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鍾漢庭睜開眼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了,除了餐桌上留的菜用蒼蠅罩罩了起來之外,家裡空蕩蕩的,鍾漢庭犯難了,這要是以後去了學校天天晚上失眠,第二天起床沒精神可咋辦?後來又一想,也許到時候就天天累的上床就睡了

昨天領了被裝物資,鍾漢庭穿上自己新發的軍服,上衣和褲子,靴子都是卡其色,可能是因為喀戎是個沙漠部落的原因吧,帽子顏色深一點點,一個山地帽,帽子上面高高翹起,上面畫著喀戎部落的徽章,一顆椰子樹下面兩把利劍,一想到這幾件衣服以後會伴隨著自己走過學校甚至軍隊的歲月鍾漢庭就想能不能去裁縫店做一件款式一模一樣的軍服,只不過用料好一點,不過按理說軍用的材料應該是非常結實的了吧?

今天還要去學校門口集合,鍾漢庭看了看時間,差不多了,吃完飯後,拿著牙籤塞了塞牙就準備出門,這幾天好多了,街上沒有太多巡邏的士兵了,每家每戶可以允許保留的奴隸也都辦理了相關證件開始上街買菜了,和前幾天比起來簡直是天上地下

「希爾達,走了」鍾漢庭大喊道,怎麼這個人比自己起的還晚?但轉念一想,現在人家不是自己的奴隸了,想到這裡鍾漢庭突然間還感覺到有點捨不得

「少爺,幹什麼去啊?」希爾達走出來,早上都還沒吃飯,現在到了中午了已經

「今天下午還要去學校門口你忘了?」鍾漢庭說道

「哦哦···那她···」希爾達指了指屋裡,還好現在四周都沒人

「先管好你自己吧」鍾漢庭說道,他已經換上了喀戎獵兵的軍服了

「哦,對,我還沒換衣服呢」

兩個人來到了軍校門口,除了幾個站崗的衛兵之外,其他都沒什麼人,只有袁劍菲一個人站在那裡,沒見韋勒和馬風,其他人都已經到齊了

「怎麼這麼慢?」柯建鵬問道希爾達

「額···昨天家裡來客人了」希爾達剛說完就看到鍾漢庭眯著眼睛盯著自己,嚇得希爾達趕緊低下頭去···

鍾漢庭看了看蘇珊,她和克萊斯特站在一起顯得十分般配,兩個人都是藍眼睛白皮膚,個子都挺高,簡直就是金童玉女,看的鐘漢庭好生嫉妒,一身沙色的軍服穿在蘇珊身上雖然顯得有點肥大,但想不到時候腰帶和子彈帶一紮上就能看得出她身材怎麼樣了···

「好了同學們,今天要帶你們去參觀軍校,但你們的教官都不在,一會你們就跟著我就行了」袁劍菲說道,昨晚韋勒和馬風不知道怎麼就把派晉爾抓住了,害的袁劍菲守了一晚上,今天又才想起來還要帶學生參觀學校,但早上他們倆又不見了,無奈袁劍菲只能自己來了

喀戎軍校的其他兵種學員都參觀完了,步兵,炮兵和工兵他們都是上午來的,下午就輪到獵兵和騎兵來參觀

「這裡是教學樓,以後大家就是上午在這裡上課,下午由我們教官帶你們進行專業訓練」袁劍菲說道

鍾漢庭還從來沒有進來過裡面,但是這棟大樓在外面確是能看見,想不到現在自己終於有機會在這棟大樓里學習了

教學樓很大,足足可以容納五千多人在裡面同時上課學習,光是教室就有接近30多間

「我們的教室在五樓東側511,以後除非是化學課或者機械課的時候我們會換教室,沒什麼特殊情況你們就要在511呆上一年」袁劍菲說道

鍾漢庭看了看,這棟大樓一共就只有五層,真是好位置啊,這個末世本來高樓就不多見,這下自己能天天上五樓,看看風景也不錯

「這邊是體育場」袁劍菲說道

眾人來到一個大棚裡面,地上全都是沙,兩側是砌的紅磚牆,還有很多座位在上面,說是體育館,但這明顯就是一個露天的拳擊場嘛···

「和我想的有點不一樣」柯建鵬說道

「嗯,以後你們就要在這裡學習格鬥技巧了,這個場地一般騎兵和炮兵是不會來這裡的,頂多也只有步兵偶爾會來使用一下場地,大部分都是給我們獵兵準備的,所以學校也沒打算修的太好,將就吧」袁劍菲說道,畢竟獵兵人少,沒必要為了幾個人去修一個真的體育館吧

