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麗婭從這些開花了的花朵中挑了幾朵讓系統代爲保管,決定找個機會送給托爾。

這段時間以來,她很清楚托爾對鮮花這些女孩子纔會喜歡的東西根本沒有興趣,但是如果是她這個妹妹送的話,他應該會毫不猶豫的收下。

要怎麼讓他每天都收下她送的花,這纔是關鍵問題。

想找艾麗婭就去花園,這幾乎已經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了。希芙沒花多大功夫就在花壇旁找到正坐着喝茶發呆的艾麗婭。

艾麗婭倒是一下子就注意到了向她走來的希芙,“早安,希芙。”

“早,艾麗婭。”

希芙身着一身便於行動的輕甲,腰間還配着一把長劍,明明是個小女孩卻讓人感覺英姿颯爽。艾麗婭看希芙的架勢,琢磨着她難道記錯上課時間了?

每天早上都是艾麗婭來花園澆花的固定時間,要是有什麼事也都是托爾本人或者找希芙來通知她。不過托爾也知道艾麗婭每天早上必定都會到花園走走,而且除了早上,他們幾乎一整天都呆在一起,所以一般也不會特地一大清早來找她。

一走近,希芙就注意到了那些纔剛剛盛開沒多久的花朵,她平時唯一的興趣就是訓練,爲了成爲最強的女戰士她也付出了足夠多的努力,但這也並不代表她不喜歡漂亮的東西,作爲一個女孩子她理所當然的被這些花給吸引了注意力。

“真漂亮!上次來的時候它們還沒開花呢!”

希芙並不怎麼常來花園。艾麗婭想了想,摘下一朵遞給了她。

她衝着接過花朵發愣的希芙笑了笑,“希芙你比它們更漂亮。”

從未被人如此直白的稱讚過外貌的女孩頓時紅了臉,她甚至不知道該怎麼迴應對方的讚美。希芙扯了扯自己的衣襬,又看到艾麗婭身上的裙子。

“艾麗婭你快去換一套衣服。”希芙意識到自己耽誤了不少時間,“今天上午的課老師不在,托爾說打算去森林玩,穿的輕便一些會比較方便。”

“森林?”從到這個世界後,艾麗婭就沒離開過仙宮,她下意識的透過花園望向仙宮後方幽深的地方,“……會不會有危險?”

“放心!我們並不是第一次去了,不會有危險的。”希芙催促道,“現在快去換衣服!”

換完衣服跟着希芙找到托爾他們的時候,艾麗婭看到洛基似乎在和托爾說着什麼,托爾表現的很興奮。

“艾麗婭也到了,那麼我們出發吧!”

從仙宮到森林的路並不短,托爾幾人偷偷的牽了幾匹馬出來,因爲怕被發現偷偷跑去森林玩,所以決定兩人騎一匹。

艾麗婭和希芙到的時候,托爾的馬上已經坐了範達爾,沃斯塔格和洛基還有霍根各自單獨騎了一匹,希芙乾脆的丟下艾麗婭上了霍格的馬。

洛基騎着馬走到艾麗婭的身旁,衝她伸出手,“早安,艾麗婭。”

艾麗婭將手遞過去,藉着洛基的力道成功上了馬。

“早安,洛基。”

他們一羣人也一共就四匹馬,繞着偏僻的小路很是順暢的進了森林,愣是沒有被人發現,看來平時托爾他們也沒少溜出來過。

艾麗婭坐在洛基的馬上,拉着他的衣服勉強的保持着平衡。她和洛基的關係並不熟,如果是托爾的話,她倒是可以無所謂的抱個腰什麼的,因爲她知道托爾是真的把她當做妹妹一樣在疼,所以可以無所顧忌。

但是洛基卻不行,乍一眼看起來洛基和艾麗婭的相處更像是一對兄妹,他比托爾更體貼,也更懂得怎麼照顧她,但是艾麗婭卻覺得洛基的態度非常的疏離,連帶着她也對他熟絡不起來。

他們越往裏走樹木就越茂密,沒多久他們就不得不下馬了。

“再往下馬就不能走了,把馬系在這吧。”托爾率先下了馬,“反正都到這了,剩下的路也不遠。”

聽他的語氣,剛下馬的霍根不由的有些好奇,“已經決定好今天去哪了嗎?”

“當然!”

艾麗婭搭着洛基的手下了馬,剛着地就聽到他們議論的聲音。

“還記得我們上次去的那個洞穴嗎?”

在艾麗婭還沒有來到仙宮之前,他們曾一起偷偷跑進森林並且找到一個一眼望去見不着底的洞穴,當時他們只是稍微進去看了一下並沒有深入就回去了。

“不行托爾,那裏太危險了!”希芙首先表示不贊同。

“你害怕了?”洛基略帶嘲諷的語氣馬上惹來了希芙的怒視,“你忘了我們上次在裏面呆了整整一個下午,直到晚上也沒發生什麼嗎?”

