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雄手指一點,一道白光進入一名男子的腦子,那是他的靈識。

片刻之間,他就讀遍男子腦子中的一切,包括他的的語言。

葉雄正準備去大應博物館,正在這時候,他突然發現有東西在自己身體中蠢蠢欲動。

他攤開手掌,手心一朵黑色的火焰跳動起來,正是黑暗之心。

突然,黑暗之心脫離他的手掌,自動朝前面飛去。

「這是……」

葉雄腦海之中,馬上跳出一個名字:路瑤。

法寶都有靈性,特別是神器,靈性十足,擁有修士都沒有的靈性。

路瑤死之後,黑暗之心落到了葉雄的手裡,之後他一直都沒怎麼用過。

黑暗之心在他身體裡面沉寂,從來都沒有主動離體過。

現在,黑暗之心突然自動離開,可能性只有一過:它臭到路瑤的氣息。

「瑤瑤……」

葉雄心裡泛起了一股柔情。

路瑤曾經是他又愛又恨的一個女人,但是在她為了告訴自己真相,不惜被伊莎用靈魂禁咒弄死之後,葉雄的心裡對她所有的恨都消失了,只剩下愛。

從她死的那一刻起,葉雄就在心裡決定,只要自己活著,就一定想辦法找到她的轉世者,幫她解除靈魂禁咒,脫離伊莎的控制。

沒想到,這麼快就有她的消息。

葉雄算了一下時間,路瑤是在自己飛升之後死的,算起來,自己來神界,也就是二三十年,如果路瑤重生,就多也就是三十歲,有可能只有二十來歲。

如果不止重生一次,幾歲都有可能。

「小秋,你在博物館附近等我,我有些事情去辦一下。」

按捺住激動的心,葉雄化成一道流光,跟在黑暗之心後面。

……

一片低矮的平民區,到處都是貧窮落後的氣息。

跟葉雄前面見到那些上百米的高樓大廈相比,這裡真的太窮了。

果然,什麼地方都有窮人跟富人。

黑暗之心在前面一家兩層高,四壁滿是苔鮮的破舊房子面前停了下來。

它在半空上下跳動著,想鑽進裡面。

葉雄大手一抓,將它抓回來,然後走過去,輕輕地扣著房門。

嘟嘟!

「誰啊?」

一道清脆的女人聲音響起。

片刻之後,門吱的一聲打開,一名衣著普通的女人出來,一臉疑惑地望著他,問:「你找誰呢?」

身高一米六八左右,身材修長,五官精緻到了極點。

瓜子臉,柳葉眉,瓊鼻高聳,一雙眼睛特別有神。

哪怕沒有任何化妝,穿的也是極普通的衣服,但是那種發自骨子裡的美,還是掩蓋不住。

這女人,一旦包裝起來,巨星都沒辦法相媲美。

葉雄愣了一下,他以為看到的是路瑤的臉,卻原來不是。

但是片刻他就明白了。

十大神將,每一次重生都是靈魂重生,不是肉身重生,模樣自然不一樣。

但是,由於命運安排,每一次重生,都會相似的。

路瑤每一次重生,都是傾國傾城的女子。

讓他不明白的是,這裡不是神界嗎,路瑤怎麼會在神界重生?

