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斷情的確是很想爭搶神秘的肉塊,但是蕭家跟魏家的大交戰在即。到時候絕對花錢如流水,所以這七十多億去買一個不確定的結果,蕭斷情實在不捨得。

但蕭斷情只是不捨得花錢去買,她可沒準備放棄這神秘的肉塊!

天啟預報 等待了一會兒,見蕭斷情已經沒有了要爭搶的意思,美女拍賣師只能宣佈道:

「恭喜33號座位的先生,以七十三億一百萬的價格,拍下了本次拍賣會的壓軸寶貝!」

在拍賣會的工作人員,將神秘的肉塊送過來之後,早就已經按耐不住小奶狗,直接一個飛撲,將神秘的肉塊給兩三下吃進了肚子裡面。

那個穿著旗袍的性感女員工,頓時嚇得跪在地上,惶恐不安的求饒道:

「先生饒命!先生饒命!我真的不知道這條狗會突然撲過來,我,我……」

這可是七十三億呀!

哪怕穿著旗袍的女員工把自己給賣了,都不可能湊到這麼多錢。

所以她真的非常怕林天恆會像對待之前小老頭拍賣師那般,直接揮劍殺了自己。

林天恆揮手淡淡說道:

「不怪你,反正我買來,本就是給準備它吃的。」

聽到這話,全場所有的人,嘴角都不由自主的抽搐了起來。

尼瑪!

土豪裝比燒錢,他們經常看到。

但是像林天恆這樣,一口氣在這條狗身上花費一百億,真的是把他們的世界觀,給徹徹底底的刷新了一遍!

在拍賣會散場的時候,無數的家族小姐,和拍賣場的女員工,里三層外三層的,把林天恆圍了個水泄不通。

一個個的,都恨不得把林天恆給當場活吞掉才好。

「安靜!」

好在秦嵐妃夠彪悍,直接站到了桌子上,大喊道:

「我已經跟林天恆今天晚上約好了,所以你們別再來耽誤我們的約會時間了!否則的話,我手裡的這把劍,可不會跟你們鬧著玩!」

望著散去的人群,林天恆不禁笑道:

「謝了,突然發現你有些時候,還是挺有用的。」

秦嵐妃雙手環在胸前,直接將胸口的柔軟,擠出了誘人的半圓形弧度。

隔著衣服,林天恆都能清楚看到那雄偉的輪廓!

「別謝我,因為晚上你真的需要陪我去『約個會』。」

秦嵐妃咧嘴笑道:

「嘻嘻,其實是我今天晚上過生日啦~既然你送了我禮物,那我自然得邀請你去參加生日party呀。」

這麼巧?

林天恆剛想拒絕,系統突然提示,收到了來自魏坤琳的大量負面情緒。

餘光瞟了眼,林天恆看魏坤琳正在角落裡打著電話,並且目光陰冷的盯著自己在看。

很顯然,這傢伙是起了賊心。

怕秦嵐妃和秦峰留下來會出事情,所以林天恆便直接答應道:

「行,把地址和時間發給我,等我辦完手頭上的事情,立刻就趕過去。」

秦嵐妃驚喜不已,連忙說道:

「嘿嘿,那我們就這麼說定了哦。要是晚上看不到你,我就去警察局,說你玷污了幾十個少女,然後跑路了!」

……

告別了秦嵐妃和秦峰之後,林天恆故意沒有走向大馬路,而是轉頭走進了旁邊的山頭。

在林天恆走後不久,他途徑的一棵大樹的樹梢上,立刻出現了兩道鬼鬼祟祟的身影。

微風吹動,樹葉沙沙作響。

但樹梢上的兩道鬼祟身影,居然扎眼便消失不見…… 哪怕記憶不在,哪怕想不起來過去的事情,可是以孟少寧的性情,也絕不會抗拒為他擔心四處搜尋他的親人才對。

君璟墨見姜雲卿神情不對,問道:「怎麼了?」

姜雲卿沉默了片刻才說道:「沒什麼,他們能安然回來就好。」

徐氏卻沒有想那麼多,她只是聽說孟少寧和徽羽過不了幾日就能回來了,而且兩人在那般危險的情況下都還能保住性命,簡直是天大的幸事。

徐氏雙手合十連連說道:

