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隕瞬間噎住。

他只是客氣了一下,可這丫頭竟然,竟然真要讓他把余陽逐出薄家!

見薄隕沉著臉,一言不發地沉默,阿黎不由得輕笑一聲,「老爺子,您該不會是不捨得了吧?」

已經有好些年了,從來沒人敢這麼對他無禮,可如今他竟然被一個小輩逼得下不了台,一時之間,薄隕氣得半句話也說不出口。

最可恨的是,家主竟然任由一個丫頭這麼欺辱他!他好歹也是一家之主。

「既然老爺子捨不得,那就算了,反正我也沒傷到,倒是他……」阿黎撇撇嘴,扭頭,眼巴巴地望向身邊的男人,「薄大哥,我剛才是不是砸得有點重?」

薄寒池:「不重!」

易胥:「……」少爺,有了阿黎小姐,您就不要原則了嗎?

薄隕氣得緩緩閉上眼睛,看來他得給老夫人打個電話了,這樣的女人要是成為薄家的當家主母,那薄家豈不是會被搞得烏煙瘴氣?

「家主,阿黎小姐,你們放心,我一定會將他逐出玉城薄家。」

「相信老爺子一言九鼎。」

……

原本阿黎還想跟姬唯一起去賭石現場,可她擔心薄寒池的身體,只好拒絕了他的邀請,跟著薄寒池一起登上了回帝都的航班。

姬唯氣得胃疼,越發著急要將他家水靈的大白菜,趕緊認領回去。

回程的航班依舊是商務座。

一躺下去,阿黎就閉上眼睛睡著了,很困,眼皮子重得根本睜不開。

「麻煩那一條毯子過來!」薄寒池對不遠處的空姐說道。

那空姐連忙應了一聲「好」,取了毯子遞給薄寒池,男人稜角分明的臉龐瞬間驚艷了她,還有那一雙如漩渦般的黑眸。

「先生,您要的毯子。」

從空姐手裡接過毯子,薄寒池道了一聲謝,然後將毯子撐開,小心翼翼地蓋在身邊女孩兒的身上。

阿黎輕輕嚶嚀一聲,不舒服地翻了個身。

那空姐無意中瞧見阿黎的模樣兒,眼睛不由得一亮,這不是《少年刺客》的女主角宋黎嗎?之前她一直帶著鴨舌帽沒認出來。

自《少年刺客》上映幾天,票房一直居高不下,穩穩坐在第一位,而且這部電影的口碑也極好,某瓣評分8.7,亦是賀歲檔評分最高的影片。

那這個男人,應該就是薄寒池先生了吧!真正是郎才女貌。

阿黎睡得很沉,自然不知道自己已經被人認出來了。

「少爺,您也睡會兒,回去之後還有一大堆事情等著您處理。」

「嗯,我知道。」

……

六個小時之後。

他們一行人已經回到了薄公館,此刻帝都的天色已經暗下來,阿黎剛一走進去,一團白色的龐然大物突然朝她撲過來。

阿黎頓時一個趔趄,要不是被身邊的男人及時攬住腰,她肯定會被大白撲倒在地上。

「汪……」

大白興奮地在阿黎身上蹭來蹭去的,要不是她拚命攔住,那條碩大的舌頭已經舔上她的臉了。

薄寒池連忙冷著臉,嚴厲地呵斥了兩聲,大白立刻就老實了。

看著趴在地上,半點也不敢動彈的大白,阿黎頓時有些哭笑不得,就連大白都知道,她看起來好欺負,而身邊這個男人是絕對不能惹的。

「臭大白,以後再也不給你吃牛排了,你跟外面那些人一樣,都覺得我好欺負!」

阿黎輕哼一聲,一臉傲嬌。

你娶真相,我奉癡心 似是感覺到她不高興的情緒,大白連忙挪到她腳邊,討好地蹭著她的小腿。

為了牛排,節操什麼都不要了!

