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長生的彪悍人生最新章節、葉長生的彪悍人生斷魂、葉長生的彪悍人生全文閱讀、葉長生的彪悍人生txt下載、葉長生的彪悍人生免費閱讀、葉長生的彪悍人生斷魂

斷魂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一等帝君、陳年邪事、葉長生的彪悍人生、

。 第二天。

「蔡老您好。」聯邦秘書長潘文親自來到蔡老面前,恭敬的向她致意。

趙明宇暗道:這就是有實力就為所欲為了啊,我還想說,抱歉有錢真的可以為所欲為,我到底在想啥。

蔡老說話那真的是一點都不圓滑,不愧是這麼大一把年紀還針對剛來考試的古月…

趙明宇只感覺嘴角都在抽動,算了反正與他無關。

在潘文的親自帶領下,史萊克學院一行人魚貫登船。

趙明宇聽到似乎有人操着他指指點點,果然是這身衣服得原因,綠色的衣服早就過時了。

「那就是星羅皇家學院的學生吧?」謝邂低聲道。

「應該是吧,等下要和他們交流不是嗎?你跟他們打個招呼。」趙明宇笑了笑。

「你去吧?不對,為什麼是我啊,明老大。」謝邂不解道。

「敢挑釁,我就敢弄他們!」樂正與一副吊樣…

「挑釁是不是?」原恩夜輝瞥了他一眼。

徐笠智站在後面,也憨憨的笑,葉星瀾瞥了他們一眼,「無聊的難受吧,這兩個傢伙。」

趙明宇默默的看了眼那邊,不知道有沒有聽到樂正宇說的話。

登上巨輪后,趙明宇先留下魂力標記,然後又去領了鑰匙,本來一艘就夠,為了寬敞,還是分成分成兩艘巨輪。

「史萊克學院的校服可真夠難看的。你們怎麼受得了啊!」正在這時,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響起。

有一說一確實。

趙明宇只是在想他們會不會是被樂正宇吸引過來的。

一共十二人,看上去年齡都差不多,八男四女,都湊了上來。

「你們好…這就是你們的交流方式嗎?」趙明宇平靜的看着那名挑釁的男子。

樂正宇本來還想出聲的,驚訝的看着趙明宇,他這個人怎麼會這樣,閑的無聊?

「…」星羅學院的人都沒有出聲。

趙明宇沒有在看他們,朝着艙室走去了,唐舞麟、古月也是跟着離開了。

星羅大陸方面給他們安排的艙房還是相當不錯的,足有四十平米大,艙房內有自己的衛生間可以洗澡。

每一間艙房還有陽台,能夠看到外面的世界,吹吹海風。還是相當舒服的。

對的你們沒有看錯,當初六個在史萊克也只有這麼大的宿舍…

趙明宇都被驚呆了,簡直豪華版!

正午時分,伴隨着三聲汽笛響起,兩艘遠洋巨輪緩緩駛出碼頭,朝着深海的方向逐漸加速。

趙明宇伸出手打開空間傳送,娜兒有些驚訝的看着身邊出現得裂縫,跳了進去,空間轉變突然就出現的船艙裏面。

「哥哥,這是登上輪船了嗎,我們去看大海吧,你說會不會見到還魂獸。」娜兒握住了趙明宇伸開的手,一起來到的陽台上面。

甚至感受不到絲毫的晃動,吹着海風,明媚的陽光灑落全身。

「娜兒你怎麼在這裏?」也在陽台什麼的古月有些驚訝。

「當然是讓哥哥帶我來的想,其中就是尋找海魂獸,也不知道能不能見到。」娜兒笑吟吟的看着古月。

古月覺得自己嘮嗑痛,婉兒一笑:「我回去睡覺了,拜拜。」

「另一個我真是不坦率,哥哥,你是喜歡娜兒多一點,還是她多一點呢?」娜兒臉上帶着溫柔的微笑。

這難道又有什麼危險嗎?

趙明宇運轉魂力,周圍的光線突然黯淡起來,全部匯聚在他的掌心三寸。

「啊這,看煙花吧。」

五彩的光芒在天空綻放,一朵朵的鮮紅隨風飄入海面。

娜兒哼聲道:「算了,就知道你不會回答。」

很多人都好奇走到陽台看着外面的煙花,誰釋放得魂力?

