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秋雨也終於回過神,高興地蹦躂到趙青葵的身邊:「那真是太好了,我這段時間可想你了青葵姐姐。」

「你今天不用上班?」

「嘿嘿,我年前就辭職了。」易秋雨吐吐舌。

「這丫頭,死活要回自家廠里干,我們拗不過她,只好隨了她。」秋雨爺爺一臉的無奈。

「咳,雖然秋雨放棄了二廠的良好待遇回到咱們這個小廠子,但不可不說有了秋雨之後,咱們廠子更穩步向前發展了。」村長在一旁認可地點頭。

「我看出來了。」趙青葵也認同這一觀點。

難怪剛才看會有種熟悉感,原來是秋雨把二廠的模式給搬運了過來,不過不得不說這模式搬得好!

僅僅是簡單的逛一圈就就能感受到廠子的喜人變化。

畢竟,她看了這段時間布行的賬本,僅僅是從布行走的貨量就有九千多匹,而且他們自家工作室也大量的用布,加起來這一個半月的時間,小葵花棉布紡織廠就生產了一萬多匹布,這個數量不可說不可觀。

而秋雨在這其中佔了多少功勞呢?

只怕比趙青葵預估的還要多。

而受到表揚的易秋雨羞赧地笑了:「其實不止我,愛蘭姐和超菊姐也跟著我出來了。」

「???」趙青葵瞪大了眼睛。

從二廠出來以後,趙青葵開始日理萬機,和秋雨也只在棉花山見過幾次,愛蘭和愛菊更是沒有機會見面了。沒曾想,她們竟然也跟著秋雨出來了?

「她們也在這裡嗎?」趙青葵難以置信。

「對,愛蘭姐和超菊姐估計在倉庫檢驗呢,我帶你去找她們!」易秋雨很是高興。

小姐妹們要聚會,司寧自然不好跟著,而這時候秋雨爺爺也拉著司寧說廠里正好有幾台機器出了問題,讓他過去看看。

於是兩人就兵分兩路,趙青葵去看她的昔日朋友司寧則去看機器設備了。

趙青葵跟著易秋雨去了倉庫,這個倉庫是加蓋的,這裡有一排排整齊的貨架,上面放滿了即將出庫的布匹。

。 本想著她和厲默川之間已經沒什麼秘密了,可是這個問題……

察覺到厲默川犀利的目光,喬思語乾咳了一聲,「第一個問題我就不回答了,我喝酒!」

說完,喬思語拿起桌上的紅酒黃就一飲而盡。

本以為事情就這麼結束了,可沒想到Aaron是個異類,他突然大笑了一聲,「喝了酒是不是承認了你和其他男人接過吻!」

喬思語咬了咬牙,只想掐死Aaron。

而艾米麗直接下手一巴掌呼在了Aaron的腦袋上,「你TM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好了好了,轉瓶子吧,開始第二輪!」

