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夠讓斗戰神王忌憚,並且一戰而平分秋色的高手,不會那麼庸俗。

「就算我是一縷留在時光長河中的烙印,我要出手,洪家沒人攔得住!」洪行簡說道,強大而霸氣,充滿一種帝道威嚴。

洪行簡抬手了,他雙手在虛空中一指:「看好補天三式怎麼用。」

隨著他的抬手,整個時光長河震顫。他掌指發光,一大片的金光迸發。在他手掌中,囊括了天地一般。可以看到,乾坤星斗在他掌中旋轉,天地萬物在他掌中衍生。一個又一個世界在他手中沉浮。

他一手抬起,緊握日月旋轉,掌控天下輪迴。

「補!」洪行簡聲音冰冷了下來,伴隨他誦出這隻有一個音節的經文,面臨崩潰的生死之門居然在癒合!大裂紋消失,彌合在一起。那些消散的身影化為一道道流光在出現,重新屹立在時光長河上!

時空像是靜止了一般,被洪行簡掌控在手中,隨著他的意念誕生或者沉浮!

外界,忽然沸騰了,所有人都是瞳孔狠狠的收縮著,難以置信的看著上空。

「什麼,這怎麼可能!」

「生死之門居然癒合了,什麼情況?」

洪千重面色大變:「怎麼回事?」

「沒有哪個先祖有這樣的能力。」洪望天雙眸眯了起來。

虛空中的生死之門本來已經到了潰散的邊緣,但此刻卻爆發神光,上面青色電光流轉,一瞬間就恢復到了最初的樣子!

「為父替你出手一次。」洪行簡拍了拍洪錚的肩膀,聲音漸漸冷了下來,「當我的面,擊殺我的子嗣,我看誰有這個膽子!」

他站立不動,伸出了右手,對著虛空一抓。

頓時,蒼穹變色,整個東荒的天,一下子黑了下來。風起雲湧,烏雲遮籠,如同末日一般的景象出現了!

「怎麼回事?」

「天啊,到底怎麼了,天怎麼突然變黑了?」

「整個東荒的天都變了!」

翻天印自主復甦,天羅傘自主復甦,東皇鍾自主復甦,白帝額骨矛自主復甦……

一瞬間,東荒所有的帝器都自主復甦,如臨大敵一般。無邊的黑暗中,衝起了一道又一道絢爛的光芒,匯聚在蒼穹上,向洪王地所在的方向沖了過來。構架出龐大的光幕,維持著東荒的穩定!

一股恐怖到極致的威壓出現,從蒼穹上降臨,壓蓋天下蒼生!

洪行簡一怒,蒼穹傾覆!

動力之王 而後,在眾人目瞪口呆的目光中,一隻黃金大手,從生死之門內探了出來。掌指中,乾坤星斗浮現,一個又一個世界在衍化,有開天闢地之力! 第三百二十章東荒震顫

洪行簡怒了,屹立的時光長河上的虛影全部半跪在地上,瑟瑟發抖,似乎不敢承受洪行簡的怒火!

大手撕開蒼穹,直接向著洪千重抓去。

「老祖,救我!」洪千重大駭,面色變的煞白。他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甚至不知曉,這是誰在出手。

洪家祖地深處,一道道強大的氣息升起,但隨後全部被那恐怖的威壓給封蓋了下去。壓的他們的身軀絲毫不能夠動彈!

大手覆蓋了整個蒼穹,就那麼撕裂虛空,抓向洪千重。

翻天印復甦,衝起一大片黃金符文,想阻攔這尊大手。但這些符文隨後全部被撕碎。

天羅傘出現了,一桿破傘發光,隨後自主撐開,上面同樣有乾坤衍化之景。那傘巨大無比,保護了整個洪家。

「道友,請住手!」天羅傘發出宏大意念,不斷提升氣息,擋住這尊大手,不讓他侵襲洪家。

鐺!大手與傘面轟在了一起,難以想象的轟鳴聲出現了。各種光芒激蕩,無數的黃金霧靄迸發。那轟鳴聲席捲上高空,將流雲衝擊的撕碎。同時,星空被撕裂了,整片穹頂都像是被打碎了一般,到處都是空間碎片,飛舞著,化為光點。

衝擊波隨後出現了,化為金色大浪,一波接著一波向星空中席捲。

轟!

