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唐絲就比較尷尬了,她纔是真正的精神力者,除了精神力外基本上沒有其他的對敵手段,蘇瑾的精神力現在雖然沒有辦法催動對敵,但並不是消失了,她如果用精神力攻擊蘇瑾的話,極有可能引火自焚。

穆雷的速度更快一分,已經殺到蘇瑾的身邊,他幻化的蝙蝠每一隻都有強大的吸血能力,而且具有很強的麻痹毒素,一旦被其中一隻咬到,那麼就只有束手就擒的份了。

蘇瑾面對這麼多的蝙蝠,忽然想起了自己在異形狂怪中,面對那些蟲子的場面,所以嘴炮類迴天再次施展。

快速的旋轉產生巨大的離心力,那些衝在最前面的蝙蝠,被蘇瑾的掌風擊中,直接就變成了肉泥。

穆雷大驚,他連忙控制其他的蝙蝠後退,這些蝙蝠都是他的精血所化,如果被蘇瑾殺掉的太多,那他也會變得極其虛弱。

蘇瑾轉了幾圈後忍不住停了下來,想吞的感覺一如既往,他暗道不能再轉了,而此時傑克也殺到蘇瑾的身前,他的攻擊比穆雷更具力量,只見他的拳頭如同被彈射出的炮彈一樣,直接打在蘇瑾的胸口,此時蘇瑾還沉浸在想吐的感覺中。

“歐!”蘇瑾被他這一拳一激,直接吐了出來,而且因爲傑克爲了強化自己的拳頭,用了一種壓低身體重心的姿勢,所以蘇瑾這一吐直接吐了他滿頭。

“……!”傑克感覺自己要瘋了,這tm是打架,怎麼還帶吐口水的?而且tm的這根本不是口水吧?

“多謝啊!”蘇瑾不好意思的道謝,剛纔的嘔吐感實在是太難受了,傑克這一拳正好幫他舒緩了一下。

“我要你死,要你去死啊!”傑克瘋了一般,他雙臂忽然覆蓋上一層鱗片,雙拳瘋狂的向着蘇瑾的身上舞動。

“哎哎,你這人注意下啊!你頭上的東西都快甩到我身上了。”蘇瑾一臉嫌棄。

傑克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我頭上的東西又不是我的,這tm還不是你的,而且這個人還恬不知恥的說這樣的話,這樣的人渣一定要死。

傑克的攻擊愈發迅猛,連穆雷都有點沒想到,不過這也是好事,只不過那個徐然是怎麼回事,剛纔捱了傑克一拳就只是吐了。

蘇瑾沒想到傑克和穆雷都已經自己嘔吐是因爲傑克的那一拳,不過他也不用解釋什麼,輕飄飄的對傑克的攻擊進行躲閃,這傢伙攻擊力道還可以,只是沒有章法,就好像一個有力氣的人掄大錘,掄中了是能夠造成一定的殺傷,但是掄不中的話,時間一久,傷的可就是自己了。

此時穆雷再次加入戰局,而唐絲則乾脆放棄精神力,直接拿出一柄阻擊槍來對蘇瑾進行點射,地獄手冊的宿主其他能力可以不強,但射擊方面個頂個都是神射手,極少會有宿主不會用槍的。

一時間三人居然形成一個戰陣,傑克打頭與蘇瑾顫抖,穆雷則幻化成蝙蝠或者血光進行輔助,而唐絲則不停的放槍進行騷擾,最重要的是那柄阻擊槍顯然不是凡品,射出的子彈很是強悍,打在蘇瑾身上雖然還射不穿,但也很痛。

“玩槍是吧!真當我沒有!?”蘇瑾有些惱火,他直接將手按在胸口的地獄手冊上,然後黑火白燼浮空而出。

蘇瑾抓住兩柄手槍,然後子彈便傾斜而出,黑火白燼可以轉化靈能製造成子彈,而且還是帶有屬性的子彈,穆雷和傑克兩人立即就感受到了。

白燼打出的子彈有神聖屬性,對於他們兩個將自身轉化成血族的傢伙來說,簡直就是用烈焰去融冰一樣,傑克被蘇瑾打中一槍後,立即哀嚎着後退,整個人都在顫抖。

穆雷和傑克見狀,幾乎第一時間就選擇逃跑,兩人沖天而起,也不管不會飛的唐絲,如果蘇瑾只是一個普通的宿主,手持神聖屬性的武器,他們還有信心一戰,但是蘇瑾本身的戰鬥力就很強大,現在又輔佐神聖屬性的武器,成爲了他們的天敵,這還怎麼打?