Aaron無比委屈,「我這不是第一次玩這個比較好奇嘛……」

喬思語悄悄地看了厲默川一眼,見他臉色有些黑時,趕緊移開視線整個人都不好了。

好在第二輪很快就開始了,喬思語湊到何雨瞳耳邊跟她說了幾句悄悄話,何雨瞳挑了挑眉,「好!」

沒過一會兒,何雨瞳和喬思語就叫Aaron出去了一趟。

「Aaron先生,聽說你在追艾米麗是吧?你也知道我和雨瞳是艾米麗最好的姐妹,你想要抱得美人歸還得通過我們這一關呢?」

Aaron眼前一亮,「你們能幫我?」

「當然,不過這忙也不能白幫啊!」

「說吧,你們想要什麼?」

何雨瞳和喬思語互看了一眼,兩人眼底滿是精光,「很簡單,幫我們一人設計一套免費的婚紗,另外,我們要你親手製作的婚紗,不能代他人之手!」

Aaron咬了咬牙,最終點頭答應了,「行,我答應你們!」

於是接下來的真心話大冒險幾乎都是Aaron和艾米麗中招……

一整晚往下來,艾米麗整個人都不好了,這明顯是在針對她嘛……

不過見大家玩的開心,Aaron也很開心,她也就釋然了。

離開大富豪的時候,喬思語已經醉的雲里霧裡了。

顧瑾言雖然也喝了不少,但臉上一點都看不出來。

可在分道揚鑣沒多久,顧瑾言就蹲在垃圾桶旁吐了起來,這可把何雨瞳嚇壞了,「小言子,你沒事吧?」

「別擔心,我很好……」

「都吐了還叫好呢,不能喝你就說啊,逞什麼能……」

「不想給你丟臉!」

何雨瞳一聽,心疼的不得了,趕緊買了一瓶水讓顧瑾言淑了口。

在這之前,何雨瞳從來沒見顧瑾言喝過酒,所以就說他不會喝酒,可他自己說沒事,她以為他能喝,沒想到他……

「小言子,你怎麼能這麼好?好的我都自慚形穢了!」

顧瑾言輕笑了一聲,「那是因為你開發了我的好……」

「啊……討厭啦,你不要露出這麼讓我心神蕩漾的笑容,我會把持不住的!」

「哦……那我不笑了,你剛出院,現在還不能做劇烈運動!」

「啊啊啊……受不了了……」

大吼一聲,何雨瞳踮起腳尖摟住顧瑾言的脖子就吻上了他微涼的雙唇……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厲默川深深地看了喬思語一眼,隨後點了點頭。

喬思語笑着離開了病房,她之所以笑是因為在喬席兒臉上看到了一絲紅暈和不好意思。

剛剛喬席兒在喬思語耳邊說:「姐,我大姨媽來了,你能不能幫我去樓下的小商店買個衛生棉?本來想讓顧顧給我帶的,可是太不好意思了,大老爺們兒買那種東西,實在是很難為情……」

聽到這裏,喬思語終於鬆了一口氣,喬席兒害羞說明她還沒難過到絕望,隨着時間的推移,會撫平很多很多傷口。

喬思語相信在不久之後,喬席兒就會從段瀟南的死亡中解脫出來。

而此時,病房裏只剩下了厲默川和喬席兒。

厲默川淡淡地看着喬席兒,語氣也無比清淡,「小席兒,你支開了顧擎天和思思,是不是有話對我說?」

「姐夫……我只想問你一句話……我哥的死跟你有沒有關係?」

厲默川突然沉默了下來。

而這一沉默,讓喬席兒更絕望了,「真的跟你有關?」

「不是有沒有關係的問題,而是……段瀟南就是我殺的!」

喬席兒身子一僵,一張小臉慘白的近乎透明,「你……你說什麼?」

儘管喬席兒之前已經想到過段瀟南的死跟厲默川脫不了干係,卻這麼也沒想到她的親哥哥竟然是被她叫姐夫的人殺死的!

「為什麼?你為什麼要這麼做?他就算再壞再有罪也是我哥哥啊……」

厲默川靜靜地看着痛苦絕望的喬席兒,走過去坐在了她身邊,「我為什麼要殺段瀟南,你很清楚不是嗎?」

厲默川是何其聰明的一個人,原先喬思語受傷的時候,她幾乎天天都會去他們的病房看望,可是最近幾天,她卻再也沒出現過。

厲默川懷疑喬席兒可能知道了什麼,讓王國均查了一下,果然查到醫院的監控視頻上喬席兒在他和喬思語的病房外站了好一會兒,最後沒有進去,而是捂著嘴巴哭着離開了。

那一天的哪一個時間段,剛好是他和喬思語再說段瀟南罪行的那一天。

見喬席兒哭的更厲害,厲默川繼續道:「且不說靳子塵和錢一鳴的死,就是段瀟南綁架思思篡改她的記憶讓我和思思分開了五年這件事,我都不可能放過他……」

「可是我哥從來都沒想過要傷害姐姐!」

「沒想過?可是他卻做了……小席兒,你口中的哥哥做的是非法的勾當,他販-賣-毒-品,販-賣-人口,殺了不計其數的人,當然,那些都跟我沒關係,可是他卻對思思動了心思……你知道嗎?這次幸虧顧擎天去的及時,否則思思早就死在他手中了,你覺得我會讓這麼危險的一個人活在這個世界上嗎?」

喬席兒知道段瀟南有罪,而且罪孽深重,可是……

「我哥染上了愛滋病已經活不了多久了,你就不能讓他自己慢慢死去嗎?為什麼還要殺人?」

「呵……」厲默川突然冷笑了一聲,「段瀟南活着一天,我,思思,Sweety甚至是整個顧家人都有可能會死在他手裏,你不也看到了嗎?他是多心狠手辣的一個人啊……」

。 陸煥之也確實解決的很好,公主府發這種帖子,他便借東風把陸離生病的消息放出去。陸離在公主府不受寵是眾人皆知的,眾人只會認為是長公主不慈,見陸煥之回來就不想再撫養這個女兒了,陸離是個被母親拋棄的小可憐,陸煥之則是一心彌補女兒的好父親。

京城各家從秋獮時就搬好了小板凳打算看戲了,結果回來后只是長公主和陸離斷絕關係,皇家沒有出面,陸家也沒有出面,全程就是他們一家三口在鬧,也沒什麼好看的,陸離跟爹還是跟娘關他們屁事,還是收收板凳干自己的事情吧。

