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薇兒無聲一嘆,覺得自己真的是……太自作多情。

他心心念念找了七年的女人回到了他的身邊,她又算什麼?

難道真以爲陸少宸會追過來,然後求着她重歸於好?

不太可能。

“走吧。”

兩人一起朝着慕行之的轎車走去,一起上了車。

轎車啓動,緩緩離去。

待車消失之後,陸少宸才從隱祕的一處走了出來,那張丰神俊逸的面龐佈滿陰鷙氣息,微眯的瞳眸中閃爍着濃濃的怒意。

轎車離開LK,蘇薇兒坐在副駕駛上,側目看着窗外。

坐了一會兒,她又把手機在慕行之的車上充了個電,開機。

巨星緋聞 開機之後赫然發現手機空空如也,一個電話也沒有,甚至連信息都沒有。

殷殷期待的心再度落了下來,反而心裏空落落的。

慕行之瞟了她一眼,說道:“想打電話就打過去,人生在世,一定要讓自己活得無拘無束,纔不枉人間走一回。”

“誰,誰說的。”

蘇薇兒被他猜中心思有些面子上過不去,眼瞼微擡,鼻子裏發出輕哼聲,“纔沒想打電話呢,就是想看看現在幾點,咱們可以找一個什麼地方去打發打發時間。”

不管任何時候,她都不想在別人面前表現出傷心的一幕。

更何況慕行之是因爲自己而丟了工作,今天,她不管有什麼事情都需要陪一陪慕行之。

請他吃飯也是必須的,不然真的是沒臉再見慕行之。

“你想去哪兒?”慕行之反問着。

“不知道。”

“要不,去看電影?”他提議。

“電影?聽說最近上映了一部美國大片呢,平時都沒時間看的。正好今天有空,我請你。”

她笑了笑,巴掌大的白皙臉頰露出好看的笑容,似陰霾盡散陽光顯現,心情一片大好。

“行,那中午我請你吃飯。”

“就這麼定了。”

兩人一拍即合。

驅車去了B市最大的國廈易貿商場。

好在今兒天氣不錯,陰天,微風輕拂,秋高氣爽,絲毫感受不到一絲的熱意。

停好了車,兩人站在廣場上,慕行之看了看時間說道:“在這兒等會兒吧,電影院估計還沒有開門呢。” 「你認識一個名叫「韓中華」的男人嗎?」巫師輕聲問道。

柯望茫然的搖了搖頭,他今天是第一次聽說這個名字。

巫師苦笑著說道:「當年離墓回到部落,身邊便跟著這個男人。據這個男人所說,他是來自於另一個世界的華夏國,這次進入彩雲界,目的是為了護送原彩雲國中央王庭大將軍劉永福的骨灰葉落歸根,還有就是尋訪當年的黑旗軍舊部,請他們再度出山幫助華夏度過難關……」

「等等!」柯望悚然而驚,連手上正在輸仙氣的動作都停了下來,「你說他是來護送劉永福骨灰的?」

巫師的情況瞬間惡化,開始劇烈的喘氣,臉色也變得灰暗起來。

柯望連忙再給巫師輸入仙氣,為他續命。這次不止是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更是為了了解自己的身世。

根據人間界華夏雲滇之地的傳說,在華夏還未建國之時,「華夏三劍客」之一護送劉永福骨灰入彩雲界葉落歸根,劉永福舊部黑旗軍感念其高義,自願隨其入人間界,助太祖平定天下,再造華夏。而在樹界山時,老樹妖也曾說過,彩雲之南有來過一個外族人,不止帶走了很多曾經做過黑旗軍的彩雲武士,還把彩雲之南的聖女(也就是柯望的娘)給拐走了。難不成,這個「韓中華」,就是「華夏三劍客」之一,柯望那個神秘的爹?

這還真是一個大發現啊!

柯望這趟入彩雲界尋找自己的身世之謎,原本都認為已經沒有希望再找到真相,想要打道回府了。沒想到在這鳥不拉屎的蠻族部落里,居然找到了答案!這應該就是「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了吧!