蘇瑾見兩人想要逃走,也不去追,反正追也追不上,人家會飛,自己也會飛,但需要精神力輔佐,就算是使用諸神庇護的虛空踏行能力,也同樣要注入大量的精神力,可他的精神力現在根本無法聚攏,黑火和白燼消耗的量比較小,他還能應付,但諸神庇護一次性要抽取大量精神力,他現在多少有點撐不住。

不過跑了兩個,還有一個,說起來唐絲這個女人真是自作自受,如果不是她弄的蘇瑾精神力無法集中,現在蘇瑾去追穆雷和傑克,她可能還有逃跑的機會,哪裏向現在,只能等死。

蘇瑾放棄穆雷和傑克,笑盈盈的走向唐絲,他掃了唐絲一眼道“精神力者,很好……你的手段很有效,我認栽,不過……希望你現在也能認栽。”

唐絲眼中閃過恐懼,她立即道“不要殺我,我……我可以臣服於你,成爲你的僕人,你讓我做什麼都可以。”

蘇瑾眉頭一挑,這個女人還真是能屈能伸,他想了想,自己現在對那兩個能夠變成蝙蝠的傢伙還不瞭解,留這女人一條命,回頭慢慢審就是了。

“跟我來!”蘇瑾直接對唐絲說了一聲,然後又轉頭道“記住,你如果敢耍什麼小心思,我會立即宰了你,明白麼?”

“是的,我很明白!”唐絲連忙迴應,她心中暗恨逃走的穆雷和傑克,這兩個混蛋居然將自己當做了棄子,該死的暗黑議會團,自己一定會讓他們付出代價的。

傑克和穆雷兩人飛的很快,當他們確定蘇瑾沒有跟上來的時候,才稍微減速,而傑克很無奈的道“我們把唐絲拋棄了,她父親……不會放過我們的。”

“哼,不放過我們又怎麼樣?我們暗黑議會團也未必會怕他,但如果不放棄唐絲的話,你和我現在恐怕已經死了。”穆雷冷聲說道,但是一想到唐絲的父親,他也覺得頭痛,那可是西方宿主界中,極富盛名的高手,聽說在宿主的排名中進了前百。

一旦他知道是自己兩人拋棄了唐絲,恐怕他們兩個都別想好過,穆雷想了想到“想辦法營救她吧!實在救不了的話……就殺了,死無對證,到時候告訴她父親是那個徐然殺的人,我們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救援,想來即使會吃點苦頭,也不會太嚴重。”

傑克微微點頭,現在也只有這一個辦法了,他嘆了口氣道“這個徐然到底有多強?身爲精神力者,精神力被束縛後戰鬥力還如此強大,我覺得他的肉身比我們化身之後都要強大的多。”

穆雷嘆息,這一次他覺得真的失算了,不過沒有關係,徐然是一個人,而暗黑議會團是一個團體,就算是慢慢磨,他們相信也能將蘇瑾給磨死。

另外一邊,蘇瑾帶着唐絲回了別墅,只不過他回到別墅的時候發現燈都被打開了,顯然大家發現了他不在房間內。

既然如此,蘇瑾也就不準備翻窗戶了,直接從大門走進去,看見以花野真衣爲首,別墅裏有幾個算幾個,此時都聚在一起說着什麼,看見蘇瑾從門外走進來,臉上才露出喜色,但接下來看蘇瑾身後還帶着個女人,而且還是個魅惑的大美女,大家的表情就各自不同了。

“沾花惹草的笨蛋。”這是花野真衣的想法。

“蘇前輩果然不愧是蘇前輩,連洋妞也能應付自如,雲天夜實在是佩服。”這是雲天夜的想法。

“哦!蘇先生不愧是習武之人,大半夜精力旺盛的跑出去找妞,哇!這麼漂亮的妞他哪找來的。”這是托馬斯的想法。

“好美的女人!”周正河與魏武想道。

“一定是不正經的女人!”桑秋兒與雲寒想道。 蘇瑾一看衆人的眼神就知道他們想歪了,只能連忙解釋道“別誤會,這位是不速之客,之前黑豹不是說有人在調查我麼,就是這位了。”

衆人聽蘇瑾這樣一說,露出恍然的表情,花野真衣直接問道“問過她爲什麼調查我們了麼?”

