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天略微停了一下,回憶著自己所了解的一切信息,繼續在心裏面分析起來。

「問題是秦婉瑩體內的陰絕煞氣並沒有被消除,只是被暫時壓制,那就是不是因為功法的原因。

可她如今卻是鍊氣六層的修為,又不是因為功法的原因,就只能硬來了,通過堆修真資源達到這個程度。

如此,這裡面的耗費之大遠超一般人的想象的,只能說秦琬婷的至親也是修真者,而且還是強大的修真者,才能夠做到這點。」 想到了這裡,葉天已經想到了一個可能,心道:「這樣說,我和秦琬婷的訂婚在當時算是門當戶對的話,只有一個解釋,那就是我的父母也是修真者!

哦天!是我見識太少了,還是這個世界太瘋狂了?不是說是末法時代嗎?怎麼一下子蹦出這麼多修真者,我所認識的人居然都是修真者?」

錦衣風流 得出這個結論后,葉天已經快傻了,根本有些不敢相信。

更讓他無語的是,既然周蘿兒是修真者,那能夠娶她的便宜『哥哥』恐怕也八九不離十了。

如此來說,葉天前世用生命所展開的最後報復,那使他涅盤重生的大火,恐怕根本沒能達成他與敵同歸的所願了。

也許,在前世的時候,葉天辛苦布置下來的種種,恐怕全被那人看在眼裡,全是不屑輕蔑,完全是被其戲耍的廢物。

心中念頭轉動,葉天忍不住雙手握拳,隨後卻舒展開來。

如今自己已然涅磐重生,這也不是前世被那人玩弄於鼓掌,連死亡都不過一場笑話的廢物了!

葉天神情平靜,眼神平常的看向了秦琬瑩,心道你我有著婚約,雖然我知道不可能實現,但也算是緣份,今生便不會再讓你受到這種陰絕煞氣的折磨。

這時,小蘿莉周蘿兒見葉天又直勾勾的望著秦婉瑩,心中更加惱火了,當即大叫道:「喂,你個登徒子看什麼看?

之前你還看不夠啊?又看我姐姐,你簡直是無可救藥,信不信我挖了你的雙眼,讓你再也看不了?」

說話間,周蘿兒伸出芊芊細手,兩跟如玉般的手指勾著,惡狠狠的做出挖眼睛的動作。

只是這動作配上她的面容,卻一點也沒有顯出兇惡模樣,反倒給人一種無比可愛俏麗之感。

葉天回神,看向周蘿兒,不禁被她可愛的兇惡模樣逗笑了。

葉天這一笑,頓時讓周蘿兒大為惱怒,叫道:「你個登徒子笑什麼笑?不知道你這樣一笑很猥瑣嗎?」

這話頗有殺傷力,讓葉天的笑容頓時止住,無奈的摸了摸鼻子,不打算再去理會這個小蘿莉了。

當下,葉天就要越過她,走向秦婉瑩。

他想過去問問,這秦婉瑩為什麼突然離開帝都,不遠千里的到西域這裡來。

這裡可不是帝國內陸,距離帝都都是十萬八千里的,最近情況又非常的緊張惡劣,秦婉瑩到這裡來想幹什麼?

葉天之所以沒有將秦婉雲和周羅兒往帝龍閣成員上想,是因為塞爾市昨晚才發生那樣的大事,作為帝龍閣成員理論上應該還在處理事後的諸多麻煩,不應該跑去西海才對。

而且就算有事,也不可能包這種民間車輛,怎麼著也得開著帝龍閣的專用車輛吧?

也就是這樣,葉天才打算過去問一問。

可沒想到,葉天才剛跨出一步,便遭到了周蘿兒的阻攔。

只見小蘿莉張開了雙臂,直接攔住了葉天,將小胸脯一挺,使怒峰更顯之餘,氣沖沖的說道:「不許你再往裡面走了,那裡是我和姐姐的專有位置。

你可是連車都坐不起,我們好心搭你一程,還想自己挑位置?哼,我告訴你,你只能坐前面這一排,別想坐到後面去,不然我真的挖掉你的眼睛!」

說著,小蘿莉再次做出了看似兇惡,實則俏麗可愛的花樣動作。

現在小丫頭擋住葉天,只能無奈的笑著逗她,「小妹妹,能不能讓我坐到後面去,我這人坐前面會暈車的!」

「你休想!」葉天這話剛落,小蘿莉頓時如炸了毛的小貓一般,張牙舞爪的叫了起來,「還有,不許你叫我小妹妹,你已經長大了,一點都不小!哼!」

說著,小蘿莉氣惱的叉起了腰,將小胸脯挺起。

自然而然的,葉天的目光便落到了那怒峰之上,忍不住心道確實不小啊!

