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算是安靜下來的時間,應該去看書的,可第七策卻總不想走開,床上的小妹妹睡得是真香,小手時不時地抓兩下,不知道是夢見了什麼。

「甜甜……」

他小聲重複地母親叫她的名字,發覺這個稱呼真的很適合她。

林雅潔在客廳叫了半天第七恬都沒有聽見回應,著急地在房間里找來找去,家裡因為她把只留下了三個可靠的阿姨,其他人都已經提前辭退,所以這偌大的房子里,找個小姑娘還真挺麻煩,就怕她掉什麼地方去了。

她最後才到書房前去敲的門,門一打開就看到那邊睡在床上的,可不就是找了老半天的第七恬么?

「原來在這兒……」

林雅潔走上前去,沒忍心叫醒她,卻看到了那個突兀的大包。

「她不小心摔地上撞倒了,已經塗了藥膏。」

第七策的聲音很輕,卻有淡淡的愧疚。 對於兒子的懂事,林雅潔既驚喜又有些意外。

因為他自小接受的教育跟別的孩子不同,個性很獨立,還以為他會不喜歡這個小妹妹呢。

眼下的情況她最高興不過。

甚至後來第七策對於第七恬的管教更讓第盛榮和林雅潔兩人都快驚掉了下巴,這哪裡是哥哥管教妹妹,第七策根本就是像個小保姆一樣跟在第七恬後面。

時間轉眼就是十二年,第七策已經連跳兩級,十六歲就直接就讀高三,第七恬老老實實地,該上初一了。

開學的前一天,林雅潔把第七恬叫進了書房裡頭。

「甜甜,媽跟你說個事情。」

「誒?」

第七恬看著母親,不知道她要說什麼。

「你知道我們對你哥哥的要求一直很嚴格,但是你不一樣,你的壓力沒有哥哥那麼大,只需要快快樂樂的就好,當然媽媽希望你們兩個都好好的。」

林雅潔有些欲言又止,她不知道這樣做是不是應該的,可是她見過很多的孩子因為各種比較而產生壓力,更何況家裡有個這麼優秀的兒子,她高興是一回事,但是也不希望這麼多認識第七策的老師以特殊的眼光去看待第七恬。

大概解釋了一番,也不知道第七恬聽沒聽懂。

「所以我和你爸爸商量了一下,你在新學校里就用田恬這個名字,免得那些老師來問。」

「好。」

第七恬居然想都沒想就答應下來,懂事得……叫人心疼。

林雅潔放下了心裡的一塊石頭,要知道改名字這件事情,也是為了第七恬的安全著想,當年的那些人肯定還沒有放棄找她。

這十二年來他們煞費苦心把第七恬給隱藏得極好,但是現在到了要出去上學的時候,他們也不得不防著點。

事情交待完,林雅潔先出了門,第七恬卻在窗邊站了許久,明天就是她的開學典禮,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許久她才從房間里出來,門口卻早就站了一個人影,把她嚇了一跳。

「你幹嘛站在這裡不出聲?!」

她軟糯的語氣里有幾分生氣,卻沒惹惱第七策。

「剛才媽跟你說什麼了?」

「不告訴你。」

她氣鼓鼓的腮幫子成功讓第七策嘴角彎了一下,隨即又恢復成一條冰冷的直線。

他當然知道母親找第七恬的目的,自己已經先被母親找去談話了,加上這麼多年的觀察,他可不是第七恬這個小糊塗蛋,暗地裡的事情,他看得分明。

可是面上自然不能說。

走廊上的燈沒開,他的表情隱藏在黑暗裡,身子卻擋著第七恬的去路。

惹得她一直推人:「你幹什麼!快讓我去睡覺了!」

「矮冬瓜,明天開學了,送你一份禮物怎麼樣?」

「啥?!」

聽到「禮物」兩個字,第七恬停下了手裡的動作,選擇性忽略了「矮冬瓜三個字」。

眼睛彎成小月亮,笑意盈盈地看著第七策:「什麼禮物?」

「明早就知道了。」

他故作神秘,知道自己吊起了這小傢伙的胃口。 第二天一早第七恬就起來洗臉刷牙,再次回到房間里,看到桌子上面放著一個黃色的小禮盒才想起來昨晚上的對話。

這就是第七策說的開學禮物。

拆開盒子外系好的蝴蝶結,打開裡面是一款精緻的手錶。

她在家裡爸媽也給了不少好東西,可是一看這手錶,也知道價值不菲。

錶帶由不知道是什麼石頭給串出來的,墨綠色看著很舒服,摸在手裡有種玉石的溫潤觸感。

底下還壓著一張小紙條,是她熟悉的字跡:

一定要隨身攜帶,不可以脫下來。——策。

第七恬把手錶戴在左手腕上,深色的手錶襯得她的膚色更白皙。

心情大好的她還想跑到第七策的房間里謝謝哥哥,可是他根本就不在房間,林雅潔在走廊上碰見她,那小臉上已經滿噹噹地寫著「失望」。

「阿策高三了本來就挺忙的,他昨晚上是特地趕回來給你送的禮物,今天一早就回學校去了,傻孩子。」

林雅潔天天都跟這個女兒待在一起,她一眼就能看出來女兒手上的腕錶肯定是第七策送的。

他這個哥哥對妹妹真的是上了心的。

「嘿嘿嘿……」

被母親一語說中了心思,第七恬乖乖地回到了餐桌上吃早點,很快就背著書包出門去。

這是她這麼長時間以來,第一次要離開父母親的身邊去另外的地方住宿。

既期待又有些擔心。

而且林雅潔已經事先提醒了她,做人一定要低調,免得惹上不必要的麻煩。

司機送她快到學校的路上就停下來,已經能看到許多跟她穿著一樣校服的學生往同一個方向走去。

第七策跟司機鄭叔道別,自己走完剩下的一段路程。

「喂,說你呢,給我過來!」

要經過一條小巷子的時候她突然聽見有人說話,語氣兇狠,似乎在吵架。

在她前面有人拐了進去,她忍不住往巷子裡頭看了眼,裡面的有幾個穿著其他學校校服的男生,看樣子比她要大幾歲,有個小胖子站在他們面前,低著頭。

「快點把錢都給我拿出來聽見沒有?!」

其中一個男聲陡然放大,把第七恬都給嚇了一跳,那個小胖子更加害怕,抓著書包繩子的手都在發抖。

「快拿錢出來!還想不想在這上學了?!」

小胖子的眼裡滿是淚水,他背對著第七恬,在這樣的情況下,他真的想象不到自己能對誰求助。

只好從書包里掏出了錢包,這可是爸媽早上才給他的生活費……

「慢吞吞的,怪不得這麼胖!」

一個男生不耐煩了,伸手就過來搶。

「喂,又是你們幾個,在幹什麼?!」

一個大叔的聲音響起,把小巷子里的人都嚇了一跳,一個男生叫了一聲「不好」,幾個人從身後的牆迅速地翻了出去。

小胖子的手還伸在半空,第七恬跑進巷子里,看著他:「你別愣著了,快把錢收起來。」

直到她提醒,才後知後覺地把錢包收起來。

那位搭救他的大叔穿著一身制服,剛好巡到了這附近。

一品農門女 第七恬知道自己是肯定救不下人的,就向他求助,果然把那幾個人給嚇跑了。

「趕緊去上學吧,不然快遲到了。」

大叔對他們說話的語氣很和善,第七恬低頭一看手錶,快到點了!

一著急,拉著小胖子一起往學校趕過去…… 第七恬顧不上後面的小胖子,牢牢記著自己是被分到了一班,趕快往一班的方向去。

?老師還沒來,班上鬧哄哄的,因為突然進來人安靜了一下,見還是一樣的學生,又恢復了熱鬧。

穿越戰國——常磐紅葉 ?第七恬喘了口氣,差點以為第一天上學就要被老師訓話了。

?座位已經差不多被坐滿了,只有最邊上還剩下兩個位置。

?沒想到還有人比她更晚。

?她走到那邊把書包放下,坐下來才發現身邊還跟著個人,就是剛才的小胖子。

?他的臉漲得通紅:「這……這麼巧,我也是一班的……」

?「噢,你好,我叫第…田恬。」

?第七恬很友善地往裡面的位置挪,把外邊的讓給了小胖子。

?「我叫…林思翰。」

?小胖子放下書包,聲音小得跟蚊子似的。

?第七恬壓根沒聽清楚,只看見他的書包上寫了「林思翰」三個字,便記下了他的姓名。

?還挺有書生氣的。

?這個班裡很多學生都是之前就認識的,三五成群,聊得火熱。

?第七恬之前不在這邊念書,所以她一個認識的人都沒有,無聊地看著手上的手錶走動,時間過得真慢。

?「那個…田恬,你要不要看……」

?漫畫書三個字還沒說出口,林思翰就看到老師的身影出現在了講台上,手裡的書迅速地收了起來。

?「大家好,我以後就是你們未來三年的班主任,我姓林,雙木林。」

?一個穿著灰黑色襯衫的男人站在講台上說話,轉身在黑板留下一個遒勁有力的字跡。

林。

?第七恬好奇地打量這老師,她之前的課程都是老師一對一教學。那個老師是位很嚴肅的老太太,但是卻很喜歡她。

?林老師的年紀不知道是不是跟她之前的老師差不多,第一次見面,都是冷著臉的樣子。

?她忍不住吐了吐舌頭:

?「這老師看起來好凶。」

?林思翰就坐她旁邊,自然聽到她的聲音,嘴唇動了動卻又沒說什麼,暗暗記下了。

?接下來每個科目的老師都進來自我介紹了一遍。

?第七恬表情有些驚訝,初中果然跟小學不同,她之前所有科目都是一個老師教的呢。

?再看了看後排的同學,個個都見慣不怪的樣子。

?視線掃了一圈,有個坐在最後面的女生似乎跟她對視了一眼,很快又低下頭去不敢看她。

?自己嚇到別人了么?

?第七恬有些納悶,卻也不再轉身去看。

??

?「接下來我們要選一位同學做班長。」

?林老師一邊說話,手裡拿著一張A4紙,上面印著一些學生的成績單。

?在看到最上面的名字時,頓了一下。

「陸潤聲,站起來一下。」

?應聲起來了一個男孩子,站得離第七恬的位置有些遠,高高的個子,看得出臉上很白凈。

?有點像電視里演戲的小帥哥。

?他的職位是幫助老師管理班級的,第七恬忍不住多看了兩眼,完全沒發覺旁邊有人正偷偷看著自己。

?這一天就在自我介紹和發書的時間裡度過,放學的時候第七恬忍不住揉了揉太陽穴,這才頭天,她接受到太多跟以前不一樣的信息,腦子有些發漲。 ?鄭叔提前跟她說好了會在上學時的那個拐角等她。

第七恬走到今天下車的地方,果然就看見了熟悉的車子。

三兩步就跑到了車子邊上,後車座已經有人從裡面打開,是第七策。

「你怎麼會在?」

第七恬的語氣里明顯是帶著驚喜。

坐在車裡的人卻很是淡定:

「沒禮貌,要先叫哥哥,還有,我就不能回家了?」

第七恬笑笑爬進去,書包被第七策拿過去,他眉頭一皺:「這麼沉?」

「都是新書啊,我拿回去包書皮的。」

「笨蛋,不知道把書套帶回去學校包啊。」

第七策看著她一臉無辜的樣子,有些無奈,開學對所有的學生來說都很正常,可是她還真不一樣。

在這之前她都是由父母安排了老師一對一教學,所以在這麼多人的學校里,對她來說確實新鮮。

?視線停在她手上的腕錶,嘴角一勾:「把手伸過來。」

第七恬把右手伸過去。

?「另外一隻。」

?他的聲音一下就沉了,第七恬不敢再開玩笑,乖乖地遞過左手。

?第七策看著在她手上更顯通透的玉石,在父親的公司里打了挺久的工,攢起來的錢都全花這上面了,可看她帶著,卻絲毫不覺得可惜。

?「勒手嗎?」

?第七恬搖搖頭,大小剛好的,要是不合適的話她也不會戴著了。

?第七策滿意地點點頭,抓住她的手臂卻沒放開,這兩年他的個子一直往上竄,轉眼都要突破180大關了,可是第七恬卻好像變得越來越矮小。

?每次拿身高去笑話她時,第七恬都會鼓著腮幫子為自己解釋:「是因為你長高了,我長高得不明顯,所以才會有這樣的錯覺。」

?想到她認真為自己開解的樣子,甚是可愛。

?第七策突然感覺手臂一沉,旁邊的人兒太累已經睡著了,頭靠著他手臂也還睡得不舒坦。

?有些惡作劇地捏了捏她的鼻子,卻也不忍心把她叫醒了,想了想把她扶了扶,圈在懷裡。

?鄭叔在後視鏡看到了第七策的動作,露出欣慰的笑意。

??林雅潔在家裡等了老半天,還沒到放學的點,她已經在腦海里構思了無數個鏡頭。

?今天是甜甜去學校的第一天,她在高興的同時也免不了擔心,儘管已經提前做好了心理準備,可掌心還是冒出了冷汗。

?一直聽到門鈴聲,她立刻跑去開門,看到的卻是第七策,懷裡抱著的,是還沒睡醒的第七恬。 冷少情難自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