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冰凌蓮步微挪,緩緩走到赤炎烈火的身前,輕輕倒了一杯茶水遞了過去,恭敬道:“烈火爺爺好。”

“呵呵,還是冰丫頭貼心,哪像我那臭小子啊,一回來連個影都見不着。”赤炎烈火接過冰凌的茶水,吹鬍子瞪眼的說道。

“我想龐大哥應該是有自己的事,遲早會去看您的。”冰凌輕聲說道。

赤炎烈火看了一眼冰凌,露出一個神祕的微笑:“不來看我也罷,我還想多活幾年呢。”

見兩人開始閒聊了,坐回太師椅的青發老者打斷道:“赤炎烈火,你這次前來是……”



赤炎烈火放下手中的茶杯,看了一眼秦楓,又望了一下青發老者,指着秦楓說道:“因爲他,我要帶他走。”

“額……”青發老者聞言,面露爲難之色,沉默了半天,便開口問道:“難道烈火兄想再收關門弟子?”

赤炎烈火輕輕搖了搖頭,開口道:“青門,兄弟我也明人不說暗話了,你現在心裏怎麼想的我們都心裏有數,但是,上面那人放話下來,這小子在我們地頭,必須要活命!”

“他?你確定?”青發老者猛地從太師椅上站了起來,然後不自然的坐了回去,陷入了沉默。

果然,這小子跟無妄殿有莫大的關聯。

青發老者的眼神在秦楓身上瞟了瞟,又在冰凌的身上轉了轉,半晌,最後好像決定了什麼似的,輕輕吐出一口濁氣:“好吧,你們把他帶走吧。”

“等等,你們兩個就這樣把我判來判去的,問過我本人沒有啊?”秦楓從頭到尾一直在聽着,心裏變得怪異起來,說的事明明和他有關,但是絲毫不理會他本人的看法,第一次這麼被人無視。

“那好,就這麼決定了,冰丫頭,這小子就交給你照顧了,烈火爺爺要出去一段時間,回來再帶秦楓走,這段時間,可別讓你爺爺把秦楓殺了。”赤炎烈火繼續無視有些抓狂秦楓,招呼了一聲便讓冰凌帶着秦楓離開。

“好。”冰凌應了一聲,便拉着有些不情願的秦楓離開了房間。

“凌兒,剛剛那個老頭子是誰啊?那麼大的派頭。”一出房間門,秦楓便向冰凌問道。

冰凌斜看了一眼秦楓,聽到他用“凌兒”這麼親切的暱稱,本來是想發怒的,但是一想到爺爺剛纔給自己的眼神,只能嘆了一口氣,無奈的說道:“烈火爺爺?他是這安道城執法公會的長老。”

“我一直想問,執法公會是什麼東西?”

冰凌白了秦楓一眼,也不知道是誰給秦楓普及的基本常識的,連這些都不知道,只能繼續替他腦補……

“執法公會,是每一個城池最強的道師公會纔有資格擔任的,這是一種崇高的榮耀,也是無上權利的代表,因爲,安道城所有的道師公會,都必須聽從執法公會的命令。”

“哦,這樣啊。”秦楓右手捏着下巴,一副原來如此的神情。

“蘭格、赤炎烈火、陰班、逆柳水、枯牧狂風……這便是安道城最強執法工會的五位長老,其中,烈火爺爺的脾氣最暴躁,也最難相處,他能爲了你親自趕來,看得出他很看重你。”冰凌說着說着,神色落寞起來,心裏竟然有些羨慕秦楓。

“嘿嘿,天賦好就是遭人妒啊。”秦楓似乎看到了冰凌的心情,“就像凌兒一樣,讓我羨慕死了。”

“你除了會貧嘴還會什麼?”冰凌冷眼斜視,語氣降至零點。

“嗯……很多啊?”秦楓壞壞一笑,比如暖被窩啦,充當一下采花大盜啦……”

秦楓恬不知恥的說着,還一邊板着手指。

“滾犢子。”沒等秦楓說完,冰凌的一大腳丫子就踹在了秦楓的屁股上,免費送了一張飛機票。

爲什麼說是飛機票?

呵呵,因爲冰凌直接一腳將秦楓踹出了執法公會的大樓,破窗而出。

嗯……秦楓確實是倒黴到家了。 看,有鳥人!

第一個注意到秦楓橫飛出來的的,自然是在道師公會外靜靜等候的錢振華,見到秦楓安安穩穩的走出了道師公會,心裏懸着的那塊石頭總算是放下了。

看着迎面而來的錢振華,秦楓從地上爬了起來,雖然屁股上火辣辣的疼,但還是會心一笑,道:“我會有什麼事啊?就是進去和老會長聊聊天,看,我現在不好好的嗎?”

