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雲此刻正在化妝間,他有些緊張,畢竟這是第一次上綜藝。

旁邊站着的成雅倒是一臉的淡定,對於這種場面倒是見怪不怪。

「不要緊張,這都是錄製,並不是現場直播,所以你也不要太有壓力。」

成雅看着緊張的蘇雲,開口緩和一下氣氛。

「成姐,怎麼可能不緊張啊,我現在緊張的心跳加速。」

蘇雲一臉的苦笑,給他化妝的工作人員見到他現在這副樣子有些忍俊不禁。

他確實有些喜劇的天賦,僅僅是一句話都能夠讓人覺得有些好笑。

「緊張並不能解決問題,所以,到時候你一定要淡定,知道,淡定!」

成雅很是無奈,對於蘇雲這樣的『新人』第一次上綜藝節目,緊張是正常的現象。

「好吧,成姐我盡量。」

蘇雲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這個表情喜劇效果直接拉滿。

「噗呲。」

化妝師小姐姐終於忍不住笑出聲了。

手一抖,本來正在給蘇雲修眉的筆歪了一下,直接給他畫了一道黑線。

「對不起,對不起。」

化妝師小姐姐趕緊道歉,連忙給他清理這道黑線。

「沒事,沒事,你也別緊張了。」

蘇雲一臉的無奈,不過這一出鬧劇之後,確實讓他緊張的情緒淡了一些。

「對了成姐,你知道張曉這傢伙為什麼不來嗎?」

他有些疑惑,雖然他知道張曉並不是一個喜歡出風頭的人,但《歡樂頌》這種老牌綜藝可不一樣啊。

上了這節目之後,知名度也會提升好幾個檔次。

「額,張總說他玩遊戲很忙,沒有時間來參加。」

成雅臉上的表情有些尷尬。

「什麼玩意兒?」

蘇雲一下從椅子站了起來。

聽聽,這說的是人話嗎?

什麼叫做玩遊戲很忙,沒有時間來參加。

張曉這個傢伙以為參加《歡樂頌》這個綜藝,就跟去菜市場買菜一樣嗎?

想來就能來的?

「張總確實是這麼說的。」

成雅嘆了一口氣,她在詢問張曉上不上綜藝時候,聽到張曉拒絕的借口時,頓時都懵了。

當時她起碼十秒鐘才反應過來。

並不是她遲鈍,而是因為這種回答實在是出乎了她的預料。

一時半會,腦子有些轉不過彎來。

她也算的上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吧。

但以玩遊戲為由推掉了一個重要的綜藝節目確實不是一般人能夠搞出來的騷操作。

至少她從來沒有聽到過這樣的事情。

要說張曉是耍大牌,成雅是半點都不信。

其實成雅不知道的是,張曉就是懶,純粹的懶,覺得上這種綜藝節目會非常麻煩所以才不會想上。

至於為什麼用玩遊戲這種理由,只因為他當時正在玩遊戲,僅此而已。

如果當時是在他吃飯的時候詢問他的話。

他的回答估計就是因為要吃飯所以就不上《歡樂頌》這種更加誇張,更加反人類的話來回答了。

畢竟,吃飯和上綜藝有什麼衝突嗎?

「算了,那個傢伙向來都是這樣。」

蘇雲重新坐到了座位上面。

「你們說的張曉就是《她來自地球》的導演嗎?」

化妝師小姐姐一臉崇拜,忽然她看着蘇雲有些眼熟,頓時一愣認了出來。

「啊,你就是出演了《她來自地球》的演員吧?」

這小姐姐也是一個很遲鈍的人,當時來給蘇雲化妝的時候,她看着蘇雲有些眼熟。

但一時半會兒也想不起來,平時給各種各樣的藝人化妝,也見過很多眼熟但想不起來的藝人。

所以也就沒有太過在意。

而當她聽到了張曉,忽然想到這次節目好像請的就是《她來自地球》的成員。

這才想起了蘇云為什麼自己看着眼熟的原因。

「嗯,張曉就是《她來自地球》的導演,我是參演的蘇雲。」

蘇雲一臉的得意,看上去一副小人得志的樣子。

平時其他人做出這樣的表情,往往會讓人感到很是厭惡。

但不知道怎麼回事,蘇雲做出這樣一個表情就非常的有喜劇效果。 嗡!