就在這時,一陣風吹過,一股乾草味摻雜著一陣臭味吹來,眾人不由得皺了皺眉頭··· 「哦,忘了告訴你們,體育館隔壁就是馬廄,那裡是騎兵放馬和駱駝的地方,可能味道會有些不太好聞」袁劍菲說道

「我去,這可真是全喀戎最不受待見的兵種了」克萊斯特說道,聲音故意說的很大,在場的人幾乎都聽見了

「那你可不能這麼說哦,因為獵兵還是有機會出去執行任務的,其他的軍官學院可就沒這麼好的福氣了,比如說去其他的部落偵察啊,獲取情報,去廢棄都市搜查有用的物資之類的,都會用到獵兵,而且出任務還有外勤補助,總比其他人一年的時間都待在學校里要強得多吧?」袁劍菲說道

「哎?還有這回事啊」鍾漢庭這才知道,可是他們也就是一幫軍官學員啊,就這樣能讓他們去執行任務?

「好了,接下來我們繼續去參觀學校吧」袁劍菲說道,她剛才的一席話與讓這些學員都在底下嘀咕,看來效果達到了

與此同時,在校長辦公室,韋勒和馬風還有兩個齊娜來的聖徒正在校長面前,派晉爾被綁在椅子上,垂頭喪氣的看著校長

「我耐心快被你摸完了派晉爾,趕緊把人交出來」校長說道

兩個聖徒早就等得不耐煩了,帶迫於韋勒在他們身邊的壓力,他們只能耐著性子在這裡等著,馬風身上傷痕纍纍,但依舊是在旁邊站著

「校長我都說了,她現在去哪了我也不知道,這些齊娜的人可不是什麼好東西」派晉爾說道,他真後悔沒有把齊娜的那些景象拍下來做成一個紀錄片,名字就叫《齊娜之旅》?

「放肆!就算齊娜真如你所說的,也不是你該管的事,你的任務···你的任務完成就好了」校長看了看兩個聖徒,到嘴的話又咽下去了,總不能說你到齊娜是去在大主教的房間里裝竊聽器吧?

「校長大人,人找到了,你們給個說法吧」阿扎羅夫說道

「哎,我會讓人在喀戎市區里廣貼尋人啟事,三天之內如果她不出現,那我們就會槍斃了派晉爾,她的照片你們有吧?」校長問道,最近喀戎處於緊急狀態,想找個人應該不難,只要啟示上寫的嚴重一點就行了

「這···」兩個聖徒還想說什麼,韋勒卻搶先一步說道「既然校長大人都這麼說了,兩位回去便是」

兩個聖徒聽到韋勒這麼說,也沒有說什麼,畢竟實力擺在那裡,說多了也可能會壞事

「給」門列托夫拿出一張照片,韋勒和校長看了看,馬風也好奇的過來瞅了瞅,就是想看看到底是什麼樣的女孩能讓派晉爾迷成這樣

照片里是一個黃色短髮的女孩,女孩有點微胖,長得還算過得去,但是和馬風班上的蘇珊蔡司勒比起來就差了很多了···

「噗··我當長得多好看,還沒騎兵的蔡司勒教官好看嘛」韋勒說道,蔡司勒當然指的就是艾莉森·蔡司勒了

「閉上你的臭嘴」派晉爾說道

韋勒攤了攤手,最後還是校長發話了,先把派晉爾關起來,然後三天之內全喀戎城找阿什利,找到后就交給聖徒帶走,找不到就槍斃了派晉爾

散會後,韋勒和馬風親自押著派晉爾去監獄,兩個聖徒在後面跟著,生怕他倆搞什麼貓膩

「馬風教官,你和派晉爾的關係還真好啊,這樣你都不出賣他」韋勒隨口說道

馬風沒說什麼,這次自己私下幫派晉爾,韋勒沒有告訴校長大人,這才沒有他什麼事,不然的話,馬風肯定要和派晉爾一塊去關禁閉了

「放心,我會儘力幫你把那個女孩找出來的」馬風對派晉爾說道

「如果你找到她就讓她遠離喀戎這個破地方,和齊娜都是一丘之貉」派晉爾對馬風說道

「行了,別想太多了,過幾天就出來了」馬風說道,隨後看了看韋勒和兩個聖徒,他們都沒什麼反應,好像已經見怪不怪了

等到參觀完學校的時候,韋勒和馬風剛到學校門口,袁劍菲已經帶著學員參觀完了,正要離開

「哎?你們都弄完了啊,真不好意思,校長叫我們有點事」韋勒笑嘻嘻的說道,隨後點上一根煙吸了起來

「好了學員們,去各自的教官那裡受領明天要帶的東西還有上課的時間,你倆都記得吧?」袁劍菲問道馬風和韋勒

「哦··都記得」馬風說道

「應該是8點吧?還是510教室還是511教室來著?」韋勒說道

「511海因茨教官」袁劍菲說道

「哦,那就是511教室,明天8點,下午進行體能摸底,帶上體能服就行了,好了你倆散會吧」韋勒說完,易璇和鍾漢庭對視了一下···就這就完了?

