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乘風笑道,「涼拌!要不紅燒也行!」

「我草!」光哥這才知道葉乘風在耍自己,眼角一陣抽動,「敢耍我?麻痹的,給他點顏色看看!」


葉乘風聞言不禁冷哼一聲,「老子又不是色盲,老給哥看什麼顏色,能不能換句新鮮的台詞?」

眼看著巷口的青年揮舞著棍棒就朝他沖了過來,葉乘風則是一個健步上前,在眾人還沒到他面前的時候,他已經到了光哥的面前。

他直接一拳搗過去,光哥還沒反應過來,頓時覺得口鼻一痛,「我草……」

葉乘風沒等他回過神來,對著他的腦袋又是兩拳,直打的他暈頭轉向,喉嚨一甜,吐出一口血來,居然還夾雜著一顆牙齒。

光哥剛要說髒話,葉乘風的拳頭立刻又揮了過來,嚇得他立刻蹲下身子來。

葉乘風冷啐一聲,「還他媽光哥呢,孬種……」

覃龍和尹毅嚇的躲在巷子口看的目瞪口呆,這光哥平時可是號稱一雙鐵拳震城西的角色。

而且他們是親眼見過的,現在居然被葉乘風打的毫無招架之力,嚇的他們都快尿褲子了,立刻就要逃走。

葉乘風一把將地上的光哥拎了起來,對著他的腦袋又是兩拳,「走一個人我就打一拳,走兩個人我就打兩拳!」

光哥已經被打的滿臉都是血了,這時又因為覃恆和尹毅逃走挨了兩拳,立刻轉過頭去,口齒不清地道,「都站住……放下武器……」

覃龍和尹毅頓時停下了腳步,其他幾個青年見狀一時也不知道如何是好,紛紛扔掉了手裡的棍棒。


葉乘風這時看了一眼光哥,又看了看覃龍和尹毅,「不是要給我點顏色看看么?」

說著見巷子里晾著不少女性內衣褲,立刻把光哥拎到面前,在他膝蓋上踢了一腳,讓他跪在地上。

又讓其他人都過來跪成一排,指著一條紅色內褲道,「哥也給你們點顏色看看,都睜大狗眼看清楚,這是什麼顏色?」

眾人不知道葉乘風什麼意思,葉乘風立刻又是一拳搗在了光哥的腦袋上,光哥痛的大叫出來,「紅色……」

其他人見狀也紛紛跟著說,「紅色!」

「麻痹的,都沒吃飽飯么?」葉乘風對著光哥的腦袋又是一拳,「把砍人的力氣拿出來!」

眾人見光哥已經被打的估計他媽都認不出來了,而葉乘風的手上還在滴血,這貨下手還真不知道輕重,比光哥的鐵拳可厲害多了。

眾人立刻異口同聲道,「紅色!」

葉乘風滿意的點了點頭,又指著一條紫色的文胸,「這是什麼顏色?」

「紫色!」

「goodboy!視力都很好嘛!」 ;

