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秋從未見過葉正海這麼嚴肅,雖然他很好奇這裏到底會發生什麼事,但他還是選擇了聽從葉正海的話,離開了酒店。

只不過,葉秋並沒有真的離開,而是偷偷潛伏在了附近,用銀針隱藏住了自己的氣息,這才沒有被葉正海發現。

接着,他便是看到了面具人的出現,也知道了葉正海和金家以及面具人的恩怨。

最後,當葉秋看到面具人僅僅只用了一招便將葉正海擊敗之後,他坐不住了。

但是葉秋知道,如果他貿然衝進去的話,別說是救走葉正海,就是他自己估計都跑不掉。

所以,他一直在靜靜地等待着,等到金永延抬起葉正海的身體之後,他才是將銀針插在了自己的百會穴上,激發了自己所有的力量,迅速衝進了酒店之中,並且打了金永延一個措手不及,順利地將葉正海搶了過去。

落地的一瞬間,葉秋也不敢停留半刻,直接便是朝着大門的方向跑了過去。

不過,他還是高估了自己的速度,或者說是低估了面具人的速度。

僅僅是半個眨眼的時間,面具人便是出現在了葉秋的面前。

看着那平淡如水一般的眼神,葉秋的眉頭一皺,接着便是立即改變了方向,避免和面具人硬碰硬。

但是,對方可是連葉正海都無法匹敵的強大對手,即便葉秋通過刺激百會穴已經無限接近於罡勁層次,但跟面具人比起來,他就像是一個垃圾一般。

「刷!」

葉秋只聽到一陣風聲,接着,一道無形的氣勁便是狠狠地揮在了他的身上。

「噗!」

葉秋只感覺胸口一疼,隨後一口鮮血噴出,他和葉正海的身體皆是倒飛了出去。

這種感覺……簡直強的不像是人類啊!這是葉秋的第一感受,面具人從始至終都沒碰到過他,但僅僅是這股罡勁,就足以擊敗他這個暗勁後期的高手。

這種差距,完全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暗勁後期,依靠着神激百會穴,強行提高了自己的實力,以致於無限逼近了罡勁小成。」

面具人喃喃地說道:「看來你很有自信,連你爺爺都接不了我一招,你竟然敢獨自一人闖過來。」

「你究竟是什麼人?」

葉秋問道:「為什麼要抓住我奶奶,現在又為什麼要帶走我爺爺?我們家跟你到底有什麼恩怨?」 殷沐雪微楞了一下,隨後時竹溪的聲音繼續道:「不過看你和他關係不差,所以幫他道個歉也沒事。」

他的話,聽上去沒什麼毛病,但落在殷沐雪耳中卻變了味。

能幫忙道歉的朋友?除了情侶父母,還有什麼身份嗎?

所以,她連忙解釋:「不不不,我跟他沒什麼關係,也就是校友而已。」

時竹溪聞言立刻皺起了眉頭,似是不解:「我知道你們是校友,我說的也是這個意思,難道你們……」

言盡於此,他後面省略的話,在場的人都懂,此刻,已經有人小聲議論起來了:

「沒想到殷沐雪在外面一副玉女的樣子,結果私下已經跟王靶在一起了啊?」

「我天,本來我還想追她的,她對著王靶那張臉都吃的下去,審美夠奇特啊,我怕我的心臟受不了。」

「世態炎涼,人心難測啊……」

不!沒有!她根本沒有跟王靶在一起!她怎麼會看得上那種人!

不過殷沐雪還算是有點腦子,沒有大喊出來,而是牽強的扯了扯嘴角,語氣裡帶了幾分埋怨:「時老師,您又開玩笑。」

溫初柳依舊趴在桌子上,調侃一笑,這殷沐雪段位明顯比君奕汝高多了嘛,這人呢,會忍,哪像君奕汝,看見她就跟炮仗似的,一點就燃。

她見場上的人被她這句埋怨的話變得安靜,於是又一次開口:「是真是假,有待考察呀。」

此話一出,幾乎是下一秒,她就收到了來自殷沐雪的一記警告眼刀,那意味,很明顯:閉嘴,你有什麼資格說話?

