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了會兒,突然見母親不見了,他不由放慢了速度,「媽?」

「在呢。」褚夫人重新坐直了身體,「今晚上你不用來接我,你爸會過來。」

「我知道。」

十多分鐘后,他們到了目的地。

褚唯下車幫母親打開車門,然後伸手扶她下車。

褚夫人站穩之後,道:「我自己進去就行,你回去把車洗一下吧。」

「髒了嗎?」他的車向來都是自己洗的。

「有點。」褚夫人說著,掐了下兒子的俊臉,「我進去了,祝福你好運。」

褚唯目送著她進入別人的莊園,轉身上車。

等車開到半路時,他突然把車停到了一邊,然後打開了後車門。

一打開車門,他就見到愛車的後座上,放著一冰藍色的四四方方的小東西。

岡本超薄。

他眉頭太陽穴處的血管跳了跳,拿出了手機。本來想撥號碼,臨時變成了打開微信語音。

語音很快接通。

「你是故意的吧。」

「什麼故意的?」師妃一副純良無辜的語氣。

霍三爺,寵妻請克制 「為什麼我的車上會有一個避孕套?」

師妃那邊沉默了一下,道:「我發誓,我絕對沒有偷你的。為什麼會是一個,或許是你不知不覺用掉了呢。」末了,師妃又多說了一句,「怎麼,難道是臨時要用覺得少了?要不要我幫你叫個外賣?」

「滾蛋!」褚唯狠狠地掛斷了語音。

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不知廉恥的女人!

師妃這邊語音掛斷後,還覺得有些莫名其妙。

「什麼避孕套。」那東西她很久沒買了好不好。說著,正要放下手機的時候,就見對面時年一臉愣住的表情。

「呃,你還好嗎?很抱歉,我好像忘了你是褚唯的追求者。希望你受到的打擊不要很大。」

「沒事沒事。」時年擺手,「就是想到了某些畫面,衝擊有點大,甚至還有點想流鼻血。」

師妃見她臉上半點難過的表情都沒,不由問道:「你真的喜歡褚唯?」

「沒有誰不喜歡他吧。長得那麼好看,個子又高,身材難么完美,認識了他之後,我眼底已經難以容得下別的男人了。」時年說完,又加了一句,「邵澤學長除外。」想了一下,「顧景希也除外。肖晗也行。」

「你怎麼不把整個娛樂圈的男人都涵蓋進去?」師妃翻了個白眼。

「那不行,有些男的只是粉打的厚而已,卸了妝誰知道是什麼妖魔鬼怪。還有那整了容的,一臉的玻尿酸,指頭一按一個印,誰下的了口啊。」

「按照你這麼一說,褚唯這張臉還真不錯。」

「那是。」時年低頭喝了口咖啡,黑色的鏡面倒映出一雙失落的眼。

喜歡是真的喜歡。

但她永遠無法像師妃那樣和褚唯對話。

先愛的人大多卑微,她不想被人發現。

一餐吃完,付賬完畢,師妃送時年回家。

到時家后,師妃看著時年進家門后,這才走人。

她不是看不出時年的心思,只是別人的感情她無意過問。時年喜歡褚唯也好,不喜歡也罷,都和她沒有多大的關係。

……

褚唯正準備開車離開時,前面突然有人開著一輛車直挺挺的從路邊撞了過來,一邊撞過來的同時,還伴隨著格外高亢的伴奏。

「啊啊啊啊啊啊——」

「嘭」的一聲,褚唯的愛車變了型。

施安安哪裡想到這暗處會有車突然開出來,她那會兒剎車已經來不及了。眼見著這變形的車頭,她臉色有些蒼白。

修仙界生存手札 開門下車后,見那個車主也下來了。她連忙上去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我會給你賠償的!」

