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他那麼一問,那些人立刻走到了他面前,隨後便有一個人代表著說道:「回稟白將軍,那些東西我們雖然沒有準備太多,但也已經盡全力去準備了,現在只弄到了八大桶!」

聽了他們的稟報白樂微微點了點頭,立刻相當平和的說道:「八桶就八桶,現在你們立刻將他們運送到南城門附近,我明天要用它們。」

聽了他那句吩咐那些人立刻領命行事去了,而申無語立刻相當納悶的說道:「都這時候了,你還有什麼好法子,去對付步一層那幫傢伙嗎?」

看著他那緊皺著的眉頭白樂,忽然相當謹慎的說道:「說實話,我沒有將他們全部消滅掉的法子!更沒有對付那面招魂幡的實力,但我絕對可以讓那幫混蛋在明天栽一個大跟頭!」

說完后他一晃身便消失不見了,而當時聽了他那番話,申無語忽然滿含惆悵的在心中說道:「不想只因為當年第四代城主等人的一念之仁,竟讓步一層那個忘恩負義的傢伙,給我等現在帶來了這麼大的災難,這究竟是仁慈的錯呢?還是他們當時在對待他的事情上就坐錯了啊?」

想到了那些他無奈的嘆息了一陣,也只能用自己能夠使用的方式,去準備一些對敵的事情去了。

次日黎明時分,步一層忽然將任自在等三人召集到了一座山洞內,相當謹慎的說道:「今天我再次出戰親率咱們的手下,向東方之城那幫傢伙發動攻擊,你們就精心的在這裡調養吧!」

說完后他忽然拿出了一把銀光閃閃的符篆,分別交給了他們三人,相當謹慎的說道:「為了防止咱們的人,也被我的招魂幡將魂魄吸走,你們一會兒就將這些靈符分發給咱們那些手下,然他們將這些靈符貼在胸口上,一定要嚴令他們,無論遇到了什麼情況都千萬不要和任何人說話,要不然這道靈符也保護不了他們的性命!」

看著他說得那麼慎重,鞏奇才等人立刻點頭答應了下來,隨後任自在經有點擔心的說道:「老步,不是我太過小心,你昨天也說了,那三天神雷也有一種很厲害的靈符,可以對抗你的招魂幡,如果他們現在將那些靈符,分發給了他們那些手下的話,今日你們這一去怕是要吃大虧吧!」

見他說得很有道理,祖力霸立刻兇巴巴的說道:「要不一會兒我也和你一起去會會他們得了,反正現在我身上的傷也好的差不多了,就算是我打不過三天神雷,但絕對可以將他手下那幫傢伙打個稀巴爛,你覺得怎麼樣啊老步?」

聽他那麼一說任自在立刻微皺著眉頭,想要阻止他那莽撞的舉動,但那時候鞏奇才卻相當贊同的說道:「我看行,這樣一來由老步運用他的招魂幡在前面開路,讓咱們那些手下在中間和那些傢伙全力拚殺,由祖兄弟在後面給他們壓陣,在必要的時候再出擊攻打那幫傢伙一個措手不及,到時候一定可以將他們打得潰不成軍的。」

聽了他那種部署步一層登時贊同著說道:「鞏兄弟說的很對,祖兄弟,你這次隨我出去千萬不要率先攻擊,一定要忍住性子保存實力,在最關鍵的時刻給他們致命的一擊,而且我推斷,現在東方之城可以和我一站的人,也就只有白樂那個混蛋匪類了,趁著現在董眾兵還沒有回來的時候,咱們必須要全力將東方之城拿下來,要不然到時候他和白樂一旦聯手,施展出了他們最具威力的三元風火神功,就算是怒沙蒼狼那樣的天地神獸,也不是他們的對手。」

聽了他那些話,祖力霸等人立刻相當謹慎的點了點頭,隨後便召集了他們那幫手下,準備向東方之城進發了。

可就在他們臨行之際,步一層忽然極其謹慎的向祖力霸說道:「祖兄弟你一定要記住,咱們這次出擊,不求一舉將東方之城的人全部消滅掉,更不求可以將那座城池拿下,只要咱們這次將白樂那混蛋打成了重傷,就令他們失去了主心骨,那時候就可以撤回來了。」

