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簡汐又道,「改天,你把他領到家裡。我跟你爸,幫你好好地看看。」

「嗯,我會跟他說的。」妞妞道。

「那男孩帶你去見過他的家人嗎?他家裡人怎麼說的?對你滿意嗎?」葉簡汐問到後面,其實根本沒想其他的答案,在她眼裡,自己的女兒是頂好的,配總統都不為過,更別說只是普普通通的男孩子了。

妞妞猶豫了下,回答:「暫時還沒。」

「這樣啊……」葉簡汐略微失望,「不過也沒關係啦,你們現在感情尚淺,等以後進一步了,再去見家長也不遲。」

「嗯。」

妞妞點了點頭。 慕洛琛回到家裡,便聽到葉簡汐說,妞妞交了男朋友的事情。看了眼站在旁邊,一言不發的妞妞,慕洛琛心頭不是不惱怒,妞妞不跟自己商量,便擅作主張告訴簡汐,她跟喬崢交往的事情。但既成事實,自己再責怪,又能改變什麼呢?

慕洛琛不動聲色的說:「哦?是嗎?那挺好的,就是不知道這喬家的人,好不好相處。」

「只是男女朋友,幹嘛在意那麼多?」

葉簡汐本來也想多打探一下喬崢和喬家的事情,可轉念一想,又覺得兩個人都還是孩子呢,未必會走到最後。

那麼早打聽喬家的事情,對他們的感情不怎麼好,便忍了下來。

慕洛琛說,「我只是擔心,清歡遇人不淑。」

「我相信女兒的眼光,你就別那麼擔心了。」葉簡汐勸慰道。

「嗯,我知道了。」

慕洛琛淡淡的說了一句,沒再提喬崢的事情。

妞妞見父親的反應冷淡,明白他在怪自己,心裡有些難受。但她不後悔,向母親坦誠喬崢的事情。喬崢為了她,能跟自己的母親決裂,自己又為喬崢做過什麼呢?倘若,一直瞞著家裡人,讓喬崢躲在暗處,那她也配不上他的喜歡。

更重要的一點是,上次顏溪闖入家中的事情,實在太讓她心慌了。

她急於跟喬崢確定關係,就是為了抓住一些實質性的東西。

她真的很怕。

自己跟喬崢的關係會因為顏溪,走向糟糕的境地……

……

吃過晚飯,妞妞沒有急著回自己的房間。因為她知道,父親肯定有很多話,要跟她講。坐在客廳里,耐心的等著父親。

終於在九點鐘——

慕洛琛陪完妻子,走到客廳里,冷臉對妞妞說:「你跟我出來一下。」

妞妞起身,跟上了他的腳步。

走到慕家老宅外,慕洛琛對妞妞說,「清歡,爸爸一直為你驕傲。覺得你明事理,可今天你做的事情,實在是太讓我失望了。你是不是打算,先跟你媽介紹喬崢。等她接納了喬崢,你再把孩子的存在,告訴你媽?」

「對不起,爸……」

妞妞頷首,向父親道歉。

慕洛琛道,「不用跟我說對不起。你現在長大了,有自己的主見了。我這個做父親的,管不住你了。你以後想怎樣就怎樣吧。至於你媽會不會發病、傷心……這些,我都不管了……」

話到最後,他的臉色徹底的冷了下來。

轉身就要回老宅。

妞妞上前一步,焦急的拉住了慕洛琛說:「爸,你別這樣。我知道,你擔心我媽的身體。我也擔心……我擅自告訴我媽,有關喬崢的事情,不是貿貿然做的決定,是深思熟慮過得。你看,我媽不是很高興地就接納了喬崢嗎?」

