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了一會見沒啥反應,便失望了一下。

收拾一下,出去打了點兔子草放進空間,便閃身出了空間。 男子衣著整齊,已經沒有了剛才的失措。

他很自信,自信自己提出的條件不會被拒絕,而且這樣也能給安楷和倖存者之間買下釘子,只要他們同意自己的要求,他們之間的矛盾就會種下,要不了多久就會茁壯……

啪!

一聲槍響。

男子額頭上出現了一個血洞,直到倒地,他臉上的自信滿滿都沒有消失。

只不過這一次開槍的不是安楷,而是奧森。

奧森的槍法不錯,他距離男子超過百米,用的還是一把小手槍。說實話,這個距離,一般手槍的準頭就根本沒法看了,能在這種距離下一槍爆頭,那無一不是槍法高手,而且對所用槍支的了解程度已經非常非常的深,把槍當成了自己老婆的那種。

「這樣好嗎?他可是知道野狗幫真正寶藏位置的。」

安楷面帶微笑的看著奧森。

「沒必要,就算沒有寶藏,我們也能很好的活下去。他說那些話,無非是想要你我之間互相猜忌,到時候他就可以旁觀你我之間的爭鬥,呵呵,想法不錯,但是太天真了,傻子才會上這種當。」

奧森開口說道。

話音落地,他身邊的幾個人不約而同的轉移視線。

顯然,剛才這幾個人是心動了,現在被奧森一說,才發現傻瓜居然是他們自己。

「她怎麼辦?」

安楷抬了抬下巴,示意了一下唯一活著的那個女人,她已經被完全嚇傻了,癱坐在那裡,一動不動。

「你要?」

奧森問道。

「不要,我不需要這種人。」

安楷的庇護所只接收自己認可和需要的人,這種垃圾他不稀罕。

「那就交給我吧,莉莉,到你報仇的時候了。」

人群中走出一個女孩子,長相先不說好壞,她的臉上有一道長長的傷疤,斜著貫穿了她的面頰,將一個原本青春靚麗的女孩子,變成了一個十足的醜八怪。

說實話,這個就有些過分了。

天大的仇,大不了直接殺了對方了事,弄這麼一道傷疤,就算是在末日世界,對一個女孩子來說也太殘忍了。

安楷不用看也知道等待野狗幫那個女人的下場是什麼,索性他直接轉身,朝遠處走去。

身後傳來那個女人的慘叫聲,跟在安楷身邊的卡特渾身一抖,顯然有被嚇到了。

一個大老爺們,膽子這麼小,也是沒誰了。

……

回到庇護所,菲利普已經歸來多時。

確認了蜥蜴幫已經基本覆滅的消息后,安楷並不完全放心,他立刻點起人馬,開車前往綜合醫院。

等他們趕到醫院的時候,發現這裡已經人去樓空。

他們在醫院的頂樓找到了蜥蜴幫真正的位置,看到的卻是一副亂七八糟的景象,明顯是被人翻過的。

食物撒了一地,各種物品東倒西歪的,武器倒是找到了一些,但全都是手弩和弩箭,手槍一把沒找到,子彈也只是零零散散找到了十幾發。

不用看,這裡已經被蜥蜴幫最後剩下的兩人席捲一空了。

不過有手弩和弩箭也不錯。

這東西在前世是管制武器,民間是沒有的。

這個世界雖然不曾管制,但這玩意兒的製造工藝,說實話,其實並不是很簡單。

最起碼安楷這邊,手槍製造和手弩製造是同時解鎖的,其難度就可想而知了,甚至他這邊解鎖的還是比較低級的弩,高級的大威力弩,甚至到現在還沒有解鎖。

弩這種武器,如果足夠優秀的話,除了弩箭的射擊速度不如子彈,其實方方面面都不比子彈差,更重要的是弩箭沒有聲音,隱蔽性超級強。訓練難度也不高,隨便是個人,只要腦子沒問題,稍微訓練一段時間,就能很順利的使用弩,相比之下,弓的難度就高了不止一點半點,像菲利普這樣的,基本上已經不是純靠訓練就能訓練出來的了,怎麼著也得需要一定的天賦才行。

所以能收穫一批弩,其實也還不錯。

事實上,安楷壓根也沒準備對蜥蜴幫動手,他不止炸彈,只是為了以防萬一。

只是沒想到,人無傷虎意虎有害人心,他原本還期待著大家和平共處,怎奈蜥蜴幫並不這麼想。

那就沒辦法了,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選擇付出代價,這個代價可能是好的可能是壞的,全看各人選擇。

蜥蜴幫選擇了送死,那也是他們咎由自取。

至於說那逃跑了的兩個人,想來應該不會是什麼麻煩了,畢竟安楷不去找他們的麻煩就不錯了,更何況,這整件事情了,安楷這一方面都沒有錯,如果說這都會被人記恨,那可真的是沒有天理了。

解決了野狗幫和蜥蜴幫的威脅,整個河岸區,頓時成了倖存者們的天下。

一夜之間,各種庇護所開始在河岸區出現。

之前有三大幫派壓制,倖存者內或多或少也有一些野心家,卻不敢明目張胆的建設庇護所,尤其是那些稍微有點規模的庇護所,很容易遭到幫派的打擊。但現如今幫派沒有了,這一層壓制也就消失不見了。