旁邊的男人愜意地伸出手,朝大白勾了勾,「大白,過來!」

大白為難了。

它左瞅瞅,右瞧瞧,然後眼巴巴地瞧了一眼阿黎,飛快地朝著薄寒池跑去。

阿黎頓時噎了一下,睜大眼睛瞪著大白,「大白,你的節操呢!為了討好這個男人,你竟然連牛排都不想吃了嗎?」

大白默默地趴在地上,充耳不聞。

見身邊女孩兒抓狂的小模樣兒,薄寒池眉梢一挑,薄唇似笑非笑地勾起,「阿黎,你想不想讓大白聽你的話?」

對上那一雙如深淵般的黑眸,阿黎心頭一跳,毫不猶豫地拒絕:「不想。」 「有我在。」

下車之後,身邊的男人輕輕捏了一下她的掌心,他的指腹有一層薄繭,觸摸她掌心的時候,那一種觸感顯得粗糲。

重生之婚前止步 阿黎抿唇一笑,那雙好看的眉眼彎成了月牙兒,很認真地望向身邊的男人,一本正經地說道:「我知道啊!」所以,她才會義無反顧。

對上她盈滿了笑意的眸子,薄寒池勾起唇,親昵地揉了揉她的短髮,就連說話的語氣里也難掩其中的愉悅:「傻笑什麼!」

阿黎噎了一下,沒好氣地瞪他,「我才沒有傻笑!」

薄寒池:「是,你沒有傻笑,你只是笑得傻而已。」

阿黎:「……」你才笑得傻!

見她瞪著一雙清透的深眸,薄寒池又忍不住捏了捏她的小手,順便撓了一下她的手掌心。

一股酥癢的的感覺,瞬間爬滿了她身體的每一個角落,阿黎愣了愣,只覺得臉頰發燙。

緊接著,不等她說什麼,又聽到身邊的男人說道:「一會兒要是奶奶說了什麼讓你不高興的話,你就當什麼都沒聽到。」

阿黎眯了眯眼,緋唇玩味地勾起,「擔心我氣著奶奶么?」

停頓了一下,她又笑眯眯地補充了一句:「我看起來很不懂事嗎?」

薄寒池:「我是擔心一會兒奶奶說的話會氣到你,你也知道……」

「阿池,你就這麼擔心我欺負了這丫頭!」 總裁的點心小妻 一個不悅的聲音驀然響起,老夫人的聲音中氣十足,卻透著一絲不滿和憤怒。

阿黎抿抿唇,忍著心裡的笑意,幸災樂禍地瞧了一眼身邊的男人。

見身邊女孩兒一臉不懷好意的笑,薄寒池輕斂眸色,又輕輕捏了捏她的掌心,「奶奶,您誤會了,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擔心……」

老夫人冷哼一聲,轉身就朝著裡面走去,一邊走一邊沒好氣地說道:「你不就是擔心我會欺負她!阿池,奶奶在你心裡的形象就這麼差勁?」

說著,她又扭頭瞧了一眼自己最疼愛的孫子,果真是已經長大了。

「那個,奶奶,您真的誤會了,是薄大哥知道我從小脾氣不好,他擔心我會忍不住跟您頂嘴,范老上次說了,您不能被氣到。」

阿黎抬起頭,一雙漂亮的杏眸閃著誠懇的光芒。

生怕老夫人不相信她的話,阿黎又笑吟吟地補充了一句:「奶奶,薄大哥這次著急趕去緬甸,根本就不是因為我,實在是那邊的情況太嚴重了,他擔心我處理不好,畢竟,我是第一次……」

聽阿黎這麼說,蘇沁臉上的神情總算好看了一些,她不希望自己一手帶大的孫兒,會為了丫頭不顧大局,而且,這丫頭還是一個野種。

她可以留在阿池身邊,至於薄家的當家主母,她是沒有資格的。

「別站著了,先進屋吧!」

阿黎立刻吁了一口氣,這一關應該過去了吧!她連忙笑呵呵地說道:「謝謝奶奶。」

事實上,一直到昨天下午,蘇沁才知道宋黎在宋家的處境,她竟然不是宋若水和宋敬業的女兒,也就是說,宋若水在嫁給宋敬業之前,她就已經懷孕了。

換句通俗的話說,宋黎就是一個不知道自己生父是誰的野種。

這樣的女孩子怎麼配當薄家的主母!她絕對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但如果阿池非要堅持,那她願意妥協,不介意宋黎留在自己孫子身邊。

