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綰領着雲蘿跟着聶梨的身後一路上了桐花樓二樓最僻偏的房間,這裏原是堆放貨物的地方,但此時被聶梨用來擺放自己的父親,因爲父親死了,桐花樓的夥計不願意讓她把人放在房間裏,所以便找了一個堆放貨物的雜貨間給聶梨,這還是要了數倍的價錢才同意的。

一行人進房間倒沒有急着寫賣身契,而是徑直走到聶梨父親的屍身前,聶梨飛快的跪下,哽咽着說道:“爹,女兒有錢了,女兒一定會把你風風光光的葬了的。”

蘇綰的腦門卻蹙了起來,盯着地上的聶志遠,問聶梨:“你父親死了多長時間了?”

“爹爹中午嚥氣的。”

聶梨想到爹爹最後死不瞑目的樣子,眼淚便流了下來,若不是爲了爹爹的身後事,她真想去找胡家拼命。

蘇綰聽了緩緩的蹲下身子,飛快的用幾枚銀針刺進了聶志遠的腦袋,以激活腦門上的神經元。

聶梨忘了哭,盯着蘇綰,搞不懂蘇綰這是在做什麼。

寧王也是一臉驚奇的望着蘇綰,不懂她在做什麼,不過看蘇綰嫺熟的動作,她應該是個會醫的,而且醫術還相當不錯,要不然一般人是不敢拿針往腦袋上扎的,這可要精準無比的扎穴手段的。

蘇綰扎完後,緩緩起身望向聶梨說道:“我們來談另外一筆交易。”

聶梨起身望着蘇綰,雖然她比蘇綰身子高,可是愣是從蘇綰的身上看出一抹強勢來,讓她不由知主的臣服。

“小姐請說。”

“先前你說若是我出三千兩的銀票,你就賣身給我,是嗎?”

聶梨點頭,蘇綰指了指地上的聶志遠:“若是我把這人救了這筆帳如何算?”

聶梨呆了,寧王蕭燁也有些呆。

這是什麼意思?然後兩個人同時反應過來,這就是聶志遠還有救,他其實不是真正的死了,而是假死。

聶梨周身的血液慢慢的沸騰起來,激動,喜悅已經不足以表達她心裏的狂喜了,她望着蘇綰,語無倫次的說道:“你,你一一是說我爹,我爹他,他一一一。”

聶梨一句話都說不完整了,蘇綰身後的雲蘿雖然不高興聶梨要三千兩銀子的事情,不過看這姑娘有情有義的,倒也讓人敬佩。

雲蘿上前一步脆生生的說道:“姑娘,我家小姐的意思是,她能救你爹,你打算如何算這筆帳?”

聶梨撲倒往地上一跪,流着欣喜的眼淚說道:“若是小姐能救我爹一命,從此後,我爹和我的命就是小姐的,我們終身是小姐的奴僕,永遠忠心,再也不會有二心。”

蘇綰望了望聶梨,然後望向地上的聶志遠,滿意的點頭。

這倒是不錯,聶志遠和聶梨都是身懷武功的人,一個幫她跑外面的事情,一個在她的身邊照顧她,而且她們父女以後還能常常見面,蘇綰輕笑起來:“好,就這麼說定了,我會盡力一試,說不定你爹真的不用死了。”

蘇綰說完望向身後的蕭燁:“寧王殿下,可否請你幫我一個忙。”

“好,你說。”

蕭燁溫和的點頭,蘇綰笑着說道:“待會兒我開始給他全身扎針,活絡他周身的血液,你則運內力加快這種血液的循環,他是因爲腦子裏有淤血,阻塞了經脈,導致腦子缺氧,使整個人呈假死狀態,不過這樣的狀況也只能維持兩三個時辰,若是沒人發現,就會真的死了。”

蘇綰一說,聶梨驚得周身冒冷汗,自責不已,手指也下意識的握起來,她差點差點就這麼把爹爹葬了,他還沒死啊。

幸好,幸好有這位小姐出現。

聶梨此時心中對蘇綰是全然的感激,還在暗自下定決心,此生定不負此人。

蘇綰已經開努動手扎銀針,寧王蕭燁也一撩袍擺飛快的挪步到聶梨父親的身後,手一擡一掌便拍到了聶志遠的後背上。

屋子裏一片安靜,雲蘿和聶梨兩個人望着眼面前的畫面,只覺得分外的和諧。

聶志遠的前面,蘇綰細心的替聶志遠扎穴,表情認真而細緻。

聶志遠的身後,寧王蕭燁微瞼眼目,運內力替聶志遠打通全身的經脈,加快血液循環,而因爲內力源源不斷的散發出來,籠罩在他們三個人的周身,此時的蕭燁和蘇綰眉眼竟然神奇的相似,似乎他們兩個人就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時間慢慢的過去,蘇綰的銀針扎滿了聶志遠的全身穴道,以助他全身血液循環,而蕭燁則運內力努力的疏通聶志遠腦子裏的淤血,這樣兩下配合,聶志遠臉上死灰的神色,竟然慢慢的恢復了一些,然後哇的一聲竟然吐出了一口黑色,最後身子一軟往旁邊倒去。

