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李珊珊要送自己回家,小黎頓時變得緊張起來,本來小臉就通紅,這麼這麼一著急,反而紅的跟蘋果似的。

「都這麼晚了,你一個人怎麼回去?」

「況且,現在連末班車都沒有了,還是我們送你回去吧?」

李珊珊看小黎太見外了,她反而古道熱腸,非要送小黎回家才放心。

「不……我自己回去就行,真的。」

小黎還是搖頭,神情變得很是緊張。

「可……?」

「好了珊珊,小黎又不是小孩子?」

「況且我們也沒開車來,不如我們給她打車送回去吧?」

珊珊還想開口,可被一旁的雷凌所說打斷,因為雷凌看得出小黎很為難,所以才阻止李珊珊在難為人家。

「謝謝你雷凌。」

「車我自己會打,我就不在打擾你們了,」

小黎聽到雷凌替自己解圍,她很是感謝,但她怎麼可能讓雷凌給自己打車?

說完,小黎向雷凌幾人揮手,隨後轉身便來到路旁,伸手攔下一輛計程車,上車離開了雷凌幾人視線。

「雷凌?你為什麼不讓我們送她?」

李珊珊不解,小黎喝了很多酒,一個女孩子回家是很危險的。

「你不懂。」

「這個小黎是怕我們知道她住在哪。」

「至於為什麼,我們跟上去不就知道了嗎?」

雷凌搖頭。

他看著那輛計程車消失的方向,卻神情有些古怪,因為他知道小黎並沒有走遠,就下了車。

所以,他懷疑小黎是故意在隱藏什麼,而且她住的地方,多半就在這附近。

「你不是開玩笑吧?」

「這深更半夜的,她跑到哪裡去了都不知道你怎麼能找到她的家?」

李珊珊皺眉,她覺得雷凌是在開玩笑,小黎坐著車走的,這根本就不切實際。

「他既然敢這麼說,就一定能找到。」

龍堯看著雷凌,神情有些古怪,自己反而相信雷凌有這個實力。

「還是龍堯了解我。」

「好了!」

「咱們也該走了,不然又把人給弄丟了。」

雷凌抿嘴一笑,向龍堯點了點頭,隨後轉身就走。

李珊珊神情古怪,看雷凌自信樣子,她咬了咬牙,急忙跟著雷凌走去。

龍堯尾隨在後,三人不慌不忙一直沿著這條街的西面走去。

當雷凌幾人走了約半個小時后,就看到右側有一條烏漆麻黑的小巷子。由於巷子里路較窄,車子是無法通行。

「小黎,就是在這裡下的車。」雷凌轉身,看向面前的小巷子,很肯定的告訴了李珊珊與龍堯兩人。

「小黎就住在這裡嗎?」

龍堯皺眉,這裡都是那種破舊的四合院,是天京打工者住的貧民區,至於環境根本不用說,能有個住的地方就不錯了。

「應該是這裡。」

雷凌點頭,抬手摸了摸鼻子,回答的有點猶豫。

小黎生活節儉,住在這裡到也符合她的性格,畢竟還要供應家裡生活費,當然租不起太好的房子。

「雷凌,趕快帶我們進去找小黎吧?」李珊珊心裡湧上一股心酸,看似外表光鮮的小黎,竟然會住在這種地方,她心裡很是同情。

雷凌點頭,帶著李珊珊、龍堯兩個人,穿過漆黑的小巷,道路有些坑窪不平。

雷凌,利用精神力,鎖定了小黎的位置,一路一拐三繞,終於找到了小黎居住的地方。

那就是一個只有幾平米的小倉房,就連門都是一塊木板拼湊的,根本與安全沾不上邊。

「這?」

李珊珊看到小黎居住的地方后,自己再也忍不住哭了起來,心酸的她怎麼也想不到,小黎居然會住在這種地方。

就連龍堯,也不得不佩服小黎,一個女人,跑到這種地方,住著幾平米的小屋裡,這太讓人不可思議了。

「這回你們知道了吧?」

「不是小黎不想讓你們送她,而是怕你們看到她住的地方。」

雷凌嘆息搖了搖頭,小黎還是那麼要強,礙於面子,又不喜歡被人施捨的同情,甘願一個人住在這種鳥不拉屎的地方。

就沖著這種女孩,試問天下間有幾人可以做得到?