溫初柳毫不畏懼地和她對視,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浮現出一抹算計,她張了張嘴,無聲地對她說了句:昔日之仇,百倍奉還。

隨後扭過頭去,和一旁的李鬼要到了王靶的手機號碼后,註冊了一個匿名賬號,在手機上噼里啪啦地敲擊起來。

在她們眼神對視見,時竹溪見距離下課還有那麼幾分鐘,於是又在黑板上寫了幾道題,難度溫初柳寫的那道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他裝模作樣的把視線落在溫初柳身上,接受到某人的警告后,淡定把視線移開,隨後落在她身後,那個現在在出冷汗的殷沐雪身上。

這女的不是敢瞪肥婆嗎?那就給她點猛料,看她還敢不敢神氣好了……

就這麼想著,時竹溪堅定了心裡的念想,淡聲開口:「那個誰,就你了。」

殷沐雪下意識地看向時竹溪,結果發現他指著自己這個方向,於是她化了妝容的眸子猛地瞪大,裡面溢滿了錯愕。

她呆愣地指了指自己,發現時竹溪居然點了頭,並說了一句:「就是你,穿著超短裙的那個白色衣服的。別磨蹭啊,趕緊的。」

殷沐雪捏緊了裙擺,眉宇間一片為難之色,但最後迫於無奈,只能頂著眾人如刀般的目光上台。

她拿起粉筆,先工工整整地寫了個「解」,隨後停下筆,對著黑板上的題目,陷入了沉思。

。 馮悅反反覆復就是這麼兩句話,說陸細辛的人生是被人設計的。

但是,具體是什麼她也說不清,很多事她都是處於迷迷糊糊的狀態,順著劉嫂的話行動,知道得不多。

「怎麼辦?」林志問陸細辛怎麼處理馮悅。

陸細辛靠在椅子上,半低著頭,神色淡然,並不如何在意馮悅的話。

她心志堅定,並不會被馮悅幾句話左右。

聽到林志的問話,抬了下頭開口:「送去警局,她謀害陸夫人,會有法律審判她。」

林志明白了。

過了一會,陸細辛接到沈溪鈺的電話。

沈溪鈺是沈嘉曜的堂妹,兩人訂婚之後,關係親近了許多。

為了跟陸細辛這個未來堂嫂拉進距離,沈溪鈺主動打電話約她出去逛街。

「細辛姐,百貨大樓那邊新款到了,我們去逛街吧,給堂哥也挑幾件衣服。」小姑娘嘻嘻笑,「堂哥以前的衣服都是管家打理,如今訂婚了,終於能穿上媳婦的挑的衣服啦。」

陸細辛對逛街沒興趣,但是對給沈嘉曜挑衣服有興趣。

兩個人約好了時間,陸細辛問林朝陽去不去。

林朝陽搖頭:「我簽了經紀公司,要回去訓練,下個月就要成團了。」

對於娛樂圈的事情,陸細辛不太懂,就仔細問了問。

經過林朝陽解釋,陸細辛才知道。

原來林朝陽簽約了一檔綜藝節目叫《追光吧,少女!》,一共有100多位少女參加,經過初選、晉級和最後的決戰,一共選出9名少女成團。

陸細辛不太理解這個成團方式,微蹙了下眉:「為何要參加女團,直接拍電影電視劇不好么?」

林朝陽捂著嘴笑,細辛姐姐在其他事情上聰明,到娛樂圈這裡就行不通了。

她趕忙解釋:「我現在不過是素人一個,誰會請我拍電視啊,而且姐姐別小看女團,這檔綜藝人氣很高的,最後的成團其實不太重要,重要的是我可以利用這個過程積攢人氣。」

陸細辛明白了。

林朝陽離開后,林志好奇地拿出手機,開始搜索這檔節目,然後遞給陸細辛看:「陸老師,你看,這個節目熱度很高啊,還沒播呢,就上熱搜了。」

陸細辛拿過手機看了一眼,眉心不展。

林志好奇:「陸老師,你怎麼了,不舒服么?」

「不是。」陸細辛搖頭,「我擔心有人欺負朝陽。」

怎麼可能?