聽了他那番話祖力霸登時相當不理解的說道:「為什麼啊老步?咱們怎麼就不能乘勝追擊,一舉將他們滅掉啊?那樣不省了咱們很大的力氣了嗎?」

知道他很不理解自己那套計劃的步一層,看看看他們周圍的那些七拼八湊起來的手下,忽然相當謹慎的說道:「雖然他們都很害怕我的招魂幡,但如果我們一舉將白樂打死的話,到時候引得東方風霸那幫傢伙全力向咱們發動進攻,那時候咱們肯定是無法招架的,還有就是,白樂那混蛋匪類的鬼點子多的誰也數不清,一旦他假裝受傷,給咱們玩什麼花花腸子的話,到那時候咱們肯定會被他暗算的,所以咱們這次還是穩妥為先的好!」

看著他那麼謹慎的樣子,祖力霸也曾多次聽說過白樂的威名,稍微想了想便答應了下去,隨即他們便快速的向東方之城的方向進發了。 按照一般的對敵作戰計劃,在已經料想到了,敵人會大舉向自己一方進攻的時候,自己一方肯定要調遣大批部隊,以重兵應戰的方式和對方對壘迎戰,但那時候白樂卻下了嚴令,讓包括三天神雷所率領的部隊在內的,所有外圍駐守著的那些部隊全部撤回到了,由五行護法構築的那道結界內。

面對著他那樣的命令,所有東方之城的人都很不理解,就在三天神雷氣憤的沖入到了議事大廳內,向他質問的時候,他忽然極其嚴肅的說道:「各位將軍,本將說過了,本將身為本城上任城主的門生,和當今城主的師弟,還有我師尊留下來的唯一血脈的師父,在此危難之際,本將責無旁貸的要承擔起這一切,無論怎樣,我都不能再讓咱們的將士,有任何損傷了。」

說到了那裡他忽然相當威嚴的看了看,已經十分無奈的低下了頭去的三天神雷等人,然後以十分強硬的語氣命令道:「現在我命令,城內所有人立刻在結界內全力守護好本城,在本將出戰迎敵之際,任何人決不能以任何方式出去,哪怕是得到了城主的命令也不能出去,違令者斬!」

說完后還沒等其他人回復他呢,他便化作了一道白光消失了。

那時候包括申無語在內的所有人,都十分無奈了起來。

轉瞬間步一層便率領著祖力霸等人,衝到了東方之城附近正南方向,看著那些散布在周圍的工事,竟然已經空無一人了,祖力霸忽然不屑一顧的說道:「看來東方之城的那幫傢伙,還真是一群膽小如鼠的無能之輩啊!昨天你老步就收拾了他們一頓,他們現在就全部退了回去,我看今天他們是沒有人敢來和咱們應戰了。」

他的話剛說完,白樂忽然出現在了他們對面的半空中,相當不屑一顧的說道:「祖力霸,你個沒腦子的爛貨,你以為我們都和你一樣那麼蠢啊?明知道你身邊的那個叛徒的法寶厲害,還要讓我們的人在這裡送死?」

說話間他竟然極為自負的向步一層看了過去,而那時候也正在用那雙陰森森的眼睛,看著他的步一層,見只有他一個人出來和自己等人交戰了,一時間竟相當疑惑的說道:「白樂,你小子讓雷氏兄弟那幫傢伙都去哪兒了?為什麼現在就只有你一個人來和我們對戰?你這麼做未免也太看不起我們了吧?」

說到最後的時候在他的周圍,忽然出現了一圈圈淡灰色的骷髏頭,晃晃悠悠的環繞著他盤旋了起來,剎那間將他們所在的那片地方的天空,映射成了一種陰森森的淡灰色。

意識到步一層已經動了殺機的白樂,那時候卻相當隨意的說道:「那還不是因為你的招魂幡太厲害嘛!就算是我將他們留在了這裡,最多也就是讓你多花點時間,和我們大戰一番而已,以你的陰險狡詐,最終他們都會被你幹掉的。」

聽了他那些頗為坦蕩的話,步一層登時微微點了點頭相當平靜地說道:「不錯,白樂不愧是白樂果然心思縝密,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們今天可就要對你不客氣了。」