褚唯伸出手,示意她別說話,他打了個電話出去。

十多分鐘后,管家開著車來了,他一邊上車一邊對管家道:「具體賠償數額你來和她談。」

他今天一定是出門沒看黃曆,一定是。 顧景希在接到施安安電話的時候,正在和王蕭華談自己投資拉人拍劇的事。

電話一響,他示意王蕭華暫停,然後摁了接聽鍵。

裡面,施安安的聲音還帶著哭腔,「景希我可能幫不了你了。」她剛從家裡借的五十萬,剛剛一賠就賠了四十八萬進去。剩下的兩萬,還不知道補償給租車平台夠不夠。

「之前錢包被搶,我沒有追到人……我本來想租車回去的,沒想到剛開車就撞車了……」陸陸續續的,施安安把今晚上的事大概說了一遍,「對不起,都怪我笨手笨腳的……」

聽到她略帶哭腔的聲音,顧景希心都軟了。

能在自己低谷的時期還這麼不遺餘力的幫襯自己,這種溫暖的感覺讓他很是動容。

顧景希讓王蕭華把手機給他,然後他發了個消息給施安安。

「你有沒有受傷?」

看到這消息,施安安心裡一暖,眼淚控制不住溢了出來,「你放心,我沒事,我現在就回去。」

「好,我在工作室等你。」

兩人聊完,王蕭華看著他,一直嘖嘖稱奇,「安安別的不說,這把百尺鋼化為繞指柔的功夫還真厲害。」

從前顧景希脾氣是多差的一個人,現在都學會關心人了。

見多了圈內為利益而分道揚鑣的人,他心裡挺為顧景希高興的。

能在這樣的時候還遇到不離不棄的人。

「如果你想新劇的女主讓安安來演的話,我也贊同。不過適合你們的本子有些難找,你可能還要等等。」王蕭華道,籌備這些都是需要時間的。他們固然有點人脈,但是新工作室還屬於誰都不認的階段,只能是一步步來。

*

過完元宵,春節也就過完了。

顧景希的新工作室正式成立,他們運氣不算好,因為顧景希始終沒有找到適合自己的角色,同時物色的劇本也沒有進展。

一直進入四月,顧景希工作室這才買了個本比較火的IP,然後尋人改編成劇本,自己招兵買馬準備開拍。

劇組想要拉起來,錢是必須的,人脈也是要的。顧景希以前恃才傲物,得罪了不少人,靠他不行。好在王蕭華這人八面玲瓏,這些年來,多多少少也積累了一些人脈,好請歹請,終於請動了一位知名度挺高的導演。

這位導演以前全盛的時候,王蕭華肯定是請不動他的。但是這幾年來不知道怎麼回事,他嘗試了一下拍電影,結果票房翻水水,他重新拍回電視劇吧,電視劇要麼因為藝人出問題被剪得亂七八糟的,要麼不過審,到現在都還沒被放出來。

折騰了幾年,名氣早不如前了,他現在也需要一個爆劇翻身。

本來他是不看好顧景希的,畢竟是個啞巴,從前還是個歌手,怎麼看怎麼不靠譜。但讓顧景希表示劇組的事情他做主,他考慮到顧景希也是個噱頭,有他在新劇就不會曝光率之後,勉強同意了。

導演就位,其他的也就好辦很多。一直到四月底,新劇組的籌備工作總算差不多了。

施安安早在劇本寫好之後,就知道自己是女主角。為此她十分的激動,在拿到劇本之後,就一直在琢磨著怎麼演。

終於,勞動節這天,劇組拜了祖師爺之後,正式開工。

身為男女主角,第一場戲自然是顧景希和施安安上。一般劇組也有個討彩頭的事,那就是第一場戲最好別NG。

顧景希在籌拍劇的時候,他也請過專業的老師來教過他演戲,甚至在開拍的前一晚上,他都在和施安安對戲,為的就是能贏個開門紅。

不過,事與願違。

對戲的時候還不覺得,等真站到了攝影棚里,那感覺又大不相同。

他們的第一場戲還是NG了。

雖然他們又試了七八遍之後,終於順利通過,但這事卻像是一個不詳的信號,當天晚上,王蕭華為劇組拉來的投資商就撤資了一個。

沒有錢,劇組很難支撐下去。

為了不讓這剛起航的小船翻掉,王蕭華和顧景希又繼續為投資奔波。

顧景希顏色好,從前的時候就被人肖想過,男的女的都有。 纏愛入髓:華麗小萌妻 不過他脾氣差,再加上資源不差,環球爸爸也不興酒桌上那一套,所以大多數人也都只能是遠觀。

這次一聽到他資金短缺,有些人就和嗅到鮮血的鯊魚一樣圍了過來。

從不去陪酒的顧景希也開始去陪酒了,晚上會喝得爛醉回來。

從前的時候為了保護嗓子,這些他基本上都不碰的東西,如今為了在圈子裡生存下去,也開始一一破例。

施安安很快就察覺到了顧景希的狀態不對,但是顧景希卻和導演表示他現在演技跟不上,需要去練,讓導演把他的戲份放在後面,先拍施安安他們的戲份。

忙碌之下,施安安無暇分心,一時也沒去問。

又一次喝的剛上車就吐了一地,顧景希身體綿軟的靠在座位上,眼神空洞。

前面王蕭華都不忍心再看他。

「今天那個黃總的意思是想讓他捧的人來演女一號,如果你同意,那以後就不用再參加這樣的應酬了。」圈裡拿錢買角色的事情屢見不鮮,金主養小明星無非也就是這麼回事,砸錢捧人,能不能紅,看運氣。