聶梨飛快的奔過去,大叫:“爹爹。”

蘇綰望了一眼聶梨,淡淡的說道:“他大概要到明天早上纔會醒過來,所以你別擔心了,另外我會開些湯藥讓他服,三天後他應該就不會有什麼大礙了。”

蘇綰開始收針,蕭燁也緩緩的收了手起身。

聶梨顧不得去理會父親,撲倒一聲跪下,給蘇綰磕頭:“謝小姐了,以後奴婢父女就是做牛做馬定報答小姐的大恩大德。”

蘇綰笑眯眯的說道:“你別磕頭了,去給我寫一份賣身契吧,你們父女二人全都寫上,以後你們就是我的人了,要牢記住自己的本份,忠心。”

“奴婢知道了。”

聶梨飛快的走了出去,很快取了筆墨紙張過來,自己就着一塊木板。寫了一份關於他們父女二人的賣身契。

蘇綰看她爽快,也十分的爽氣,寫了一份湯藥方給聶梨,並五百兩銀票:“你拿去找掌櫃的換一間房吧,另外給你爹買些好吃的東西補補身子,待到你們父女二人沒事了,自來安國候府找我就行了,我叫蘇綰。”

“是,小姐。”

聶梨感動的道謝,蘇綰細心的收起了手裏的賣身契,本來以爲要花三千兩呢,沒想到只花了五百兩,還多帶了一個聶志遠,果然是很划算的買賣啊,不過她沒忘了叮嚀聶梨:“不過不要把我替你爹治病的事情說出去。”

眼下她還不想這樣光芒大盛,倒不是怕誰,而是嫌煩,若是個個知道她醫術不錯,都跑來找她看病怎麼辦,她可沒那麼好心替誰誰看病。

щшш⊕ ttκan⊕ C○

蘇綰叮嚀了聶梨後,便眉開眼笑的和寧王蕭燁走了出去,把剩下的兩千五百兩銀票交到寧王的手裏。

“這一次謝謝寧王了,這用掉的五百兩銀子算是我借的,回頭還你啊。”

“好說,不過我能問綰綰一個問題嗎?”

蘇綰因爲心情好,臉色越發的好看,此刻的她說不出的嬌俏,就像枝頭開得最明豔的一朵小小的薔薇,炫麗奪目,看得寧王心裏一片柔軟,眼神溫柔至極。

蘇綰則沒想那麼多,她現在心情好,所以看寧王也十分的順眼:“問吧。”

“你怎麼會醫術。”

“喔,先前不是說有人替我醫治好了病嗎,那個替我醫治的人就是毒醫門門主沈乘風,他不但收我做師妹,還教我醫術了,所以我的醫術可是不錯的喔。”

蘇綰說着還朝着寧王眨了眨眼睛,寧王看得心顫顫的,這丫頭,知不知道這樣的動作,風情萬種,足以勾引任何人。

不過寧王不敢說,怕這丫頭翻臉,雖然她此刻看上去心情不錯,可不知道爲何,他就是知道她是那種說翻臉就翻臉的人。

寧王想到這個,又困惑了,爲什麼很多時候,他總是很自然的瞭解蘇綰的習性呢,可是他不認識蘇綰啊,難道?寧王忽地想到一個可愛,難道前世蘇綰是他的情人,他腦海中有前世殘存的記憶。

想到這個,寧王驚駭不已,蘇綰看他神色,好笑的開口:“有這麼驚訝嗎,瞧你一臉驚色。”

寧王知道蘇綰誤會了,不過也沒有解釋,笑着說道:“是挺驚訝的,沒想到綰綰的醫術竟然如此的厲害,看來以後本王有病,可以找綰綰了。”

寧王本來是開玩笑的,反倒是蘇綰一臉認真的說道:“好,看在你是我朋友的份上,我就幫你,不過記着要付診金,而且價值不菲。”