說完后他猛然一揮手,他的那些手下便揮動著手中的兵器向白樂撲了過去,可由於他們根本不會法術,縱然已經殺到了白樂近前也根本無法傷害到他分毫,就算是那些弓箭手向他射過去的箭弩,也被他身上散發出的護身罡氣震向了別處。

看到了那番情形,祖力霸一下子相當惱火的,想要揮動著他的大魔錘向白樂衝過去,但那時候步一層卻相當謹慎的說道:「你先不要動,待我親自去會會他!」

說完后他猛然將左手一晃,剎那間將他那面可怕的招魂幡施展了出去,頓時將他們所在的那片區域,籠罩在了一種陰森森灰慘慘的恐怖黑雲下面,而那面招魂幡也極其瘋狂的,向白樂釋放過去了一顆顆,陰森詭異的淡灰色骷髏頭,剎那間嗷嗷怪叫著向他席捲了過去。

就在那時候,白樂的身上忽然爆發出了一種相當強盛的金光,剎那間將那些骷髏頭震了個粉碎,但那時候步一層猛然變出了一把,四尺余長的梨木寶劍,和一個詭異的小鈴鐺,駕著一團黑乎乎的骷髏頭魔雲飛到了高空中,剎那間召喚出了,數不清的身披重甲手持長矛的屍體部隊,按照一種十分詭異的陣法,相當勇猛的從各個方向,衝擊起了五行護法構築在東方之城外面的那道結界。

當時由於那面招魂幡的影像,五行護法雖然當時已經全力施展法力,布設那道結界了,但他們的魂魄還是或多或少的被它影響到了,不覺間便令那道結界在某些地方,出現了一定的薄弱環節,被那些只知道全力進攻,其他的事情什麼也不知道的屍體部隊,攻打的晃動了幾下。

當時正在全力注視著步一層的白樂,意識到了那些事情之後,忽然一晃身變出了兩個分身,嗖的一下子分別撲向了那些屍體部隊,和步一層那些手下,猛然揮爪向他們打出了一片片赤紅色的爪風,剎那間將他們打的極其凄慘的,化成了一片片的飛灰。

就在那時候步一層猛然揮劍撲到了白樂的面前,嗖的一下子,向他劈過去了好幾道陰森森的黑風,而白樂那時候非但沒有躲開,反而曲手成爪猛然將那些黑風吸在了手心裡,啪的一下子融入到了他的雙手上,揮拳向步一層打出了一大片,更加強盛的黑風拳法,不一會兒竟將他打的節節敗退向了別出。

那時候越發惱火的步一層,看著白樂那兩個分身,施展出的乃是剛猛一類的赤紅色火焰爪,而他的真身竟然絲毫不受,那面招魂幡釋放出去的那些強大的陰極之力的影像,反而向自己施展出了相當雄厚的陰森之力,一下子竟搞不明白他那是怎麼做到的。

可就在他想著那些事情的時候,白樂的真身忽然丟下了他,轉而向正在觀戰中的祖力霸撲了過去,同時暴喝了一聲:「百鍊暗黑魔拳!」

話音未落,從他的雙拳上已經向祖力霸打出了一道,足有小山大小的亮黑色拳風,那時候正想和他一戰的祖力霸,猛然揮動著手上的大魔錘奮力迎了上去,想要硬碰硬的和他對一招,可就在那時候,步一層忽然看到白樂發出的那道黑色拳風,竟然將他們周圍黑多的陰極之力吸收了起來,頓時大驚著暴喝了一聲:「老祖不能硬拼!」

可他的話音還沒落下去呢,那道拳風便已經重重的打在了,祖力霸那對大魔錘上,登時將他打的猶如斷了線的風箏一般倒飛了出去,與此同時那道已經被祖力霸發出的大力,打散了的黑色拳風,竟然分化成了一道道猶如箭弩一般的氣流,十分狂暴的在那裡肆虐了起來,一下子將周圍很大一片區域內的屍體打成了碎片,飛射向了遠方。