當然,這樣一來的話,宋黎跟阿池的關係一輩子都不能見光。

蘇沁坐在沙發上,雙手拄著沉香木的拐杖,淡淡地說道:「北煬,麻煩你帶阿池去檢查身體,阿黎,你留下來陪我坐會兒。」

薄寒池面色微變,劍眉幾不可見地蹙了蹙,「奶奶……」

蘇沁那一張老臉瞬間就沉了下來,目光的焦距落在那一雙握在一起的手上,不悅地瞪著薄寒池,「你還怕我吃了她不成?」

「奶奶,薄大哥是擔心我把您給氣到。」阿黎連忙解圍,眯起眼微笑。

薄寒池垂眸,粗糲的指腹來回摩挲著阿黎的掌心,低頭湊到她耳邊,壓低了聲音說道:「有我在,你不用委屈自己。」

阿黎立刻雞啄米似的點點頭,一雙漂亮的杏眸微微眯起,有你這句話,那我就放心了!

之前還一直擔心自己的哪句話會惹老夫人不開心,每次說話之前,她都要在大腦里仔細地過濾好幾遍,斟酌再斟酌,然後才敢說出口。

現在看來,她之前的擔心好像都是白費的!

很快,偌大的客廳里就只剩下老夫人和宋黎,還剩一個經常伺候老夫人的張媽。

小時候聽外公說,張媽是老夫人陪嫁過來,跟老夫人親如姐妹,而且一輩子未嫁。

薄寒池走了之後,阿黎不卑不亢地站在一旁,神色認真地說道:「奶奶,您說,我聽著。」

明擺著老夫人有話跟她說,她自然要把姿態做足了,不能給薄大哥丟臉。

見宋黎這麼乖巧,蘇沁一時有些不習慣,眉頭緊緊擰起。

蘇沁不動聲色地打量著眼的女孩兒,皮膚很白皙,五官也很好看,尤其是那一雙眼睛,靈動,剔透,又透著狡黠……

宋黎長得一點都不像宋家的人。

「阿黎,你的事情我也已經聽說了,你要想留在阿池身邊,我也不反對,但你要是生了不該有的心思,那可就不要怪我使手段。」

說這番話的時候,蘇沁儼然端出了曾經薄家當家主母的氣勢。

阿黎愣了一下,雖然不明白她話里的意思,但能聽出她的語氣。

透著很明顯的嫌棄!

垂了垂眸,阿黎笑了,眉眼彎彎的,很好看。她說道:「奶奶,你就說的不該有的心思,是指什麼?我這人比較笨,聽不懂。」

蘇沁也不生氣,只意味深長地睇了阿黎一眼,「既然你聽不懂,那我就跟你解釋一下,這不該有的心思自然是嫁給阿池。」

「薄家的當家主母不需要一個連自己生父都不知道的女人來當,這樣的女人也沒有資格。」

這話已經說得很明白了,她可以跟薄寒池是任何關係,唯獨不能是法律承認的夫妻關係。 阿黎有些生氣,可想了想又覺得沒什麼好生氣的,薄家人家說得沒錯啊!這可是薄家,帝都的一流世家,這年頭誰不講究門當戶對?

她算什麼!

孤女?

一個孤女,人家能收留你不錯了,你竟然還肖想做什麼當家主母!

這不是笑話么!

阿黎斂眸一笑,依舊一副很乖巧的樣子,「老夫人說的是。」

蘇沁頓時覺得欣慰,沒想到這丫頭是這麼通透的性子,她剛把話挑明,她就知道該怎麼做,倒是白準備了那麼多的說辭。

她剛想要誇宋黎一句,卻又聽到宋黎繼續說道:「其實,我跟老夫人的想法是一樣的,我之前也跟薄大哥提過,可薄大哥……」

話鋒一轉,阿黎低頭皺起眉,為難地咬著唇角,欲言又止。

蘇沁的臉色瞬間就變了,她扭頭跟身邊的張媽對視了一眼。

張媽朝她無聲地搖搖頭。

看著老夫人微變的臉色,阿黎譏誚地勾起唇,垂在大腿兩側手指緩緩蜷曲。

她不著痕迹地笑了笑,說道:「要不,這樣吧!老夫人,您把原話跟薄大哥說一遍,他要是同意,我立刻就走人,絕對不會多待半分鐘。」

蘇沁頓時愣住,她怎麼都沒有想到,剛才還一副乖乖女模樣的宋黎,會突然變得這麼犀利!