轟!

轟!

星空發生了大爆炸,一顆又一顆星辰在爆炸,化為了煙花,永久的消失在了夜空中!

「卧槽!這是誰在對洪家出手?」

「太強大了,這恐怕是准帝級別的高手戰鬥才有的實力吧?」

「東荒還有如此的高手嗎?」

帝皇府的府主詹璇璣在這一刻將視線投向了洪家,臉色凝重:「准帝級別的高手,沒有這尊人物。難道……已經跨越了那一步?」

「請住手!」洪望天驚悚了,這黃金大手主人的實力,比他巔峰時期都不差。生死之門內,到底發生了什麼?肯定是洪家先祖出手了,但這是哪位先祖,怎麼從來沒有記載?

「請住手,你這樣會毀了洪家。」翻天印也發出了意念,似雷鳴一般,在九天上回蕩著,轟向八方。

「哼!把他交給我,我就退走。」生死之門中,傳出了一道冷哼。黃金大手停住了,指向下方的洪千重。

洪千重渾身瑟瑟發抖,意識到了不妙,趕緊跪在地上:「先祖,晚輩知錯,先祖請饒我!」

眾人一聽,頓時都明白了。一定是洪千重強行進入到生死之門內,惹的先祖不慢了。可是……祭天大典舉辦這麼多次,沒有哪個先祖能復甦到這個程度,直接能夠出手啊!要知道,屹立在時光長河上的,根本就不是他們的真身。而是他們遺留在過去的烙印,被喚了出來。

但現在這一幕,怎麼解釋?

這個時候,洪望天不得不站了出來:「先祖,請網開一面。」

「洪家……真的沒落了。」洪行簡笑道,而後語氣一變,「你們,在質疑我?」

「不敢!」洪千重渾身都被汗水打濕,心中翻起了驚濤駭浪。為什麼,先祖為什麼會復甦?從沒有過復甦的先例啊!

「道友,請退走,你不屬於這裡。」

「道友,你強行出手,不怕擾亂時光長河,引出那個地方的人嗎?」

「道友,還請三思,你若再不出手,那個地方……就快發現你了。」

與此同時,一道道宏大的意念從遠方傳遞過來,浩浩蕩蕩。發出這些宏大意念的,不是修士。而是一尊尊自主浮現的帝器。在他們的感知中,這個人太強大了。恐怕只有青帝那個級別的高手才應該有的實力!

此人,到底是誰,為什麼要出手?

這是東荒歷史上的大事記。

自萬年前一戰,從沒有出現過如此多的帝器自主復甦的景象。

「我再說一遍,把他交給我!」洪行簡的聲音平靜而又鎮定,不急不緩。

眾人全部驚呆了,到底什麼情況,誰能告訴我這他媽到底什麼情況?

洪望天臉色冷了下來,看向洪千重。他心中已經做好決定了,那就是交出洪千重!就是不知曉,這到底是哪位先祖復甦。同時,他心中也很是驚喜。雖然不知道這黃金大手的主人是誰,但卻表明了,洪家最起碼還有一位強大的先祖活著!

「望天老祖,不要,不要放棄我。」洪千重無比驚懼,心中悔恨到了極致。早知道如此,就不進入生死之門內了。

「行了,你走吧,我自己的事,我自己解決。」洪錚說道,臉上出現了疲憊之色,「你不能久存,若是惹到他們所說那個地方的人,對你我,都沒有好處。」

「嗯?」洪行簡一愣,「你都知道些什麼?」

「一尊大手,我看到過一尊大手。」 總裁強制愛 洪錚說道,他曾經見過一幅畫面。一直黑色巨掌捏碎了洪行簡。整個蒼茫的天地間,只剩下了自己與洪行簡兩人。那大手的主人,還說自己是餘孽!