那時候本想去救祖力霸的步一層,剛要動身的時候,當時已經騰出手來的白樂的那個分身,猛然間大喝了一聲:「地火赤焰爪!」

話音未落便快如閃電般的向步一層打出了兩道,猶如小山般大小的赤紅色烈焰爪風,剎那間將步一層周圍的那些小骷髏頭,打的消散不見了,可就在那一瞬間,忽然從那面招魂幡上,向步一層爆射出了一道亮黑色的陰氣,剎那間將那兩道爪風全部抵消了下去,而不一層也猛然一轉身飛到了那面招魂幡上,相當瘋狂的搖動起了手上的小鈴鐺,眨眼間又召喚出了數不清的屍體戰士,更加瘋狂地向東方之城發動了進攻。

看著那任誰都幾乎難以控制的局面,白樂和他的那兩個分身,立刻兇猛異常的揮爪出拳,向那些屍體攻擊了起來,雖然他們也相繼將很多屍體戰士打成了飛灰,但那時候步一層卻源源不斷的運用他的招魂幡,從四面八法召喚出了數不清的屍體戰士,不斷的向東方之城的方向涌動了過去。

而他在召喚那些屍體的時候,還相當狂妄的大聲說道:「白樂,今天老子來到了這裡,就是要和你這小兔崽子好好的較量較量的,就算是你可以吸收陰極之力轉而攻擊我們,但現在我就是要看看你怎麼應對這些屍體!」

說到了那裡他猛然施展法力,催動著那面招魂幡,向那些屍體戰士釋放出了一片片,強大非常的黑氣,剎那間那些屍體戰士的竟相繼變成了一個個,足有小山般大小的魔兵,更加狂暴的揮動著手上的長矛,向那道結界衝擊了過去。

看著那越來越危機的事態,白樂的真身猛然飛到了半空中,相當霸道的向步一層說道:「步一層你休得猖狂,前些天老子和你交戰的時候已經向你說過了,如果你再敢侵犯我們東方之城的話,老子就用童子尿來對付你,我還就不相信,你真能夠抵擋得住它們的侵襲!」

說完后他猛然將雙手一招,剎那間在他的面前出現了兩個,一人多高二尺多粗的大木桶,就在步一層緊皺著眉頭,滿含殺機的剛要說話的時候,他猛然大喝了一聲:「童子滅魔水!」

話音未落那兩個大木桶忽然間猶如兩顆炸雷一般,轟隆的兩下子一起重重的打向了步一層,霎時間嚇得他趕忙駕著一片黑雲飄向了遠方,十分兇險的躲開了。

可那時候被那些童子尿澆到了的招魂幡上,忽然冒出了一片片的白色煙霧,相當不穩定的晃動了起來,而在它下面正在衝擊著那些結界的一些屍體戰士,竟被那些童子尿融化成了一灘灘黑水,滲入到了地下。

億萬妻約:總裁,狠狠愛! ,猛然將雙手一晃,剎那間在那些傢伙的頭頂上,出現了一大片相當碩大的大木桶,轟隆的一下子爆炸出了一大片臭氣熏天的糞便,和一片片噁心至極的暗黑色血水,剎那間將那些屍體戰士全波融化成了一片黑水,和那些糞便攪和在了一起。

想不到白樂真的運用童子尿來攻擊自己的步一層,轉瞬間駕著一片黑雲飛到了招魂幡附近,揮掌向它釋放出了一片淡灰色的迷霧,一下間便將它重新穩定在了半空中,而他一下子惱火之極的向白樂怒喝道:「你個卑鄙無恥的混蛋匪類,竟敢用這種噁心至極的傢伙,接連不斷的來對付老子,真是太可惡了。」

說完后他猛然揮劍,向白樂打出了四顆相當恐怖的亮黑色骷髏頭,就在白樂揮拳攻擊它們的時候,步一層猛然飛到了那面招魂幡上,啪的一下子將一道靈符貼在了上面,剎那間在那面招魂幡的周圍竟然出現了,許多昨天被它吸走了魂魄的黎召,和束擒獲等人的影子,那時候他忽然陰森之極的向白樂大聲說道:「兔崽子你現在看看這些傢伙都是誰吧!」

說完后他猛然揮手,向那些影子的脖子上釋放出了一條條,掛滿了尖刺的鎖鏈,一下子折磨的他們發出了一陣陣的慘叫。 當時聽到了步一層那聲大喊,已經將那四顆骷髏頭打散了的白樂,看著他居然那麼兇殘的折磨起了那些魂魄,頓時惱火值得大喝道:「你個卑鄙無恥欺師滅祖的混蛋,有什麼本事你沖著老子來,幹嘛偏要折磨這些,已經被你殘害了的人們的靈魂啊?」