「瑤瑤,我終於找到你了。」葉雄發現自己的鼻子有些酸了。

路瑤殞落的情景歷歷在目,從那時候開始他就暗暗發誓,一定要找到她

「你認錯人了。」

就在葉雄感情澎湃的時候,門砰的一聲被關上了。

門後傳來女孩的罵聲,什麼衣著古怪,奇奇怪怪。

葉雄看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哭笑不得。

就自己現在這樣子,是人看到自己都覺得奇怪,誰不起提防心。

LCK之職業女選手 他身影嗖的一下在原地消失了。

回來的時候,他已經換了一套當地居民的衣服。

此時門口,圍了一群人,十幾架飛行器停在地上。

一名二十五歲左右,頭髮染成紅色的男子走到門口,重重地拍著房門。

「秦玥,我知道你在裡面,出來。」

房間門敲了很久,都沒有人開門。

「開門,再不開門,我踢門了。」

話音剛落,紅髮男子飛起一腳,直接將門踹倒。

門頂灰塵落到他頭皮,熏了他一臉。

「操,這都是什麼地方,是人住的嗎?」紅髮男子退出幾步,拍了拍自己的頭髮,朝後面的一群人罵道:「你們瞎眼了,沒看到老子衣服髒了嗎?」

話音剛落,背後的男子全都跑了過來,幫他拍去身上的塵灰。

就在這時候,屋子裡面似來一聲怒吼。

「孟昆,別以為你家有幾個臭錢就可以胡作非為,這個世界是有王法的。」秦玥從裡面出來,崩著臉。

孟昆從口袋裡面抽出一張紙,扔到面前的地上,說道:「這裡是五百萬的借據,你父親向我真金白銀借的,白紙黑字。現在他沒錢還,父債女還,我只能來找你了。」

「什麼,五百萬。」

秦玥連忙將紙條拿出來,當看到上面的簽名之後,臉色大變。

(本章完) 父親的名字,她如何能不認得,這正是父親的簽名。

五百萬啊,這樣的巨款,她一輩子都還不清。

好婚晚成 「他欠下的債,你找他要,找我幹什麼,我哪裡有錢啊,連房子我都是租的。」秦玥怒吼。

「他要是有錢,我還用得著來找你嗎?」

「我不管他了,從他染上賭癮的那一刻起,咱們之間已經沒有父女之情,這裡不歡迎你們,你走。」

秦玥說完,轉身要進屋。

啪啪!

孟昆拍了兩下手掌。

一輛飛行器呼嘯而來,從天而降,落到地上。

馬達帶起來的旋風捲起漫天的灰塵。

「你不會將那破車停遠一點嗎,廢物。」

孟昆理了理自己被吹亂的頭髮,破口大罵。

情人不做,總裁拜拜 「不好意思,昆少,我現在就停遠一點。」

那名手下正準備啟動飛行器,孟昆飛快地走過去,一腳將他踹翻在地上。

「老子造什麼孽,才招了你們這群腦殘小弟,停都停了,你還啟動。」

一輪猛踢,將那手下踢得鼻青臉腫,孟昆這才從飛船上面,將一名五十多歲的老頭扯下來。

「秦玥,你真不理他了嗎,那現在就當你的面把他雙腿打斷。」孟昆大喝。

秦玥剛走到一半,腳步停了上來。

「玥兒,救救爸爸,求求你救救爸爸,你不救爸爸,爸爸死定了。」

老頭連忙跑過去,撲咚地跪在秦玥面前,連連叩頭。

秦玥看著自己這個不爭氣的父親,眼淚不爭氣地落了下來。

她擦了下眼淚說道:「你自己算一下,我幫你多少次了,每次你都說不賭,結果呢,什麼時候改過?五萬十萬,我還能想辦法幫你,現在是五百萬啊,你讓我怎麼救你,你難道想讓你女兒當妓女來救你嗎?」

「玥兒,昆少說,只要你肯嫁給他,我的債就可以一筆溝消。」

「昆少一直都對你有情有意,你嫁給他就能飛上枝頭當鳳凰,當富家少奶奶,以後都不需要打工。」

「女兒,這樣的機會……」

「你閉嘴,你讓我嫁給他,跟讓我死有什麼區別?」秦玥吼道。

「秦玥,你給我打住。」孟昆打斷她的話,說道:「我孟昆怎麼說在大應國也是有頭有臉的人和,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向我投懷送抱我都沒理,怎麼到你眼裡就一文不值了?」