兩個人一路說說笑笑的回了安國候府。

安國候府內,候夫人都自顧不暇了,所以沒人爲難蘇綰,她一路領着雲蘿回了自個住的地方。

因爲晚上要替惠王蕭擎治療腿,所以蘇綰趕緊的進房間休息,而且她沒忘了,三天後她要還蕭煌二萬五千兩的銀子,還欠着寧王五百兩銀子,這些可都是要還的,所以爲了儘快還清這些銀子。

蘇綰決定讓惠王幫她找一個病人,一個願意付三萬兩銀子診金的人。

她相信這盛京城內多的是有錢但是治不好病的人,所以只要她想,自然可以儘快賺到錢。

至於這件事讓惠王蕭擎去做,一來蕭擎熟悉她的假身份,她不想再讓第二個人知道她的假身份,另外一點是她願意把這個人情賣給蕭擎。

夜幕降臨,整個安國候府的人都進入了夢鄉,蘇綰和前一次一樣,裝扮成功後,又悄悄的從後門潛出去,不過這一次有些麻煩,因爲有人隱在她的住處後面,雖然這人武功極高,還隱蔽了氣息,不過蘇綰還是輕易便感受到有人隱在她的院子裏,就在她住的院子後面,離得很近。

這人是誰?蘇綰略一想便猜測出這人說不定是蕭煌派出來的人,他這是想盯着她,看看她從哪裏生出兩萬五千兩的銀子嗎?

蘇綰冷笑一聲,又回身進了房間,此時雲蘿和紫兒沉沉睡着,蘇綰在房間裏受驚的大叫了一聲,屋外一道身影仿似幽靈似的閃身進了蘇綰的房間,不過這人一進房間,很快臉色難看了,幽幽的望着那歪靠在牀上的人,氣憤的叫起來:“蘇小姐,你,你竟然給我下藥。”

來人是晏歌,蘇綰猜測出這暗處的人很可能是蕭煌派出來的,那麼她很自然的便猜到這被蕭煌派出來監視她的很可能是以前的晏歌。

既然猜到了晏歌,她知道若是自己出什麼事,晏歌一定會來查探究竟,這樣一來就給了她機會。

果然,晏歌上當了。

蘇綰輕笑着望向那身子發軟的晏歌,笑眯眯的說道:“晏歌,既然來了,就陪我睡一覺好了。”

“你,你。”

晏歌說完身子發軟的往地上倒去,蘇綰飛快的從牀上躍下來,走到晏歌的身邊,推了推她,發現她睡得很死,可饒是這樣她還不放心的又對着晏歌紮了兩針,這樣一來,晏歌是肯定不會醒的。

蘇綰安頓好了晏歌,身形一動閃身直奔聽竹軒的後院,和上一次一樣,府門外有惠王府的馬車在候着。

惠王蕭擎正擔心她,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竟然到了約定的時間還沒有過來,待看到蘇綰出現,他才鬆了一口氣。

“沈公子,發生什麼事了?”

蘇綰壓低嗓音,沉沉的開口:“有事耽擱了,你的腿怎麼樣?現在是否有感覺了。”

說到這個,蕭擎整個人很興奮,欣喜的開口:“今天我的腿有感覺了,真是太好了,而且我吃飯也不像之前那麼難受了,晚上的睡眠也好了。”

“嗯,那就是見效了,恭喜你很快就會沒事了。”

蘇綰說完後示意蕭擎把腿伸出來,她動靜俐落的把先前埋在蕭擎腿裏的銀針給拔了出來,然後又換了另外塗藥的銀針,她一邊幫蕭擎一邊說道:“惠王殿下可否幫我一個忙。”

“你說?”

“我需要一個病人,診金三萬兩銀子。”

蘇綰簡單的說完,蕭擎一聽便聽出她需要錢:“沈公子需要錢嗎?”

“不是我,是綰綰需要,她欠了靖王世子兩萬五千兩銀子,我必須替她籌到這筆錢。”

蘇綰說到自己欠了靖王世子蕭煌的兩萬五千兩的銀子,蕭擎的眉便蹙了起來:“難道是那玉雪銀芒的銀子,不會是蕭煌跟綰綰要的這筆銀子吧。”

如若是這樣,他瞧不起他。

蘇綰輕哼了一聲,表示默認了。

蕭擎的臉色十分的不好看,手指也下意識的握起來,這男人還是男人嗎,把東西送出去了,結果又跟人家要回來。

“沒想到他還真能自個打自個的臉。”

“是的,還打得特別的響,不過人家就是這種人,所以我必須替綰綰籌到這筆銀子。”

蘇綰沉聲說道,蕭擎一聽,趕緊的說道:“本王這裏有,本王回頭便讓人送來給綰綰。”