說話間他的便和他那兩個分身飛到了高空中,和步一層對峙了起來,但那時候步一層卻極其狂妄的哈哈大笑著說道:「白樂,你可真是一個重情重義的好人啊!但現在我就是要折磨他們你能把我怎麼樣?有本事的話,你再用那些童子尿來對付老子啊!我現在還真的十分期待,看到這些魂魄被那些童子尿淋到了,會是一個什麼樣子呢!你有本事的話現在就打過來啊?」

說著說著他還示威性的,將那些魂魄向白樂送過去了一些,登時令白樂氣的咬牙切齒的攥緊了拳頭,但他那時候卻沒有任何辦法,因為如果他一旦向步一層發動攻擊的話,步一層肯定會用那些魂魄作為擋箭牌,來抵擋自己向他攻打過去的招數的,那樣一來他絕對很有可能,會失手將束擒獲等人的魂魄打散,令他們永不超生。

而那時候正在看著他那越來越難看的臉色的步一層,卻忽然哈哈大笑著說道:「怎麼了白樂,你不是要當這座破城的英雄嗎?現在我就在你面前啊!你怎麼不施展你那強大的法力來攻擊我,現在就將我打死啊?你倒是快點動手啊!」

說話間他還更加狂妄的拽了拽手上的那些鎖鏈,一下子令束擒獲等人的魂魄,又發出了一陣陣慘痛無比的大叫,頓時令白樂極其惱火的怒喝道:「步一層算你狠!現在你到底要老子怎麼做,才能不再折磨這些魂魄了,立刻痛痛快快的說出來就是了!」

看著他那越來越惱火的樣子,步一層那時候卻相當得意的說道:「我要你做什麼?我剛才不是已經告訴你了嗎?我讓你用你那些,糞便和童子尿之類的噁心至極的東西來打我啊!你怎麼卻還來問我那些問題啊?是不是現在看到了這些無能之輩的魂魄,心裡太過激動而變傻了?」

說完后他便哈哈大笑了起來,同時還很狂暴的甩動起了手上的那些鎖鏈,頓時令那些正在受苦的魂魄,發出了一陣陣更加凄慘的怪叫,但他們那時候卻像是根本就不認識白樂一樣,根本就沒有理會他,甚至連看都沒有向他看過去。

面對著那樣的事情,白樂猛然間將他那兩個分身收了起來,極其無奈的說道:「步一層你再怎麼說,曾經也是我們東方之城的一員,難不成你就真的想要看著這座城池,被你們糟蹋的四分五裂,甚至是被那些不入流的東西,將它瓜分蠶食掉不成?」

他的話剛說完,剛剛提著那對大魔錘,趔趔趄趄的跑到了他們附近的祖力霸,一下子大為光火的說道:「白樂你個該死的東西,少在這裡離間我們和老步之間的結盟,現在你的這些損友們的魂魄,已經被老步牢牢的控制住了,我就不相信你還有什麼辦法來和我們對抗!」

他的話剛說完,忽然間感到他的魂魄相當不安定的,似是要破體而出似的,弄得他險些從空中摔下去,而那時候步一層猛然間極其惱火的大喝了一聲:「你個蠢貨,老子不是告訴過你,在老子的招魂幡的面前不能說話的嘛!」

說話間他嗖的一下子,向祖力霸拍過去了一片黑氣,但那時候白樂猛然間也向祖力霸打過去了一道,相當猛烈的深綠色光芒,轟隆的一下子,硬生生的和那些黑氣對撞在了一起。

就在那時候祖力霸猛然將他那對大魔錘,嗖的一下子向白樂投擲了過去,一下子令他淬不及防的,被那對大鎚重重的打在了胸口上,狂噴出了一口鮮血,砰的一下子撞在了身後的結界上,頓時令結界裡面的所有人為他擔心了起來。