「阿彌托佛,阿彌陀佛,當真是佛祖保佑,人都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他們能回來就好。」

「我定要去給佛祖還願,給造金身,謝謝佛祖保佑他們能夠回來……」

君璟墨聞言對著徐氏道:「舅母,小舅的身份如今對外保密著,他回來之後恐怕不能住回府里來,到時候得尋別的地方安置,免得生出事端。」

徐氏自然知道這個道理,當初孟少寧離開大燕前往宗蜀的事情全然是被逼無奈,而且為了了卻所有麻煩,「孟家四爺」早在大半年前那場京中大亂之中就已經意外而亡了。

如今的孟家一門數將,深得新皇信任,而且還出了一個皇后,滿京城的眼睛都落在他們身上呢。

如果是以前遇到這種事情,他們還能悄悄的將孟少寧接回府中來修養,等到事後在悄悄送出去就是,也不會驚動了什麼人,可是現在卻不行,怕是到時候孟少寧前腳剛一入孟府大門,後腳「孟家四爺復生」的消息就能傳的滿大街都是。

也不是怕擔什麼責任,只是孟少寧身份特殊,越少人知道越好。

徐氏說道:「陛下放心,這個我曉得的。」

「雖說這府裡頭上下已經被我整肅過幾次,可是難保不會有人插進來的探子。四弟回來之後,還是住在陛下安排的地方妥當。」

「只要他人安全,不拘住在哪裡,」

徐氏得知了孟少寧他們還活著,心裡頭高興的不得了,而且孟少寧雖然不能送回孟家修養,可是到時候回來之後怕是還要準備些東西。

姜雲卿與她說讓她準備些孟少寧過去的所用之物,說不定到時候能夠幫著孟少寧記起過去的事情,而且孟少寧雖然不回來,可是徽羽卻是要回孟家的。

再加上君璟墨來了,徐氏也不好一直在旁邊杵著耽誤人家小兩口說話。

所以幾人說了一會兒話后,徐氏就借著收拾東西為借口先行帶著人離開。

屋中就剩下姜雲卿二人時,君璟墨才半攬著她說道:「小舅他們安全了,你也別再自責了。」

姜雲卿抿唇:「我沒自責。」

君璟墨見她嘴硬,親了親她額頭:「跟我還要逞強嗎,你的性子我還能不了解?」

孟少寧他們失蹤之後,姜雲卿雖然看著平靜下來,這段時間也沒再提及孟少寧他們。

可是君璟墨卻是知道姜雲卿是在怨怪她自己的。

她怪她自己當初在發現李廣延的身份之後,對他的心慈手軟。 小奶狗很乖。

林天恆在前面走著,它就在後面邁著小短腿奮力跟著。

不過小奶狗就像是喝醉了酒,走路東倒西歪,還不停的搖晃著腦袋,著實萌得不行!

老公,這次來真的 出於心疼,林天恆便想著將小奶狗給抱起來。

但是在林天恆觸碰到小奶狗的瞬間,突然看到了一頭大如山嶽的浩瀚猛獸,猛的掙開眼睛,朝著自己看來!

僅僅是一個眼神,就讓林天恆感覺靈魂震蕩。

實在是太可怕了!

而且要不是林天恆撒手的及時,說不定會有生命危險!

小奶狗「嗚嗚」叫了兩聲,好像實在示意,讓林天恆不要碰它。

「難道那個身影,就是傳說中的麒麟嗎?」

林天恆開始有些後悔,自己讓小奶狗吃下神秘肉塊的做法,到底是不是一個正確的選擇。

傳說麒麟乃是祥瑞之獸,但凡麒麟出沒之地,都有祥雲伴隨。

但在剛剛那道漆黑的恐怖黑影身上,林天恆根本沒有感受到半點祥瑞氣息。他所感受到的,只是無盡的殺伐。

那種都快實質化的殺氣,即便是玄級高手,甚至是地級高手,都會被嚇得渾身顫抖!