蘇綰直接的拒絕了,她被蕭煌搞出了陰影,若是回頭蕭擎再和她一言不和,跟她要銀子呢,她不是還要麻煩,何況就算他不要,她以後還得還他這個人情,所以還是不要了。

“不用了,你只需要替我安排一個病人就行了,診金三萬兩,我相信這盛京內有很多有錢人,有錢也看不好病,所以你替我安排一個這樣的病人,我之所以讓你來安排這個人,就是賣你一個人情。”

因爲惠王眼下一定十分想拉攏各家的朝臣,所以她替別人治也是治,替蕭煌拉攏的朝臣治也是治,所以讓蕭擎得一個人情也不錯。

果然蘇綰一說完,蕭擎眸色攏滿了感激:“謝謝沈公子了。”

蘇綰擺手:“沒事,我希望你好好挑選這個人,明天晚上我在這裏等你。”

蘇綰說完便跳下了馬車,俐落的轉身便走,身後的蕭擎倒是沒有過多關注她,他很認真的想着下一個究竟拉攏誰,誰對他來說比較重要。

因着眼下他的腿斷了,所以從前很多支持他的朝臣都轉頭支持別的皇子去了,所以他現在除了手裏的人,還要重新拉攏一批人,這些人既不能是五皇弟的人,也不能七皇弟的人。

蘇綰沒理會外面惠王殿下的糾結,她一路直奔自己的房間而去,很快如一隻狸貓似的潛進了自己的房間,然後上手用銀針紮了晏歌幾針,這傢伙慢慢的甦醒了過來,一睜開眼睛,氣得差點吐血。

沒想到她這麼一個身手厲害的傢伙,竟然陰溝裏翻了船,被手無縛雞之力的蘇綰給陰了一把,真是太可恥了。

這絕對是她人生路上的恥辱。

“蘇綰,你竟然膽敢陰我,你就不怕我殺了你嗎?”

晏歌凶神惡煞的站在蘇綰的牀前瞪着她,蘇綰懶洋洋的窩在牀上,像一隻懶貓似的伸展了一下手臂,根本不當回事。

“我想你們這些暗衛,沒有主子下令,是不敢私自殺人的吧。”

晏歌一怔,隨之惡狠狠的說道:“大不了我先殺了你,然後我再自裁。”

蘇綰輕笑起來:“我倒無所謂,了不得被你一劍殺死,可是我想依照蕭煌那人的性格,若是有手下違揹他的意願,只怕要落得一個生不如死的下場吧。”

蘇綰說完往牀裏倒去,不耐煩的揮手:“好了,你快點走吧,我沒空理你,我要睡了,你回去告訴你們家主子,不要再派人過來盯着我了,我跑不了,說好的三天給他銀子就三天後給他銀子。”

蘇綰徑直閉上眼睛睡覺,看也不看晏歌,晏歌看她這副無賴的樣子,氣得狠狠的跺腳後閃身便走了,得,她還是回去領罰吧。

蘇綰則不理會她,慢慢的睡着了。

霸道總裁的小蠻妻 第二天,天大亮,蘇綰醒過來歪在牀上想心事,門外腳步聲響起來,雲蘿急急的奔了進來,緊張的開口:“小姐,季管家來了,說宮裏皇上派太監來接小姐進宮。”

這回蘇綰倒真的有些愣住了:“皇上好好的接我進宮做什麼?”

蘇綰想不透這皇上好好的接她進宮做什麼,雖說她是他的兒媳婦吧,但是這麼多年也沒聽到他提起過她,這會子又抽了什麼風,忽地便來人接她進宮了。

蘇綰想着,腦海中靈光一閃,想到了蕭煌蕭大世子陰沉嗜血的嘴臉,還有他那句,蘇綰,你最好不要停,所以這是蕭大世子開始出手了嗎?他還真是迫不及待啊。

蘇綰撇了撇嘴,示意雲蘿趕緊的侍候自己起來。

雲蘿一想到小姐要進宮,便緊張得手腳都不俐落了,說不出的不安。

蘇綰瞄她一眼,看她小臉都白了,不由好笑的說道:“你嚇成這樣做什麼?那待會兒你不要跟我進宮去了,我一個人進宮去吧。”

“這怎麼行,小姐身邊一個人也沒有,哪能行,奴婢就是緊張的,一會兒就沒事了。”

雲蘿深呼吸,蘇綰也懶得去理會她,她腦子裏考慮的是皇帝派人接她進宮做什麼,蕭煌想搞什麼鬼。

安國候府的玉瀾院,安國候夫人聽了稟報,知道皇上派人來接蘇綰進宮,立刻眼神陰驁了,然後喚了自己身邊最得力的一等大丫鬟金珠出來,吩咐金珠陪蘇綰進宮,然後藉機出手,最好借宮裏某些人的手除掉蘇綰。