說着,秦楓還不忘擺出幾個poss。

“是嗎?”突然從秦楓身後傳來一道冰冷的聲音,不禁讓錢振華感到疑惑起來。

循聲向秦楓的身後看去,錢振華立刻就有了噴鼻血的衝動,連秦楓自己都不知道,冰凌悄悄地跟在自己的身後。

“我擦,秦楓你個沒良心的!這個美女是誰啊?”錢振華頓時就炸毛了,自己尼瑪跟傻子一樣在道師公會門前苦苦等待,這貨居然進去泡妹子?

不等秦楓說話,冰凌瞥了一眼錢振華,自我介紹道:“冰凌!”

秦楓一陣語塞,這麼簡單的自我介紹只怕自己還是第一次聽過,可是回過來想想,冰凌性情冷淡,不希望別人太多的注意自己也情有可原。

“這位是我的朋友,這個叫錢振華,別看他長得帥,其實內心空虛得很……”

秦楓本想着打破沉悶的氣氛,但是話還沒說完,就看到了錢振華的臉色有些不自然,難道是被冰凌“凍”壞了?

“你和青門冰天是什麼關係?”沉吟了半晌的錢振華開口問道。

聞言,冰凌臉上波瀾不驚的看着錢振華,淡淡道:“他是我哥哥。”

“那你是安道城執法公會會長的孫女?”錢振華狐疑的問道,雖然自己已經隱隱猜到了冰凌的身份了,但是當她親口說出來的時候,還有小小激動了一下。

“孫女?應該是的吧?”這時候,秦楓嬉笑着走上前,嘿嘿笑着問道:“冰凌,那個青頭髮的老頭是你爺爺吧?”

冰凌白了秦楓一眼,沒有回答他的話。

“好了,我們不要在這個話題上說來說去了,安道城有哪裏好玩的地方嗎?”秦楓見冰凌根本不理會自己,撓了撓頭,爲了避免尷尬,轉移話題問道。

“玩?”冰凌微微錯愕,說實話,安道城哪裏有得玩她還真的不知道,打從自己懂事以來,每天接觸的除了提升實力還是提升實力,哪裏會接觸到“玩”這個字眼?

“你認爲這安道城像其他城市那麼悠閒嗎?”錢振華向秦楓豎了一下中指,投去了一個鄙夷的神情。

這秦楓,真是悠閒的可以。

雖然錢振華嘴上是這麼說着,但是身體卻是自顧自的向人羣中走去。

“你不跟上去嗎?”冰凌見秦楓站着紋絲不動,淡淡問道。

“好吧,聽你的!”秦楓訕訕一笑,緊緊跟在了冰凌的身後,額……似乎只有兩三步的距離。

“你幹什麼?”冰凌見秦楓突然的怪異舉動,驚呼道。

“你那個烈火爺爺叫你帶着我,那我就只有跟着你咯。”秦楓看着冰凌,理所應當的說道。

“那也不用跟得那麼緊吧?”被秦楓這麼看着,冰凌倒是有些不自在,立刻回過頭,背對着秦楓,有些爲難的說道。

秦楓沒有說話,過了一會,冰凌微微轉過頭,卻看見秦楓離自己十米以外,“你又幹什麼?”

“你不是要我不要跟的那麼緊嗎?那我就離你遠點咯!”

“你……過來!跟我並排着走!”冰凌突然感覺秦楓是在戲耍自己,有些惱怒。

見到冰凌似乎有些生氣,這下子秦楓變乖了很多,安靜地走在冰凌旁邊,離她不遠也不近,沒有一句多餘的話,兩個人就這麼安靜的行走着。

突然,一邊的冰凌突然停下了腳步,秦楓疑惑的看着她,發現冰凌雙目直直射向不遠處的兩道身影,一男一女,年紀在20左右,男的高挑身材,俊美異常,光長相而論,就連秦楓也要遜色幾分,紫發,紫眉,一身紫色裝束引起了秦楓的注意?

紫發少年的懷中,儼然站着一名俏生生的少女,,一身彩色的衣裳,臉上帶着甜甜的酒窩,微笑起來,貝齒微露,相比冰凌的冰冷,這個少女要陽光許多。

少女依偎在少年的懷中,仰靠在少年的肩頭,粉紅色的長髮順着少年的手臂自然下垂,遠遠看去,兩人倒是相配的很。

“冰凌,你認識他們?”秦楓疑惑的問道。

冰凌沒有說話,雙目還是死死地盯着他們,少年似乎也察覺到了冰凌的目光,鬆開抱着少女的手,緩緩向冰凌走去。

“他們走過來了!”秦楓在一旁嘀咕道。

少年走到冰凌身前,微微躬身,帶着壞壞的笑容道:“大小姐!你一個人麼?今天怎麼會有這樣的雅興?”

一個人?

秦楓心中一愣,難道這個紫發少年是瞎子?自己活生生一個人站在這裏他居然無視自己!

任憑秦楓的休養再好,也受不了紫發少年的藐視!