許林的腦海里,不停的回放着一次又一次的曾經的記憶畫面,之後,許林感覺自己的耳邊似乎響起了一道鐘鳴聲般,讓他全身都是猛然一震,緊接着,許林就覺得自己被一股無形的吸力拉扯似的,進入到了一個黑暗的空間。

這個黑暗的空間,似乎無窮無盡,但是卻沒有給許林任何恐懼的感覺,反而是一種很安詳的感受。

緊接着,「噗」的一道清脆響亮的聲音響起。旋即許林的視線里就「看」到了一團火焰,這團火焰,看着好像是有拳頭般大小,是呈現出乳白色。緩緩燃燒,而許林「看」到它的第一眼,就覺得它很溫暖,很親切,讓他忍不住,想要伸出手靠近它。

與此同時,現實里,看着靜立不動。宛若入定老僧似的許林,汪涵也是負手而立,他雖然面無表情,可是他耳聽四方,為許林護法著。

畢竟一開始修鍊勁氣,是最不可被打擾的。

這一等,就是十分鐘過去了,但是汪涵卻沒有絲毫表現出不耐心的表現。

事實上,汪涵知道,一開始修鍊勁氣的時候,是最關鍵也是最困難的事情,當初他入定尋找「心」的時候,足足耗費了一個小時的時間,那個時候,才算是真正的度了過去。

找到自己的「本心」之後,更重要的是還要與自己的「本心」融合,如果自己否定了自己的「本心」,那麼就可能會將形成的「本心」直接瓦解掉,宣告結束。

當然了,這個失敗倒也是沒有什麼,失敗了,重新再來就是,只是失敗了一次,想要再成功。卻是有些困難了,畢竟一開始,直指本心,你卻否定了你的本心,那麼就會產生生疑的性格,一旦生疑,就會一直否定自己,直到最後,恐怕你會連自己的本心都不知道是什麼,最終,導致的結果,就是會越來越失敗。不僅無法找到自己的「本心」,甚至連自己的自信,也都會被打擊得體無完膚。

這樣一來的話,人的性格就會極大的改變,說不定,會變得非常的危險。

所以,一般這種勁氣修鍊,直指本心的情況下,都要有一位長輩進行護法,失敗的話,才可以進行出言勸服,以防自己的性格出現扭曲。走上了歪路。

汪涵其實是很看好許林這個未來女婿的,畢竟他的老師可是一位絕世高人,他培養出來的學生,又豈是尋常之人?

只不過,直指本心的修鍊,卻是太過艱難了,所以汪涵不願意許林因為失敗而被打擊到。

畢竟,就算是汪涵。在直指本心的修鍊里,也足足花了三次才成功的。

想到這裏,汪涵也就慢慢的閉上了眼睛,繼續等待。

然而,他沒有等待多久的時候,他卻是感覺到了不對勁。

「恩?」

汪涵睜開了雙眼,旋即就感受到了許林身上的氣息產生了明顯的變化,這讓他微微一怔,旋即雙眼便是蒙上了一層淡淡的金色光暈,緊接着他的雙眼裏就「看」到了許林身體表面上的一層薄薄的氣息,如同流水一樣在緩緩流動,呈現乳白色。

「成功了?」汪涵的臉上露出了錯愕。有一些不敢相信。

這讓他忍不住又是再一次進行探測,果真發現,自己真的是沒有「看」錯,許林的身體表面上。真的出現了一層薄薄的乳白色氣息,將他整個人籠罩在其中。

那便是直指本心后所逸散出來的生命能量!

他居然成功了?

這才多久時間?前後不過才十二分鐘吧?

而且,這生命能量,居然是乳白色的?

儘管逸散出來的這些生命能量並不是勁氣。但是顏色卻是代表了一切,越是純粹的生命能量,那麼到時候凝鍊出來的勁氣就越純粹,越精厚,但是一般來說,這種純粹的生命能量,唯有剛出生的嬰兒才可能擁有,但是許林居然擁有了,這豈不是說,他的體質非常的純粹,完全一點雜質都沒有嗎?