艾麗婭並沒有去過那個所謂的洞穴,一時不好插嘴。但是就現在聽他們的敘述來說,那地方似乎並沒有那麼安全。

“弟弟你說的沒錯!”托爾一下子因爲洛基的話振奮了,“上次什麼也沒發生,也許我們還差一點點就把那個洞穴給逛遍了呢?”

“等等,但是我們並不知道里面還有些什麼,說不定更深處會有危險。”洛基雖然反駁了一下希芙,但他看起來還是有些顧慮的,“我認爲我們還是下次帶上護衛再去吧。”

托爾大咧咧的一笑,同時拍上了他的肩,“我的弟弟,你總是擔心這擔心那的,如果總是這樣豈不是很無趣?”

事實證明,能成爲托爾朋友的人對於冒險都有着特殊的熱情,托爾並沒有花什麼功夫就說服了所有人,他們一邊打打鬧鬧閒聊着,一邊走進森林深處。

洛基跟在他們的身後,彎了彎嘴角。 路邊的野花不要採(四)

艾麗婭總算知道爲什麼希芙會阻止托爾去那個洞穴了。

他們在穿過了茂密的樹林,終於是來到了洞穴的入口。只不過這個洞穴和她想象中不太一樣,它的入口是在地下的,並且入口非常的小,如果不仔細找的話根本找不到。

從外面根本看不清裏面是個什麼狀況,就算是艾麗婭也一點都不想進去。

雖然艾麗婭可以面不改色的處理各種魔藥材料,但她畢竟還是個女孩子,從生理上她就極度厭惡任何蟲類。這種黑漆漆的洞穴,一想到周圍不知道會有多少蟲子,艾麗婭就覺得起了渾身的雞皮疙瘩。

希芙的臉色和她同樣不太好。

托爾點起了火把,率先進了洞穴,緊接着霍根和沃斯塔格也走了進去,範達爾留在了外面,他側了側身將入口的位置讓給了艾麗婭她們

“我斷後。”

等艾麗婭和希芙進了洞穴後,範達爾看向站在一旁還沒進去的洛基,剛想說點什麼,洛基就笑了笑,自己乖乖的走了進去。

洞穴裏面的空間比入口看起來要大的多,即便對成年人來說也足夠的寬敞,不過這寬敞也僅僅足夠他們兩個人並肩走的程度。

“不行,我要說服托爾回去!”希芙實在不喜這裏的環境,她和艾麗婭說了一聲後就加快了腳步,企圖趕上走在最前面的托爾。

艾麗婭藉着洛基手裏的火把倒是能看清這洞穴四周的模樣,她盯着那些泥土看了很久,最終才鬆了口氣。

“你在找什麼?”洛基幾步上前走到了艾麗婭的身邊。

從進了洞穴到現在,說是要斷後的範達爾就一直盯着他,好像就怕洛基會對他的夥伴們做什麼壞事一樣,這讓洛基特別不舒服。他們想要在被發現之前回去根本不可能,想必回去後哥哥就會被父親逮住責罵一頓。

範達爾有功夫盯着他,不如好好想辦法讓他那愚蠢的哥哥長點腦子,被他幾句話就煽動跑來這裏。他可是勸阻過的,就算髮生什麼事也怪不到他身上。

艾麗婭被突然出聲的洛基給嚇了一跳,她剛想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但又怕北歐神話的世界根本沒有蟲子這種生物,於是又把到嘴的話拐了個彎,“只是有些好奇,我還是第一次到這樣的地方……”

幸虧希芙的提醒,艾麗婭換上了便於行動的衣服,不然那身長裙在這裏絕對會變得慘不忍睹。

洛基看了她幾眼,“這沒什麼,如果你再和哥哥呆一段時間,你就會習慣的。”

就連希芙在認識托爾之前也只是個嬌滴滴的小姑娘,洛基清楚的見證了那個說幾句話就會臉紅的姑娘是怎麼在哥哥的薰陶下變成現在這樣子的。

一開始連劍都不怎麼拿得動的艾麗婭,現在不也能在範達爾的手下撐一會了嗎?他們一個個都變得魯莽、粗俗,他們甚至放棄了使用他們的大腦,洛基不明白爲什麼即便是這樣,大家也照樣圍着哥哥轉。

羨慕嗎?並不,洛基根本不屑與他們爲伍。

讓他難受的是父親的態度。

艾麗婭敏銳的感覺出洛基情緒的變化,察覺到對方心情突然變得不好,她覺得怎麼說自己靈魂也已經成年了,是不是應該安慰一下這個甚至還沒到叛逆期的孩子。

她從系統裏拿出早上才摘下的鮮花,那是一朵水藍色的花,花瓣成細條狀,看上去有些像是娜麗花,但又不是。

艾麗婭扯了扯洛基的袖子,在對方看向她的時候,將鮮花遞到了他的面前。

“這是可以帶來幸運的花。”艾麗婭微笑着,胡扯的面不改色,“洛基你好像有什麼煩惱,如果有的話,它會給你帶來好運的”

洛基有些發愣,他盯着這從未見過的鮮花看了會,“你也送了哥哥嗎?”