新婚不歡愉 「趙珍,記得嗎?」

「哪個趙珍?」

「去找你,最後從帝國大廈跳落的那個女孩,她是我從小玩到大的朋友,她把你所有的事情都告訴我的,你這個人面獸心的傢伙,想我嫁給你,除非我死的。」

孟昆的臉頓時就黑了,突然飛起一腳,狠狠踹在老頭的背上。

這一下直接將老頭踹翻在地上。

老頭慘叫起來,但是這叫聲非但沒有讓孟昆停止,他反而踢得更狠。

「孟昆,你住手,給我住手。」秦玥急道。

「來人,給我往死里打,沒錢還,那就還命。」

一群手下撲過來,無數拳腳落到老頭身上,半晌老頭就奄奄一息。

秦玥看著父親慘狀,淚水嘩嘩地流著。

她不忍心去看,轉身跑向屋子,但是跑了一半,又停了下來。

終於,她轉身說道:「孟昆,你住手,我答應你。」

「都給我住手,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快把我老丈人扶起來。」

孟昆哈哈大笑,聲音得意之極。

秦玥臉如死灰一般,那模樣讓圍觀的葉雄,一陣陣心痛。

他剛才一直都出手阻止,就是想看看,重生之後的路瑤是什麼樣的人。

修真一道,人品第一,資質第二,第三是機遇。

作為十大神將的轉世者,路瑤的資質不用置疑;有自己幫她,她就擁有無盡的機遇,剩下的就是人品。

現在看來,轉世之後的路瑤,人品還是不錯的,為了一個廢物父親能犧牲自己,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秦玥,咱們走吧!」孟昆做了個非常紳士的請手勢。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誰會想到現在表現出如此紳士的傢伙,剛才就像小混混一樣毆打一個老頭。

這真是一個性格變態扭曲的傢伙。

秦玥機械一般朝飛船走去,剛走到一半,突然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

「等一下。」葉雄走了上去。

秦玥目光落到葉雄身上,愣了一下這才認出他。

這個傢伙,不就是剛才穿戲服來敲她家門的人嗎,怎麼這麼快就換上衣服了?

「小子,你誰啊?」孟昆昂著頭叫囂。

「你知道她是誰嗎?」葉雄指了指秦玥。

「她是我老婆啊!」孟昆笑道。

周圍那些小弟,全都哈哈大笑起來。

「昆少,這個傢伙不會是想英雄救美吧?」

「什麼英雄救美,怕是見色起心了吧!」

「敢跟昆少搶女人,這傢伙,膽子長毛了。」

一群小弟全都轟笑起來,看著葉雄,就像看傻子一樣。

只要知道昆少身份的人,哪個不怕,整個大應國,有幾個人敢惹他?

「她不是你老婆,是我的老婆。」葉雄淡淡地說道。

「你老婆?」孟昆目光落到秦玥臉上,怒道:「秦玥,你別告訴我,你已經是二手貨了?」

「我根本就不認識……」秦玥目光落到葉雄身上,正想解釋。

葉雄噓了一聲,打斷她的話,這才繼續說道:「她就是我老婆,她的錢我幫她還。」

「還你麻痹,給我揍他。」孟昆暴怒。

自己看中的女人,被別人睡了,他此刻心裡充滿了怒火。

此刻他心裡只有一個念頭,就是揍死這個敢跟他搶男人的王八蛋。

一群小弟,全都撲了過來,氣勢洶洶。

但是,他們突然發現自己的身體不能動了,每個人都以奇怪的形狀停在原地。

時間在他們身上,彷彿停止了一般。

「你這是什麼妖術,你是什麼人?」

「我警告你,我可是無神論者,我不怕你的。」

見自己的手下個個都被施展了定身術,孟昆臉色大變,然後跑回自己的飛車裡面,一手油溜得不見蹤影。

「給我滾。」葉雄冷冷地說道。

那些動彈不得人突然之間能動了,個個看著葉雄,就像見鬼一般。

下一刻,他們同時轉身,飛快跑回飛行器裡面,落荒而逃。

秦玥看著葉雄,眼睛睜得老大,顫聲問:「你到底是什麼妖怪?」

(本章完) 五分鐘之後,屋裡。

葉雄坐在一張滿是灰塵的椅子上,目光隨意地望著四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