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眉一張嘴就把四大護法給出賣了:「美人護法將我攔起來,不讓我以後靠近美人教主說話,否則就殺了趙大爺他們。」

白昭昭:……

臉色無比陰沉。

「她們真是這樣說的?」

蘇眉點點頭,有些頹廢,神情如同當年的她那樣,初次來到兇殘的魔教,不知所措,一片灰暗。

「後天就是一月之期……美人教主,既然你已經決定要把他們殺了,就讓我去見他們最後一面吧。」

白昭昭覺得自己心情很複雜。

有些妒忌……惱怒,還有些苦澀和瘋狂。

她沒有回答蘇眉的話,蘇眉直愣愣的站在遠處,也不走近她,也不看她。

白昭昭心裡一慌。似乎……

似乎是剛得到了什麼,又立馬離她遠去。

「小二,過來。」白昭昭內心惶恐,她痛恨這種情緒,她需要馬上得到什麼來安慰自己。

蘇眉抬頭,略顯悲傷的眸子里,失去了方才還有的快樂。

她一步一步走來。

白昭昭看的心生膽怯。

甚至……她都不明白,這樣的感情是從何而來。

她說:「抱我。」

歸藏劍仙 蘇眉上前抱住了她。

白昭昭的內心才得到了一點慰藉。

「她們說了,我兩日後就會把那些人殺了,是嗎?」

蘇眉點頭,「所以,美人教主允許我與他們告別嗎?」 「誰替本尊決定的,兩日後殺人。」白昭昭輕笑一聲,轉過頭去就能看到對方緊張的表情。

「本尊向來隨心所欲,誰也無法決定本尊的事。」

蘇眉愣了愣,眨眼。

白昭昭看著蘇眉的表情變化,心情才覺得舒暢了,「四個護法也只是我的屬下,以下犯上,自領刑罰才對。」

「那……」

「不過,本尊可不會放人。」白昭昭一口咬下蘇眉的後半句話,「他們對我魔教多有損失,就得在我魔教之中償還,還清以後才能離開。」

蘇眉唇角一彎,心頭壓著的石頭落下,「這樣也好,只要不殺人……美人教主就是天底下最美的。」

「哼。」白昭昭輕哼。

……

那四位護法怎麼也沒想到,她們強大而又霸氣的教主,就這麼被蘇眉給策反了。不但策反,還以她們以下犯上的罪名給擼走了護法職位,重新選了四大護法出來。

另一邊男主的傷漸漸好了。

蘇眉猜想著……這段時間,男主估計又在策劃著第三次逃跑的時候,她可不想等著男主逃跑女主去追,順便又一個大開殺戒的事發生。

乾脆就給白昭昭提了一個建議。

要麼把男主放了,要麼把男主安排在她寢宮附近,這樣男主的動靜她都一清二楚了。

白昭昭覺得這是個好主意,乾脆也讓男主搬過來,在她寢宮附近的宮殿。安排了孟逾明的住處。

孟逾明咬牙切齒,但又無可奈何。

他還能怎麼辦呢?他不過是個普通人。

蘇眉看得差不多,接下來也就是解決魔教弟子惹是生非的問題了。

魔教也是有事業的。

他們的事業就是殺人越貨,或者接一些江湖上黑暗齷齪的單子。

不然魔教是怎麼生存下去的?像那些名門正派都會有自己的產業鏈,才能保證門派的生存。所以,就算是魔教也會有收入來源,只不過他們的收入來源比較喪心病狂,所以才會遭人厭棄。

而魔教其實還是掌握了不少資料的,他們手握著名門正派背地裡干齷齪事的證據,故而每次清剿魔教的時候,那些江湖人士不團結的原因之一就在這裡。

魔相對而生。

不過也是名門正派的產物罷了。

最近蘇眉不讓白昭昭接手殺人的任務,魔教……

只能改變策略做別的事情。

比如……

喬裝小販去山底下賣點東西勉強度日什麼的……

蘇眉想了想,又給他們出了個主意。

總裁的腹黑女 「美人教主,咱們可以做個情報教,類似百曉生的職業,只不過他是專門打聽江湖的八卦,咱們去收集江湖裡那些見不得人的證據,把握在手中。」

如此一來,所有的證據都掌握在他們手裡,一旦那些名門正派攻擊他們,他們就將這些證據大白於天下,看誰死得快。

白昭昭順著蘇眉思路往下想,覺得還挺有道理的。

不過這個情報有並非這麼容易就能做出,唯有……

「咱們回去開店吧!我那雲來客棧可都關門一個多月了。」蘇眉眼睛亮亮的,早就打好了這個主意似的。 白昭昭狐疑地看著她:……

「你是不是想離開我了?」

蘇眉:……

我不是、我沒有、別瞎說啊。

「我的意思是,之前美人教主不是說那些得罪了你的人都要幫你魔教做事,償還了之後才肯放他們走嗎。」

「嗯哼?」白昭昭瞅著蘇眉,有一種「你若不說清楚我就生氣」的感覺。

「所以,那雲來客棧只是掛個名,讓他們去幫經營,賺的錢就交到魔教手裡,讓魔教弟子潛伏在客棧之內,也便於搜集各大門派的信息不是?」

「有道理。」白昭昭點頭,「可是又如何保證那些人不會偷偷跑掉呢。」

「黑寡婦啊!」蘇眉笑眯眯的,「讓黑寡婦給他們喂一種毒藥,每一個月都需要解藥抑制毒性,等他們償還夠了,再把真正的解藥給他們。」

完美。

白昭昭點頭,「好,那就這樣吧。」

完美解決了魔教生存問題的白昭昭,心情很不錯,但是蘇眉只說了雲來客棧這一家,而顯然一家客棧是不夠的。

蘇眉又道:「那什麼,悅來客棧不也挺多的嗎,剛好把悅來客棧都改做魔教的據點,就很容易了嘛。」

白昭昭連連點頭,看著蘇眉忍不住倒在她身上,「小二,你真是機靈。本尊是越來越喜歡你了。」

蘇眉嘿嘿笑了兩聲,「那今天美人教主還要過去看孟公子嗎。」

想起孟逾明,白昭昭就委屈,「他不想見我,見了我也是煩。」

「那……」蘇眉剛想開口讓白昭昭放走孟逾明的事兒,白昭昭就忽然打斷她:

「既然他還厭煩著我,我便繼續困著他。」

蘇眉:……

這又是一種「我就喜歡你討厭我卻不得不留在我身邊」的病啊!