「你媽接納了喬崢,那是因為她不知道你跟喬崢做的事情!倘若她知道,你生了一個女兒,還決定要跟喬崢一起撫養。你覺得,她還會像現在一樣高興嗎?」

慕洛琛惱怒的嘶吼。

妞妞的臉色寸寸變白。

慕洛琛意識到,自己的口吻太過了,稍微緩和了些,說:「好了,我們別談了,都冷靜、冷靜。」

妞妞沒撒手,哽咽著說:「爸,我跟阿崢商量過了,就說這孩子是我領養的,不是我親生的……」

「糊塗。」慕洛琛立刻打斷了妞妞的話說,「孩子長得跟你那麼想象,你能瞞你媽多久?只怕等一歲后,孩子的五官長開了,你媽看出端倪,知道了真相,照樣會沒辦法收場。」

妞妞停止了說話。

慕洛琛暗暗地嘆氣,孩子到底是孩子,思考什麼事情都不周全。

只是,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

鑽石總裁 自己還是得幫他們想辦法。

慕洛琛望著妞妞說,「好了,如果你真的想跟喬崢在一起,並撫養那個孩子。且給我一點時間,我幫你想辦法。」

妞妞晦暗不明的眼睛里,瞬間點燃了一絲光亮。

「不過,你也別開心的太早,我不一定能想出周全的法子。你做好心理準備,說不定,到最後,還是得把這個孩子送走。」

「爸,謝謝你。」

妞妞沒聽到後面幾句話,只在乎前面幾句。

她相信,父親一定能有辦法,解決眼下的難題。

慕洛琛拉開她的手說,「先回去吧。」

妞妞跟在父親的身後,猶豫了片刻,說:「爸,我還有一件事情,想要跟你說。」

「什麼事?」

慕洛琛以為還是關於那孩子的事情,神情有些不耐煩。

妞妞咬著下唇,一字一句道:「是關於……顏溪的事情……他在米國出現了……而且,還跑進了我住的地方,企圖帶我走。」

慕洛琛聽到這話,腳下的步子猛然頓住了。

「你說什麼?」

妞妞重複了一遍。

慕洛琛的腦海里,霎時想起了,自己去探望妞妞的那次,似乎看到了顏溪的身影。只是那時候,他以為自己眼花了。

可沒想到,顏溪竟然真的在米國!

「爸爸……你能不能派人,把顏溪抓起來,送到警局繩之以法?我真的不想再看到他了。」

慕洛琛拍了拍妞妞的肩膀說,「不用你說,我也會那麼做。這個混蛋,做了那種事情,還敢出現在你面前,我非把他剁碎了,丟到江里餵魚!」

之前,他幾乎將全國翻了好幾遍,都沒有找到顏溪的下落。

沒想到,這混小子躲到萬里之遙的米國。

好,既然顏溪敢出現,那就做好受懲罰的準備!

慕洛琛滿目的森冷,渾身散發著令人膽寒的氣息。

妞妞望著身側,高大的父親,不安的心踏實了許多。

……

休息了一晚,第二天早起,妞妞迫不及待的跟喬崢說了,自己已經跟母親坦白了,兩人交往的事實。

喬崢高興地抱住了妞妞,在原地轉了十幾個圈。

轉到最後,妞妞的頭都暈了,他這才停了下來。

「清歡,謝謝你。」

喬崢感恩的抵住妞妞的額頭,坦白自己內心的深情。

妞妞看著他充滿陽光的笑容,覺得不管做什麼,只要能讓喬崢開心,那就是值得的,「不用謝我,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事情。是我該向你道歉,讓你委屈了那麼久。」

喬崢望著她傻笑。

妞妞愣了片刻,拍了拍自己的腦袋,說:「對了,我媽還問我,什麼時候能讓你跟她見一面呢。你看這幾天,哪一天方便,去我家一趟吧。」

「啊?真么快嗎?」

喬崢一直期盼,妞妞的親戚朋友能承認自己。

可這一天真的到了,反倒有些手足無措。尤其是,想到即將見到未來的岳父和岳母了,就緊張的不行。

從出生以後,除了跟妞妞告白,以及惹妞妞生氣時,他還從來沒有嘗試過,心臟撲通撲通狂跳的感覺呢。 不知道慕太太會不會對他不滿意?