「明天帶體能服,下午體能訓練,上午的話呢,教員會給你們發書的,明天上午是火藥基礎,到時候好好表現哈,可別今晚睡得太晚了明天上課睡覺唄教員發現了」袁劍菲對柯建鵬和希爾達說道

「是啊,你們也是,早點回去休息,以後好日子可不多了」馬風也對克萊斯特和蘇珊說道

就這樣,很簡短的會就開完了,鍾漢庭他們離開的時候回頭看了一下,三個教官還在這裡

「讓他們幫忙找阿什利」韋勒說道

「他們還是學員呢」馬風補上一句

「喂喂!等一下,我有點亂,你倆幹嘛去了?阿什利是誰?」袁劍菲問道

「事關你朋友的生死,你看著辦吧」韋勒對馬風說道

「怎麼了馬風?」袁劍菲繼續問道

「額,派晉爾帶的那個女孩阿什利,找不到了,校長命我們在城裡廣貼尋人啟事,三天之後要是找不到阿什利的話就要槍斃了派晉爾」馬風說道

「我去,合著你倆是找到派晉爾了啊,那趕緊讓他們幫忙找啊,人多力量大」袁劍菲說道

「嗯,明天下午先不搞體能訓練了,就帶他們出去找人」韋勒說道

「好吧」馬風只得答應,雖然派晉爾跟他說過讓他找到了阿什利趕快讓她離開喀戎,但為了老戰友的命,馬風還是打算找到阿什利,他們三個要是知道此時此刻阿什利正在鍾漢庭的家裡的話肯定就不會這麼大費周章了 鍾漢庭回到家裡,一家人正在飯桌上吃飯,這次鍾家的人到的都比較齊,桌子上擺了一大桌子好菜,鍾漢庭和希爾達愣了一下,只見鍾父笑著看著他,好像這一桌子菜是給他準備的似的,除了鍾漢庭的老媽板著個臉,好像是不滿意自己的兒子和一個奴隸走的太近似的,鍾漢卿和鍾茉,鍾莉三個人也在,張嬸還在不斷地上菜

「哦···你們還沒吃啊,等我呢?」鍾漢庭小心問道

「是啊兒子,祝賀你考入軍官學校了,明天就要上學了,今晚你媽和我商量給你慶祝一下」鍾父說道

「是啊中二少爺,忙了一天了,餓了吧?」鍾莉這個死小孩說道

「好好好,正好明天下午有體能訓練呢」鍾漢庭說完走過去,大哥給自己搬了椅子,坐在桌上,看著一桌子豐富的食材,真的是過年的待遇啊

「哎?你幹什麼?」鍾漢庭的老媽忽然一句話說道,鍾漢庭扭頭一看,希爾達自覺地搬了個椅子坐到自己身後,老媽估計就是在說她呢

「額?我不能吃嗎?」希爾達問道,自己已經不是奴隸了啊···為什麼還是這麼不受人待見?

「擺清自己的位置,今天食堂里也有加餐,你去找管事報個到,自己打飯吃去」老媽說道,絲毫不留情面

希爾達眼巴巴的看著鍾漢庭,雖然她很想罵出來,但那好歹是鍾漢庭的老媽啊,這個家的女主人,得罪了女主人她以後還怎麼混?