這時,小蘿莉並沒有注意到葉天的目光,而是恍然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那是借口,你要往裡面走了,定然是看出了我姐姐是絕世美人了吧?

沒想到你個死色狼還挺有眼光的,我姐姐都蒙著面紗了,你還能看出她是個絕世美人兒,真是猥瑣的登徒子。」

我去!你這聯想的能力也太豐富了吧?

葉天無語,一時倒是不知道該從何處反駁。

這一下,小蘿莉更得意了,叫道:「怎麼了?被我說中了,你這猥瑣的人給我坐到前面去,再敢亂來,我就挖掉你的眼睛,然後將你扔下車去!」

翻來覆去的,你這小蘿莉威脅人的話就只有這麼一句嗎?

葉天翻了下白眼,正準備用強,不打算繼續和小蘿莉啰嗦,直接越過去之時,秦婉瑩那動人心魄的柔媚聲音正好傳來。

「蘿兒,我跟你說了多少遍了,女孩子家要溫柔,你總是這樣一副咄咄逼人的樣子,會嫁不出去的。」

周蘿兒撇了撇嘴,滿不在乎的說道:「誰說我會嫁不出去的?我這麼超級無敵可愛美麗元氣少女,想要娶我的人能從帝都排到西域呢!

更何況像我這種出身的,還怕去考慮嫁不嫁得出去的問題嗎? 絕色魔醫:神帝,太難纏 家族裡不是早就為我們安排好了嗎?別說我了,姐姐你不也被安排嫁給那個葉家的廢物嗎?

好在那個廢物被趕出葉家,這樣你們的婚約應該也就作不了數了,就算那個廢物想完婚也不可能!唉,姐姐,你就好了,至於短時間內不用煩。

可我就慘了,也不知道以後我會被安排嫁給哪個家族的人?只希望不是像那個葉天一樣的廢物就好,要是能像葉軒哥哥那樣的英傑,那可再好不過了。」

說到這裡,小蘿莉忍不住雙手捧心,露出了期盼的神情。

掃了一眼小蘿莉,被小蘿莉罵成廢物,葉天也不在意,反而說道:「放心,你會心想事成的!」

「哼!算你會說話!」小蘿莉頓時高興了起來。

可惜,最終也因此香消玉殞啊!

葉天輕輕的搖了下頭,忍不住在心中感嘆著沒說出來的後半句,為這可愛小蘿莉的悲慘未來嘆息。 這時,秦婉瑩說道:「蘿兒,我之前不是跟你說過了嗎?我們現在是出門在外,不T以提那些事的。」

周蘿兒怔了一下,醒悟過來,她雖然年紀尚小,但也知道什麼叫說者無意,聽者有心。

萬一被心懷歹意之人聽到了,讓她們姐妹都是修真者,並不用害怕,但也免不了會多生事端,特別是在這剛經歷了昨晚塞爾市事件的西域。

當下,她連忙捂住嘴巴,小心地掃了一眼司機和葉天、時大師三人。

打量了葉天和時大師的裝扮后,小蘿莉又放鬆了下來,不屑的說道:「姐姐,你還過於太小心了。

這兩人都不過是個鄉巴佬、窮癟三,連車都叫不起,怎麼可能聽得懂我們說的家族啊之類的?就算他聽明白了,又能夠怎麼樣?他要是敢有異心,我們還用怕他們嗎?」

說著,周蘿兒不屑的看了葉天一眼,顯得無比的得意。

葉天也不在乎,依舊向秦婉瑩走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剛才葉天說的好話,小蘿莉這時候倒沒有繼續攔著,任由有葉天走了過去。

