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老夫人一邊說着,一邊回想着。

「他想出去玩兒,我怕他餓著,便讓廚下給做了一碗雞蛋羹,他沒吃完,還剩了一碗底。」

「雞蛋羹……」

老夫人突然臉色一變。

「張媽,張媽,那碗剩下的雞蛋羹呢?」

門外,一個年老的婆子慌忙走了進來。

「夫人,雞蛋羹我端去廚房了?」

「快,看看雞蛋羹還在嗎?馬上端來。」老夫人吩咐。

「不用去了。」顏幽幽抬手制止。

「從小公子毒發到我們進府,這期間至少有兩個時辰的時間,如果雞蛋羹里摻有毒芹的汁液,恐怕,早被人倒掉了。」

「太傅大人。」顏幽幽看向老太傅。

「如果太傅大人應允,我想去廚房看看。」

顏幽幽想,既然來了,便盡量把此事了結,也算為那孩子清除了潛在的危險。

老太傅點點頭。

「有勞顏女醫了。」

幾人起身,由張媽在前面帶路,一同往太傅府的廚房走去。

顏幽幽站在廚房門口。

看着枱子上雜亂的廚房物品,可能是剛才侍衛抓人的時候,讓廚下產生了慌亂。

既然是毒芹,還是吃進嘴裏的,那就好找多了。

顏幽幽也不怕廚房裏髒亂,挽起袖子,一腳邁進廚房裏,開始上下左右的翻找。

櫥櫃底下,柜子裏,鍋碗瓢盆,水池裏,青菜婁里,凡是能找的地方都找了個遍,不要說是毒芹就是普通的旱芹,水芹都沒有找到。

「平時廚房裏的垃圾,都扔在何處?」

既然事發突然,雞蛋羹可以倒掉,但是毒芹卻無法短時間內處理乾淨,只要是人為,肯定會有跡可循。

「後門,拐角的死胡同里。」老夫人指了指侍衛把守的後門。

「帶我去看看。」

「好,顏女醫請。」

後門,拐角的死胡同,地方不大,太傅府不用的垃圾大部分都丟棄在這,直到天黑后,才會有人過來收拾。

顏幽幽捂著鼻子,抬腳就要往垃圾堆里走。

「主子,還是我去吧。」

靜言一把拉住她。

「顏女醫,還是讓侍衛進去找找吧。」

葛老太傅也開口制止。

「不用,還是我去吧,那毒芹與水芹、旱芹極為相似,不懂得藥理之人,很難辨認出來,況且,這種東西晾曬乾了,毒素減弱,只有越新鮮毒性才會越強。」

「而且,能帶進府里又不會讓人輕易發現,定是混在水芹和旱芹當中,就是廚子拿在手裏恐怕也分辨不出來。」

。 相原龍拉了拉衣領,想要掙脫張罘的手,卻發現拉不動,只好開始講道理:「你先放開我。」

「拜託別人的時候應該怎麼辦。」

「。。。你脫吧。」

這傢伙說啥呢。

不過,張罘也不想跟他講道理。每個人各執己見,要是一個人能說服另一個人,多半是本身志趣相投。

而相原龍,看著面前這個人依舊提著自己衣領,力氣又比不過對方,只好又復讀了一遍:「請放開我。」

態度誠懇了不少,張罘把他丟在地上。原因當然不是理解和體諒。

而是手機響了,昨天找完酒店后,龍姬從手機店買了兩個夏普手機。

卡已經插在裡面了,所以可以通訊。

張罘踢開擋路的某人,打開天台的門走下階梯。龍姬說找到了住處,讓他過去幫忙打掃整理。

帝諾佐魯肆虐的這個街區交通已經癱瘓了,在街道的一旁,站著一排人。

他們拿出手機拍照,把夢比優斯的身影發上推特。

時代真的變了。

張罘經過這群人,他還記得以前。人們總會驚慌地逃跑,即便怪獸死掉后。

依舊會守望著廢墟沉浸在怪獸來襲的恐懼里,可是如今。

推特上的點擊數和紅心才是這群人關心的事。

張罘走到下一條街,搭上車。

車輛漸漸駛離東京,龍姬找到的住所離東京有點距離,在守古市。

不比東京繁華,卻有這座城自己的步調。

張罘根據導航找到龍姬,她站在一座小山的台階之上。垂直向上的台階長著青灰色的苔蘚。

夏日的風吹過,台階兩邊的綠化帶隨風而動。

「我找了好久才找到的。這個住所。」

這個人一副快誇我的樣子,張罘卻不知從何誇起:「你在電話里說,價格便宜到可疑。」

說便宜都是貴了,龍姬說的價格是那種我真的可以以這個數字購房嗎。是會讓購買者都有些自責的便宜。

龍姬是龍,她對價格並不敏感,是住所的其他地方吸引了她:「這裡自帶了庭院喔。」