“啊?”艾麗婭沒料到對方會是這麼個反應,她如實回答,“……還沒有。”

“是嗎。”洛基捏着花,端詳了半天。

艾麗婭覺得她來到這個世界至今都沒能和洛基熟起來是有理由,她甚至看不出洛基現在的表情到底是高興還是嫌棄。

半響,洛基伸出手揉了揉她的頭髮。

“謝謝你,艾麗婭。”他手指的溫度涼涼的。

艾麗婭快被這對兄弟如此統一的動作弄絕望了,這麼說起來斯內普教授好像也摸過她頭,克拉克……

她默默的扭頭。

系統!下一個世界申請變成成熟御姐!

【考慮考慮。】

他們這麼一耽擱速度慢了不少,只是前面隱隱的能聽到托爾他們的聲音,所以也沒有在意。

直到他們遇到了一個岔路口。

“左邊。”

“不,顯然應該是右邊。”

洛基絲毫不掩對範達爾的厭惡,“我是他的弟弟,我當然知道他們走了哪一邊。”

“我們已經去過左邊了,托爾不會走重複的路兩遍。”範達爾絲毫沒有動搖。

艾麗婭等了一會,他們才決定好走哪一邊。

範達爾乾脆走在了前面,和洛基並肩跟在後面的艾麗婭清楚的聽到洛基嘴裏唸叨着‘該死的’‘愚蠢的’這樣的話,看樣子怨念極深。

很快範達爾就發現他似乎真的選錯了路,因爲即便他們加快了速度,在他們面前出現的也不是托爾等人,而是一大片潔白的花叢。

在這麼暗的洞窟裏出現這麼一大片花叢實在是很詭異的事情,不光是地上,甚至是牆面上也都是這種泛着淡淡熒光的花朵。

面對一看就有問題的東西,洛基的第一反應就是後退。但是還沒等他說什麼,範達爾已經上前蹲下研究了。

“這些也是仙宮裏沒有見過的花。”

艾麗婭本來是想把範達爾拉開的,但是看他湊那麼近都沒事,她乾脆開始詢問系統。

這是種什麼花?

【這種花叫做諾伊卡,是一種神經相當纖細的植物。】

那麼就是說沒有危險?

艾麗婭看着範達爾能近距離觀察這些花,一時也有點好奇。洞窟內漸漸飄散着熒光的顆粒,這種花發光處正是它的花蕊,那麼飄散在四周的想必就是它的花粉了。

【危險還是有的,如果靠太近讓它們感覺到威脅,那麼它們會釋放出花粉,有一定機率導致生物失明,雖說失明機率不高,但還是建議您遠離。】

等艾麗婭的視線變得模糊,意識到玩脫已經爲時已晚了。

擦!不是說機率不高嗎!

【諾伊卡花粉造成的失明是暫時的,請不用驚慌。】

等系統這句話說完,艾麗婭已經什麼都看不到了。

“洛……洛基……範達爾……”

見沒什麼危險,已經站在範達爾旁邊打算找機會嘲諷幾句的洛基注意到艾麗婭的神色有些不對,“艾麗婭,你怎麼了?”

“我們……先回去好不好……?”艾麗婭順着聲音伸出手試探了幾下才抓住了洛基的衣服,她眼前一片漆黑,呆着這個本來就很暗了的洞穴讓她有些不好受。

洛基這才注意到問題,“艾麗婭……?”

“洛基……我…我看不見了。”

今天也萌萌噠~!