默默給男主點蠟,並且給白昭昭順毛:「好吧……那就氣死他,誰讓他不識抬舉。」

跟白昭昭待在一起,熟悉了,她才發覺對方壓根就是一個直頭直腦的女孩子。行事只看自己喜惡、只憑自己心情,還不許別人忤逆。這種肆意妄為的感覺讓她十分喜歡,卻不得男主歡喜。

男主想要的是曾經那個乖巧聽話的小師妹,而不是現在讓他乖巧聽話的女魔頭。

當兩個人的角色將反過來以後,男主不能接受的理由就正常了。

可是他同樣不能明白,自己在白昭昭心裡是什麼樣的地位。只是一次次叫她難過受傷,兩人才會越行越遠。

就像那一次,男主只知道自己逃跑,受了傷才被抓回來。卻不知道女主為了把他救出來,自從當了魔教教主后不曾受傷的她再一次受了重傷。

而白昭昭那樣的性子,又不肯往外說。如果不是蘇眉發現,那一次,白昭昭也許還會用烈酒來對待自己。

叫自己疼,只有痛苦之後才不會忘記。

真是太傻了。

白昭昭已經變成了殺人機器,殺人在她眼裡已經變成平常手起刀落的一件小事兒,而對於孟逾明看來,又是絕對不能接受。

這樣的兩個人怎麼可能走到一起呢?這註定是個悲劇。 最近的白昭昭按著蘇眉的意思把幾家客棧都買下來了。買不下來就用暴力解決,還是有幾番魔教作風,不過好歹沒殺人,蘇眉索性不說了。

然後……

最近的魔教突然盛起各種店鋪。

蘇眉只是趁著機會和白昭昭回到她的雲來客棧去,為了防止男主趁他們出門的時候逃跑,也被白昭昭押著去了。

孟逾明:……

蘇眉估計男主的內心是崩潰的。

再次回到第一次出逃的地方,已經物是人非。男主甚至還能想起當日他被白昭昭抓走是,此處是何等的血腥。

「白昭昭,你……你帶我出來是什麼意思?」男主並不知道蘇眉跟白昭昭說的計劃,只當白昭昭出來肯定又要殺人取樂。

他的表情里都是嫌棄。

蘇眉接著他的話,「你那是什麼眼神,美人教主可是一個月沒殺人了!」

孟逾明冷笑一聲,他才不會相信,這個惡毒的女人會變好,「所以今天,特意出來殺個痛快嗎?」

白昭昭心裡悶悶的,每次被孟逾明這麼看著她就很難受,也不客氣的回擊過去,「本尊做什麼無需讓他知道,不過是個頑固沒見識的男人罷了。」

「呵……說起來,本尊一個月手上沒沾血還真是不習慣,既然你這麼說,我真想在你面前虐殺幾個人,讓你瞧瞧。」

蘇眉趕緊給她順毛,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抱住白昭昭,軟軟的手蹭著她腰肢,「美人教主彆氣,彆氣……我家教主貌美如花,怎麼可能做那種影響美貌的事。」

白昭昭抿唇冷哼。

孟逾明還從未見過如此簡單粗暴的方法,直接把一個嗜血兇殘的女魔頭,變成了一個軟萌可欺的傲嬌小姑娘。

他:……

總覺得哪裡不對勁的樣子。

她那眉宇間的神色,像極了消失很久的乖巧小師妹。又像是……小師妹變得更任性了。

「昭昭……」孟逾明忍不住叫出這個稱呼,下一秒才發覺自己失態。

別過臉繼續冷漠。

「那就別在我面前出現。我看到你這個惡毒的女人就感到噁心。」

「嘖……」白昭昭還想說什麼話,頓時對上蘇眉的眼神,心虛得憋了一股氣,學著蘇眉前幾天交給她罵人的話,「男人都是大豬蹄子!」

大豬蹄子孟逾明:??

被罵的一臉茫然。

對方轉身就走。

喂!

你倒是回來給我解釋解釋,什麼叫大豬蹄子!

他……被關在店裡了。

門外還有魔教弟子把守著,不能隨意出去。

剛才為白昭昭辯解的那個店小二,說的那些話孟逾明不是沒有聽到,可是他仍然不敢相信,白昭昭怎麼可能會忍這麼久不殺人。

要了解白昭昭,最好是問魔教弟子。

剛好他的門口就站了倆。

孟逾明打開門,魔教弟子宛若驚弓之鳥,生怕他跑了。

「站住!教主說了,你不能踏出房門一步!」

孟逾明冷著臉,剛想發脾氣,想到自己的問題,他還是深呼吸冷靜下來。

「你們教主,這一個月沒有殺人嗎?」

說起這個,魔教弟子也有點鬱悶。可是教主最近一直被那個店小二蠱惑著,就連打人都不見血,更別說殺人了。 但是……

關這個男人什麼事!

他們教主最近改吃素不殺人了這件事絕對不能說出去。

他們一件堅定:

「沒有,不可能。我們教主是威武雄壯的,這個月天天殺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