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靜香搖頭道:“不知道,究竟有沒有沒有人知道,因爲我們找遍了整個船艙,都沒有發現這個人,所以我想如果真的有這個人,也許這個人就在我們這些人之中!”

杜雙雙大驚,她道:“如果這個人在我們中間,那我們豈不是很危險?”

落靜香道:“只求我們可以快點找到那個人,否則等到這條船到岸之時,恐怕這條船上只剩下兇手一個人!” 又是黎明,在這條船上的人似乎都忘記了晝夜的交替,已經整整五日,死了六個人了,眼下所有人都像是一根繃緊的橡皮經,等到拉斷的一刻開始,不僅傷到自己,也會傷到別人。

每個人現在都被恐懼與絕望控制,他們望不見大海的盡頭,大海的無情此刻展示的一覽無遺,風暴與驟雨似乎在他們眼裏根本不可怕,反而是船上隱藏的一個人令他們恐懼不安。

不知何時很多人都不知不覺的來到了飯廳。

白麪郎君、飛魚、衛莊、落靜香、杜雙雙。

不對,還少了兩個人,百年郎君突然大吼一聲:“他們!他們在哪?白帆應該在我之前已經走了出去,可是他們在哪兒?”

飛魚也也一臉慌張,他望着落靜香然後吼道:“我們去找他們!”

杜雙雙望着眼前的白麪郎君與飛魚感覺哪裏有一股不和諧的感覺,即使白帆與佘無痕沒有到也不用這樣緊張,但是他們的眼神告訴別人,他們很在乎另外兩人的去向。

說完五人便匆匆開始在船艙尋找,但是所有人回到飯廳的時候只有一個結論,那就是那兩個人消失不見了,他們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般。

飛魚這時大吼道:“一定是他們,他們一定殺了人便逃跑了,該死的!”

杜雙雙也感覺到了絕望,剩下的人越少,那麼可以對抗那第十四個人的力量也少了,那麼自己究竟還有沒有力量尋找紹劍?還有沒有機會嫁給紹劍?

白麪郎君這時癱坐下來然後說道:“此刻遙遙不見海岸,已經沒有食物和水,恐怕我們及時到了岸邊,找到了紹劍,我們也根本不是對手。”

杜雙雙望着二人的表情還是覺得太奇怪了,因爲杜雙雙在他們眼裏不止是看見了恐懼與不安,她還看見了一絲笑意,難道是自己錯覺?

衛莊此時站在桌子一角,他這時向前走了一步,然後望着眼前的二人突然說道:“你們的槍在哪裏?”

飛魚與白麪郎君詫異的望着衛莊,他們根本不知道衛莊在說什麼。

衛莊又問了一遍:“你們的槍在哪裏?”

飛魚與白麪郎君突然臉色變了,剛纔的恐懼與不安突然消失了,他們的臉上突然掛着微笑,是令人害怕的笑。


衛莊又問道:“你們的槍在哪裏?”

飛魚這時說道:“在手心!”

重生之買來的媳婦 ,然後飛魚上了前。

衛莊道:“那就拔出來!”

杜雙雙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她望着衛莊罵道:“你瘋了?”

落靜香道:“他沒有瘋!”

杜雙雙道:“既然沒有瘋,又爲何在這個時候決鬥?這條船上的人本來就已經死了很多人了,他們不能死!”

飛魚這時望着衛莊問道:“你究竟是何意?”

衛莊道:“不管你們是誰!但是隻要你們死了,我們三人就安全了,所以你們必須要死!”

杜雙雙道:“可是也不必殺了他們!”

衛莊冷冷說道:“拔槍吧!”

衛莊根本不理會杜雙雙的話。

這時飛魚突然大笑,他大笑過後說道:“原來你們二人的目的並不是找紹劍,而是保護這個大小姐!”

落靜香道:“這個大小姐找的就是紹劍,而我們的任務就是保護她,她要找紹劍,我們豈不是也是一起跟着找紹劍?所以我們也並沒有說謊!”

飛魚笑道:“說的不錯!”

杜雙雙這時驚呆了,這時她才知道原來衛莊與落靜香上船的原因是杜雙雙也被送上了船。

這時飛魚說道:“但是衛莊兄,你不要忘了這條船上還有第十四個人,如果你殺了我們,那誰又可以幫你殺掉那第十四個人?”

衛莊道:“不需要你關心!”

飛魚道:“也許那第十四個人就是紅妖子的鬼魂,難道你有信心殺死他?”

修真高手都市行 :“他不是紅妖子!”

飛魚笑道:“你爲何如此肯定?”

落靜香這時說道:“因爲一開始我們就知道!”

飛魚笑道:“知道什麼?”

落靜香道:“一開始就知道這條船上根本就沒有紅妖子!”

飛魚笑道:“你們又是如何得知?”

落靜香道:“因爲紅妖子已經死在了我們手裏!”

飛魚突然不笑了,而最爲震驚的人就是杜雙雙

杜雙雙望着落靜香詫異的問道:“死在你們手裏?可是你明明說第十四個人也許是紅妖子的啊!”

落靜香笑道:“因爲我們的大小姐還不會演戲!”

飛魚這時說道:“原來一開始你們就知道兇手是我們?”

衛莊點頭道:“是!”

飛魚問道:“那你們一開始爲何不揭穿我們?爲何要等到我們殺了所有人之後你們才說?”

落靜香道:“因爲他們該死!”

杜雙雙問道:“他們哪裏該死?我看是你見死不救!”