而那時候步一層猛然將一道靈符,貼在了祖力霸的頭頂上之後,一晃身便將他甩向了身後很遠的雪地上,而那時候白樂忽然飄到了半空,中抬頭看了看那些黑雲,忽然殺意四起的說道:「步一層你最好不要逼老子,要不然老子現在就將你這該死的招魂幡毀掉!」

說話間在他的身後忽然出現了一片,猶如明月般的圓盤,但在剎那間,那個圓盤忽然變成了一面暗紅色的大圓盤,登時向周圍釋放出了一大片陰森詭異的壓迫感,一下子令步一層大為謹慎的拽了下手上的那些鎖鏈,頓時令那些魂魄有發出了一聲聲的慘叫,大那時候白樂卻沒有去理會那些事情,反而緊緊的閉上了眼睛,向步一層爆射出了更加強大的殺意,剎那間令他有些害怕的大喊道:「白樂你不要亂來,現在老子的手上可是控制著,你這些朋友還有你的徒弟的魂魄呢,你如果當敢向老子發動任何攻擊的話,我就!」

他剛說到了那裡,忽然在他的背後,傳出了一種極其陰森可怕的聲音,霸道之極的說道:「你就去死吧!」

話音未落從白樂的身上還有步一層的身後,忽然有兩種暗紅色的光芒,在同一時間轟隆的一下子向他打了過去,一下子令他大為震驚的放開了那些魂魄,運轉起了一圈強橫異常的黑氣,將自己團團包裹在了裡面,與此同時那面招魂幡猛然間搖晃了一下,釋放出了一大片黑乎乎的骷髏頭,將他團團保護了起來。

就在那時候那兩道暗紅色的光芒,猛然間打在了那些骷髏頭和那些黑氣上,轟隆的一下子爆射出了一圈圈,相當壯觀的黑紅相間的光環,頓時將步一層震得倒飛出了好幾丈,才相當兇險的穩住了身形,但那時候白樂卻依舊威風凜凜的站在了那裡,且十分霸道的說道:「步一層,老子這招暗血陰光的滋味還不錯吧?」

話音未落他猛然揮拳,向步一層打出了兩道狂猛異常的暗紅色罡風,卻一下子被那面招魂幡釋放出的黑氣全部吸收了進去,而那時候步一層卻猛然向他揮劍,打出了一大片白森森的鬼爪,一下子逼得他墜落到了底面上,相當兇險的躲避開了。

看到了自己的攻擊隊白樂產生了效果,步一層猛然飛身撲到了他的頭頂上,又向他揮劍打出了一大片更加狂猛的鬼爪,可就在那一瞬間,白樂忽然隱去了身形,只留下了他身後那面三尺方圓的暗紅色圓盤,刷的一下子,爆射出了一片暗紅色的光芒,將那些鬼爪全部吸收了進去,就在步一層反應過來的時候,那面圓盤上,忽然向他爆射出了漫天黑乎乎的魔爪,並且在同一時間,還向那面招魂幡爆射出了一大片黑乎乎的炸雷,轟隆隆的和他們大戰了起來。

雖然那時候那面招魂幡對於那些攻擊,基本上么有受到任何影響,但時間不長步一層卻被那面圓盤發出的攻擊,有些招架不住的墜落到了雪地上,砰的一下子硬生生的承受了一張大魔爪的攻擊,頓時狂噴出了一口鮮血,相當艱難的飛到了半空中。

就在那一瞬間,白樂忽然神情自若的出現在了他的面前,快速的吃下了一粒丹藥,剎那間向周圍爆射出了一種,更加狂烈的殺意。

想不到那一粒丹藥竟然能夠令他爆發出,那麼雄渾的威勢的步一層,登時極為惱火的說道:「白樂,你個卑鄙的混蛋,在此之際竟然用丹藥來提升你自己的實力和老夫較量,縱然老夫現在被你打敗了,我也不服!」

說話間他嗖的一下子駕著一片黑雲,飛到了那面招魂幡上,怒目圓瞪著向白樂看了過去,可那時候白樂卻相當霸道的說道:「老子管你服不服呢!剛才你竟敢用老子那些朋友,和我徒兒的魂魄來要挾老子,而且還將他們折磨得那麼慘,現在老子一定要將你宰了,哪怕是拼著和你同歸於盡!」