現在柯望可更不敢讓巫師死了,他牟足了勁兒,將自己剩餘的仙力直接灌到巫師體內,險些讓虛不受補的巫師又背過氣去。幸好柯望也發現了自己關心則亂,及時調整了仙氣輸入的頻率,這才讓巫師轉危為安。如果巫師因為自己的過失而死了,柯望會內疚一輩子的!

帝尊強寵:驚世大小姐 「巫師,你可千萬不要死啊!你還沒有說明白當年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呢!求求你,告訴我吧!」柯望十分著急。事不關己,他還可以當做一個故事那樣聽,可有可無。但是牽扯到他的身世,就讓他不得不著急了。

巫師咳嗽了幾聲,終於將口中的那口濁氣吐了出來,他的臉色也在漸漸好轉。

「我很老了,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不需要為我這個將死之人花費力氣!」巫師推開了柯望的手,獨自站了起來。

柯望哪裡不知道巫師這是迴光返照,急忙扶著他坐在藤椅上:「你不要死!你還沒有告訴我當年的真相呢!我求求你不要死!」

「盤韃天神早就安排好了我的命運。在我之前的那幾任薩滿,都沒有我長壽。現在想來,也許盤韃天神容許我活到現在,就是為了向你訴說當年所發生的一切……」

巫師搖了搖頭,眼神空洞的望著頭頂的帳篷。

「當年韓中華帶走彩雲五國十萬彩雲武士,惹得彩雲王大為不快,在韓中華離開彩雲界之際派出了殺手想要將其暗殺。韓中華於是就拜託他在彩雲界的好友離墓保護他離開。離墓將韓中華帶去天機閣的路上經過部落,交給我這把鑰匙,並且囑咐我,日後會有一個人拿著他的羊皮紙來到部落,讓我把鑰匙交給他。那個人就是天選者,也就是你們人間界之人所說的「天命之子」……」

巫師頓了一頓,接著說道:「他們只呆了一天便匆匆離開。可他們前腳剛走,彩雲王派出的殺手後腳便來到了部落。為了保護離墓,我們合力擊殺了這些追蹤而來的殺手。看著那些殺手的屍體,我們知道已經到了不得不搬遷的時候。我們為了躲避追殺,一路內遷,越躲越遠,這才變成了今天這副模樣。後來彩雲王下令天下大索天機閣,無數遊俠兒為了彩雲王許諾的高官厚祿,深入黑森林尋找天機閣,都無功而返,這也是為什麼我一開始不願意說的原因……」

巫師說到這裡,氣有些喘不上來。柯望好怕巫師就這麼背過氣去,急忙給他輸入仙氣。

巫師也怕把這個秘密帶入棺材,急忙湊在柯望耳邊輕聲說到:「在天機閣內,有一條十分隱秘的空間通道,通過它可以去到人間界,那個通道就藏在這把鑰匙的門後邊兒。離墓除了這把鑰匙,還留下了一個法術,說是將來有一天,天選者會來到部落尋找真相……現在就讓我,最後幫你一次吧!」

柯望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巫師給推了一下。他倒退兩步,驚愕地看著巫師,不懂他想要幹什麼。

伴隨著一串晦澀難懂的古老咒語從巫師的口中迸發出來,柯望感到空間都變得扭曲起來。

柯望忽然感到一陣劇烈的噁心,就好像坐在最顛簸的車上行駛了幾千公里,又將這幾千公里壓縮在一分鐘之內。強烈的不適感讓他苦不堪言,痛苦得閉上了眼睛。

等到柯望再度恢復意識之時,他發現自己已經來到了天機閣,就在那彩雲歷史壁畫之前,自己第一次來的地方。

帳篷、巫師、真相、隱秘……剛才發生的一切都好像是做夢一般,柯望忽然生出幾分恍如隔世的感覺。若不是柯望手上還緊緊握住的鑰匙,恐怕柯望還沉浸在夢中無法自拔。

他終究還是回到了天機閣。

……

而在蠻族部落之內,巫師滿足地笑了,最終他還是不負所托,將天選者送去了他該去的地方。他的使命已經完成,可以沒有遺憾地去死了!