汪涵知道許林的天賦很好,但是卻從來沒有想到過,他的天賦居然會這麼高。

就在這個時候,許林也是睜開了雙眼,他感覺自己全身都是非常的輕盈,精神非常的好。讓他擁有着無窮的力量似的,不過他並沒有看到他身體表面上逸散出來的那一層乳白色的生命能量。

許林抬起頭,看向了汪涵,臉龐上露出了振奮之色,說道:「汪叔叔,我好像成功了。」

汪涵點了點頭,眼中充滿了讚賞之色,微笑着說道:「恩。你的確是成功了。」

聽到汪涵的肯定,許林驚喜無比,拳頭微微一握,旋即就望向了不遠處放在桌子上的花瓶,口中猛喝一聲,旋即一拳便是對着它遙空打出。

然而,什麼都沒有發生。

一切都靜悄悄的。

汪涵臉上頓時露出了困惑之色,許林則是感覺自己的頭頂上好像是有幾隻烏鴉在「呱,呱,呱」的叫着飛過似的,氣氛一度變得十分尷尬。

最終,許林還是緩緩的收起了拳頭,不動聲色地看着汪涵,臉上露出了困惑之色,問道:「那啥,汪叔叔,我好像發不出勁氣啊?」

聽到許林的話,汪涵頓時就明白許林剛才的行為所想要表達的目的是什麼了,當下就睜大了雙眼,哭笑不得地說道:「你在開什麼玩笑?你不過只是開啟了『本心』而已,將你身上的生命能量給開發出來而已,連勁氣都還沒有凝聚出來,怎麼可能發得出勁氣?」

「呃……」

許林頓時呼吸一窒,是這個樣子嗎?也就是說,自己剛剛是在耍猴了?

「還有,勁氣是需要附上媒介才能夠發揮出威力的,是不可能隔空進行攻擊的,你當是小說里的真氣嗎?」汪涵又是哭笑不得地解釋了一句,然後,這一句話,讓許林再一次變得尷尬起來。

原來,這一切,真的只是自己在耍猴而已啊!

看樣子,我還是太過年輕啊!

許保安頓時欲哭無淚。

。 她知道,兒子雖然看起來玩世不恭,但是其實他的能力,並不在冷君豪之下,以冷言的能力,哪怕是接手冷氏企業,都綽綽有餘,而如今,是時候了。

冷家需要她,所以,她親自打電話叫冷言回來。

「媽,我還沒找到我爸。」

「不用找了,要是他還活着,總有一天,他會努力出現在我們面前,如果他已經不在了,我們就算找一輩子,都找不到他的。」

「媽……」

冷言聽了母親這話,喉嚨酸澀得厲害。

「回來吧,阿言,媽媽可能要食言了,不能讓你玩到三十歲了。」

「媽,沒關係,我現在就回去。」

掛了電話,冷言卸了那副玩世不恭的面孔,整個人變得無比的冷清,彷彿,那才是本該屬於他的樣子。

該回家了,該承擔一切該擔起的責任了,冷言在心裏暗暗對自己說了一句。

而這邊,姚楠掛了電話,才看向冷老爺子,一臉認真地道:「爸,阿言的實力,其實並不比阿豪差,您願意給他這個機會嗎?」

「可是阿言……」冷老爺子一臉擔憂。

「阿言是一個紈絝少爺,不學無術,是嗎?」姚楠問。

老爺子不自覺地點了點頭。

姚楠搖頭:「爸,其實他是裝的,他並不是一個紈絝少爺,他在背地裏,做了很多事,只是,我們都不知道他做了什麼,也不去問,因為那是他的私隱,同時,也是我們承諾給他的自由。」

「這……」老爺子一臉複雜地看着姚楠,真的不敢相信,他那個整天就知道吃喝玩樂的小孫子,這些年竟然一直都在藏拙。

「爸,你願意也好,不願意也行,反正阿言的事情,我已經對您兜底了,我們對這個家,也算是儘力了,要是你信不過阿言,你就另請高明,我們沒關係的。」

姚楠並不是貪戀權勢的人,如果可以,她也不願意讓兒子累死累活,畢竟,接手冷氏企業,還不如當個紈絝少爺來得輕鬆自在。

只是,過去的那些年,他們享受了家族帶來的榮耀,也是家族給與金錢支持,她和冷君豪才擁有了自己的事業,所以,他們不能只索取卻不付出,所以,她才跟老爺子交了底,至於老爺子願不願意相信冷言,就不是她所關心的了。

老爺子神色複雜地看着姚楠,這一刻,不由得重新審視這個性格火爆的小兒媳婦,誰能想到,出了名的紈絝少爺,竟然一直在藏拙呢?這種事情,怕是只有姚楠,才能縱容得出來吧?

想到這裏,他突然笑了,於是,他一拍桌子,鏗鏘有力道:「行,冷氏企業,就交給阿言了。」。 林家不愧是林陽郡第一大族,徐真這一眼看去,均是戰王強者,實力看起來要比青蓮宗強出太多了。

真武門眾人徑直入了林家府邸,由林坤直接引領來到了演武場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