說到了那裡他猛然將雙手在胸前一合,快速的捏出了幾個極為奇特的法訣,剎那間在他的左右兩側,忽然分別出現了四面,足有三丈左右且慢慢旋轉著的暗紅色星羅盤,同時在他們的正中間的位置,還隱約間分別有三個,猶如大蝌蚪一般黑乎乎的大圓球,由外而內慢慢的旋轉了起來。

就在那時候白樂猛然間暴喝了一聲:「三元負氣風火!」

說話間他猛然向那些星羅盤,爆射出了一大片相當壯觀的暗紅色光芒,一下子令它們上面那些大圓球快速轉動了起來,不覺間竟將周圍很多東西,硬生生的吸入到了裡面,轟隆隆全部轟擊成了一縷縷青煙。

當時就已經感覺餓十分不妙的步一層,一下子也被一種相當強勢的撕扯力量,難以自制的將他拉扯向了一座星羅盤上,登時嚇得他趕忙釋放出了一條鋼索,嗖的一下子纏在了那面招魂幡上,化作了一片黑光向祖力霸所在的方向射了過去。

可就在那時候,那四面星羅盤一下子緊跟著他也出現在了那片區域,嚇得驚魂未定的他,立刻帶著祖力霸轉到了那面招魂幡後面,飛快的逃向了遠方,萬般危險的躲過了一劫。

也就是在步一層逃走之後沒多久,剛才還神威凜凜的白樂,忽然間狂噴了一口鮮血,砰的一下子墜落到了身後的結界上,嚇得水護法立刻施法解開了一些結界將他扶了進去,那時候他卻笑呵呵的說道:「怎麼樣啊大美女,我老白今天是不是非常英勇啊?」

看著他那時候還有心思和水護法開玩笑,站在他身邊的所有人,一下子都哭笑不得的看向了她們,但那時候水護法卻相當嚴肅地說道:「將軍,現在你必須要回去調養調養,絕不能再貿然出戰了。」

說完后便和眾人一起將他送到了,他們和申無語等人商議事情的軍紀府內,而知道自己受傷頗重的白樂,進入到了府中,將一些緊要的事情交託給了申無語之後,便去了一座凈室中療傷去了。

從那天開始步一層和祖力霸被白樂打敗了之後,一連好幾天都沒敢去東方之城進行任何挑釁,而當時任自在和鞏奇才,見白樂非但不害怕步一層的招魂幡,而且還以一人之力滅掉了他們那數千名手下,而且還差一點將步一層和祖力霸打死,一時間都心生懼意的,沒有任何敢去挑戰他們的心思了。 就在那天和步一層交戰之際,差一點被他的招魂幡將自己的魂魄吸走,而十分兇險的逃回到了自己府中的明心,當天便以療傷之名,謝絕了所有前去他府上探望他的人,並且還嚴令他的家人,在近期不要讓任何人去打擾他療傷。

雖然他擺出的那種架勢十分的合情合理,但就在東方之城的人們,不再去他府上探望他之後,在某天夜晚,他忽然將他們明氏一族的很多重要成員,召集到了他府中的密室內,並且還運用他的法力在周圍,布設了很多用於示警的暗哨,讓他的好多分身把手在了那些的地方。

當時看著他那時候,居然連他的很多家人都頗為地方了起來,那些明氏一族的人一下子都明白,他肯定是要和自己等人,商量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了,是以立刻心照不宣的按照輩份,各自坐在了進室內的一些蒲團上。

那時候看著他們當中的很多人,相當不理解的向自己看過去的時候,那位坐在距離明軍最近的位子上的一位老人家,便相當謹慎的說道:「明軍,現在正是東方之城的多事之秋,而且更是這裡的用人之際,你這麼神神秘秘的把我們召集到這裡來,有什麼事情要和我們商議嗎?」

在他說完后所有人都向明軍看了過去,那時候似乎是在思量著什麼事情的明軍,緊皺著眉頭看了看進室內的所有人,忽然相當謹慎的說道:「各位族人實不相瞞,今天我將大家召集到這裡來,是想要和你們商量一下,咱們醞釀已久的那件大事,不知道你們都是什麼意思啊?」