雷凌此時覺得,李天龍錯過了一個好女人,都是因為別人的三言兩語,讓小黎蒙羞卻不肯丟失自己的尊嚴。

「雷凌?」

「我們要怎麼樣才能幫助小黎?」

李珊珊哭的花容失色,看著雷凌渴望幫助小黎。

「幫?」

「給她錢,她一定不會要。」

「給她賣房子,她恐怕這輩子都不想見到我們。」

「想要幫她,只能從暗中,卻又不能太過張揚,必須要讓她覺得安心理得才行。」

雷凌犯愁了。

幫一個人,這是他有史以來最難的一次。

「那怎麼辦?」

「我們總不能眼睜睜,看著她就這樣委屈在這種環境下生活吧?」

李珊珊很是心急。

她不可能坐視不理,她要盡自己所能,來幫助小黎改善自己的生活。

「其實你們都是多餘的。」

「小黎的生活不需要你們來替她操心。」

「小黎不是說了嗎?她現在已經是升職當了公司主管?」

「只要給她時間,她很快就會好起來。」

龍堯皺眉,對雷凌與李珊珊兩人過於關心感到沒那必要。

一個主管的收入,可是遠比一個職員收入多得多。

在她看來,小黎需要不是別人幫助,而是需要時間來適應。

隨著工資穩定,她自然而然就會搬走這個地方。

「嗯。」

「龍堯說的很對。」

「畢竟小黎,剛剛升職加薪,哪有那麼快就改善自己的生活?」

「不過我應該跟她的公司老闆聊一聊,有必要讓他多多照顧小黎才行。」

雷凌點頭,龍堯的一句話到是提醒了她。

如今的小黎,沒有愛情,一旁會差所有精力放在工作上,所以工作是她唯一可以忘卻煩惱的唯一途徑。

「怎麼聊?」

「你又不認識她的老闆是誰?」

「況且你認識,人家也未必會聽你的。」

龍堯對雷凌自負感到不滿,雷凌是很厲害,但這種商業事情,可不是打打殺殺那麼簡單。

「龍堯?你不知道,雷凌一定有辦法的。」

李珊珊看龍堯質疑雷凌能力,她反而抿嘴笑了起來,她認識雷凌可不是一天兩天了,自然知道一定有這個本事。

雷凌笑而不語,拿出手機撥通了黑魂的電話,簡單描述小黎情況,就交給黑魂來處理,自己完全不用親力親為。

「搞定!」

「咱們回江都城吧?」

雷凌掛斷電話,覺得時間不早了,也不想打擾小黎生活,就提議回去。

「這就完事了?」

龍堯詫異,雷凌只是打了一通電話,就要回江都城,可小黎的事情還沒有解決呢?

「放心。」

「小黎的新的一天馬上就要開始了。」

雷凌神秘笑了笑,沒有多說,,帶著李珊珊、龍堯兩人直接破空離去。

……

直到二天清晨。

咚咚!

喝的有點多的小黎,還沒有清醒,就聽到自己的房門一直在響。

「小黎?你快起來啊?」

「我是你鄰居趙阿姨?」

「外面有人要找你,你快起來啊!」

小黎迷迷糊糊睜開眼睛,一頭亂髮的她坐起身來,就聽到門外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原來,那是住在自己對門的趙阿姨,這個人平時對她很不錯,只是今天突然這麼早敲她的門,讓小黎有點不解。

穿著睡衣的小黎,起床就打開了了房門。

房門大開的一瞬間,小黎頓時被嚇驚慌失措。

自己門外竟然站著那麼多人,其中有自己原來的上司『麗姐』,還有不少公司的高層人員。

「黎總早上好。」

……

在小黎被嚇得木訥,整個人快要崩潰時,門外的這些人同時向自己鞠躬問好。

「黎總?」

小黎有點蒙了,自己礙於面子,本就是心裡發慌,怕被公司的人笑話,可聽到這些人管自己叫黎總,她還以為自己在做夢。

。 這隻男三星級喪屍,果然不負所託捕獲一些王級喪屍,甚至還有變異喪屍和尊者級喪屍。

它攜帶的數量有不下幾萬隻,簡直可以說是一個小屍潮。

這一波喪屍里五階以上的變異喪屍最多,換句話說就是那千萬級屍潮中中上級的喪屍全部被收服,也是最精華的那一部分。

還有就是三級麻雀還在巨樹那裏匿藏着,巨樹那一波屍潮現在還沒有完全退卻,雖然最精華的一部分被帶走了,還有這一波精華,剩下的那些喪屍好像是無頭蒼蠅,在那一片區域東遊西盪,不知所謂。

不斷的有低階的變異喪屍被帶走,可是對千萬級的喪屍來說那只是小小的一部分,即使用肉眼觀察也分辨不清楚。

江龍還放出了一隻二級的麻雀,不斷的向他這裏飛來,等級可能太低飛行速度並不快,在一天的時間中只走了不到一千公里路,到達東方還有不少的距離。

在高塔下,兩隻異獸,兩個人,依然紋絲不動,陷入了沉寂,彷彿是一張畫掛在那裏。

雪越來越大,不斷的落在這幾個人身上越積越厚,只有金斑紋虎偶爾的抖動身體,將身上厚厚的積雪震落下來,彷彿這一幅畫活過來一樣顯得惟妙惟肖。

可江龍和那一隻鵬鳥,穩如泰山任由那一片雪花不斷的掉落在身體上,非常安穩,繼續在身上漸漸的厚了起來,那一隻鵬鳥似乎變成了一隻雪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