渾身透著成熟味道的御姐秦婉瑩,在看到葉天走來后,便抬頭看向他。

雖然帶著面紗,但葉天依然能感覺到她的目光,似乎正在打量著自己,眼神中透著毅然

下一刻,秦婉瑩開口,語氣中全然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森寒。

「這位先生,你若是只想坐順風車的話,前面有座位,可以坐下,不一定非要坐我這邊。

如果你有其他事的話,直接可以站那裡直說,不用再過來了,以免產生不必要的誤會。」

葉天倒沒有意外,心道果然如傳聞中的那樣,秦婉瑩從來都是猶如冰山,語氣中始終充斥著拒人千里之外的味道。

秦婉瑩的這種語氣和冰山氣質,和葉天之前遇到的夜星雨轉世水柔很相似,都是那種冰冷無比,給人一種只可遠觀,不可孰玩的感覺。

可是就算是這樣,兩人仍舊有著明顯的分別,水柔的那股氣質來自於她所修鍊的功法。

而秦婉瑩的氣質卻是渾然天成的,沒有要刻意去裝,天生如此,這和她體內陰絕煞氣有關。

對於秦琬瑩話語中的冰冷,葉天也不在意,開口道:「我與你有緣,想與你來一場造化。」

『叮!裝逼成功,恭喜宿主裝了個高大上的逼,逼格+60。』

對葉天這話,秦婉瑩頓時疑惑,仔細的看了看葉天,確認鄭智從來沒有見過他,更不用說是有緣了。

當下,她問道:「有緣?先生,我們不過是第一次見面而已,如果這也叫有緣,那我和天下人豈不都有緣?」

邊上,周蘿兒突然怒道:「造化?造化弄人嗎?好你個好色之徒,居然是要跟我姐姐造小人嗎?

啊呸,好你個好色之徒,居然敢這樣輕薄我姐姐,簡直是膽大妄為,今天我非弄死你不可!」

這時,之前一直專註開車的司機,頭也不回的抱怨道:「我說你個小丫頭,話咋那麼多呢?

我開了一路了,你就說了一路,比我家那個婆娘還啰嗦,以後長大了還了得,我看你這真嫁不出去了!」

「少廢話,本姑娘嫁不嫁得出去,關你什麼事,開你的車吧!」周蘿兒沒好氣的回道。

秦婉瑩也是皺起眉頭,語氣變得更加冰寒:「這位先生,請你自重!」

葉天頓時無語,苦笑道:「拜託,我已經很重了,不能再重下去了!還有,我說的是造化,造人這詞是這臭丫頭說的,你怎麼光對我生氣啊!」

說到這裡,葉天也不理會邊上聽到那句臭丫頭後面,便張牙舞爪要衝上來的小蘿莉,繼續說下去。

「我所說的造化,確實可以稱得上是造化,因為我有辦法能夠幫你解決你體內那股陰絕煞氣,這便是我要給你的造化!」

秦婉瑩一怔,面露詫異,面紗底下的雙眸頓時凝重起來,緊緊的盯著葉天,她體內確實有著從小便伴生而來的陰絕煞氣。

當然,她和他的長輩們並不知道體內的這股陰氣真名叫陰絕煞氣,只知道這股在他出生之後就存在的氣息,是連她那擁有鍊氣九層的父親,都沒有辦法消去的可怕之物。

如果是尋常人,伴生有這種陰絕煞氣,萬萬是活不過十六歲的。

要不是自己的父親身為玉虛宮的掌門,本身的實力又達到了如今修真界能夠達到的頂點鍊氣九層,不惜花費大量的資源強行將自己帶入修真,恐怕自己早就死了。

異世幸福 就算是這樣,靠著大量的資源堆到鍊氣,六層的,自己仍舊沒有辦法自行消去那些陰絕煞氣,只能勉強的通過真元壓制。

每日里,都要經受著陰絕煞氣的折磨,可以說是苦不堪言。

原本她父親曾說過,葉家家主的嫡子是天才修真者,能夠幫助她解除陰絕煞氣,條件是讓自己和他的兒子訂婚。

本來葉家就是帝國十一柱國家之一,這位葉家嫡子又是天才修真者,實力強橫無比。

其子與玉虛宮掌門之女訂婚,也算是門當戶對,所以婚事自然便訂了下來。

可不知道什麼原因,後來這位葉家嫡子和其妻子會失去音訊,再也沒有出現過。

而他的兒子也沒有展現出任何天分,反倒成為帝都有名的廢物,甚至後來還被趕出了葉家。

所以直到現在,秦琬瑩體內的陰絕煞氣都沒能解除,忍受了近二十年的痛苦。

眼前這人一口道出這股陰氣的名稱,自然讓秦琬瑩非常詫異,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但她知道體內這股陰氣並不簡單,除了修真者之外,尋常人乃至武者是不可能看出來的。

眼下這人根本沒有任何真元反應,只是個普通人,怎麼可能看出來呢?