陳輝在保安室里一直坐立不安,也不知道葉乘風被那群流氓帶到巷子里給怎麼著了。

葉乘風遞給他的那根極品鹽海香煙已經被他捏成團了,手心也滿是汗。

雖然他和葉乘風認識不過才半天,但是畢竟也算是相識一場,而且他從葉乘風身上依稀也看到了一些自己當年的影子。

年輕氣盛,不可一世!到頭來是要吃虧的,書,書沒讀好,工作,工作也找不到好的,女朋友也跟別人跑了。

就在這個時候,卻見巷子里走出來幾個青年,迅速的往保安室這邊跑來。

陳輝見狀不禁嚇了一跳,看來葉乘風已經被打趴下了,這些傢伙又要來找自己麻煩了。

不想那幾個青年跑到保安室的窗口,站成了一排,居然齊刷刷的給陳輝鞠躬行禮,然後大聲喊道,「陳哥,我們錯了!」

陳輝一臉莫名其妙,還以為自己聽錯了,他看這群人每個人臉上都是紅彤彤的,顯然是被人扇過嘴巴,其中還有覃龍和尹毅。

正納悶著,就見葉乘風扶著那個光頭從巷口走了出來,光頭滿臉是血,一臉萎靡,看的陳輝更是愕然。

葉乘風一臉笑意的和光哥道,「光哥,你看,你的小弟們誠意不夠啊!」

光哥立刻扯著嗓子朝保安室窗口的那群青年道,「麻痹的,陳哥不原諒你們,就自己撞牆去!」

青年們一聽這話,立刻又朝著窗內的陳輝吼了一嗓子,「陳哥,對不起,我們錯了!」

陳輝一時不知道如何回應,就見葉乘風摟著光哥走到了保安室窗口,拍了拍光頭的肩膀,「讓他們繼續道歉,道歉到陳哥說原諒他們為止!」

光頭一臉愁眉苦臉地朝著自己手下吼道,「麻痹的,聽見沒有,繼續道歉!」

那群青年聞言只好不住的朝陳輝行禮鞠躬,嘴上一直說對不起。

陳輝頓時明白了是怎麼回事了,看來這幾個流氓地痞根本不夠葉乘風擺弄的,估計都被收拾服帖了。

不過陳輝知道強龍不壓地頭蛇的道理,今天你是收拾了他們,但畢竟這裡是他們的地盤,遲早還是要給你使絆子。

想到這些,陳輝連忙朝窗外的青年道,「沒事,沒事,我原諒你們了,可以了……」

一群人都回頭看向葉乘風,等待著他下一步判決。

葉乘風滿意的點了點頭,又拍了拍光哥的肩膀,「光哥,不好意思了,今天為小弟還專程跑一趟,改天我請你喝茶!」

光頭連忙道,「不敢,不敢……那現在我們……」

葉乘風看了一圈眾人,朝光哥道,「覃龍和尹毅留下,其他人可以走了!」

覃龍和尹毅兩人聞言驚慌地站在保安室門口,一副求救的眼神看著光哥。

光哥壓根就不看兩人,一聽這話,如蒙大赦一般,立刻帶著自己手下就走。

葉乘風又叫住了光哥,「光哥,這兩人是你小弟是吧?他們不懂事,我替你教育一下,你沒意見吧?」

光哥立刻朝葉乘風道,「我沒這樣的小弟,你要怎麼教育都行!」

葉乘風滿意的點了點頭,光哥這才帶著兄弟走開,一直離開了葉乘風的視線后,有手下這才問光哥,「光哥,你沒事吧?」

「麻痹的,明知故問,沒見老子嘴巴都腫了了么?」光哥將拳頭捏的嘎嘣響,「麻痹的,覃龍和尹毅這兩王八羔子惹上什麼人了?回來要他們好看,草……」

覃龍和尹翼兩人看著光哥跑遠了,心中暗自嘀咕,這次死定了,今天讓光哥丟人了。

就算葉乘風不拿他們怎麼樣,回去以後肯定也要成為光哥的出氣筒。

葉乘風看著兩人,最後將目光落在覃龍的身上,「還記得我昨天和你說的話么?」

覃龍背後冷汗都出來了,他突然想到剛才在巷子里,光哥被他狠k之後,跪在地上認顏色。

中途有幾個青年實在不堪屈辱,想要反抗,葉乘風只是簡單的幾拳幾腳就擺平了的事。

這個傢伙的戰鬥力,遠遠超乎他們的想想,他又想起了昨天葉乘風和自己說過,只要自己再踏進龍翔高中的範圍,就用刀扎在自己的老二上。

想到這些,覃龍不禁下意識的捂住了腿襠處,戰戰兢兢的不敢吭聲。

尹毅在一旁也是冷汗直冒,只恨自己不長眼,誰不好惹,居然惹上這麼一個強人,「風哥,我們知道錯了,我們再也不敢了……」

葉乘風立刻上去一腳踹在了尹毅的小腹上,「媽了戈壁的的,哥讓你說話了么?」

尹毅被葉乘風一腳直接踹的撞在了保安室的門上,趴在地上半晌都起不來。

覃龍見狀嚇的立刻跪在了葉乘風的面前,「風哥,都是我們不好,你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我們一般見識,我保證今天開始,我和尹毅絕對不會再在龍翔高中附近出現!」