喬崢手心不停地出汗,「那我需要準備什麼嗎?」

「不需要,你帶人過去就行了。」

「我媽比我爸好相處多了,她不會為難你的。」妞妞道,「你上次見我爸,不是也沒什麼問題嗎?等你跟我媽見面了,你就知道,她人有多好了。」

喬崢覺得在見父母這件事上,自己真的不能聽清歡的話。上次跟慕先生見面,雖然慕先生明面上沒說什麼,但那散發出來的氣息,明顯是對他不看好啊。而且,不都說未來岳母最難伺候嗎?自己若是不下足功夫,討未來岳母的歡心,只怕自己到手的媳婦,都能飛了。

「你還是跟我說說,你媽喜歡什麼吧。」喬崢抱著妞妞懇求道。

妞妞見他不肯聽自己的話,只好仔細的搜羅了一下,葉簡汐平日里的喜好。

「我媽愛種花,喜歡喝茶。平日里會跟溫阿姨,一起去孤兒院幫忙。最重要的一點是,她不怎麼喜歡鋪張浪費,你可千萬別買那些名牌包包,鞋子和衣服。不然,你送給她了,她也不會留著,轉手就送給別人了。」

喬崢認真的記在了心裡,害怕自己忘掉,恨不得拿個小鎚頭,把這些都刻在自己的腦子裡。

妞妞又仔細的想了很多,最後說的口乾舌燥,擺了擺手道:「就這麼多了,你看著辦吧。」

喬崢蹭了蹭手心裡的汗水,鄭重的點頭,「你放心,我一定會表現的非常好。 重生之錦繡緣 讓你媽對我百分百滿意。」

妞妞噗嗤一聲,笑出了聲:「好啊,那我等著了。」

「我們什麼時候去你家?」

「再等兩天吧。我媽說,明天有個晚宴要去參加,估計沒時間。」妞妞說。

「嗯,好。」趁著這兩天時間,他也能好好地想想,拜訪慕家時,準備什麼禮物,以及在慕太太跟前,怎麼表現自己。

喬崢滿心的歡喜,視線不經意的落在躺在搖籃車裡,睡的正香的女兒,轉移了話題道:「那書瑤怎麼辦?我們什麼時候,告訴你媽媽,書瑤的事情?」

「我把我們的想法,跟我爸說了,他沒有同意。」妞妞眉眼間,染上了幾抹輕愁,「他說,小孩子長大了,會看出來破綻。讓我等他再想想辦法,看怎麼處理此事。」

「既然你爸這麼說,那就聽他的話吧。實在不行,咱們可以先養著瑤瑤。等她長大了,再跟你媽說,瑤瑤是咱們倆生的孩子。」

「嗯。」妞妞點頭,神情里依然帶著憂愁。

喬崢伸手,捏了捏她的臉頰,道:「別總是愁眉苦臉了,你看你才多大點,把自己整成老大媽了。」

「你這是歧視老大媽嗎?」

「不,我這是心疼你呢。」

妞妞聽到這話,心被猛地敲了幾下,驀然開出一朵小花來。

這個獃子,還能說出甜言蜜語。

真是難得。

……

妞妞跟葉簡汐報備了一下,喬崢要來慕家的日子。

葉簡汐表示,自己隨時有空招待喬崢,並再三的叮囑妞妞,別給喬崢施加什麼壓力,免得他不適應。

妞妞夾在兩人中間傳話,有些哭笑不得。

這不緊張的人,也只有她自己了……

晚上——

葉簡汐帶著妞妞、天佑和天寶,一起去參加晚宴。這次的晚宴是為了南方鬧洪水的地方,進行慈善拍賣的。每個人都拿出自己的一些私人物品,交給主辦方拍賣,然後籌得的善款,扣除人工費用后,盡數捐給災區的人民。

葉簡汐覺得,妞妞和家裡的兩個男孩都長大了,是時候讓他們接觸一些正式的場合。

剛巧妞妞放寒假回來,讓她過來參加下活動甚好。到了舉行晚宴的現場,葉簡汐拉著三個孩子,跟在場的人介紹。整個A市的人,哪有不認識這慕家的三個孩子的?所有人都格外熱情的跟他們打招呼。

不少貴婦盯著妞妞看,這慕家的養女,真是女大十八變,越來越傾城可人了。誰要是娶了他們家的女兒,不是要一步登天嗎?