「哥哥,大海看久了有些無聊啊,我們去阿瓦隆看看吧。」娜兒拉這趙明宇的手搖晃起來。

「是、是、是,我們走吧。」

鮮花出現在房間裏面,兩人就離開這艘巨輪了,趙明宇也錯過了不一會的廣播。

「砰、砰。」敲門聲響起。

「…」

娜兒的消息發了過來。

我和哥哥會傲來城了。

古月看了一眼,跺了一下腳,返回了自己的床艙。

沒一會唐舞麟也走了過來敲門,然後也是沒有反應,她的瞳孔已經變成了智慧的白色,「明宇你去哪裏了啊?對了電話…」

樂正宇就更騷包了,「沒想到一個人居然可以帥到這種程度…」

「…」謝邂簡直沒眼看他。

讓眾人驚訝的是原恩夜輝,她居然沒有傳男裝,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吧。

「怎麼,我就不和你這麼穿嗎?」原恩夜輝在人群中掃視着。

阿瓦隆。

此時的趙明宇在準備這各種食材,他的廚藝也是有長進的,不過這次他是打下手。

「哥哥,你把這個切一下,要薄一點,話說你不是不可以帶生物進來了嗎?你看這些魚就是。」娜兒帶着一些質問。

「…我一直都有帶食物,活的能放儲物戒指嗎?放在儲物戒指里我可以試一試…」趙明宇解釋道。

「…是這樣嗎?」娜兒試了湯底的味道,「就是這個感覺,哥哥,你快一點準備。」

這麼一問把趙明宇問醒了,只要他把魂力輸入到別人體內就可以將他拉入阿瓦隆了,不過這種方法並不好用吧。

趙明宇將切好的都放在盤子裏面,除了幾個清蒸的海鮮外,又是火鍋。

「哥哥你不吃嗎?」娜兒有些奇怪,夾魚片放在他的嘴唇邊上:「啊~」

「…我可以自己吃。」趙明宇說是這麼說,當然是沒有拒絕的理由。

……

「哥哥,要不要來一場久違的決鬥,娜兒可是又變強了哦!」娜兒比劃話了手臂。

「算…好吧。」趙明宇答應了。

隨便找了一個場地,娜兒釋放了白銀龍槍。

一點寒芒先至,隨後槍出如龍…

璀璨的星光從趙明宇身上亮起,星之聖劍橫檔在面前…

畫面一轉。

「哈…哈。」娜兒用槍支撐住身體,胸脯不停的喘息著,魂力和體力都消耗殆盡了。

看着趙明宇慢慢的走了過來,娜兒收回了武魂,撲了上去,撒嬌道:「哥哥,娜兒的手好酸,腳好痛…使不上力氣…」

「…」趙明宇釋放魂力,幫她疏通經脈,沒什麼事情啊。

娜兒抬起驕傲的小腦袋:「哼,就是沒有力氣,哥哥能舞天空看會小星星嗎?去的話就mua你一下。」

「那就去看吧…」趙明宇詠唱魔術,藉助著阿瓦隆的力量,朝着天穹飛去。 蕭宇恆得知了鎮北侯府懸賞名醫的消息后,心中掛心玉露,但有礙於剛加封,無數雙眼睛盯着他,所以直到今日,將一應事務處理了,才勉強抽開身。

但當他見她不像是有疾的樣子,他俏皮地說道:「本來是有些擔心你,但見到你如此生龍活虎,我也就放心了。」

他回想,見到自己拿着她送的扇子,她似乎也沒有多歡喜,他有一瞬間的傷心。

於是他拿上茶葉:「我走啦,如果林家的事情有消息我叫人通知你。」

說完便不見了身影。

真是來得快去得也快,玉露感嘆道。

蕭宇恆走了不多時,小蛾便回到了碧雲堂。

只見小蛾快步上前,向她行了一禮,她急忙上前將小蛾扶起來。

小蛾淚流不止:「我差點就見不到小姐了,嗚嗚嗚……」

此時美景和良辰剛好將小蛾的屋子打理妥當,進到屋內來,將小蛾抱了抱:「小蛾,你哭成這樣子倒惹得小姐難過。」

小蛾小聲抽泣著:「都怪小蛾沒用,早聽小姐的學些傍身的功夫就好了。」

玉露見狀連忙安慰她:「你已經幫了我很大的忙了,這次是你代替我受過了,現在看到你沒事我就放心了。」

小蛾哭訴道:「小姐,那些土匪實在太狠了,要不是我運氣好,加上機靈,聽到動靜后躲了起來,早就沒命了!」

玉露心中知道,這次事件絕對沒有那麼簡單,必定是有人操控的,從在道觀之時有人冒充家裏的侍衛來打探,就可以知道,這要麼是府里的人動的手,只是當時她沒有想那麼多,還以為有人要對鎮北侯府不利,便急匆匆地趕了回來。