其實還有一件他沒有跟柯望明說。離墓是他最好的朋友,他們從小在一起長大,互相都視對方為自己最信任的人,相約同生共死。這也是巫師聽說離墓已死之後,不願再活下去的原因所在。

「晚到了這許多年,你一定等得我很辛苦吧。放心,我很快就過來了……」

等在外邊兒的一眾蠻人等了好久也不見有什麼動靜,終於忍不住沖了進去,卻只見到了巫師那面帶微笑的屍體…… 兩人進了商場,直接去了頂樓,買了最近的一場電影票。

看着手裏握着的電影票,蘇薇兒不禁感慨,“好多年沒有看過電影,現在感覺還不錯。”

慕行之抿脣一笑,“你在這兒等我一會兒。”

讓她在等候廳坐着,蘇薇兒有些困惑,卻沒有多問,只是點點頭。

慕行之轉身離開,等幾分鐘後再次出現,懷中就多了一大桶爆米花和兩杯飲料。

“噗……”

蘇薇兒被他給逗樂了,掩脣一笑,“喂,慕行之,你認真地嗎?竟然還買了爆米花。”

“那有什麼,看電影沒有爆米花和可樂,就不是一場完整的電影欣賞過程。”

“行行行,你長得帥,你說的都有道理。”

他將爆米花遞給了蘇薇兒,蘇薇兒低頭看着桶裏滿滿的幾乎都要溢出來的爆米花,不禁蹙眉,“上一次吃這些東西似乎都有六七年那麼久了。”

拈起一顆爆米花嚐了嚐,連連點頭,“嗯……味道不錯,還是記憶中的感覺。”

見她笑得跟孩子似的,心中陰霾一掃而散,慕行之眼底擔憂的神色少了幾分,“你喜歡就好。”

此時,第一場電影開始檢票,兩人起身去檢票口,取了3D眼睛進了大廳。

“天吶,沒人,我們是包場了嗎?”

蘇薇兒找到了自己電影票的位置,坐下了,看着空曠的播放大廳,偏着頭對慕行之說道:“咱們來得太早了。”

“嗯,豈不是給我們安排了一次便宜的包場機會麼。”

他打趣着。

接着,電影開始播放,即便是隻有他和她,兩人仍舊保持着安靜。

看了沒多大一會兒,蘇薇兒的欣喜勁兒就過了,一雙眼眸雖然盯着電影屏幕,但腦子裏卻回憶着在商場廣場屏幕上看見的那一幕的新聞報道,心裏一陣酸楚。

叮鈴鈴——

正在此時,蘇薇兒的手機鈴聲忽然響了起來。

因爲人少,所以她忘記將手機調成震動模式,掏出手機一看,是別墅新來的傭人打過來的電話。

“劉姨,怎麼了?”

一大清早就給她打電話,莫名之間,蘇薇兒有一種不好的預感襲上心頭。

“蘇小姐,你現在在哪兒啊?趕緊來醫院一趟吧。”

“什麼?醫……醫院?是不是我爸出什麼事兒了?”

蘇薇兒大驚失色,噌地一下子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懷中的爆米花沒抱住,全數灑在了地上,驚嚇到了一旁的慕行之。

“好,我知道了,我現在就過去。”蘇薇兒掛斷電話。

慕行之立馬追問道:“怎麼回事?”

“行之,抱歉,不能跟你一起看電影了,我爸心臟病犯了,我得去醫院一趟。”

“我陪你。”

“謝謝。”

兩人立馬出了商場,驅車直奔醫院。

路上,蘇薇兒緊張的連連嘆氣,生怕父親有個什麼好歹。

慕行之安撫着,“別擔心,興許事情沒有你想象的那麼糟糕。”

“希望吧。”

她手撐在車門上,揉了揉太陽穴,極力的調整自己的情緒。

半個小時後,抵達了醫院。

蘇薇兒下車之後就一路小跑,去了搶救室,搶救室門口,傭人劉姨一個人孤零零的站在搶救室走廊上,焦急不已的來回踱步,一臉的擔憂神色。

“劉姨?我爸他怎麼了?”