“還沒有,剛纔和她還有她的同伴交手了一番,拿下了一個,跑了兩個。”蘇瑾說道。

系統穿梭之福妻滿滿 雲天夜等人驚訝無比,蘇瑾的本事他們已經見識過了,連宗師都能一指點爆,居然有人能夠從他手中逃脫,可見來人也非庸俗之輩。

蘇瑾示意花野真衣和自己來,這個女人還需要好好拷問一下才行。

花野真衣和蘇瑾走後,魏武唏噓道“我們睡覺的時候,蘇前輩居然跟人打了一場,可惜沒能在一旁觀戰。”

雲天夜則雙眉微皺道“不要胡鬧,有些事情哪裏是你們能夠攪和的,蘇前輩對敵之人恐怕不簡單啊!”

“當然不簡單,居然能夠從蘇前輩手下逃走兩個,肯定是高手中的高手。”周正河也說道。

雲天夜點頭,他道“你們注意到蘇前輩衣服上的破損了麼?”

他的幾名弟子一臉迷茫,而一旁的托馬斯則很乾脆的道“是彈孔,而且口徑不小,應該是某種經過改造的槍械,”

“啊!師傅是說蘇前輩受傷了?那要不要叫醫生來?”桑秋兒有些擔心的說道。

而云天夜則微笑道“不,蘇前輩呼吸平穩,氣血流暢,他健康的很。”

隨着雲天夜這句話,先是周正河,然後是托馬斯,接着魏武,桑秋兒,雲寒都反應了過來。

“蘇前輩他……能夠肉身抗子彈?”周正河喉頭一動,忍不住嚥了口唾液,不敢相信的問道。

雲天夜微微點頭,他有些嚮往的道“傳聞武道盡頭,可成真聖,到了那個境界,所謂是體似金剛造,血如四海騰,來去如雷霆!原來蘇前輩已經到了這個境界,難怪可以一指點殺近乎宗師的卡西莫,”

雲天夜的幾個徒弟聽自己師傅讚歎了半天,但還是不知道蘇瑾是什麼境界,周正河只能直接問道“師傅,蘇前輩到底是什麼境界啊?”

雲天夜捻了捻鬍鬚,眼中爆出一縷精光道“肉身成聖謂之武聖!”

“武聖!”衆人品味着這個稱呼。

“師傅,除了蘇前輩外,還有其它的武聖麼?”雲寒問道。

雲天夜搖了搖頭,由點了點頭,衆人正疑惑時他解釋道“現代恐怕是沒有了,但曾經有過,古時張君寶,民國李文書,他們都應該是武聖境界。”

“武當祖師張三丰,一代槍神李文書!”魏武眼中露出嚮往之色,這兩人可都是武道界中神仙一樣的人物,各自引領了一個時代,但讓他最激動的是,現在居然有能夠與他們匹敵的強者出現,而且就在他的身邊。

周正河壓住心中的激動繼續問道“師傅,武聖之上是否還有前路?”

雲天夜讚賞的看了眼自己的大弟子,他道“傳說是還有的。”

“什麼?”幾人驚訝不已,他們不敢相信,憑藉人體的力量,還能更進一步,畢竟蘇瑾已經夠不可思議了。

“肉身成聖,可稱武聖,而到了這個境界後,單純的錘鍊肉體已經意義不大了,武聖們唯一的道路就是以聖入神。”雲天夜說道。

“以聖入神?”

“是,所謂的以聖入神,是指對自己的精神,思想境界進行昇華,當思想精神窺入神道後,肉身後再次進化,只不過那時候就已經不是人了,而是……武神,真正的神明!”雲天夜嚮往的說道。

衆人都楞住了,凡人成神,這簡直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但此時雲天夜又搖頭道“可惜,這只是理論上的境界,古來多少高手無一能夠走入那個大門。”