落靜香道:“因爲一開始我就知道你們都是什麼人!”

杜雙雙問道:“他們都是什麼人?”

落靜香說道:“一開始我就知道,白麪郎君與飛魚上船就是爲了殺光所有人的人,除了杜雙雙你,而佘無痕、付夢生他們其他已經死了人到這條船都是爲了一個目的,那就是抓住杜雙雙你,然後尋找紹劍的下落,而飛魚與白麪郎君殺掉所有人之後便要找紹劍,得到龍尾!”

杜雙雙問道:“可是他們爲何要殺人?”

落靜香說道:“因爲白麪郎君與飛魚是四皇琨皇的人,而其他人都是三皇赤皇的人,所以他們一開始都知道對方是什麼人!”

杜雙雙驚呆了,她完全不知道原來事情是這個樣子,這條船上的人其實一開始都心知肚明,所有人都有一個目的,而他們一開始就決定殺掉對方。

杜雙雙這時又說道:“可是他們都有不在場的證據啊!比如說屍體突然出現,但是那個時候他們都與我們在一起啊!”

落靜香道:“那是因爲這裏的確有第十四個人!而這個人就是他們的幫手!”

杜雙雙就更加震驚了,她忙問道:“這個人還在船上?”

落靜香道:“在!”

杜雙雙道:“可是我們搜遍了這裏所有的船艙,根本就沒有其他人了!”

落靜香道:“可是還有一個地方沒有找過!”

杜雙雙問道:“什麼地方?”

落靜香道:“我們的房間!”

杜雙雙驚呆了,所有人都到了杜雙雙的房間,接着落靜香翻開了牀,牀底正趴着一個人,這個人不是別人,就是銀環農夫!

杜雙雙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銀環農夫明明死在自己的眼前,可是現在卻安然無恙的的出現在自己的眼前,她這幾天遇到的怪事恐怕比她這一輩子遇到的還要多。

銀環農夫見自己被發現,便也走了出來,然後笑着走到了白麪郎君的身後。

杜雙雙驚道:“原來一開始他們就是一夥的?”

落靜香道:“當然是,如果我不是早就發現銀環農夫躲在我們的牀下,我也不會在你面前演戲,當然也會告訴你事實!”

杜雙雙望着眼前的三人,她實在是恨極了,即使對方是自己父親的人,可是她不喜歡被人騙自己的感覺,現在她恨不得吃了他們的肉。

杜雙雙道:“原來他們說的白帆與佘無痕有什麼問題,說他們是騙子,我看你們纔是最大的騙子!”

杜雙雙現在很想站起來一巴掌打在他們三人的臉上,然後解解氣。

可是她現在不敢動,而衛莊已經站了出來,也拔出來槍,對面三人也拔出了槍。

這時落靜香突然又問道:“飛魚,你的實力應該在我們之上,可是你爲何要騙過我們去殺人? 超級農場主 ?”

飛魚本來是輕鬆的表情,可是他突然眼神凝重了許多,他怔怔說道:“因爲這條船上的確有第十四個人!”


杜雙雙本來是會很震驚的,可是今天她已經遇到了太多令她震驚的怪事,所以她聽了也並不感覺到奇怪了。

這時落靜香詫異的問道:“你們當真?”

飛魚道:“當真!”

落靜香道:“你們打算怎麼辦?與我們對戰?”

飛魚笑道:“最好是不要打!因爲我根本沒有信心打得過衛莊老兄!”

落靜香這時說道:“那你們走吧!”

杜雙雙驚奇的望着落靜香,然後質問道:“他們殺了人,還騙你們,難道你們就這樣放走他們?”

落靜香說道:“不錯,放了他們!”

杜雙雙道:“可是這樣做豈不是放虎歸山?”

落靜香這時說道:“你們走吧!”

飛魚一聽然後笑嘻嘻的帶着後面三人走出船艙不見了。

人已經走了,船走的突然更快了!

可是杜雙雙卻很惱火了,她無論如何也想不到落靜香與衛莊會放走飛魚,杜雙雙問道:“落靜香,你這樣到底是爲什麼?”

落靜香道:“你難道不會自己動腦子?”

杜雙雙一聽臉刷的一下紅了,她吼道:“我就是不知道才問你們!”

落靜香慢慢說道:“因爲這條船上還有一個人,難道你沒有聽見飛魚說嗎?”

杜雙雙道:“可是也許是他故弄玄虛,就是爲了逃走呢?”

落靜香又道:“不,他說的沒有錯,一開始我與衛莊大哥就感覺到了,這條船的確有第十四個人的存在,而我們根本不可能與他們大戰,因爲無論我們誰敗,就會一起死,因爲我們不知道那個人究竟是誰!”


落靜香話音剛落,他們口中的第十四個人已經走了出來,衛莊與落靜香望着走出來的人,他們都驚呆了,這個人走出來然後就坐了下來。

那人手裏端着一罈好酒,正一口一口往自己的嘴裏灌!

接着那人說道:“好久不見!”

衛莊與落靜香這時才發現自己根本還沒有感覺到那人何時走出來的! 端着酒罈的人坐下,酒卻已經全部灌進了他的咽喉,肚子嘟嚕叫了幾聲,他便趴在了桌子上。

衛莊緊緊的盯着這個人的雙眼,那人雙眼已經閉上,他已經喝醉了,落靜香這時已經叫出了聲,她萬萬沒有想到這第十四個人竟然就是紹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