洪行簡臉色不變,冷笑一聲,卻沒有再糾纏。但洪錚不知為何,在洪行簡的身上,也感覺到了一股濃濃的死氣與疲憊之意。

「我知道了。」洪行簡聲音有些落寞。

「我走了,你的路,要靠你自己走下去。記住,去昆吾山。」洪行簡說道。

「那時,你還在那裡嗎?」洪錚問道。

洪行簡想了想:「在,也有可能不在。你要記得,我所做的一切,不是為了我自己就行了。」

「能告訴我母親的消息嗎?」洪錚開口。

洪行簡一言不發,轉身開始走遠,沿著時光長河,向盡頭走去。他隨手撕裂出一個大口子,跨入了進去。

在他身軀即將消失的剎那,他頓了頓:「若你真想知道,可以去不周山,那裡有你母親的族人。但你不到通天大境,不要貿然前往。」

冷情總裁戀上我 而後,洪行簡像是唱起了歌謠一般,整個時光長河上都是他的歌聲:「大道無涯心做岸,仙路絕頂我為峰!」

大道無涯心做安,仙路絕頂我為峰!這就是洪行簡,霸氣,張揚,自信。

「不周山!」洪錚呼吸急促了起來,最起碼,自己知曉了一個信息。

外界,大手退回到了生死之門內。天地恢復了清明,變的晴朗了起來。好大一會兒,所有的帝器才全部退走。

「要變天了。」天羅傘回到了祖地,「那個人居然出現了。」

翻天印也恢復了平常的模樣,但站立在翻天印上的眾人卻不知為何,感受到了一股沉重。 第三百二十一章一代先祖現身

洪望天開始溝通番天印:「怎麼回事?」

番天印的意念傳入到了洪望天的腦海中:「有大事要發生了,這個傳說中的人居然出現了!」

「誰?」洪望天凝重的問道。

「不能說,一旦說了,我會崩毀。」翻天印說完后,就沉寂了下去,再也沒有任何反應。

同一時間,各個道統的人都溝通帝器,詢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所得到的答覆都大同小異——那個人出現了,意味著大事要發生了。

洪行簡離去了,帶著他的殺機走遠,消散在時光長河中。天地恢復了清明,洪千重跪在地上,全身都被汗水打濕。他到現在還是心有餘悸,想不到自己居然惹怒了先祖!辛虧最後幾尊帝器紛紛求情,否則的話,今日自己必定是凶多吉少了。

那到底是洪家哪位先祖?

洪千重不知,洪望天同樣不知。

「若有下次,斬。」洪望天嚴厲的說道,今日差點就釀成了大禍。若不是他最後收手了,那一擊,洪家根本承受不了!

洪望天正準備離去,忽然愣了一下,猛然抬頭,看向蒼穹中的生死之門,眼中迸發精光!

生死之門發光,滄桑古老的氣息擴散。這氣息,與之前的氣息不同,這氣息平和而又溫潤,沒有絲毫殺機。

「一代先祖!」

「沒錯,是一代先祖的氣息,他沒死,透過時光長河浮現了!」

「是一代先祖,難道符夕溝通一代先祖成功了?」

時光長河上,洪錚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洪行簡說的沒錯,自己的路,該自己走。他或許真的有什麼苦衷。但洪錚也能夠看的出來,他在幫自己。就像他說的那樣,該給自己的,不會比別人少。