“蘇前輩……也許可以。”雲寒忽然說道。

雲天夜將目光看向蘇瑾的房間,他並沒有迴應雲寒的話,因爲他自己也不知道蘇瑾是不是有那個可能。

房間里正準備拷問唐絲的蘇瑾,還不知道雲天夜居然三言兩語將他正在走的道說的那麼清楚。

只不過雲天夜還是低估了蘇瑾,他以爲蘇瑾只是個武聖,但卻不知道蘇瑾如果單純只從肉身來說,已經是一位武神了,如果他被瘋帽子封印的精神力徹底放開,那蘇瑾可以說是一名貨真價實的武神。

蘇瑾隨意將唐絲扔在椅子上,然後和花野真衣坐在她的對面。

“來,把你的信息,你逃走的那兩名隊友的信息都告訴我吧!”蘇瑾說道。

唐絲一臉陰沉,她想了想後道“徐先生,這次攻擊您確實是我們的錯誤,不過我願意補償。”

“徐先生?”一旁的花野真衣一愣,然後立即驚訝的說“他們把你認錯成徐然了?”

“華夏有句老話,叫人怕出名豬怕壯,顯然徐然太壯了。”蘇瑾忍不住笑道。

花野真衣也哭笑不得“徐然給你背黑鍋也不是一次了吧?”

蘇瑾聳了聳肩膀,而她對面的唐絲也發現不對了,她立即道“你……你不是徐然?”

“我從來沒說過我是徐然啊!是你們自顧自的這樣認爲的。”蘇瑾笑道。

唐絲一聽蘇瑾不是徐然,立即暴怒道“放開我,你個蠢貨,你知道我父親是誰麼?”

“你爹是李剛?”蘇瑾一挑眉毛,緩聲道“小姐,我提醒你一句,不管我是不是徐然,我都能一手指頭碾死你。”

唐絲色變,但她還是強自道“可是你無法承受我父親的怒火,他會把你們都撕成碎片的。”

“如果徐然能夠承受的話,我就可以,所以請你不要再逼逼了。”蘇瑾有些不耐煩,這大半夜的自己本來應該是睡覺的,而不是審判一個臭屁的不知道什麼二代。

唐絲立即道“我父親在地獄手冊所有的宿主中排名九十七位,他非常強大,你敢對我不敬,他一定會讓你付出代價的。”

“哪這麼多廢話,精神力者的手段你是清楚的,再繼續廢話我就直接提取你的記憶了。”蘇瑾不耐煩的說道。

而唐絲眼中則露出一絲不屑道“同爲精神力者,即使你確實比我強大,但只要我將精神力凝結成一團,你就不可能……!”

她話還沒說完,蘇瑾直接催動他的精神力,雖然他的精神力絕大部分都還在封印中,但能夠調取的量就足夠碾壓這個唐絲小姐了。

感受着蘇瑾如山一般的精神力,唐絲的態度大變,立即合作了很多,蘇瑾問什麼說什麼。

“說說你自己吧。”蘇瑾說道。

“我叫唐絲,高盧人,暗黑議會團的首席精神力者。”唐絲痛快的回答道。

“暗黑議會團,這麼中二的名字,是某個課外興趣小組麼?”蘇瑾笑問道。

“暗黑議會團,由西方宿主構成的團體,我們的理念是凡人應該接受宿主的統治,就如同人們曾經信仰神明一樣。”唐絲回答道。

蘇瑾和花野真衣眼中露出驚訝之色,這個暗黑議會團和楚義那個世界的邪教怎麼感覺如出一轍的樣子。

“那兩個逃走的傢伙呢?”

“穆雷和傑克,兩人在一次事件中將自己轉化成了血族,他們同爲暗黑議會團的議員,在暗黑議會團地位很高?”

“暗黑議會團有多少個議員?”

“二十四位,不過擁有議員實力的至少有三十人左右,暗黑議會團的議會長更是擁有能夠與我父親比擬的實力,你一次得罪了兩個恐怖的強者,你死定了!”唐絲用看死人一樣的目光看着蘇瑾。

而蘇瑾只是笑了笑,他道“我猜猜,你們如此忌憚徐然,而且暗黑議會團只有西方成員,是不是吃過徐然的虧?”

“哼……如果你真的是徐然,我二話不說。直接跪地求饒,可你不是!”唐絲道。

蘇瑾敲了敲自己的鼻樑,看來想在這個世界安安穩穩的時候,必須有足夠的名氣,那這次就拿暗黑議會團開刀吧,讓他們知道如今東方不止一個徐然不能招惹。

“自古蠢貨多坑爹,既然事前你們誤認爲我是徐然,就不該出手啊!?”蘇瑾搖了搖頭,不明白這三個人發什麼瘋。

“那是……那是我們不知道你的近戰能力這麼強,如果是真正的徐然,只要他的精神力被我們……!”

