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堤也終於忍受不住:「夠了!這是我們自己的事情,各位,麻煩你們讓我們自己好好解決好嗎?」

蘇堤打發走了眾人,這才看向抱著孩子的王芳。

「我們是不是見過?」

怎麼會見過啊?

要不是阿團剛才在巷子里偷偷摸摸的樣子,誰曉得你是鼎鼎大名的蘇堤?!

王芳在心裡翻了個白眼,面上卻是一副老實的搖頭。

蘇堤不死心,「那就是我們有共同認識的人了?」

王芳還是搖頭。

有共同認識的沒錯。

可是那位如今還在大西北牧場上呢!

這次事件主導者你不認識,可人家認識你啊!

蘇堤也只是隨便問問而已,見實在問不到什麼,這才連拖帶拉的扯著竇金玲走了:「看好你精神病的表親,是我好脾氣,這次還得多謝她,可要是別人,今兒她就沒那麼好運了。」 經過了這次流星雨之災,蕭焱今夜倒也沒了休息的必要,他現在渾身上下早就睡意全無,在這次災難中,他倒是受益匪淺,不光體力比之前充沛了許多,就連速度也在原有的基礎上快捷了不少。

「大難不死,必有後福。」蕭焱在口中喃喃著,一雙古井無波的眼眸,頭一次射出了靈光!

這是一種,發現新大陸一般的驚奇!

「速度!」蕭焱又一次琢磨著這兩字的妙意,就彷彿是在琢磨著自己究竟給自己的前世女友送什麼禮物似的。


在他們的那個世界中,有這樣一句古話,「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其中,就是在強調快這個字。

「這個世界,也許,也同樣,需要這個字!」蕭焱一邊想著,一邊擺弄著自己的雙腿,覺得,若想速度快,至少,自己的雙腿必然也需要有力,只要自己腿部肌肉能夠達到一定的速度,自己總體的速度也就會跟上來!

否則,只怕是痴人說夢!

「不過,若是腿部速度再快,難不保會有受傷的時候,腿部受傷,屆時,就算自己空有一身速度,也是……」

想到了這個弊端,蕭焱就開始悶悶不樂,這可是他來這個世界第一次計劃著自己的未來,不免會有如此做法。

「有了!」蕭焱突然靈光一閃,雙手不由自主地拍向了自己的天靈蓋。

「訓練腿部肌肉,速度,還有攻擊力!自己只要把這三點做的無懈可擊,我就不信,還會有什麼不足之處!」頓時,蕭焱就幻想著,今後自己成為一名斗者,一定要選上一部腿部的鬥技!

鬥技,顧名思義,就是發揮鬥氣力量的一種形式,通過一種鬥技,發揮出無可估量的破壞力。

不過,在鬥氣大陸流傳下來的鬥技一般都僅僅是最低等的,黃階!

鬥氣大陸上的鬥技,分為,天地玄黃四階,而每一階又分為初中高三級。

不僅鬥技如此劃分,就連鬥氣功法亦是如此!

「現在,還不是想鬥技的時候,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如何在一個星期內達到一級斗之氣,如何在一個星期後打敗自己的對手,二長老的孩子,蕭人傑!」蕭焱知道,就算自己在一個星期內達到一級斗之氣,也不會有十足的把握能夠擊敗已經有三級斗之氣的蕭人傑,不過,他相信,這倒不是重要的,而重要的就是如何在斗之氣外取得更高的進展!

「看來,最終還是要看誰的實戰力更強,誰的實戰力最劣!」蕭焱知道,在沒有成為斗者之前,所有修鍊鬥氣的人,拼搏起來,就跟普通人差別無二,唯一不同就是,修鍊過鬥氣的人,比沒有修鍊過鬥氣的人要強上一點,也僅此而已!

既然知道自己在鬥氣上並沒有處於多大的劣勢,蕭焱就有信心擊敗蕭人傑!

之前那場流星雨說來也奇怪,蕭焱剛一擺脫了它,它就停了下來,就彷彿是專門為蕭焱準備似的,不過,蕭焱倒也懶得去理,管他什麼跟什麼,只要小爺我平安無事就好!

雖然,這裡的動靜很大,不過,卻並沒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貌似大家都知道這是一場天災,都遠遠的躲避,而不是像蕭焱這般,還打算去許願望呢!

拍了拍身上的灰塵,蕭焱原地打坐,打算趁著這個靜謐的夜晚,好好修鍊一會。

首先,他在這具身體中找到了有關鍊氣的口訣,以及手法,然後心隨意動,雙手在此刻打出了各種繁瑣的手法,而周身的那些鬥氣,都在此刻有了感應一般,緩緩朝蕭焱的口鼻,眼耳,涌去。

隨著外界鬥氣不斷的進入,蕭焱只感覺到自己的體內熱乎乎的,就彷彿有著一團火在灼燒著自己的五臟六腑!

