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海浮現出3人一起研究功夫的場面,禁不住咧嘴笑了。

見3人依然自說自的,完全不把他無為子放在眼裡,無為子按捺不住心頭的怒火了。

雖說笑笑妞很強,雖說花襲伊來自九陽殿。

但這麼看低人,無為子作為一個上了年紀的人,哪裡咽得下這口惡氣。

「花姑娘,我血煞……」

「你還站在這裡?咯咯,當我的話是耳邊風?!咯咯,再不拿血煞了來,讓你血煞門從此消失!咯咯。」

堂堂一個長老,手下馬仔成百上千,現今卻硬生生被看成是一個僕人。

無為子一口氣上不來,險些兒氣暈在地。

老臉一黑,指著花襲伊。

「你!你,你……」

可是想起血煞門被九陽殿收拾的那段黑歷史,無為子心中的怒火一寸一寸斷開,涌不出喉嚨。

須知,當年就是拜九陽殿所賜,血煞門幾乎滿門被滅。

幸好留存了一點人,才偷偷的發展成這麼壯大了。

現今九陽殿找上門來,別看笑笑妞若無其事的說著,以前可怕的事還真有可能重新發生。

屆時憑無為子等人的戰鬥力,還是不足以跟九陽殿對抗。

據說當年血煞門的門主也是狂暴功還沒突破到第三重,不然結果會不一樣。

現今的門主祝雲龍也只突破到了第二重的狂暴功而已,依然無法保護血煞門。

何況祝雲龍失蹤了!

剩下的無為子等人,狂暴功只有第一重的功力,想跟九陽殿叫板,談何容易?

一想到老命不保,無為子的脊骨就軟下來了。

又見笑笑妞先前跟羅陽套交情,顯是要聯手對付血煞門,這對無為子而言,將是一個同樣可怕的事情。

咽了幾口氣,才把臉上的黑氣幾乎吞乾淨了。

想奉承花襲伊都辦不到,只好改人了。

「小兄弟,花小姐就請你好好陪侍,你作為咱們血煞門新一代的傑出人物,就由你……」

「長老,我現在是不是血煞門門主?」

本想討好羅陽,以免他和笑笑妞聯手。

不意羅陽忽然這麼一問,無為子老臉一沉,但很快又恢復了笑意。

「小兄弟,你是咱們血煞門最有希望做門主的人選了。老夫大力支持你。」無為子說道。

「花姐姐,長老是不是說我就是血煞門的門主了?」

花襲伊咯咯一陣嫵媚輕笑。

笑完,說道:「你要是肯認我做干姐,我就扶你做門主。」

這話聽起來,就像花襲伊是皇帝一樣。

這裡明明是血煞門的大本營,作為話事人之一的無為子卻連說話的份兒也沒有,心裡那個憤怒鬱悶可想而知。

當然,花襲伊說的話有三分真,七分是戲謔。

想做血煞門的門主,不是花襲伊一人說了算的。

羅陽也當成是開玩笑來看待,接過話茬道:「花姐姐,那我就認你做干姐姐了。我現在是不是血煞門的門主了?」

笑笑妞飄過來,摟住羅陽的肩膀,笑道:「咯咯,我終於有弟弟了,親一個。」 遼闊的海面上,巨大的船隊橫亘,宛如巨獸盤亘,充滿了壓迫感。

易林踏空而來,落到大長老所化的輪船上。

「見過團長。」

大長老的面容在船板上顯現,他面色恭敬。

「這幾天可有異狀?」

易林問道。

「此地雖屬於深藍海域,但位處較偏,周圍的一些海盜,海族聽聞我們傭兵團的名頭早已不敢靠近了。」

大長老說道。

「上官他們呢?」

易林繼續問道。

「軍師帶著一些人往東南方向過去了。」

「東南,他去那裡做什麼?」

「軍師說,深藍海域是八臂惡龍的地域,我們惡魔傭兵團名聲漸起,估計很快便會引起他們的注意力,所以軍師決定先去探探路,方便制定計劃。」

大長老說道。

「上官還真深謀遠慮啊。」

易林微微點頭,有上官南天在,他倒是可以少費一些心思,能夠專心於修鍊。

他既然決定將惡魔傭兵團做大,那麼管理經營便是一個不可逃避的問題。

即便他個人武力超群,如果管理不好一個組織,那麼也是枉然。

「露易絲呢?」

易林問道。

「公主她去礁石海底採摘火炎珊瑚了。」

大長老說道。

「礁石海底?那地方有些遠了,她是一個人去的嗎?」

易林微微皺眉,礁石海底算是這片海域里一個比較有名的地方,那裡在海平面一千米以下,盛產火炎珊瑚。

火炎珊瑚是一種比較昂貴的藥物,性烈,內含極高的溫度,尋常修鍊者如果被其體內的赤紅汁水沾染到,怕是頃刻間便會被融化。

這種藥物對於煉體戰士而言是極佳的修鍊聖物,吞噬之後,可以淬鍊氣血,將體內的雜質驅除,長時間食用能夠潛移默化地提升潛質。

易林之前也有去過,也摘了不少,不過到現在已經快用完了。

「易笑少團長,還有魔猿跟在她身邊。」

大長老說道。

這一年裡,易笑的智力提升得很快,已經與八九歲的孩子無異了,可能是愛屋及烏的原因,即便易笑只是一個擁有人類靈魂的傀儡,但露易絲對他還是視如己出,雖然未曾為人母,但身上已經有淡淡的母性光澤了。