顧景希想也不想就搖頭。

王蕭華猜也知道是這個後果,他也不說什麼,開著車就把人往租的房子帶。

是的,為了這個劇,顧景希已經將他名下的房產賣了。

如果靠著這劇不能立起來,他將一無所有。

一路回到他們租的小區后,王蕭華正扶著顧景希上電梯時,卻見旁邊有人過來了。他警惕地看去,卻見是個很久不見的熟人。

師妃。

說起來,他們從去年中秋節晚會之後,這還是第二次見面。

師妃一見到他們,就把臉上的蛤蟆鏡給拿了下來,看著顧景希嘲諷道:「嘖,這麼拚命喝酒,我看他嗓子是不想要了。」

不等王蕭華開口,師妃又道:「聽說你們很缺錢?」

王蕭華眼睛頓時亮了,「師小姐你想投資?」

「換個女主角,你們的資金我包圓了。」

「這……」王蕭華苦笑,「那以後我們有機會再合作吧。」

女主角的位置,顧景希是鐵了心要給施安安的。

「那好吧。」這時電梯門開了,師妃一臉可惜的走進電梯,「希望你們的付出也能得到同樣的回報。」

王蕭華本想說多謝的,但抬頭卻見到師妃飽含深意的笑容。他下意識想詢問什麼意思,但是電梯門已經合上了。

走廊里,只余他們兩個人。 王蕭華扶著顧景希上樓后,先把人安頓了下來,然後去拜訪了師妃。

師妃剛說的讓他覺得話裡有話。

他剛才看到電梯樓層和顧景希是同一城,而這一層只有兩戶人家。

「坐吧。」似乎是預料到他回來,師妃沒有卸妝。

王蕭華微微彎腰在旁邊沙發上住了下來,道:「沒有想到您在這邊也有房產。」

這裡是個挺高檔的小區,出入非常嚴格,經常有明星或者名流入住。當然,價格也很貴就是。

「嗯,這棟樓都是我的。」師妃不在意道,「以前有人問我父親借錢做生意,後來還不上,乾脆送了我父親乾股,我父親同意了。

這事傳來后,不少人上門來拉投資,我父親無心打理這些,乾脆聘請了專業的理財顧問幫他投資。

那位顧問是位華人,眼光十分獨到,把目光投向了當時經濟還沒發展起來的大陸。

錢投出去后,趕上國內經濟騰飛,我父親名下的財富迅速增加。到如今,你腳下的這棟樓不過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而已。」

聽到這王蕭華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他也想有個這樣的爹……

「呵,扯遠了。」師妃笑了下,「你還真夠謹慎的,只因為我一句話你就眼巴巴的過來打聽清楚。」

「那沒辦法。」王蕭華苦笑道,「我們現在這處境,實在是再經不起折騰了。」

「我懂。」每一年想拍電視劇的人那麼多,最後能拍的不到十分之一。拍了的,在過審的途中要斃掉一批。過審的,還得看能不能賣。好不容易播了,十之七八不會火。

確實也不容易。

「既然你來了,那我也就不藏著掖著。這幾天你應該看微博了吧,梁導的《俠之大者》在選角,梁大導演看上了施安安,準備和她接洽,大概就這幾天了。」師妃一邊說一邊看著他道。

《俠之大者》是電影,號稱投資幾個億,早就在去年的時候有風聲傳出來,而現在雖然沒有明面公布,但是媒體報道明顯多了起來。

梁輕音是國內很有才華也非常難得的女導演,她的作品不多,但是貴在精。早年偏向商業,票房非常漂亮;現在注重內涵,獎項拿的多,是國內頂層的導演之一。

這次的《俠之大者》她準備了很久,打算用來用來打破大家對她「票房高拿不了獎,拿了獎票房不高」的評價。

而事實上,原著里,這個電影拍攝完成之後,票房和口碑確實很好,贏得當年票房冠軍,進入大陸電影史票房前五。

而原著里,裡面的女二正是施安安演的。施安安靠著這部電影,爆紅了一把,同時演技也被眾多電影大咖認可。

「梁導看上了安安?」王蕭華頓時心道麻煩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