「媽!希爾達救過我,而且咱們都給人家公民身份了,這是幹什麼?」鍾漢庭說道,再看看自己老爸,完全低著頭,真是個窩囊廢,鍾漢庭發誓以後自己長大了絕對不會像自己老爸這樣窩囊

「對啊媽,你這麼對人家幹什麼?」鍾茉說道,這不奇怪,她本來就是從事奴隸解放運動的人,看不慣很正常,不過此刻鐘漢庭和希爾達還是很感激鍾茉的

「你少說幾句,家裡因為你已經被扣了20%的原油產量了,你消停會明天趕緊去找個工作上班去」鍾父說道,他就是完完全全的導向老媽那邊了

「你先回去,一會我給你帶上去」鍾漢庭小聲的說道

「哦」希爾達無奈,只好站起來低著頭上樓去了

本來挺好的一頓飯,硬是被這件事給搞得沒有食慾,晚餐也就半個小時左右就結束了,期間除了大哥和父親問了鍾漢庭幾句,交代了一下就沒什麼事了,總之一句話,異常尷尬···

吃完飯後,鍾漢庭小心翼翼盛了兩碗大米飯,又用盤子悄悄的裝了一些菜和肉順便拿了一壺水,拿著這些之後趕緊上樓了,樓下只剩下張嬸在那裡收拾

到了二樓,原本燈火通明的走廊也都為了省電而關掉了,只留下走廊盡頭的一盞燈負責照明,看著窗外的風沙啪打在走廊的玻璃上,鍾漢庭嘆了口氣,希爾達要還是奴隸的話,鍾漢庭也不會這樣,但希爾達都已經是公民了,還用奴隸的眼光來看待她的話,鍾漢庭就覺得很難受

來到希爾達的房間,房間里還開著燈,希爾達正在和阿什利一塊躺在床上看一本書,鍾漢庭走過去看了看,好像是自己看的一本主講廢棄都市的探險記的一本書,書都是彩色印刷的,儘管印的很模糊,畢竟現在是末世,能有彩色印刷就已經很了不起了,不能指望能像末世前印的那樣,書的主人公是一個在廢棄都市生活了一年的人,回來后把自己一年的經歷,加上大量的照片配圖和文字寫成了這本書,書一出版就收到了各大部落的追捧,也成了了解廢棄都市的第一手資料,因為在那之前從來沒有這麼詳細的廢棄都市的資料問世,一套書足足有20本,每本都有500多頁,當時為了買到,鍾父可是花了大價錢

「餓了嗎?」鍾漢庭走進去,手裡的飯菜雖然有點涼了,但總比她們餓著肚子要強

「哇塞少爺,太棒了,有東西吃了」希爾達趕快下來,夾著一絲黑髮放在耳朵上,拿起米飯就扒了幾口,身後的阿什利聞到香味也走過來拿起一碗飯吃了起來,鍾漢庭看了看,這房間里有獨立衛浴,床上散落著好幾本《廢棄都市遊記》叢書,好像是從自己房間的書架上拿過來的,鍾漢庭走過去把書小心翼翼的收起來,這可都是限定版的,都已經絕版了,絕對不能弄折了或者撕壞了之類的

「少爺,明天上學了,我沒有體能服怎麼辦啊」希爾達邊吃邊問道

「哦,我去找鍾茉借一件給你不就得了」鍾漢庭看著兩個女孩狼吞虎咽的吃著,心想還是飯菜拿的有點少了,一會去廚房在拿一些來,就當是給自己老媽的那個態度賠罪了唄

「剛才的事,你別放在心上希爾達,你現在是公民了,我們都拿你當自家人看待」鍾漢庭說道,他都不敢相信這是自己說出來的話,好像一星期前她才剛剛被自己和老爸從奴隸市場上買回來,現在就已經是個公民了,而且還上了喀戎軍官學校,如果能順利畢業的話,她就是一個軍官了,這短短的一個星期就改變了她一生啊

「哦,沒事的少爺,我不在乎,沒人會真正的感同身受到我的痛楚,也沒人會真正的去在意我一路走來所遇過的坎與負過的傷,所以別再為了尋求安慰而四處同人訴說我的苦,因為旁人只看結果,也只關心結果。成長本就是一個孤立無援的過程,我必須得學會獨當一面。只要能和少爺在一塊,就算讓我在當一回奴隸我也認了」希爾達說道

「這····」鍾漢庭沒說什麼,希爾達怎麼能說出這麼有含義的話來?這讓鍾漢庭都有點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少爺你去幫我問小姐要件體能服穿穿」希爾達說道

「哦哦,好的」鍾漢庭說完轉身剛要出去,但隨後一想,剛才希爾達說的那句話自己怎麼感覺這麼耳熟呢?還有體能服不是發了嗎?她這麼支自己出去幹什麼? 「噗···哈哈哈」希爾達大笑起來,鍾漢庭快步走到床上抬起書本一看,果然!書上就有這麼一句話,一模一樣,這死女人的記性還真還啊,看了一遍就記住了