這時,蕭焱一驚,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就怕現在是走火入魔,準備停止手中的印法,但是,自己的雙手卻不聽自己的使喚,依舊在打著繁瑣的手法。

感覺越來越多的鬥氣湧入到了自己的體內,蕭焱再也忍不住那熱力的痛苦,一下子就昏了過去。

昏迷中的蕭焱,在懵懵懂懂中,突然發覺到自己似乎是置身於一片火海之中,但,任他如何的尋找,就是找不到那火源的在那裡,他的周身有的僅僅是一股股熱氣!

蕭焱暗嘆,不好,自己此刻若是不走,等到熱氣騰騰上來之後,再走那可就晚了!

可他剛準備走的時候卻發覺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自己竟然是懸浮在地面上,自己現在那還用的著走啊!

猛地一個機靈,蕭焱暗嘆糟了,難不成自己這是又要打算穿越了!

可是,當他看到自己的身體躺在不遠處的石頭旁時,他便否定了!

自己的身體,那是出奇了的紅,就算是頭髮,都已經被火焰所籠罩,但是卻並沒有燃燒的痕迹。

蕭焱,看了看懸浮在地上的自己,又看了看打坐在地上的自己,就是不知道怎麼辦。

若是此刻自己靠近身體,指不定就會被那蒸騰的熱氣給焚的魂飛魄散,可若是不去,自己的靈魂一直在外面待的久了,那想不穿越都難啊!

「自己現在該如何辦啊!!」

然而,就在蕭焱焦急的時候,他身體上的火焰卻開始慢慢地減弱,直到後來,完全消失。

蕭焱睜大了眼珠,看著火勢消失了的身體,就在那火焰消失的時候,他的體內有著一束流星光芒掃出,那種架勢,就像是把無盡的火焰給扇滅了一般。


「那是?流星雨的光芒!」蕭焱望著那從體內掃出的光芒,再一聯想到之前流星雨來臨時同樣有著一束光芒伴隨著流星雨的身旁不離不棄,敢情就是這一束啊!

「難道是自己體內有著什麼東西吸引了流星光芒,還是……」

他不敢想下去,時間也不容許他這麼想下去,因為,這時,在那流星雨掃過的地方,飛出了一盞明燈!

那是一盞黑色的明燈,古黑色的燈身,上面則是有著一朵艷紅的火花懸浮於燈心,就如同一顆心臟,在不停地跳躍,歡呼著他的主人。

見此情景,蕭焱飛一般的撲倒了那盞明燈旁,然後目不轉睛的打著何種心眼。

「應該算是一件寶物啊!可是,奇就奇在,為何他在我的體內,而我之前卻毫無察覺呢!」

蕭焱收回了打算伸出的右手,然後思索起來。

「忘了,自己現在可是神遊在外,還是趕緊回到身體內好啊,免得遲則生變!」

下一刻,蕭焱就慢慢地附入了他的身體上,然後稍微的活動了一下筋骨,感覺一切都恢復的正常,最後,才有心思打量起眼前的神秘黑燈!

他試著想用手去握住燈,可是一想起之前那如同烈域般灼熱的難耐,他就有點后怕,若是萬一自己握住這盞燈后,它趁機怒火攻心,那自己豈不做了死鬼一個!

可,若是不拿,真讓一塊寶物從手中溜走,這可不符合蕭焱的行事風格額。

拿與不拿一時成為了蕭焱最大的競爭對手!

「算了,豁出去了,拿!」

這一次,蕭焱算是下定決心,無論如何,都在此一舉!

砰!

由於內心深處有著那麼一絲的恐懼,沒曾想到,蕭焱的右手先是跟神秘的黑燈來了個親密無間的接觸,由於接觸過密,他的手還伸進了那盞燈的燈心裡呢!

「啊!」

蕭焱感覺到火燒住了自己,頓時非條件反射一般,把手縮回,不知是因為縮手的動作太快,還是那盞燈的火力不夠,蕭焱並未感覺有何痛處啊!

「暈,還瞎了我一大跳,你這個黑炭頭!」

被眼前的這盞神秘黑燈嚇了一跳,蕭焱頓時惱火,連連罵道。

知道了,眼前的這盞黑燈並沒有自己想象中那般燙手,蕭焱一時也膽大了起來,雙手連環探出,猛地握住了黑燈。

古樸的黑燈,上面雕刻著古樸的楷體文字,日月神燈!