「你帶的錢最多買庭院的幾個花圃。」

看張罘不信,龍姬拉著對方的手去實地考察,她說的是實話。

確實是庭院,張罘指著面前這與自己記憶完全不同的庭院:「只是單純的雜草堆吧,而且蟲子好多,還有毒蛇。」

「是儲備食物。」

龍姬搖了搖手指,糾正道。張罘有點後悔讓她買房了,這個人對住所的價值觀和人類不一樣。

但是這傢伙,或者說她約見的中介出手很快,龍姬手裡此時拿著房產購買相關協議和鑰匙。

她已經買下來了。

接著,龍姬帶著張罘看了看房屋,那是個神社樣式的古老建築。

鳥居原本鮮明的紅色因為年代久遠有些掉漆,供奉神像的神龕傳出一股股令人不安的氣息,

張罘還以為到了什麼鬼片拍攝的攝影棚,龍姬顯然沒這個意識,她推開神社的木門:「賣房子的人說,這裡四季涼爽,上一代屋主莫名失蹤了才賣給我的。」

「那不就是凶宅嗎。」

「什麼是凶宅啊。」

「就是兇巴巴的宅子。」

「一點也不友好。」

「你也知道,而且好舊。」

張罘跟著進屋,在玄關處換了鞋。屋子裡有被仔細打掃過得樣子,但是也難掩陳設的老舊。

有些傢具紅得讓人不安,有些紙窗是黑色的,像是血跡乾涸了。

很不適應的張罘問龍姬為啥要買這裡,結果被龍姬反問了:「住所是幹什麼的。」

「住人的。」

「這裡已經滿足你的需求了,是功能型住房。」

「也太舊了。」

「可是也很便宜,你看看腳下的木地板,能走路吧。頂上的燈,能亮吧。到處都是功能美啊。」

龍姬抱著手臂點點頭:「張罘,沒有一顆善於發現美的心嗎。」

「我沒有,我臉盲。」

「那就得盲人摸象了。我們來盲人摸象吧!」

一隻手抓起另一手,貼在臉頰。張罘很懵逼,這傢伙腦子裡裝的都是啥。

他拍拍對方臉頰,讓龍姬清醒一點:「不整理屋子的話,晚上沒法住人的。」

「啊,好麻煩。」

「麻煩就別買這裡啊。」

「可是有庭院。」

「吸引你的原來是那個雜草堆。」

兩人嘟嘟噥噥一會兒,整理起這間屋子。

。。。

結束的時候,已是月上欄干。

張罘整理房屋的時候,也思考好了之後的工作。他走出門。

裡屋傳來熟悉的聲音:「路上小心。」

「好好看家。」

然後,他沿著月光邁下台階,工作的著落在東京。

張罘又搭車去了東京,原本的guys幾近全滅,新的guys還在組建。

guys這個組織是全球都普遍存在的地球防衛軍,帝諾佐魯的來襲使得島嶼方面的地球防衛軍傷亡慘重。

張罘去了guys總部,一番操作后。他得到官方任命,由他支持建立島嶼方面新的guys分部。

當然,原著不用改變。

迫水真吾是guys新隊伍的隊長,這個人以後會和佐菲融合。他本身也是guys的總監,在對戰安培拉星人時利用許可權啟動流星技術。

放大了夢比優斯(鳳凰勇者形態)光線技能的威力。

在那場奧特曼戰勝安培拉星人的最終決戰里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

張罘能任命的是相原龍,原guys隊員,原著里迫水真吾的接班人。

簡單的人事調動后,就得去拉人。隊長真吾不知啥時候已經拉到了日比野未來。

guys的隊服都發給他了,張罘就去拉另一個人,相原龍。

相原龍,就是白天的時候天台邂逅的人,張罘有點印象。

他通過奧特念力找到相原龍,這個人獨自坐在公園的長椅上,默默看著路燈下蟲兒飛。

張罘從自動售貨機買了一聽橘子汽水,他還蠻喜歡喝這個。

他打開橘子汽水,走到長椅邊上:「這位先生,我們懷疑你和一起肇事逃逸有關,請出示一下身份證。」

「啊?嗯。是你。」

相原龍難以忘記不僅被面前這個人隨意丟在地上,腰上還被踹了一腳:「找我幹什麼。」

「肇事逃逸。」

「我今天沒開車。」

「嘖。」

「我最近幾天也不打算開了。」

「誰管你那個,我是說和我一起去gusy分部。」

「已經不需要什麼guys了。」

「那把guys的隊服,工作證給我。我給你辦離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