“真正的徐然也不會如此輕易被你們打敗,你們只會死的更慘。”蘇瑾不屑,對於徐然這樣的老牌精神力強者,應對那種突發事件絕對都有自己的手段,即使是自己經歷過這一次之後,現在心中也已經有幾種應對方法在心了。

唐絲還有其他用處,所以蘇瑾暫時將她留在身邊,他相信只要留她在身邊,暗黑議會團的人肯定就會找上門來,只是不能和雲天夜他們繼續住在一起了,不然他們很有可能會遇上麻煩。

第二天一大早,蘇瑾就帶着花野真衣搬出了別墅,讓黑豹給他們找了個新住所,黑豹自然不會拒絕蘇瑾的要求,半個多小時後就準備好了一切,讓蘇瑾和花野真衣帶着唐絲搬了過去,而對雲天夜他們則說兩人想過一下二人世界。

時間一點點過去,讓蘇瑾驚訝的是暗黑議會團還真能沉得住氣,一直到蘇瑾新事件開始,他們也沒有出現。 黑暗中,蘇瑾聽到一陣急促慌亂的呼吸聲,然後黑色的影子在微弱的光中晃動,逃竄,最後出現的是一陣尖叫聲。

“女巫在尖叫,狼人在咆哮,飛起的吸血鬼將血色撒向人間,變形怪就在你身邊,食人魔藏在荒野,小孩子呦快躲起來,小心成了怪物口中的美餐。”

一首怪異的童謠在蘇瑾和耳邊響起,依舊是那個驚悚恐怖的聲音,讓人毛骨悚然,忍不住渾身戰慄。

光亮在蘇瑾眼前出現,他雙眼微微眯了眯,適應了這光亮後才掃過身邊,發現這一次的數人不算多,除了剔骨刀小隊的五人外,還有三個宿主。

“八個人。”蘇瑾立即拿出地獄手冊查看。

“事件《驅魔人》,難度丁!”

“主線任務,三天內驅除城市裏的怪物。”

“可選任務,找到怪物的老巢,並予以消滅。”

“靈能上限消減90%25,肉身消減60%25,限制道具使用數1件!”

這一次的事件是丁級,不過這反倒讓蘇瑾意外了一下,他記憶中自己經歷的丁級事件才真是屈指可數,只有喪屍狂潮一次罷了,反倒是甲級事件,剔骨刀小隊反倒是經歷了兩次,可能所有的小隊中,剔骨刀是唯一經歷丁級事件沒有甲級事件多的。

看完這次事件的介紹,蘇瑾活動了下自己的身體,靈能的消減非常直觀,直接從上限就能看的一清二楚,但肉身的消減就要自己體悟了。

呼呼……!蘇瑾揮動拳頭,不由的皺起了眉頭,肉身消減雖然只有六成,但計算起來可不是說單純以數據來計算,總體的消減絕對是超過六成的,反正現在的蘇瑾如果和全盛狀態下的自己動手,幾十個一起上也不會是全盛時期的自己的對手。

至於道具,蘇瑾初步決定使用白燼,擁有神聖屬性的白燼在這種驅魔任務中,絕對能夠發揮出最好的作用。

將目光轉向三名剔骨刀小隊之外的宿主,三人看起來居然清一色都是新人的樣子,因爲他們正瑟瑟發抖,用一種看綁架犯的眼神看着蘇瑾他們。

“三名新人!?”蘇瑾一愣,不過想想也不奇怪,自己經歷鳳溪鎮事件的時候,當時可是一下子出現了五名新人,反倒是老手只有兩個,雖然是兩個資深者。

“三位,怎麼稱呼?”蘇瑾儘量讓自己的聲音比較輕柔,他不想嚇到這三個新人。

三人兩女一男,兩個女人都是二十多歲的樣子,男人則是三十多歲的中年人,三人現在都比較驚恐,這種情況蘇瑾他們也遇到過,第一次進入事件,突然出現在一個陌生的地方,是人都會這樣。

最終唯一的男性率先開口說道“我……我叫康澤,請問我是被綁架了麼?”