這裡是西域,之前又發生了真教突然襲擊塞爾市一事,萬事都得小心,否則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當下,她將目光落向了葉天身後的時大師,認真的打量了一下后,頓時露出恍然,看出了那時大師也是修真者。 秦琬婷之所以看不出葉天的實力,是因為葉天和她境界相當,又有著隱匿戒指,雖然不可能看出來了。

倒是時大師,之前傷勢尚未完全恢復,境界又比秦婉瑩弱,自然被秦琬瑩一眼看穿。

眼下,出現一個少年一口道出自己身懷陰氣,而且邊上還有著一個修真者保護,恐怖的秦琬婷不為之警戒。

想來眼前這個少年能夠看出自己身上有著陰氣,便是這老人告知他,而出行有這種高手級的修真者保護,這少年應該也是西域哪個大家族的後人了。

可就算這少年真的是西域哪個大家族的後人,這樣會上來跟自己說這件事情,而且還胡亂說了什麼陰絕煞氣之類名稱,顯然想通過賣弄這事引起自己的注意了,這讓秦琬瑩感到無比厭惡。

這樣的手段,秦琬瑩早見多了,望向葉天也就帶著一絲鄙夷和不屑。

撒旦危情 認定了葉天,這絕對是來賣弄的,這頓時讓她感到極為噁心,原本對葉天就沒有多少的好感,頓時降成了負面感觀了。

因為天生伴生有陰絕煞氣,秦婉瑩本來就對任何男人沒有好感。

就算同門派最為優秀的葉軒,也沒能讓她多看幾眼,最多只是和他略微熟悉。

至於那些因為她的美貌,而想故意接近她,用著各種手段賣弄的那種男人,那就更讓她瞧不上了。

秦琬瑩對自己的美貌非常自信,哪怕如今她蒙著面紗,也知道單以自己的氣質和身材,就能招來不少想要採花的蒼蠅。

此時,葉天在她眼中,便和那種蒼蠅沒有區別了。

只可惜秦婉瑩並不知道,眼前這個在她看來如蒼蠅一般的人,便是她的未婚夫。

不然的話,估計想法便不同了。

對於秦琬瑩的反應,葉天多少也能夠猜出她的想法,除非和周蘿兒一樣,將自己當成了登徒子一類的人了。

他也知道只要自己說出自己的身份,那秦琬瑩的想法便可能會改變,可這邊暫時還不想這麼做。

一來葉軒也出現在思域,而且還是因為自己的原因,被真教狠狠的報復一通。

葉天可不想揭下面具,直接暴露自己的身份,從而打擾那便宜哥哥和真教之間的火熱交流啊!

二來,自己尚沒打算回帝都,所以這葉家棄少的身份也不宜揭開,不能讓那些越加冷血之人提前知道,之後豈不要少了很多樂趣?

所以,葉天搖了搖頭,也沒有打算揭開自己的身份,當自嘆道:「你不信我,罷了。」

說完,葉天也不管秦琬瑩的反應,轉身坐回到前面的空位置上。

邊上的時大師見狀,趕緊坐到了葉天的身邊,也不敢多話。

周蘿兒倒是得意,譏道:「哼!癩蛤蟆還想吃天鵝肉,真是想太多了!」

說著,便坐回到秦琬瑩身邊,和秦琬瑩小聲的說著什麼。

對此,葉天並沒有任何反應,倒不是他心大,而是在心裡詢問著系統關於秦琬瑩體內陰絕煞氣的事情。

「系統,秦婉瑩體內陰絕煞氣是你來歷?我只看出好像是天生的,但卻不知道該怎麼解除?

雖然我和她並沒有可能,但怎麼說她也算是我父母失蹤前,給我定下的未婚妻,我不可能不管。

更何況能夠在這西域遇上,也算是一種緣分吧!眼下她只能壓制陰絕煞氣,沒有辦法解除,你那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根治嗎?」

系統並沒有立刻回應,而是沉默了一會兒,似乎在搜索的相關答案,過了良久才有所回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