「我就知道你沒有這麼好的文采」說完鍾漢庭說完舉起手啪的一下扇到希爾達的屁股上,這一下讓她猝不及防

「啊····」希爾達大叫一聲,鍾漢庭心裡莫名其妙的一陣興奮····但隨後很快又冷下來,自己在搞什麼啊,可真有夠無聊的

「行了,你倆趕緊吃飯吧,我得睡覺了,明天還得上課,記得帶上體能服」鍾漢庭說完就甩上門回到自己房間里,做了幾個俯卧撐和端腹,喝上一杯蛋白粉就打算睡覺了

希爾達這邊剛吃完飯就看見阿什利在紙上寫什麼,拿過來一看,上面寫著

《你們是男女朋友嗎?》這樣的話

「不是,他是我的主人,一個星期前他把我從奴隸市場買回來的,前天剛剛給了我公民身份」希爾達說道

阿什利瞪了瞪大眼睛,兩個女孩都是綠色眼睛,不過阿什利的瞳孔是灰綠色的,但希爾達的眼睛是純綠色,這可是一種比藍色還要罕見的顏色

《天哪,你···你陪他睡覺了嗎?不然的話你怎麼能成為公民?》阿什利問道,她雖然不是喀戎的人,但她也明白從奴隸轉為公民有多難

「怎麼可能,少爺對我才不感興趣呢,他喜歡一個金髮妞,雖然她長得確實很漂亮···」希爾達說道,但聲音慢慢的小了,尤其是說道漂亮兩個字的時候,畢竟蘇珊蔡司勒長得比她強太多了

《那你怎麼···》阿什利還沒寫完,希爾達趕緊給她搶了過來

「好啦,別寫了,看書看書了」希爾達說道

在軍官宿舍區,維勒正在看著一把匕首,這把匕首使用魔王的爪子打造而成的,維勒特意留了一把,魔王的爪子可是非常堅固的,就算是12.7的子彈打上一下都不可能損壞

咚咚咚,有人敲門,維勒一股火氣上來,這麼晚了是誰? 酷酷王子賴上你 眼下阿什利還沒找到,明天正好又開學了····

「誰啊?」維勒點上一根煙不耐煩的說到

「是我海因茨···」一個聲音傳了過來,這些軍官的宿舍都很小,看上去像是一個個的小別墅似得,但實際上算上院子也就才90來平方

「啊? 欺負仇人的女兒難道有錯嗎 呂特根瑟?」維勒連忙打開門,果然是呂特根瑟,身後還跟著一個小女孩,看上去也就18,9歲的年紀

「維勒!近來可好?」呂特根瑟問道

「快快進來,你怎麼來了?怎麼知道我在這裡?」維勒問道,顯然面前的人是他的朋友

「海瑟,來」呂特根瑟對女孩說到,維勒看了看女孩,一頭金色短髮,穿著一件白色的短袖上衣,一條綠色的裙子配著一雙棕色的長筒靴

「這不聽說你們學校要開學了嗎,我想帶著我女兒來長長見識」呂特根瑟說到

「這是···你女兒?都長這麼大了」維勒看著海瑟,心中明白了

「是啊,她也長大了,該讓她鍛煉鍛煉了,看你在喀戎混的很好啊,能不能把她弄到你們學校去?」 帶著淘寶到古代 呂特根瑟說到

「這····明天就開學了···」維勒看了看海瑟,長得像極了莉莉,這也難怪····

「能想想辦法嗎?這孩子整天跟著我打打殺殺的,弄得身上都是傷,我怕她到時候嫁不出去了都」呂特根瑟說到,一旁的海瑟一直低著頭不說話,看樣子是他們倆已經商量過了

「好,明天她跟我去學校,到我們班上去」維勒說到,沒辦法,老朋友找他幫忙再怎麼說也得幫啊

「那就太謝謝了,時間不早了,我就不打擾了,海瑟,給你的錢你去賓館住一晚吧,明天記得到學校找海因茨教官」呂特根瑟說到

「這就走了?不喝一杯了?多少年沒見了都」維勒問道

「不了不了,海瑟就拜託你了,我會經常回來看她的」說完呂特根瑟起身就準備離開

「那···你小心點」維勒也不知道說什麼好,多年沒見的老朋友了···維勒也知道自己根本勸不住他,憑他的身手,在喀戎軍校弄個教官噹噹還真是手到擒來

「那好,就這麼定了,你可要照顧好海瑟啊,把她當親女兒看待」呂特根瑟說完就走了

「是你自己想來的? 豪娶鑽石妻 還是呂特根瑟逼你來的?」維勒問道海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