林志無語,朝陽可是經過特種培訓的,身手比他這個大男人都好,怎麼可能會被人欺負?

剛想要開口,安慰陸細辛。

就見她拿出手機,給沈嘉曜打了個電話:「嘉曜,我想贊助一個綜藝節目,但是名下沒有合適的娛樂公司,你這邊能幫忙么?」

沈嘉曜當然是樂意至極:「好,你要贊助哪個節目?」

陸細辛開口:「追光少女,1億贊助費。」

沈嘉曜有些奇怪:「怎麼突然要贊助綜藝節目?是古家有什麼動作么?」

「沒有。」陸細辛神色淡淡,「古家確實需要打廣告,但不需要在娛樂圈打。」

「那為什麼?」

陸細辛眸色淡然:「我擔心有人欺負朝陽,給她撐腰。」

旁邊喝水的林志噗哧一聲噴了。

這是什麼驚天寵溺!

1億贊助費啊!

真的是好羨慕嫉妒恨,為什麼他不是林朝陽,他願意變性的。

嫉妒使林志徹底扭曲!

沈溪鈺約的地方很近,陸細辛到的時候,她正在男裝店看襯衫。

看到陸細辛趕忙跑過去:「細辛姐,你看這件怎麼樣,是不是很好看?下周三有個科技大會,給你堂哥挑一件唄。」 他問的對象自然是劉隆,對方淡淡道,「血塔現在雖然也有一定的規模,但是已經沒有以前那麼大的勢力了。他們現在最多說是能夠苟延殘喘罷了!」,他對於這個話題似乎不感興趣,很快帶着三人走到了一張大桌子前。

這張桌子是這裏最好的傢具了,四張有些破爛的凳子在四周無序的擺放着。周雲天坐在上面,有一種回到了前線的感覺。

「看來你們似乎對最近發生了事情不太了解,請問是域使大人嗎?」,劉隆打破沉默,開口道。

伍林露出疑惑神色,「域使?沒聽說過,那是什麼人?」

劉隆沒想到伍林居然連域使都不知道,耐心的解釋道:「域使是半個多月前才來的,都是母星指派的執法者,現在在九名星使大人的麾下工作。」

對於星使這個名詞周雲天不能再熟悉了,最近發生的這一堆亂七八糟的事情究其源頭,就是那二十名星使挑起來的。

他心中估計著這些人現在在赤峰星上的勢力,有着母星的背景,他們應該很強勢才對,不過聽這劉隆的話,似乎只剩九個人了?其他人應該是回去了吧,他如是想到。

劉隆略帶深意的看了一眼周雲天,發現對方也在看自己,他沉吟道:「我知道你們的來歷不簡單,但是現在在赤峰星上最好還是不要對星使抱有敵意,沒人惹得起他們!」

周雲天聽得出來對方這句話是發自內心的,能夠為陌生人給出善意的提示,使得他的心中微微有一些感動,這個劉隆確實是好人。

他道:「能否冒昧的問一下,現在赤峰星上有哪些比較大型的進化者組織呢?」

劉隆點頭道:「這本來也是我打算給你們說的,反正也不是什麼秘密。」

頓了一下,他開始講解道:「現在赤峰星上最主要的大型組織有三個,第一是一個名叫天神組織的大型集團,它的老闆曾經是一家製藥公司的CEO,勢力主要分部在北域。」

「第二是陰域,他們的行蹤很詭異,那個組織裏面的人全部都是瘋子,專門干一些見不得人的勾當,最好不要和他們有什麼關係。」

「第三是血堂,這也是三大組織中唯一一個由外域人建立的組織,據說他們的堂主是一個女子,來自一個高等進化文明。」

周雲天驚訝,這個血堂應該就是赤焰酒樓剩餘的力量構成的吧,沒想到在那個赤血死後反而還有那麼多的勢力殘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