蘇薇兒走上前,一把拉住劉姨的手,膽戰心驚的詢問着。

“哎喲,蘇小姐,你爸他……他今天早上吃完飯,坐在沙發上看新聞,正好就看見了陸先生的新聞,所以……所以……一氣之下他就……”

劉姨拍了拍手,長長一嘆,有些自責,“我昨天發現了新聞,就關掉了電視,今天他非要看電視,我也沒攔住。” 蠻族部落的後續故事,柯望並不知道。他現在最想做的事就是找到巫師所說的那個真相。

柯望不是第一次來天機閣了,著急的他熟門熟路地就來到了藏書室的大門前。

還是那道下滿了禁制的鐵鎖,還是那扇牢牢緊閉著的大門,不過這時的柯望,已經有了開門的鑰匙。隨著「咯噔」一聲輕響,那道困擾了柯望許久的鐵鎖應聲而落,天機閣花費數千年時間所積累的珍貴典藏映入柯望眼帘。

整間屋子都堆滿了各式各樣的書籍,用於記載的材料也是各不相同,最早的是竹簡,然後便是絹布、皮革……當然最多的還是後來出現的各種紙張所編輯成冊的書籍。它們都整整齊齊地被擺放在屬於自己的架子上,在秘術的作用下,連一絲灰塵也沒有染上。

不過此時的柯望對這些珍貴的書籍卻是興趣缺缺。若是在柯望知曉自己身世之前,他還有興趣去查閱這些書籍。不過現在,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山溝知萬界 藏書室就在眼前,柯望卻並不急著進去。他就在門口盤膝坐下,閉上眼睛,感受著這個空間所產生的靈力波動。巫師說過,空間通道十分隱秘,他必須全神貫注,才能抓到一絲絲的尾巴。

不知過了多久,密閉的空間中忽然颳起了一陣微風,原本琳琅滿目的書籍忽然變得虛無縹緲起來,在這陣微風的作用之下,漸漸隱去,消失不見。

柯望的嘴角掛起了勝利的微笑。這條尾巴,他抓住了!

幸虧他沒有著急跑進去到處亂翻,這個藏書室,同樣是離墓所設下的考驗之一。

他真是受夠了彩雲界人說話的方式,總是雲里霧裡,說話從不說透,要讓人去猜。要不是他多長了一個心眼,想起巫師那句「那個通道就藏在這把鑰匙的門後邊兒」,總感覺到有什麼地方不對勁兒,抱著試試看的心態坐下用靈覺去感應,恐怕還真的著了道了!

這個藏書室,是假的!是用幻術布置而成,而它的本體,其實就藏在幻象之後!

柯望睜開眼睛,出現在他眼前的,是一條長長的甬道,一直向遠處延伸,幽深的洞口朝向柯望,剛才破解幻陣的那陣微風正是從洞口處而來。柯望沒有絲毫猶豫,抬腳就往裡面走去,既然已經破除了幻術,那麼接下來的就是一片坦途,根本就無需畏懼!

這條甬道很長,並且在方向上一直向下,連一盞燈也沒有,黑漆漆看不見盡頭,彷彿要走到幽冥地府,讓人心底生寒。

普通人走不了多久就會心理崩潰,哭喊著返身回頭。不過柯望卻是始終堅定不移地向前突進,一點兒也沒有回頭的意思。

老實說,柯望也是有些撐不住了。他是一個凡人,凡人在面對未知的事物時,恐懼是十分正常的。不過,當柯望一想到他所追尋的答案就在前方時,他便充滿了力量,哪怕前頭就是龍潭虎穴,他也要闖上一闖!