砰。

砰。

誤以為自己被發現了,那兩個跟隨著林天恆的鬼祟男子,便不再繼續隱藏,直接從樹梢上跳了下來。

「本來你是個廢物,沒想到你居然能夠發現我們的存在。看來,你的確要比廢物強一點。」

「小鬼,我勸你識相一點,把那條狗交給我們。只要你配合,我們絕對給你一個痛快,讓你不用遭受非人的折磨。」

一高一矮,兩個戴著面具的男人,正輕視的看著林天恆。

畢竟魏坤琳已經跟他們兩個說了,林天恆只是有黃級中期的實力。並且因為使用了某種暴漲靈力的丹藥,所以林天恆現在非常虛弱。

一個連黃級中期實力都發揮不出來的廢物,又怎麼能如得了他們兩個黃級後期高手的眼呢?

發現林天恆看向了自己,魏東,也就是那個高個子的男人,頓時有些心虛。

因為他感覺林天恆好像是識破了自己的身份。

「不可能的,我帶著面具,又是突然出現。林天恆他不可能會知道我是魏家的人!」

正當魏東這麼想著的時候,林天恆忍不住搖頭笑道:

「你是白天跟魏坤琳一起的那個人吧?」

靠!

還真被這小子給猜到了!

但是魏東還覺得林天恆這是亂猜的,所以便冷笑著說道:

「呵呵,你還真是會猜,但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我不是你說的那個人。」

林天恆無語的說道:

「拜託你也有點敬業精神行不行?出來搞暗殺,也得稍微偽裝一下吧?你的聲音,你的身材,你的衣服,都跟咱們白天在茶樓見面時的一模一樣,你這弄得我想猜不中也很難呀!」

確定林天恆的確識破了自己的身份,惱羞成怒的魏東摘下面具砸在地上,然後沖著身旁的矮個子男人吼道:

「魏青山你個傻帽,他都知道咱們是魏家的人了,你還戴著面幹嘛?」

魏青山翻著白眼,懶得搭理魏東。

明明是你丫的被人給識破了,你沖我吼個屁。

反正都已經被識破了,魏東也沒了顧忌,直接陰冷的笑道:

「呵呵,林天恆,別以為識破了我們的身份,你就有多牛比了!告訴你小子,要是你老實一點,大家都省事。但要是你敢有什麼其他想法,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魏青山點頭附和道:

「乖乖把狗交過來吧,否則的話,我們只能下毒手了。相信我,被人活活打斷每一寸骨頭的滋味,絕對會比死亡更可怕。」

為了讓林天恆放棄掙扎,魏東和魏青山直接釋放出了自己黃級後期的氣息。

農門有田之腹黑夫君俏娘子 在如此威壓之下,一般的黃級中期高手,瞬間就會沒了抵抗之意。

畢竟實力差距如此懸殊,而且對方還多出一個幫手。這種情況之下,投降受死,絕對是最好的選擇。

唰。

一道輕微的響聲,引起了小奶狗的警覺。

它立刻咬著林天恆的褲腿,示意林天恆看向魏東兩人的後面。

但林天恆抬眼看去,卻什麼都沒發現。

「呵呵,都這個時候了,你還想跑?」

魏東握緊拳頭,冷笑著說道:

「既然你冥頑不顧,那老子就讓你知道,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任何的想法,都是愚蠢的!」

旁邊的魏青山居然掏出手機,開始拍攝視頻。

他一邊拍著,一邊譏諷的說道:

「林大少爺,我家少爺已經說了,等你什麼時候服軟叫他爸爸,我們什麼時候才能殺了你。否則的話,我們只能繼續折磨你到死為止!」

由於魏坤琳得回家跟自己父親解釋,他為什麼會花費二十億買了對破爛手鐲。所以魏坤琳沒辦法親自趕過來。

這讓魏坤琳感到非常失望。

但為了不錯過這麼精彩的好戲,魏坤琳便想了這麼個法子,讓魏東他們將林天恆痛苦求饒的模樣給拍下來。雖然不是現場,但魏坤琳相信自己看完視頻之後,心情一定會好很多。

黃級後期對付黃級中期,而且對方還受了傷,所以這魏東非常自信!

並且為了一拳打死殺林天恆,魏東只使出了五成的實力。

「噗!」

雙拳碰撞的瞬間,魏東便噴血飛了出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