懷揣著這樣的心思,不少貴婦明裡暗裡的介紹自家的混小子。

另一部分人,則忍不住的天佑和天寶,露出了綠油油的目光。

這倆小子已經十三歲了,再過幾年就要長大成人。到那時,學會了成人的狡詐,挑選女朋友都會權衡利弊,可就不好騙了。不如趁著兩個男孩小,早點讓自家女兒把他們拐騙回家?

至於妞妞跟天佑的婚約,早就被人遺忘在腦後了。

畢竟,看著眼前已經出落得亭亭玉立的妞妞,以及還是半大小子的慕天佑,誰都不會把他們往夫妻上想。

更重要的一點,妞妞跟慕天佑結婚,除了對慕家有利,對其他人都沒什麼好處。

眾人巴不得他們倆的婚約作廢,好讓自家兒子或女兒替換上呢。

妞妞察覺出幾個貴太太別樣的心思,佯裝自己要去拿吃的,擺脫了她們的圍堵。

跟葉簡汐說了聲,偷偷地拿著托盤,走到了角落。

天佑和天寶也找了個借口,跑去其他地方玩了。

葉簡汐跟交好的幾位朋友,聊著天,等待拍賣會開場。

妞妞挑選了幾樣甜點,躲在角落裡,默默地吃自己的東西。

吃完了,拍賣會還沒開場。

她有些無聊的擦了擦自己的嘴巴,然後掏出手機,跟喬崢聊天。

喬崢知道她被幾個貴太太看中了,酸溜溜的說。

——那你告訴他們,你已經有男朋友了,讓他們的兒子死心吧,你看不上他們。

——人家什麼都沒說,我直接告訴他們這些,會被當成神經病的。

——哼,下次我要在你身上掛一個牌子,喬崢專屬女友。

——你把我當成寵物了嗎?還掛牌子?

——對呀,你就是我最寵、最珍視的人兒。我不止要給你掛牌子,我還要給你打個證。

我的神捕小師弟 ——什麼證?

——結婚證。

驀地看到這三個字,妞妞愣愣,隨後嘴角忍不住一揚再揚。

好啊,我等著……

她打出這句話,準備發送時,忽然聽到了身後傳來了的一道陌生的嗓音。

「大家都在忙著交際,你倒是清閑,躲在角落裡,拿著手機,偷偷地跟別人聊天。」

妞妞趕緊關掉了手機屏幕,回頭看過去。

怎麼是這個男人? 看到封景的那一刻,妞妞的臉色格外的不悅,這人怎麼跟蒼蠅似的,到處跟著她?

封景卻直勾勾的盯著妞妞不放。

剛才他看到慕太太帶著三人進來,一眼就注意到了安清歡。跟幾個月之前相比,她更成熟了一些,臉頰一側的嬰兒肥,也少了很多,舉手投足間,增添了幾分嫵媚。美,美的勾魂攝魄,令人魂牽夢繞。然而她的嫵媚又不庸俗、單一,比常見的那些大美人,又多了幾份的清純與不諳世事,實在是女人中的極品。

倘若能得到這樣的女人,死而無憾。

妞妞厭惡避開了他赤裸裸的目光,要去找葉簡汐。

封景上前一步,攔住了她的去路說:「安小姐,何必每次看到我,都行色匆匆的呢?我是真心想和你交個朋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