更何況,若是柯望猜的沒錯,這條路同樣是離墓所設下的試煉而已,前方並沒有什麼危險。

不知走了多久,前方隱隱出現了一道光。柯望加快速度,向光源飛奔而去,還未走數步,便豁然開朗。

出現在柯望眼前的,是一個碩大無比的空間,比之剛才作為幻象的藏書庫,這裡還要大上數百倍。不過這個地方雖然大,卻並不顯得空曠,因為這個空間都被那些浩如煙海的書籍堆放得嚴嚴實實。

它們都按照內容被放置到屬於自己的架子上。歷史、都市、仙俠、玄幻……不好意思,串詞兒了!

歷史、文學、工藝、術法……分門別類,不一而足,似乎真是如離墓遺書所言,窮盡彩雲界數千年知識積累,方有今日之天機閣。

柯望想的不錯,這裡才是真正的天機閣藏書庫!

不過那個巫師所說的兩界通道又在哪裡呢?

柯望再次閉上眼睛感應,卻是一無所獲,這周圍就只有書籍的氣場,他根本感應不到有什麼靈氣的波動。如果這也是幻術,那麼這個幻術就不是柯望這種程度能夠破解的了。

柯望陷入了困境,卻是並不著急。離墓既然設下了這個考驗,那就肯定會有提示留給他。

柯望拿出離墓的遺書,仔細觀察,試圖破解遺書上隱藏的密碼,可是怎麼都看不出來有什麼不對。

你說這離墓也真是矯情,都已經能算出未來了,幹嘛不幹脆一點直接把答案告訴他。搞這些秘文密碼,費勁兒不說,柯望還死活認不出來!

正在柯望一籌莫展之際,忽然有個黑影在柯望眼前一閃而過。

柯望悚然而驚,這個地方被關了數十年,除了他之外,居然還有別的生物!剛才他在這兒感應了半天,也沒感應出來,這個傢伙的隱秘能力不賴啊!

「誰在那裡?」

柯望厲聲大喝,暗中捏了一個雷決,一旦有什麼危險,第一時間就可以反擊。

沒人答話,整個藏書室內靜悄悄的,寂靜得有些瘮人。

「我已經找到你了!你再不出來,我就要動手了!」

我的二次元男神老公 柯望沒有發生那個黑影,不過這並不妨礙他用恐嚇的招數。沒準兒能把那個黑影給詐出來也說不定。

不過這樣的招數,騙騙三歲小孩都不太有用了,是否能成功,柯望還真不抱什麼希望。

「別動手!別動手!我出來了!」一個尖銳的聲音自柯望身後竄了出來。

還真把它給詐出來了啊!

柯望急忙轉身,只見一團黑乎乎好似汽化墨汁一般的妖怪,畏畏縮縮地上前,向他求饒。難怪剛才柯望感應不到他的氣息,原來是只書靈!

書靈是書籍在漫長歲月演化中自然產生的妖怪,沒有攻擊性,普通人也看不見,通常都是在書籍存放時間比較長,諸如圖書館、藏書室之類的地方出現。他們自書中產生,以書籍氣場能量為食,並且保護書籍不受書蟲、時間等外在因素侵蝕,算是一個好妖怪。

書靈幻化成一個人形,不過他的修為不夠,目前只能幻化出一個形狀,自身還是黑乎乎一團,連五官都沒有。

他向柯望彎腰作揖,語氣無比敬畏:「這位……英雄,我們往日無冤,近日無仇,您可不要害我啊!」

都什麼跟什麼啊!

這隻書靈怕不是從武俠小說里生出來的吧! 獨家佔愛,樑少專寵逃妻 說話咬文嚼字,陰陽怪氣的。「英雄」?我還是「好漢」呢!

柯望撓撓頭,將手上的法術散去。書靈大多天生溫厚,心思單純,沒有一般妖怪那樣的攻擊性,他實在沒有必要大驚小怪。 「放心,我又不會吃了你……」柯望對書靈露出自認為非常和善的笑容。這隻書靈出現的太及時了,他正在發愁找不到出路呢!有了書靈指路,他要找到兩界通道就容易多了。

可是柯望的善意卻沒有感化書靈。書靈做出驚嚇的動作,「呼」地一下飄出老遠,顫顫巍巍地問道:「什麼?你還會吃妖怪?」

都什麼跟什麼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