插入書籤 路邊的野花不要採(五)

艾麗婭是被範達爾揹着回去的。

奧丁王看到艾麗婭現在這個樣子,勃然大怒,隨後見了重傷被沃斯塔格和霍根擡回來的托爾時,這層怒火更是上了一個層次。

托爾被奧丁王關了起來,三個月內不得踏出房間半步。

這次恐怕是有史以來托爾做的最讓奧丁王憤怒的事,但洛基卻一點都不覺得高興。

他牽着艾麗婭的手,領着她走在仙宮的走廊裏。

一個月前,父親將艾麗婭託付給他照顧,卻被哥哥搶了先。現在哥哥帶着艾麗婭出去,卻害的她失明,這足以證明哥哥並不能完成父親給他的任務。

洛基早就在那個洞穴裏做了點手腳,出發前他就暗示過托爾,要不是那該死的範達爾,那麼所有的事情都會按照計劃進行。托爾頂多受點小傷,帶着艾麗婭私自逃課,也會讓父親對他失望,那麼父親就把目光轉移到自己身上,明白自己纔是他最優秀的兒子。

現在托爾的確被關了起來,還受了非常嚴重的傷,他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洛基,我沒事的。”也許是看不見後感官變得更爲敏銳了,又或者是因爲洛基驟然收緊的手,讓艾麗婭感覺到他的不平靜,“他們不是說了,這只是暫時的,我很快就能看得見了。”

艾麗婭能這麼淡定也多虧了系統,如果不是系統告訴她失明是暫時的,她估計在洞穴的時候就已經驚慌失措了。

眼前一片漆黑,她看不到洛基的表情。在她說完那些話後,洛基甚至連腳步都沒停頓一下,把她一路帶回了她的房間。

艾麗婭坐在牀邊,這時候洛基已經離開一會了。她看不見,於是只能聽着系統的指揮,摸索着換好睡衣,躺回牀上。

折騰了一天她也很累了。原本她以爲看在她曾經喊過洛基一聲哥哥的份上,洛基至少要安慰她一下,畢竟突然失明對她現在這樣一個小女孩來說實在是件可怕的事,沒想到從回來到現在,洛基一句話都沒和她說過。

難道是人緣太差?!

艾麗婭覺得很憔悴。

今天的花也沒有送到托爾的手上,托爾現在被關了禁閉,而且聽說傷的很重,現在去找他顯然不太合適。

一想到這還是個十年的長期任務,艾麗婭就有種淡淡的憂桑。

……

第二天醒來,艾麗婭有些發愣。

倒不是因爲眼前一片黑暗,而是因爲本應該失明瞭的她,在這一片黑暗中,竟然看到了顏色?

艾麗婭坐在牀上,擡起手試圖觸碰那團藍色的東西,指尖碰到的卻是植物葉瓣的觸感。她又摸了摸,確定了那是一朵花。

她的房間應該是沒有花的,而現在,她周圍四處都是那種藍色的光團。

“系統,這些是什麼?”

【是您種在花園裏的鮮花。恐怕因爲您這個身體的體質特殊,所以在失明過後對生命力的感知更爲強烈,纔會看到這些。】

系統概括的相當簡潔,但艾麗婭多少算是明白了,畢竟她現在的身體也算是神明的孩子,遇到這種玄幻的設定一點都不奇怪。

這些花都是艾麗婭親手栽種的,至今爲止開了多少花,她非常清楚。艾麗婭很懷疑,現在她房間裏的這些,估計就是所有的了,但是是誰把她種的花都移到了她的房間?

沒等她多想,就聽到了敲門聲。

奶爸聖騎士 “請進?”

艾麗婭這才理解系統所指的對生命力的感知是怎麼回事,雖然和那些花不同,但她能感覺到進來的人給她的感覺非常的熟悉。

“……洛基?” 麻辣嬌妻:調教花心總裁 她試探性的問道。

進來的人腳步一頓。

“艾麗婭,是我。”那人開口卻是托爾的聲音,他幾步上前坐到了艾麗婭的牀邊,“我偷溜出來的,千萬不能讓父親他們發現。”

艾麗婭的頭髮又一次被托爾隨手揉亂了,不過她本來就剛起牀還沒梳理,“托爾,你的手好涼。”

每當托爾揉她腦袋的時候,艾麗婭就能感覺到他手掌溫暖的溫度,但今天托爾的手卻涼的不可思議。

“是因爲受傷了嗎?”看不到托爾的狀況,艾麗婭又不敢隨便亂碰他,就怕一不小心觸碰到他的傷口,“希芙說你傷的很重?不要緊吧?”

托爾一下子收回了手,“我沒事,一點小傷而已。”

艾麗婭還想問什麼,托爾卻一下子打斷了她,聲音變得從未有過的正經,“艾麗婭……對不起,都是因爲我,纔會讓你受傷。”

艾麗婭已經習慣了托爾平時大咧咧的樣子,被突然這麼道歉她有點不適應。

“並不是你的錯啊,是我不小心沒有跟好你們……”她不太習慣這樣嚴肅的氣氛,“對了,托爾,這些花的香味是怎麼回事,是有人在我房間放了花嗎?”

話題被艾麗婭輕易的轉移,托爾看了看艾麗婭房間內被佈置的滿滿的鮮花,雖然知道艾麗婭看不到,他還是笑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