其實安楷可以代替三大幫派成為河岸區的統治者,他有這個實力。但這樣一來,就成了屠龍者終成惡龍的故事,安楷不喜歡。

他也沒有想要統治誰的想法。

當庇護所入雨後春筍般冒出來的時候,他連管都沒管問都沒問,就當做不知道一樣。

很那說現在的河岸區和之前的河岸區哪個更好。

三大幫派時期,幫派固然是囂張跋扈,但現如今的河岸區,庇護所林立的情況下,氣氛也依舊緊張。

有幾個庇護所在爭奪原本的幫派地盤,有庇護所因為一些物資而大打出手,沒有了壓制的這群人,野心開始逐漸釋放。

當然了,不管是搶地盤也好,還是爭資源也罷,只要是安楷等人所過之處,其他人就紛紛退避三舍。

安楷等人用實力證明了他們比幫派更強大,雖然人數較少,如今還不到十人,可偏偏卻比之前的三大幫派還有威懾力,製藥廠周圍幾個街區內已經沒有其他倖存者出沒了。

不是安排不讓他們出現在這裡,而是倖存者們主動退出了這塊區域,算是給安楷庇護所留下了一片自留地。

就在這樣詭異莫名的氣氛中,安楷迎來了他穿越后的第一個生日。

不知不覺,他已經穿遇到這個世界兩個多月了,他板著指頭計算自己的生日,同時將【廚師】技能也點了一級,解鎖了灶台和奶油蛋糕的製作方法,準備給自己好好的過一下生日,順便和庇護所里的其他人一起開心一下。 是宿敵?

是對手?

慕幼卿的話,直接把歐陽安琪弄懵了!

「媽,這劍之間,還有能仇怨?」

慕幼卿笑了笑,摸了摸歐陽安琪的腦袋,沒有解釋,不是劍之間有仇怨,而是人之間有仇怨,女兒和嚴經緯,註定是敵人!

看到母親沒有解釋,歐陽安琪也沒多想,她看著眼前的充滿裂紋的劍鞘,嘀咕道:「這梅里神木還真神奇,相忘如此強大的劍意,竟然可以徹底遮掩住!」

「知道梅里神木為什麼有這麼多裂紋么?」

「為什麼?」歐陽安琪好奇道。

「因為梅里神木生長於梅里神山之巔,由於海拔極高,而橫斷山脈天氣又變幻莫測,所以梅里神木遭受了無數次的雷擊,才會產生這麼多的裂紋。」慕幼卿解釋道。

「這是雷電造成的?」歐陽安琪撫摸著裂紋。

「不錯,梅里神木,是時間上最好的雷擊木,所以它能遮掩住劍氣!」慕幼卿解釋道。

「沒想到,這麼珍貴!」

歐陽安琪腦子裡想起了嚴經緯,因為這柄劍鞘,是嚴經緯親手打造,送給她的!

在昆州市,嚴經緯和她分開的時候,告訴過她,他會忘了她。

而絕世神劍取名相忘,就是這個原因。

嚴經緯,要忘了她。

腦子裡想著這些,歐陽安琪心裡忽然變得有些莫名的難受起來。

「媽,今天我就練到這裡吧,不想練了!」

「隨你,以你的天賦,不用太過幸苦!」慕幼卿寵溺的摸著歐陽安琪的腦袋:「不練劍,想去幹什麼?逛街?看電影?還是玩其他的,媽陪你!」

「媽,我不想動,想休息!」

嗯?

慕幼卿有些疑惑。

安琪的性格,不像這麼沉悶啊,再說了,以安琪現在的身體素質,已經不存在累這個字了!

不過,既然安琪想在家休息,她也沒有阻攔。

接下來,母女兩返回城中,慕幼卿親自將歐陽安琪送回歐陽家,而她,則返回自己所住的別墅,一路上,她想著安琪剛才的反應,皺著眉頭。

「難道,安琪是因為嚴經緯而情緒低落?」

這麼想著,慕幼卿最終又搖搖頭,覺得不可能,她十分確定,已經讓安琪徹底沒了嚴經緯的記憶,安琪對於嚴經緯的記憶,都是最近的,後來他們兩接觸的時間不算多,安琪不至於又對嚴經緯產生感情吧?

「小姐!」

慕幼卿剛剛回到別墅,馮迎秋就迎了上來。

「剛才爆發出的滔天劍意,是安琪小姐的絕世神劍吧?」

「嗯,絕世神劍在回應東海那邊的劍意!」慕幼卿冷哼道:「東海那邊爆發出的劍意,是音後傳承給嚴經緯的無敵之劍,看來,嚴經緯應該是去參加了檀宮之主的招親了!」

馮迎秋眼神有些古怪。

嚴經緯不是和姜思瑤舊情復燃了么?怎麼又去參加檀宮之主的招親?男人果然沒一個好東西!

「對了,小姐,慕家那邊傳來消息,有不少超然勢力,都前往慕家拜訪,送禮。」馮迎秋連忙道:「慕元讓我問小姐你,要不要接受他們的好意!」

慕元是慕家的負責人!

「哦?」

慕幼卿有些意外。

「小姐,我想,應該是當初你在劍湖,一道凌空劍氣,就斬殺了聖士巔峰境界的魔人杜瘋,嚇住了所有人,所以他們前往慕家拜訪送禮,主要是想攀附上你!」馮迎秋分析道。

「告訴慕元,既然有人送禮,那就收下!」慕幼卿淡淡道:「既然他們要攀附我,那我就收下他們,多養幾條狗,沒什麼壞處!」

「是,小姐!」

馮迎秋飛快點頭。

在慕幼卿眼中,那些前往慕家送禮的超然勢力,和狗沒什麼兩樣,她自然是有資格說這句話的,畢竟,這個世界的慕家,都是她的僕人而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