親身經歷過此次事件的小蛾定然會知曉一些細節,於是玉露詢問道:「小蛾,你快具體說一說事情的經過。」

小蛾擦了擦眼淚,慢慢將事情的經過一一道來。

當日玉露和美景走後,小蛾就一個人在馬車裏,到了傍晚,他們一行人找了一個客棧落腳,那客棧人也不多,一種侍衛聽了玉露的豐富后對小蛾也頗為照顧。

她半夜起來小解,卻發現遠處有零星的火光在靠近,她還以為自己遇到鬼了,因為害怕,她急忙把旁邊的侍從叫起來,護着她前往茅廁。

怎知剛從茅廁出來,便聽見刀劍相撞的聲音,她偷偷瞧了一眼,對方的裝扮都是黑衣蒙面,見到人直接下死手,她連忙退到了後院,情急之下藏在了雞圈裏,陪着她的侍從不忍心看自己的兄弟在前面奮戰,幫她藏好之後也返回去幫忙了。

後來雙方都有損傷,但對方人多勢眾,剩下來的人則護著自己一起逃了出來,那些匪徒還在後面窮追不捨,直到遇上侯爺派來的隊伍,將那伙人收拾了,她們才得以脫險。

玉露聽得是膽顫心驚,一般的匪徒只要些財物便好,這些匪徒不僅不求財,還窮追不捨,一定是得了其他的命令。

她將小蛾安慰了一番,而後問道:「有沒有抓到活口?」

小蛾恨恨地說:「有兩個活口,怎麼問都不說,現下被武副將軍關押著呢。」

玉露感到慶幸,有活口便好,想盡辦法也要從他嘴裏吐出些東西,未免夜長夢多,她決定親自前往審問。

大荔官員不允許設置私牢,因此那二人被關押在了侯府的后原的偏僻雜物房裏,玉露帶着小蛾和美景一同前往。

走了半柱香的時間,到了柴房外面,由兩個府兵把守着,見是玉露,兩個府兵紛紛行禮:「見過六小姐。」

玉露示意二人起身:「裏面的人怎麼樣?」

其中一稍矮的府兵道:「不是很老實,侯爺吩咐,一般人不得接近,待他回來親審此二人。」

「我進去看一眼,問兩個問題。」玉露不容置疑地說道。

另一個高個子府兵見狀道:「六小姐哪能是一般人,快開門。」

矮個子一聽這麼說,握著鑰匙慌忙開了門,並提醒道:「裏面的人都是粗人,小心他們說話有衝撞之處。」

玉露應承,隨後推門一看,裏面兩人皆如小蛾所說,身穿玄衣,衣服上有不少傷口,想必是廢了一番力氣才抓到了。

也沒有嫌雜物房灰塵多,蜘蛛網遍佈,玉露一腳踏了進去。

美景上前踢了踢被綁在柱子上,呈站着的姿勢,但看起來在昏睡中的二人:「快醒醒!」

見沒有反應,美景拿起劍鞘,敲了敲兩人的臉,那兩人似乎因為接觸到冰涼醒轉過來。

兩人眼睛皆被黑布矇著,他們壓根兒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

面對如此惡徒,玉露聲音立馬變得凌厲起來:「你們是哪個山頭的,當家的是誰?」

其中一個滿臉橫肉還帶着一條刀疤的匪徒一聽,來人雖然是個女子,聲音聽起來稚嫩,但透著一股奇異的壓迫感,空氣有一瞬間的安靜。

那刀疤臉也是個老江湖了,他鎮定了一下便道:「你個奶娃娃也想知道我們當家的姓名,別是想嫁給他做壓寨夫人吧!」

美景自然是當頭用劍鞘給他們敲了一記警鐘:「你敢口出狂言,別怪我手下無情!」

兩人腦子被敲得嗡嗡嗡直響,霎時暈頭轉向,但刀疤臉嘴裏仍舊不乾不淨:「竟然被一丫頭給敲了,真是虎那什麼被狗欺負呀!」

另一個稍顯清秀一點一開始閉口不言,這時候才說道:「教了你多少遍了,是虎落平陽被犬欺呀!」

玉露喝道:「好了,你們兩個住嘴」,兩人都被威懾住了,立馬不再言語。

她心想,此番他們是說不出什麼來的,又看了一眼那清秀的匪徒,興許那人嘴裏還能說出些有用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