在露易絲無微不至的關愛下,易笑對露易絲非常依戀,這種依戀程度甚至還要高於易林。

所以易林有時只能搖搖頭。

因為易笑是鋼鐵傀儡,所以他修為的提升需要大量的金屬材料以及血肉。

至於為何還需要血肉,這就與地精的傀儡術有關了。

地精製作的這個傀儡不完全是鋼鐵傀儡,他將人類的血肉也融入其中了,不過兩者之間三七分吧,三分血肉,七分鋼鐵。

其中甚至還有類似人類的血管筋脈。

易林派人出去採購大量的稀有金屬,並且一路上也斬殺了不少強大的海獸,給易笑吞噬融合之後,他的實力也提升到了金環級巔峰,距離宗師級的傀儡品質,只差一步。

葬元劫 這一步需要一名宗師級的血肉,或者極高品質的金屬材料。

但這兩樣東西,易林暫時尋不到,準確的說,在目前這海域內,並沒有目標。

易笑的悟性很強,完全繼承了易林的天賦。

當易林將刀一教給易笑時,僅僅只是演練了一遍,易笑便能用的有模有樣了,雖然還沒有領悟到其中精髓,但對於一個智商目前只有七八歲的易笑而言,已經很恐怖了。

所以易林對此很欣慰,以後自己如果因為某些原因不在時,易笑也能頂替自己撐起惡魔傭兵團!

承諾後的藍色 有易笑魔猿在,露易絲的安全應該不會有什麼大問題,畢竟易笑的實力在某種程度上堪比一些普通的初階宗師了,再加上魔猿,那便是兩名宗師。

「團長,我們是不是應該準備啟程之事了?」

大長老問道。

「的確是差不多了。」

易林點頭,如果一直保持前行,其實半年前就能到達南大陸了。

但其中因為種種原因,耽擱了下來。

現在修為也遇到了一個瓶頸,苦修無益,那便繼續出發吧。

「好的,那我傳令下去,讓大家做好起航準備,另外上官軍師那邊,我也會通知過去。」

大長老說道。

「行,你這邊做準備吧,我去找他們。」

易林說完,便往礁石海底的方向飛去。

大長老看著易林遠去的背影,心生感嘆:「不過區區一年,便從中階宗師踏足巔峰之境,這等修鍊速度著實讓人心生敬畏。」

他修鍊至今,已經有五百多年了,但如今也不過是一名中階宗師,想要突破到巔峰,也不知要什麼時候了。

……

礁石海底,一片赤紅。

即便地處海平面一千米以下,依舊能透過海面看到下方的紅光。

此時三道身影從遙遠的天際飛來。

這三道身影氣息濃烈,充滿了蠻橫之意,宛如凶獸降臨。

「大哥,族裡不是火山珊瑚嗎?你為何還要親自來這裡?」

其中一道身影說道。

他們三人長得一模一樣,只是眉心處的豎紋顏色有所不同,分別是紅,青,藍。

紅為大哥,青為二弟,藍為三弟。

「因為你們是我的親弟弟,所以我才帶你們來這裡。」

紅紋開口說道。

「什麼意思?」

青紋皺眉。

「還記得我上次得到的那張藏寶圖嗎?」

「是那張殘卷?我記得它破碎不堪,上面的圖案以及文字都非常模糊。」

總裁的棄婦新娘 藍紋說道。

「我找了海王宮的妖蛇神將,它欠我一個恩情,所以出手幫我把那張藏寶圖修復了。」

紅紋說道。

「妖蛇神將!」

青紋大驚,「大哥,你什麼時候與海王宮有聯繫了?那可是能與海國王室媲美的勢力啊,雖然明面上服從海國王室的統治,但自從海神千年不出現后,現在已經漸漸開始變得獨立了。」

「機緣所致,當初妖蛇神將也不知遭遇了什麼,被打得重傷垂死,我花了很大的代價才將他救活,所以他因此而欠了我一個大人情。」

紅紋嘴角露出一絲笑意,能與海王宮牽上線,對於他,對於他的家族而言,都是極為不錯的。

雖然八臂惡龍族是深藍海域的土皇帝,但並不是無盡海域的頂級勢力,屬於一流末尾。

「妖蛇神將可是宗師級巔峰的強者,能將他打得重傷,那麼對手該有多恐怖啊?」

藍紋倒吸一口涼氣。

「管他呢,這些都與我們無關。」

紅紋輕笑一聲,他從儲物戒里拿出一張圖紙,正是被修復完整的藏寶圖。

打開后,精緻的圖案呈現。

礁石海底,火炎珊瑚生長,蔓延,密密麻麻,但在其最中心處,有一個宛如海蓮花的標記,巨大無比。

「這是?」

青紋湊近一看,瞳孔微縮,「珊瑚王?!」

「不錯。」

紅紋點頭。

「不對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