秋在沈月容走後,裝了兩盤子紅燒肉,並沒有急著端去飯桌,而是放在灶台上,再悄眯眯的拿出了早前藏好的巴豆。


她一邊往其中一個盤子里撒巴豆,一邊惡狠狠地小聲罵著:「拉死你們兩個賠錢貨,叫你們跟我嘚瑟,叫你們不給我錢,叫你們要去上學堂,拉死你們。」

原來是瀉藥,這林沐秋娘家人心眼是真壞。

沈月容已經看清楚了林沐秋下藥的那個盤子,是缺了一個小角的,她便轉身去了飯桌上。

一會兒這兩個賠錢貨吃了紅燒肉,還不得拉的死去活來。

叫你們想吃肉,讓你們吃個夠,跟我過不去,看我不讓你們倒霉倒霉。

林沐秋想到這些,臉上就不自覺的笑了起來。

她興匆匆的扭著扁平肥大的屁股,端著兩盤色澤誘人的紅燒肉上了桌。

她殷勤的把其中一盤五花肉放在了沈月容姐弟倆跟前位置。

「月兒,年兒,你們倆比較辛苦。這碗肉多,給你們倆吃,快點吃吧,熱乎乎的最好吃了。」

沈年華看到紅燒肉上桌,被香味饞的口水都要流一地了。

都忘了有多久沒吃到肉了,以前就算有一些肉,也是肉丁,肉條炒菜,能見到的肉都很少。

今天不一樣了,這可是紅燒肉,滿滿一盤全是上好的五花肉。

聞起來就特別香,看起來光亮紅潤,肯定超好吃。

沈年華拿起筷子就迫不及待的要去夾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