一提到綁架兩個字,兩個女人眼睛立即紅了,看樣子蘇瑾如果嚇唬她們一句的話,兩人會立即哭出來。

好在蘇瑾沒有那個惡趣味,他耐心道“三位先不要害怕,你們不妨回憶一下地獄手冊,然後我再給你們解釋。”

三人見蘇瑾看起來似乎也真的不是壞人,便按照蘇瑾的話去迴響,片刻後他們臉色鐵青,地獄手冊會在宿主的腦海中植入一段恐怖的記憶,這就是爲了防止蘇瑾不相信老手們的話,當然有些膽子足夠大的作死高手,誰拿他們也沒有辦法。

蘇瑾見狀只是已經可以解釋了,他直接對三人道“地獄手冊會分配事件給宿主,通過就可以獲得想不到的好處,通不過……就死,你們明白吧?”

三人立即點頭,蘇瑾滿意的繼續道“很好,現在我們進行的是一個叫做驅魔人的事件,事件的大體情況在地獄手冊裏就可以查詢,而且你們無需太過害怕,不得不說你們這次的運氣非常好。”

“非常好?我可不覺得!”康澤苦笑,他比兩個女人的反應要好多了,畢竟是經歷過歲月的男人,暫時還能夠穩住心神。

蘇瑾笑了笑,被地獄手冊選中確實糟糕透頂,他解釋道“我說的好運氣是相對的,第一,你們這次要經歷的事件只是丁級,成活概率已經非常高了,第二,我們五個人是同一個小隊的成員,配合起來也很默契,只要你們三個不添亂,活下去的概率會更高。”

畢竟是一次丁級事件,所以蘇瑾心裏也少有的能夠不用那麼緊張,憑藉剔骨刀小隊幾個人的能力,即使被消減了,想要活過去應該也不是很難。

“你們兩位呢?怎麼稱呼?”蘇瑾問向兩個女人。

“我叫馬欣雨。”馬欣雨長的很嬌小可愛,不過此時她雙眼通紅,臉頰上還有淚水的痕跡,顯然剛纔已經被嚇哭一次了。

“我叫張悅悅。”張悅悅相比馬欣雨就強的多了,她一米七多的身高,身材也非常的勻稱漂亮,而且更重要的是居然有明顯的肌肉,顯然是一個經常健身的女性。

“我叫蘇瑾,這四位是我的隊友,花野真衣,司徒燼,吳辰和博雅小姐。”蘇瑾也簡單的介紹了一下剔骨刀小隊的四人。

小隊裏四名資深者老手,唯一的新人是博雅,所以說這次事件其實是四名老手配四名新人,對於一次丁級事件來說,應該是比較不錯的配置了。

幾人互相認識了一下後,花野真衣道“隊長,你看我們的服飾。”

八個人現在都身穿着白色的長衫,長袍外罩着一件黑色的帽衫,最重要的是他們白色長衫在胸口的位置,都紋着一枚十字架。

“地獄手冊統一了我們的着裝,所以接下來……是故事劇情麼?”蘇瑾嘴角一挑,他話音剛落,一扇大門就打開了,然後衆人感受到一陣顛簸,原來他們八個人正坐在一輛巨大的馬車上。

“幾位大人,莫城已經到了!”駕駛馬車的是一名看起來很邋遢的白人男子,他此時停下馬車,恭恭敬敬的站在馬車前,對蘇瑾等人說道。

“開始了。”蘇瑾給了大家一個眼神,然後率先從馬車上跳了下去,而馬上映入他眼簾的是一座非常典型的西方中世紀城池,只不過這座撐捶籠遭在一片陰霾之中,充滿了壓抑感。

幾人魚貫而出,城池的大門也隨之打開,一大羣人從城池裏走出,他們當中爲首的是一名神父。

“歡迎你們,我尊敬的驅魔師大人,感謝光明將你們送到這裏來。”神父非常恭敬的對幾人施禮,他的臉色很憔悴,一副爲什麼事情煩惱很久的樣子。

“感謝你神父,我們現在只想知道具體情況,我們要做些什麼。”蘇瑾直接提問,幾人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要了解莫城的具體情況。

神父乾笑了一聲,沒有回答蘇瑾的問題,反倒是笑道“幾位從遠方而來,一定都非常辛苦了,所以還請幾位先進城休息一下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