「但我從你身上,感受不到什麼父愛!」洪錚自嘲,而後將心神踏入到了之前與洪行簡併肩站立的虛影身上。

頓時,那虛影眸子綻放光芒,宏大意念在洪錚腦海中響起。

「何為道?」意念第一句就這般開口。

鳳儀中宮 洪錚忽然想起了洪行簡所唱的歌謠,好不猶豫的開口:「心為道!」

「何為仙?」

「我為仙!」

「若有一天,你走到一切本質的盡頭,該如何?」意念問道。

「以身為峰,警醒後人。」洪錚開口。

「記住你說的話。」意念說完后,虛影爆發光芒,與洪錚的心神融合在一起。頓時,一代先祖虛影發光,洪錚感覺自己像是化為了一代先祖一般。無數的戰鬥意識灌入到他的腦海中。

他腦海中湧現無數畫面,其中一幅畫面最為耀眼。那是一代先祖與一名全身散發青光的身影激戰。一代先祖手持天羅傘本體,而那散發青光的身影,則是手持一桿青色偃月刀。

洪錚瞳孔收縮,猜測到此人是誰——青帝!

早就有傳言,洪家先祖實力恐怖,與青帝曾經爭帝。萬年前,二人爆發大戰,雖然失敗,但卻從容離去。

洪錚死死的盯著青帝,這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離觀看一名真正的帝級人物。縱然這是過去的記憶,但青帝爆發出的氣象太浩瀚了。全身被青光籠罩,滴水不漏,無論從哪個角度,都看不出他的死角。唯一能夠看清楚的,就是他手中那一桿帝器。

青帝偃月刀!長有一丈,刀柄上刻畫了一條龍,栩栩如生,釋放無邊威壓。二人在星空深處進行激戰,毀滅了一片又一片荒蕪星域。

嗤!青帝施展出了法相,軀體與天齊高,擠壓滿蒼穹。所有的星辰在他身前如同小珠子一般。而後,他抬手,一刀將數十顆星辰剖為了兩半。煙花綻放,星辰中所蘊含的金色岩漿衝上天空,染紅了廣袤的星域。

一代先祖也極其兇猛,天羅傘轉動之下,一塊又一塊乾坤被甩了出去。將星域都撞出了一個個大窟窿。

最後,畫面消失,洪錚遲遲不能夠平靜下來。無論是青帝,還是一代先祖,給洪錚的啟發實在太大了。他們出手間沒有特定的神通。但威力卻驚人,動輒間毀天滅地。

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洪錚心神退回了生死之門。當他心神回歸到本體的剎那,生死之門發光,一代先祖的身影顯化在穹頂之上。他站立在雲端,俯視著翻天印。周身爆發出的神光,照耀天上地下。無邊的威壓從天空上壓來,讓不少修為低下的修士身軀顫抖。

「洪家後輩!」一代先祖聲音如雷,轟鳴不已,天地都跟著顫抖起來。

「不肖子孫拜見一代先祖!」洪望天跪伏在地上,神色激動。

「不小子孫拜見。」

「不消子孫拜見!」

所有的洪家弟子,全部跪伏在地上,臉色狂熱的看著一代先祖,眼眸中出現了激動之色。

「不對,時間對不上……」洪錚喃喃自語,眉頭皺了起來。如果說眼前這個人是洪家一代先祖的話,那麼與洪家傳承的年限根本對不上。洪家傳承了根本不止一萬年,而且能夠與洪行簡併肩站立,說明此人也極度不簡單。

洪望天三千年前就已經縱橫世間了,時間再往前推,離一代先祖的時間相差也並不太遠啊。

「這中間,必定還有什麼隱晦之事,是我不知曉的。洪家肯定也有人想到了這一點,但為何沒有說?難道……有什麼他們不敢說的事情在裡面?」洪錚百思不得其解,於是也就不再深究了,反正這事跟自己沒有半毛錢的關係。

一代先祖屹立在雲端,緩緩開口:「準備……接洽我神力!」

一代先祖不知是否知曉了什麼,沒有如四代先祖一樣,稱呼洪錚的名字。

所有洪家後代一聽,全部將視線注視在了洪錚的身上。誰都知曉一代先祖,是洪錚溝通的!

嫉妒!

羨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