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麗梅嘴角含笑拉動進度條到衛青池上場之前,看彈幕。

「空降成功」

「一首兩首,衛師父才華都要溢出來了」

「這個真TM好聽,歌詞寫的太好了」

「再來億遍」

舞台上衛青池還是那一套打扮,一手插袋一首握著話筒,朝樂隊示意后,等待音符響起。

蔣麗梅看見屏幕上出現幾行字。

《說謊》

作曲:衛青池

作詞:衛青池

編曲:衛青池

演唱:衛青池

「是有過幾個不錯對象

說起來並不寂寞孤單」

彈幕有懂王。

「你不止幾個」

「衛師父情史豐富」

「雪藏前就被人爆出來談過七八個」

「要知道那年才二十啊」

「禽獸」

「不!偶像」

···

「我沒有說謊我何必說謊

你懂我的我對你從來就不會假裝

···

角落那窗口聞得到玫瑰花香

被你一說是有些印象

···

我沒有說謊祝你做個幸福的新娘

我的心事請你全遺忘」

蔣麗梅當然也談過戀愛,失戀過的人聽這首歌,特別能理解歌詞的含義。

歌唱完,那些不正經的彈幕已經被遮住了。

「人生已經如此的艱難」

「一人包辦所有,不給人賺自己錢的機會」

「兩個字,窮」

「注意了划重點,全篇沒一句真話,這個渣男」

「你懂個嘚兒」

「哥哥這些年到底經歷了什麼呀」

···

這期節目播出后,從歌詞里還衍生出一個網路用語:人艱不拆。

第二天一早,某短視頻平台上,有人發了一段衛青池在老竇酒吧唱《那些花兒》的視頻,雖然光線不好,畫質渣渣,但還是被網友瘋狂點贊轉發。

「衛師父我粉定了,我說的,耶穌也阻止不了」

「『陪她們開房?』衛師父我輩楷模。」

「我去,你眼神指定有點問題。」

「老男人聽不得這歌」

「多少年了,你知道這些年我是怎麼過來的嗎,終於又有認真做音樂的人了,這歌詞寫的。」

這條短視頻簡直就是火上澆油,令衛青池除了打架之後,時隔六年又一次上了熱搜。

···

···

晚上,老竇酒吧。

衛青池上台之後,底下客人們就一直鼓掌,都是老朋友,現在似乎是要紅了,大家都替他開心。

「謝謝大家,老闆說要解僱我了,今天就是最後一次在這裡上台,你們想聽什麼?」

「說謊。」

「那些花兒。」

「好,有喊說謊的,有喊那些花兒的,那我就唱一首像我這樣的人。」

底下一片噓聲。

衛青池看見幾個生面孔拿著手機在拍,看裝備像搞直播的網紅,沒去管他們。

一連唱了三首歌,底下有人喊來首新歌,最後呼聲一片。

衛青池思索了一會兒:「好,來一首《安和橋》。」

「讓我再看你一遍從南到北

像是被五環路蒙住的雙眼

···

我知道那些夏天

就像青春一樣回不來

代替夢想的也只能是勉為其難

我知道吹過的牛逼

也會隨青春一笑了之

···

我知道那些夏天

就像你一樣回不來

我已不會再對誰滿懷期待

我知道這個世界

每天都有太多遺憾

所以你好再見」

一個濃妝艷抹的妹子,舉手機對著衛青池拍。

「太酥了,哥哥這低音炮,寶寶們,怎麼樣,我選男人的眼光沒的說吧?」

她聲音很小,也幸好是靜吧。

手機滿屏都是彈幕。

「要你選,憑什麼你先選」

「老娘早就相中他了」

「你先別動手,麻翻了放著我來」

「對對對,請他喝酒,下藥等我們到」

···

等這一段視頻在網上瘋傳,網友們徹底不淡定了。

「這貨還有多少歌是我們不知道的。」

「又背著我們唱歌。」

「難道這六年盡寫歌了嗎?」

「低音炮,受不了。」

「人帥還有才華,你就是對的人。」

「不怪人家有渣男之譽,這魅力哪個女子能抵擋。」

「頂樓主,說不得有點替林瀟擔心了。」

···

··· 柳浩然站着原地一動不動,直到耳邊威迪亞的怒吼聲徹底消失不見。

江源才有點不好意思道:「對不起了,柳先生。」

「沒關係,她早就看我不順眼了,江老也無需自責。」柳浩然也很無奈,他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就把她給得罪了,每次威迪亞見到自己都跟踩了尾巴的貓。

而且,他怎麼就成庸醫了?

江源見柳浩然沒有表現的多麼不滿,也就放心了。「你應該看過我的小孫子了吧。」

柳浩然點頭,「先天性的心臟病,按照現在的情況來看也不是什麼大事。」

「的確不是什麼大事。但是他的年紀太小,從小就體弱多病,我們這些大人就怕他下不來手術台,而且他的血型特殊,我不敢太冒險,我就剩下這麼一個小孫子了。不希望再白髮人送黑髮人。」江源說到這裏臉上當即露出悲痛欲絕的神情。

柳浩然嘆了口氣,多少也理解對方的心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