「父親這段時日也累著了,還要抽空來看我。辛苦夫人又照顧我又照顧父親和弟妹,待阿離病好,讓父親帶我上街給夫人和弟妹買東西去。」

父親已經和她說過好幾回了,待她病好了,父親要帶她上街去,小孩子對於這樣的承諾總是分外上心。

四夫人笑笑,讓她不必破費,心裏想着陸離已經不是公主府的姑娘了,哪還能像以前一樣大手大腳,上街買東西還不是用她父親的錢,給繼母和弟妹買東西,倒成她的名聲了,真是好心思。

四夫人守着陸離吃完了飯,陪她說說話又等她喝完葯,估摸著時辰差不多了,陸煥之也帶着小禮物過來了,父女倆再閑聊會兒,四夫人便和陸煥之一塊回了四房的院子,接下來是他們一家四口的幸福時光。

陸庭月和弟弟在裏屋的羅漢床上玩,他們餓的早,已經吃過晚飯了,聽到父母回來忙迎出去,被父母一手一個牽着回來便感覺分外心安。

對於陸庭月來說,這幾日可真是太難熬了,陸離生病了,她突然之間好像失去了父母,每天只有晚上這一小會兒才能見到他們,但願這樣的日子快些過去。

會哭的孩子有糖吃,陸庭月可不是受了委屈會忍着的人,她問四姐姐的病好些了沒。

四夫人說已經大好了,要不了幾日就可以去書房和你們一塊兒上學了。

陸庭月很是歡喜,問道:「四姐姐的病好了,父親母親就不必日日去看她了吧,就能多些時間陪伴我和瑞兒是不是?」

四夫人微微蹙眉,有些不悅,「你這孩子,四姐姐便是病好了,也還是你父親的女兒,我們自然要日日相見的。」

「我知道要見,可不必像這幾日一般早晚不見人是不是?我和瑞兒在家裡冷冷清清的,巴望着父親母親回來,心裏也惦記的很。」

陸煥之摸摸女兒的小腦袋,說以後不會了,這幾日是因為姐姐病了,他們才多加關注,忽略了她和瑞兒,過幾日姐姐病好全了,他們一家子一起上街去。

陸庭月知道這一家子是包括了陸離的,便不似以往期待上街,帶上陸離她心情就不好了,她想買什麼陸離也要有一份,真討厭。

。 葉秋推開門,就聽到從浴室里傳來了一男一女的聲音。

「這幾天憋死我了。」

「看你急的,人家還沒洗乾淨你就要,真是個壞蛋……」

轟——

葉秋臉色慘白,如遭五雷轟頂。

因為後面這句話,是張莉莉說的。

張莉莉是葉秋的女朋友。

他們是醫學院的同班同學,在一起兩年了,畢業后又同時應聘進了江州醫院當醫生,現在都還在試用期階段,還沒有轉正。

葉秋怎麼都沒想到,張莉莉會背叛他。

聽到浴室裏面逐漸傳來的喘息聲,葉秋憤怒到了極點,握緊拳頭大步向浴室走去。

他要看看、裏面那個男人到底是誰!

可是,當走到浴室門口后,葉秋又停下了腳步。

看到那個男人又如何?

能改變事實嗎?

一扇門的距離,卻讓葉秋覺得,這一刻他和張莉莉之間彷彿隔了千山萬水。

罷了,畢竟相戀一場,給彼此留點最後的體面吧!

葉秋深吸一口氣,轉身準備離開,就在這時,浴室裏面響起了說話的聲音。

「你快點,葉秋快要下班了,如果被他看到就完了。」

「看到了正好。我還真有點兒期待,談了兩年的女朋友,手都沒牽過,卻被我睡了,也不知道他看到後會是什麼表情?」

葉秋皺眉,裏面那個男人的聲音有些耳熟。

只聽張莉莉說道:「你真壞……對了,我轉正的事情跟你爸說了沒有?」

「放心吧,我爸是副院長,你想轉正還不是他一句話的事兒。」

是他!

葉秋瞬間確定了浴室里那個男人的身份,是郭少聰!

郭少聰是江州醫院的外科醫生,仗着父親是江州醫院的副院長,平日裏囂張跋扈慣了。

從進外科的第一天起,葉秋就聽到了很多關於郭少聰的八卦,比如逼懷孕女友打胎,勾搭有夫之婦,脅迫美貌護士……

總之,郭少聰就是個人渣!

「為了轉正,莉莉居然跟郭少聰搞在一起,這麼做值得嗎?」葉秋的心裏在滴血。

浴室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