簡簡單單的四個古樸楷體字,卻讓蕭焱的腦海一陣翻江倒海,久久方才平息了下去。

就憑這簡簡單單的四個字,蕭焱就已經斷定這是一件寶物,並且品質很好,至於威力嗎,應該也不錯。

膽敢用日月來命名的寶物,又豈能是凡品,更何況,它的形狀酷似自己在前世看過的寶蓮燈,能與寶蓮燈模樣相仿的寶物,唯恐不多吧!

眼前的這盞燈使蕭焱想起了前世看過的寶蓮燈,寶蓮燈有多大的威力,他又豈能不知!

知道自己現在也擁有了一個形狀酷似寶蓮燈的日月神燈,他甭提有多高興,狠不得抱住這盞燈親去!

發覺到自己失態的模樣,蕭焱連忙停止了下去,暗嘆,寶物攝人心啊!以後自己在實力不夠時,千萬不能拿出此燈,人心隔肚皮,指不定什麼時候,自己或許會因為這一盞燈而成為別人追殺的對象!

「實力!一切都是以實力為後盾的!縱使再強的寶物,沒有足夠的實力加以御動,和一盞破銅爛鐵其實並無區別,除非,你的寶物有靈性!否則,你就會被寶物連累,甚至,死無葬身之地!」

知道了寶物對自己的嚴重性,蕭焱也不敢託大,慌慌忙忙中,他並沒有忘記最重要的一點!

但凡寶物,都是可以滴血認親的哦!

「大不了就是浪費一滴血而已!」

蕭焱做事向來謹慎,就算是一滴血他都不想隨意浪費。

可是,這盞燈他又不敢拿給自己的父親看,萬一,這要是一盞神奇的燈,而父親雖然不會橫刀奪愛,但要是拿去研究,自己總不能支支吾吾的不給吧!

至於父親都不肯讓他看,那別人,蕭焱就更不會了!

咬破手指,一絲絲血液順著自己的指尖緩緩的流入了日月神燈里,殷紅的血液,艷紅的火花,在這一刻彷彿就是燈心的唯一主調,兩中截然不同的紅混雜在一起,飄蕩著令人奪魂的魅力。

這種情況,維持了大約半個小時,就在蕭焱感覺到與日月神燈心血相連的衝動時,那盞燈卻熄滅了!

而那處於心血相連的感覺也在這一刻,沒了,就彷彿從來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難道這並不是寶物,或者,自己方法不對,靠,總不會是因為自己這幾滴血液把那燈火給澆滅了吧!」

抓耳撓腮的蕭焱,表現出了他最單純的一面,看了看眼前的日月神燈,接著又道:「就這樣吧,既然滴血認親並沒有取得好的效果,那還是先把你收起來。」

有了收燈的意念,蕭焱還沒有想好往什麼地方收的時候,眼前的日月神燈卻突兀的不見了!

「古怪!」蕭焱再一次罵罵咧咧著,這盞燈給人的感覺太邪門了,搞不好那天它把自己給滅了,而自己還並無察覺呢!

雖然看不見日月神燈究竟去哪裡了,但,以靈魂之力遠比常人的蕭焱還是察覺出來了,那盞日月神燈就在自己的體內!

日月神燈,懸浮在兩腎之間,在靠著體內的陽氣旋轉著,而每隔片刻鐘,它就會露出一絲亮光,而那亮光,赫然就是燈的心臟!

在蕭焱靈魂感知力下,他知道日月神燈的燈心並沒有被熄滅,而是在消化著自己剛剛流淌下來的血液。

知道了原來一切並沒有自己想象中那麼塊,蕭焱也就放下了心來,之前那走火入魔的緊張,已經蕩然無存,又開始修鍊了起來。

這一次修鍊當然要比之前快了不少,藉助日月神燈的蘇醒,他吸收外界鬥氣的效率顯然快了很多,許多來自外界斗之氣,在進入日月神燈內,片刻之後,就變成了精純的斗之氣,一部分精純的斗之氣則是在溫補著自己的五臟六腑,而另一部分的斗之氣則是淬鍊著自己的靈魂,而最後那一部分則是在體內慢慢的凝聚! 蘇堤帶著竇金玲走了。

留下王芳坐在地上摟了哆嗦著身子的余慕蓮老半天。

阿團在巷子里鬼鬼祟祟的探著小腦袋。

王芳看得真是氣忍不住一處來,狠狠瞪了一眼小傢伙,安撫了懷裡的小丫頭幾句,兩人這才過去和阿團匯合。

「走,我也有好些日子沒去著你家了,你小子就正好給我帶路了!」

王芳一手牽著余慕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