葉乘風直接朝覃龍伸出了手,「你的蝴蝶刀呢?」

覃龍嚇傻了,不住地扇著自己的嘴巴,眼淚都快流下來了,「風哥,我真知道錯了,真知道了,你就饒過我這一回吧!」

葉乘風一臉為難地看著覃龍,「你這是逼著哥食言啊!」

陳輝也沒料到葉乘風會這麼狠,這時連忙出來拉著葉乘風道,「算了,他們也知道錯了,這事就這麼算了!」

葉乘風這才朝覃龍道,「今天是給陳哥一個面子,這事就這麼算了,趕緊帶著那貨滾!」


覃龍一聽這話,不住地和葉乘風道謝,葉乘風道,「你們該謝謝陳哥!」

覃龍一邊扶起尹毅,一邊又和陳輝道謝,陳輝連說不用。

等兩人走後,陳輝這才朝葉乘風道,「我真不知道該說你什麼好……」

葉乘風朝陳輝一笑,「找我麻煩,那就光明正大的找我,打我身邊的人,這叫什麼屁事,今天算便宜他們了!」說著朝陳輝道,「陳哥,不好意思,是我連累你了!」

陳輝搖了搖頭,這時從保安室拿出了一份文件,交給葉乘風道,「忘了和你說了,你的資料審核不過關……你不能在這做保安!」

「啊?」葉乘風臉色一動,拿過資料看了一眼,抬頭看向陳輝,「就是因為我惹了這些流氓?」

「不是!」陳輝立刻朝葉乘風道,「你是不是惹了徐老師了?」

葉乘風聞言心中一動,原來是徐偉康搗的鬼,「他管這事?」

「他不管!」陳輝朝葉乘風道,「但是他叔叔是學校的副校長,是他說不聘請你的!」

葉乘風心中一陣鬱悶,麻痹的,有個做副校長的叔叔,就能這麼濫用職權么?

陳輝見葉乘風臉色難看,拍了拍他的肩膀,「看開點,其實在這做保安,也未必是件好事,這學校什麼情況你也知道……」

葉乘風還沒說話呢,這時就見校門口開來了一輛紅色雪弗萊,真是徐偉康的座駕。

車開到了校門口后,立刻一個急剎車停下,徐偉康打開車門,走了下來,今天他沒有帶眼鏡。

徐偉康冷冷地看了一眼眾人後,朝葉乘風得意的一笑,隨即朝陳輝厲聲道,「他不是沒被錄用么,怎麼還在這?」


陳輝連忙解釋道,「我剛剛已經和他說清楚了!他這就走!」

徐偉康又看向葉乘風,一聲冷笑道,「葉乘風,就你這種人也想來這做保安?不妨告訴你,我就算找一條狗來看門,也不會找你!」

葉乘風不怒反笑道,「徐老師,要不要做的這麼絕啊?」

「絕?」徐偉康冷哼一聲,走近葉乘風,沉聲道,「還有更絕的我還沒做呢!」

葉乘風又笑了笑道,「徐老師,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我怕你會後悔啊!」

「後悔?」徐偉康又是哈哈一笑,「我的字典里從來就沒這兩個字!」說著拍了拍葉乘風的肩膀,「我就不送了,預祝你儘快找到工作!」

葉乘風暗道,這貨還真把自己當成沒這個保安工作就不能過的了?

想到這裡,葉乘風也是一聲冷笑,低聲朝徐偉康道,「你是不是很好奇我昨晚在哪過的夜?」

徐偉康的神經頓時被葉乘風撩動了,臉色變得極為難看地看著葉乘風,隨即立刻朝陳輝道,「你還想不想幹了,不相干的人,請他立刻離開!」

陳輝聞言立刻走到葉乘風的身邊,「兄弟,別叫我難做……」

葉乘風點了點頭,沒說什麼,轉身離開。

徐偉康看著葉乘風走遠,這才滿意的上車開進了校園,嘴裡嘟囔一聲,「垃圾,一個死保安就和老子搶女人,哼哼……」

葉乘風離開學校,這時看到前面還沒走遠的覃龍和尹毅,「你們過來!」

覃龍和尹毅還以為葉乘風改變注意了,聽他叫自己,都嚇了一跳,但是又不敢不回去,立刻戰戰兢兢地走到葉乘風的身前,「風哥……」

葉乘風立刻朝兩人道,「有事找你們幫忙!幫了我這忙,我們之間不但兩清了,你們以後還是我兄弟了!」

覃龍和尹毅一臉難以置信,但是想到葉乘風這彪悍的身手,以後能和他做兄弟,那真是求之不得,連聲問葉乘風怎麼幫忙。

葉乘風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身後的龍翔高中大門,問兩人道,「我聽說你倆以前就是這所高中的?」

覃龍和尹毅點了點頭,但還是沒明白葉乘風這麼問的意思,卻聽葉乘風繼續又問道,「那徐偉康你們應該很了解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