而且,她說話的語氣沒有半點商量的餘地。

「你……」

阿黎依舊笑著,眉眼不再那麼純良,透著一絲戾氣,「老夫人,我上次就跟您說過的,我喜歡薄寒池,至於從什麼時候開始喜歡的,我也不太記得了。」

「當然,您要是想讓我離開他,也不是什麼很難的事情,您可以親口跟他說,他如果放棄我,我一定會毫不猶豫地離開。」

蘇沁瞬間就被她氣到了,臉色漲得鐵青,雙手用力地按住胸口,一口氣憋在了喉嚨里。

她又想起最初的時候,方瑜就是這樣一副嘴臉……

「老夫人,老夫人你怎麼了?」張媽嚇得連忙湊上前,「快去!快去把范老喊過來,就說老夫人氣急攻心暈倒了。」

阿黎沒有動,依舊站在原地,她也不是醫生,貿然湊上前只會被人嫌棄。

「老夫人怎麼了?」

一個身影飛快地從她身邊跑過去,身邊是高跟鞋噠噠噠的聲音。

阿黎聳聳肩,緋唇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這人來得還真是時候。

「張媽,去拿葯!」

姜媛飛快地扶住老夫人,然後將她平躺著沙發上。

阿黎的事先被擋住,她沒看到姜媛做了什麼,但很快她就聽到老夫人虛弱的聲音:「媛媛,你來了。」

「老夫人,您這是怎麼了?我剛才一進來就看到您暈倒了,還好沒什麼大事。」姜媛一臉擔心,又伸手擦了擦額頭。

張媽剛好找來了葯,又端了一杯溫開水,「姜媛小姐,葯來了。」

「嗯,給我,我餵給老夫人。」姜媛的動作很熟練,像是伺候習慣了,「老夫人,您感覺舒服一點了嗎?」

蘇沁虛弱地點點頭,「我好多了,媛媛,剛才多虧了,要不然我這條老命……」說著,她抬起頭,看向阿黎的目光毫不掩飾的厭惡。

阿黎撇撇嘴,沒精打采地耷拉著腦袋,這鍋,背得有點冤枉!

沒多一會兒,薄寒池和范老也出現在客廳里,范北煬一臉緊張,連忙跑過去,甚至失了儀態,「阿沁,你怎麼樣了?有沒有覺得哪裡不舒服?」

蘇沁笑著搖搖頭,只是那笑容說不出的凄涼,「北煬,我沒事。」

一走進客廳,薄寒池就看到杵在一旁發獃的阿黎,她低著頭,濃密的睫毛如蝶翼般輕扇了幾下,臉色有些蒼白,纖白的手指用力地握在一起。

那一瞬間,他心底某處柔軟的地方毫無徵兆地塌陷下去。

薄寒池走過去,強勢地將阿黎摟進自己懷裡,低聲叫她的名字:「阿黎。」

女孩兒微怔,下意識地揚起小臉,朝他擠出一絲淺笑,「你回來了?」

薄寒池抬起手,溫熱的掌心親昵地蓋在她的額頭上,又輕輕的揉了揉,輕聲詢問她的意見:「我先讓你易胥送你回去?」

「好。」反正留下來惹人厭煩的,還不如先回薄公館去。

至於老夫人的提議,等晚些時候找了機會再跟他說。

很小的時候,外公跟她說,囡囡,你是上天賜給我們宋家的寶貝,以後啊!不管你遇到什麼人,遇到什麼事兒,都不要讓自己受委屈,外公會心疼的。

也會愧疚!

阿黎自然不知道宋忠會愧疚,因為宋忠認得紫晶石,知道它的價值,一個襁褓里放了一塊紫晶石的嬰孩,她原來的家境一定很好,非富即貴。

剛出了薄家老宅的大門,阿黎就接到薄清歌打過來的電話。

「阿黎,你現在沒跟我大哥在一起吧?」

電話一接通,手機聽筒里就傳來小歌兒小心翼翼的聲音。

百味記 阿黎忍不住笑了,平日里的薄清歌那可是無法無天的,認識她這麼多年,就沒見她怕過誰,可只要遇到她大哥,她就像見了貓的老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