見他說是要和自己商量那件事情,所有人一下子大為動容了起來,不一會兒那位老人家忽然極其謹慎地說道:「現在你要和我們商量那件事情,難不成你已經有了絕對的把握,可以讓咱們一舉完成,咱們準備了多年的大計了嗎?」

他說完后,又有一個人也極其謹慎地說道:「還是說明心和復祖已經辦好了,前些時候你交託給他們的那些事情了?」

他的話剛說完,其他人立刻說了一些類似的話,片刻間原本十分壓抑的靜室內,便時不時的傳出了一些人,極其謹慎的說出了的一些話。

面對著他們的提問,明軍剛始終都是一言不發的向他們看著,時間不長便讓所有人大為著急了起來。

看著他們左一言又一語的,一個個的越來越激動的樣子,明軍忽然相當嚴厲地說道:「你們這成何體統?都不知道咱們再商議什麼事情嗎?一旦咱們這些事情泄露出去了,將會給咱們明氏一族帶來怎樣的後果,你們都不清楚嗎?」

聽了他那番訓斥,所有人一下子緊皺著眉頭低下了頭去,卻也相當認真的閉上了自己的嘴巴不再說話了。

那時候坐在明軍身旁的那位最年長的老者,看著那很不和諧的氣氛,又看了看明軍忽然相當嚴厲地說道:「太不像話了,身為明氏一族的你們,怎麼就那麼不明白事呢?從現在開始,都聽族長的話,沒有他的命令,所有人包括我在內都不許胡亂插嘴,要不然老夫立刻宰了他!」 那位長者說到最後的時候,還真的出手打了剛才說話最多的那幾個人幾個耳光,一下子震懾的所有人都不敢造次了,而那時候明軍心中的怒火也稍微小了一些,相當威嚴的看了看那些人,忽然極為謹慎的說道:「我知道,身為明氏一族的各位,都很關心我們一族復興的大事,而且我也可以告訴你們,明心和復祖在他們這次出去行動期間,雖然都沒能將怒沙蒼狼和九尾靈狐以及鐵臂穿山甲,那三個天地靈獸給咱們弄到手裡,但他們卻得到了,那三頭猛獸身上三件十分重要的東西,絕對可以幫助咱們實現咱們的大計的。」

聽到了那些消息靜室內的很多人,一時間都頗為滿意的對視著點了點頭。

那時候明軍又說道:「雖然因為一些事情,導致明心現在已經沒有了昔日那樣厲害的法力,但我相信,只要咱們的族人能夠同心同德,就一定能夠實現咱們一族復興的大業,令咱們明氏一族重新屹立在世界的最高峰,傲視群雄稱霸世間的。」

說到最後的時候,他還相當嚴肅的攥了下拳頭,而其他人一下子也相當興奮的,相互對視著笑了起來。

片刻后明軍忽然更加謹慎的說道:「各位族人,正如你們所知道的,現在正是這座城池的多事之秋,先前步一層那幫傢伙,對這裡已經進行了好幾個月的襲擾,逐漸的令這裡的人心出現了浮動,而前些時候步一層將東方風霸暗算了之後,東方一族的那些大佬們,雖然沒有全亂卻立刻全力運功為他療傷去了,而且面對著那面招魂幡,包括白樂在內的,所有東方一族的那幫心腹,都沒有任何辦法,再加上現在束擒獲那幫傢伙,都已經被步一層給收拾掉了,而且呂仁仁那幫人,也被步一層那幫傢伙收拾的不輕,照這樣發現下去,用不了多久,東方一族的那幫傢伙就會失去這裡的民心,從而被這裡的所有老百姓拋棄了!」

聽了他那番話,很多人都相當贊同的點了點頭,那時候他忽然相當嚴肅的說道:「所以我想知道,在這個時候你們當中還有誰,會心甘情願的再為東方一族那幫傢伙賣命啊? 灼灼盛寵:鬼語新娘,請矜持 。」

聽了他那些話,所有人一下子極其謹慎的向周圍的人看了起來,但最終誰也沒有表露出任何不對勁的神色,不覺間便令正在審視著他們臉上表情的明軍,微微點了點頭。

就在那些人正在看著彼此的時候,明軍忽然相當滿意的說道:「大家不愧都是明氏一族的子孫,果然夠團結,而且我也相信,我們這種團結,一定可以幫助我們成就我們的大事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