金珠隨身侍奉廣陽郡主,經常陪廣陽郡主入宮,對宮中禮儀以及宮中的一切都很熟悉,所以聽了廣陽郡主的吩咐後,一副胸有成竹的領了命,然後領了一名小丫鬟前往安國候府的大門。

待到她趕到大門口,一會兒的功夫,蘇綰領着雲蘿過來了。

金珠走過來恭敬的一福身子:“奴婢金珠見過大小姐。”

蘇綰點了一下頭望着她,金珠趕緊的說道:“夫人知大小姐沒有進過宮,對宮中的一切不瞭解,所以特命奴婢陪大小姐一起進宮,把宮中的一切禮儀教給大小姐。”

蘇綰本來不想理她的,可是看了看身邊的雲蘿,雖然她說一會兒就沒事,不過依她看,她都緊張得說不出話了,這樣的人如何進宮,如若雲蘿沒辦法陪她進宮,那麼她身邊一個人也沒有,這也太不象話了。

這時候蘇綰無比的懷念起聶梨來了,要她說,那聶梨定然不會太差。

蘇綰一邊想一邊思考,最後決定帶金珠進宮。

“好,雲蘿留下,你陪我進宮吧。”

雲蘿的臉色變了,因爲她擔心這金珠使壞,她可是夫人的人,若是使壞,小姐在宮裏肯定要倒黴。

“小姐。”

金珠搶先一步開口:“奴婢遵命。”

嘴角有得意的笑,眼裏閃過得意的光芒,哼,這一回就讓她來替夫人出口氣。

蘇綰眸光幽幽的望着低垂着頭的金珠,甚是好笑,不知道這回誰會留在宮裏出不來。

兩三個人跟着宮裏的太監一路進宮去了,身後安國候府大門口,雲蘿說不出的着急,卻無計可施,只能眼巴巴的望着,祈禱小姐平安無事,另外也暗怪自己沒用,若是自己不要這麼緊張害怕,小姐就不用帶金珠進宮去了。

路上,金珠不停的給蘇綰講解宮中的情況,不過事實上她講的都是皮毛,真正有用的一點都沒有講到,例如宮中有哪些主子,哪些要避諱的,哪些要注意的,還有哪些是不能招惹的。

這些她統統沒有講,只講宮裏的禮儀要周到,不能得罪人什麼的。

蘇綰基本沒有聽,只閉目想着皇帝這一次接她進宮做什麼,是打算讓她嫁給襄王嗎?不太可能啊,因爲眼下襄王母妃是宮裏的德妃,現在德妃打理六宮,雖然不是皇后,身份卻金貴着,襄王又得寵,她只是安國候府的一個小小庶女,皇上怎麼可能讓她嫁給他的寶貝兒子,如若不是讓她嫁給襄王又讓她進宮做什麼。

蘇綰正想得入神,馬車一路進宮,不想在宮門口,忽地停住了,因爲有另外一輛馬車在他們前面進了宮,所以她們的馬車只好落後了,可偏偏前面一輛馬車停了下來,後面的一輛馬車也只能停下來。

兩輛馬車並排停在宮門口,另外一輛馬車上的人輕輕掀起轎簾,露出簾幕之後一張清華絕色的容顏,眸光滿是瑩瑩冷霜,脣角是幽暗戾寒的笑意,冰冷的聲音徐徐的響起來。

“蘇綰,好巧。”

蘇綰一聽這清絕幽冷的聲音,就知道說話的人是誰,除了蕭煌再沒有別人了。

蘇綰掀簾往外看,便看到對面馬車上的男人,眸光幽幽,脣角擒着似笑非笑的望着她,看到她掀簾望過來,眉眼越發的高冷戾寒,蘇綰冷睨了他一眼,現在她可以百分百的確定一件事,今兒個皇上接她進宮來,定是這傢伙搞出來的事情。

“是挺巧的,冤孽罷了。”

可不是冤孽嗎,她穿越過來,強上了他,然後便是各種糾纏,早知道她當時就跳進紫竹林後面的碧湖裏,就算淹死,也不要上這傢伙了。

蘇綰一邊想一邊意欲甩下車簾,對面的男人幽幽冷魅的話再次的傳了進來。

“現在給你一個機會,若是你喊停,本世子說不定可以停手。”

蘇綰手指頓了一下,呃,他有這麼好心嗎?擡眸望向對面的蕭煌:“喊停就停,什麼事都沒有了嗎?” 賴上帥總裁:人家要翻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