“紫宸你怎麼突然……咦!這不是大小姐嗎?”少年身後的少女這時候也走了上來,看到冰凌,故作驚訝的喊道。

冰凌依然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看着眼前的兩人。

“呵呵!大小姐,你怎麼用這種眼神看着我們啊?是不是我們離開的太久,大小姐想我們啦?”少年哈哈一笑,同時張開雙手向冰凌抱來。

原本冰凌也沒有打算躲開這個懷抱,可誰想一邊的秦楓緊緊的攥住了自己的手,猛地一拉,自己就一頭撞進了另一個懷抱!

紫發少年一把抱空,頓時有些尷尬。

當他看到冰凌躲在秦楓的懷抱中沒有任何躲閃的意思,少年心中立刻就滋生起一股不甘的情緒。

哪怕的自己玩剩下的玩具,看到被別人抱在懷中,也會有不開心的情緒,何況是一個人!

“小子!你……”少年剛想說什麼,他身後的少女動作卻快過自己,狠狠一鞭打在秦楓的手臂上!

“霓裳!”冰凌出言制止道。

“大小姐,你這種行爲,可是威脅到了紫宸的尊嚴!”霓裳收回青色的長鞭,冷着一張臉說道。

冰凌被霓裳這麼一說,冰凌竟然無言以對,緩緩推開秦楓,有些艱難地站立着,紫發少年雙手懷胸,笑盈盈的看着這一切! 冰凌緩緩走到紫宸的面前,輕聲問道:"你回來幹什麼?"

"我的任務完成了,不回來能幹嗎?"紫宸攤了攤雙手,理所應當的說道。

"是嗎?爺爺在公會等你,我就不耽誤你了。"說着,冰凌想要轉身離開,身後的紫宸卻突然間向前一抱。

但是,讓紫宸抓狂的是,秦楓再一次拉走了冰凌,並且無視自己一樣,對着冰凌說道:"那老頭叫你帶我去那什麼道師公會大樓,你卻遲遲不帶我去,小心我扁你。"


"小子,你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觸犯我的底線。"紫宸這一次是被激怒了,指着秦楓怒吼道。

"喲!這位大哥,你看到我啦?我以爲你眼睛那個什麼,看不到我呢,不跟你多說了,我和冰凌還有重要的事情辦,就不打擾你了。"說完,秦楓也不理會冰凌殺人似的表情,拉着她往人海深處跑去。

被留下的紫宸惡狠狠的看着秦楓的背影,口中艱難的蹭出:"臭小子,你等着……"

……

拉着冰凌跑了幾分鐘,秦楓停了下來,時不時的看看身後。

"你很怕他?"冰凌恢復到了平常的冰冷,"既然怕他爲什麼還要惹怒他?"

"切,什麼叫我怕他?以爲他長了一頭紫毛就猖狂,我這是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現在我知道不是他的對手,等我實力超過他了,看我不把他打個稀里嘩啦。"秦楓一邊大叫着,一邊手舞足蹈,樣子像極了馬戲團的小丑。

看到秦楓那副嘴臉,冰凌覺得滑稽異常,輕輕掩嘴嬌笑了一聲。

見到冰凌恢復了,秦楓看着紫宸的方向淡淡說道:"笑了就好了,這麼漂亮的大美妞,整天繃着臉多難看。"

"額……"冰凌一愣,怎麼都想不到秦楓會說這樣的話,好像是爲了掩蓋什麼,轉移話題道:"你可知剛纔那兩個是什麼人嗎?我想以後你在安道城的日子會很難過,紫發的少年名叫紫宸,是我們公會年輕一輩中的第一戰將,21歲就有S級巔峯的實力,除了我哥哥,紫宸是年輕一輩中無敵的存在,而且,這個男人很愛記仇,今天被你這麼一鬧,他應該不會善罷甘休纔對。"

21歲的S級巔峯……那可是比秦楓整個高出了一個等級啊。

"紫宸……"秦楓收起嬉笑的神態,喃喃自語道,看來,自己捅到蜂窩煤了,"那個少女呢?"

"那個少女是紫宸的助手,叫做霓裳,實力應該還在我之上,一手熟練的鞭法可謂爐火純青,現在你想跟他們鬥,還爲時過早。"冰凌淡淡地說道,好像完全無視了秦楓與紫宸結怨的原因正是因爲自己。

秦楓突然盯着冰凌,沉默了半晌過後,緩緩道:"你跟那個紫宸,關係非同尋常吧?"

聞言,冰凌的嬌軀有意無意地微微一顫。

秦楓注意到了冰凌這一微小的舉動,再看她臉上出現了一絲不自然,笑道:"不願意說就算了,我就是這麼問問。"

冰凌沉默,在她看來,跟秦楓的關係還沒有好到這種地步,深吸一口氣,說道:"接下來你要去哪裏?"

"道師公會大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