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星辰:「……」 穆星辰要找的是那把軍刀,可是找遍了兩個房間都沒有找到。

在這個家裡能拿走軍刀的人就只有她了,她走了,竟然帶走了那把刀,她到底想幹什麼?

好端端的她自己回來說要跟季冠羽走,她連解釋都是那麼荒唐,現在卞城出了事,家裡卻少了一把刀,這讓他怎麼理解她離開的原因?

這丫頭是存心找麻煩,就想讓他不放心嗎?!

想到古宗說的那些話,穆星辰越想越覺得這件事跟她脫不了關係,她本就不是那下手留情的人,教唆別人做出這樣的事也算是附和她的風格。

只是,當初她要這把刀的時候口口聲聲說是送給他的,現在倒好,居然成了閹人的工具,一次不夠還要兩次,以後最好別再讓他碰這把刀,噁心!

*

季家。

周孜月無聊的坐在客廳的桌前,自從來了季家之後就沒吃上一次可口的枇杷,不是太酸就是太澀,買的人不上心,她也不指望在這吃了,還是以後會穆家再吃吧。

白天季家沒什麼人,季南城和季浩昇不在家,李程美成天約著那些闊太太們去打牌,季冠羽夜生活充實,晚上去玩,白天在家睡覺,周孜月擺弄著桌上的一盤葡萄,可是這葡萄也不好吃,離開了穆家好像什麼都不好吃了。

「周小姐,你要的枇杷。」

周孜月看了一眼盤子里水汪汪的枇杷,又看了一眼送枇杷過來的傭人,女傭看起來三十歲出頭,臉上沒有任何化妝品的成分,很樸素。

自從她打破了季南城的花瓶,又把李程美的手劃破了之後,這裡的傭人就沒幾個敢搭理她了,周孜月看了看她說:「我沒有說要吃枇杷。」

君似佳期入夢來 「娟姐。」另一個年輕的傭人過來把李娟叫走,眼角撇著周孜月,小聲嘀咕著說:「娟姐,夫人說了,誰都不許理這個孩子。」

年輕的女傭是好意提醒,畢竟這個家裡是女主人說了算,就連老爺都怕老婆,更別說他們這些命不由己的傭人了。

李娟在季家有些年頭了,早就摸清了主人的脾性,她淡淡的笑了笑,說:「是二少爺讓我給她準備吃的,沒事的,只是個孩子,總不能餓著她吧。」

「可要是讓夫人知道了……」

「夫人知道了還有二少爺頂著,你沒瞧見不管是大少爺還是二少爺,對這個孩子都很縱容嗎。」

說起來好像也是,大少爺雖然很少在家,也很少管家裡的事,但他每天回來都要問一下有關這個孩子的情況,他們還從沒見過他這麼關心誰呢。

周孜月又不聾,她們的嘀咕聲她聽得見,看了看桌上水汪汪的枇杷,她心裡好奇,她確實沒說要吃啊,那個季冠羽怎麼會這麼好心給她準備?

拿起一個剝了皮咬了一口,周孜月輕輕提了下眉梢,隨後扭頭看了一眼已經走開的傭人。

好甜,就跟之前在穆家的時候吃的一樣甜。

快穿:炮灰女配,有劇毒 自從她拿酸的枇杷調戲過穆星辰一次之後,在穆家她就再也沒有吃到過酸的枇杷,雖然每次穆星辰都說是喬叔買的,但是她知道肯定不是。

下午,季冠羽睡醒了,打扮的光鮮亮麗的準備出門,周孜月在樓下待了一天就為了堵他,見他要走,她捯飭著兩條小腿急忙跑到他面前,「我也要去。」

季冠羽看了她一眼,「你要去哪?」

周孜月揚著腦袋說:「我要跟你一起出去玩。」

季浩昇從外面回來看到他們兩個堵在門口,沒理會,脫去外套交給傭人,他回頭看了季冠羽一眼,「人是你帶回來的,你哄好了,別讓她總是在家鬧。」

季冠羽倒也沒覺得她鬧騰,這幾天他幾乎都把她給忘了,他看著季浩昇問:「雷浩怎麼樣了?」

「想知道你怎麼不自己去醫院看看,這件事說到底還是因為你,你最好把那個女的給我抓回來,不然我跟你沒完。」

季冠羽已經派人去找了,可是找不到他也沒辦法,不想再聽他嘮叨,季冠羽拍了拍周孜月的腦袋說:「走,帶你出去玩。」

周孜月樂呵呵的拿起外套,腳跟腳的跑了出去。

*

去玩之前,季冠羽去了一個地方,沒讓周孜月下車。

這裡是一棟比較偏的居民樓,看上去破舊不堪的,他進去大概十幾分鐘就出來了,周孜月大概記了一下門牌號,看到季冠羽從鐵閘門下鑽出來,她不動聲色的多看了一眼。

看到季冠羽上車,周孜月摸著肚子說:「我餓了。」

季冠羽不耐煩的看她,「你怎麼動不動就餓,人不大,吃的倒不少。」

「那人家在長身體嘛!」

看了看她這肉滾滾的身子,季冠羽只覺得她的身體是橫著長的,對於豎向發展沒有一點貢獻,他嗤笑道:「行吧,你長身體你說了算,開車,去夜總會。」 包廂里,女人換了一身素色長裙,嚴謹又不失清純,原本那張年輕的臉就沒有濃妝艷抹,脫掉那身性感的連衣裙就足以讓人難分她的年紀。

她蹲在季冠羽腳邊給他倒了杯酒,「二少,您的酒。」

季冠羽仰著頭靠著沙發椅背,垂著眼晲著腳邊的人,嘴角一抹若有似無的笑透著無比的邪惡。

他接過玻璃酒杯,晃了晃裡面褐黃色的液體,稍稍俯身抬起女人的下顎,捏在她臉上的手突然用力,直接把酒倒了進去。

「咳咳咳……」

女人被嗆了一下,一聲不吭的繼續蹲在那,季冠羽輕輕擦拭她嘴角殘留的液體,笑著說:「膽子挺大的。」

女人不動聲色的抖了下眉心,沒敢看他,也不知道他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他認出她不是今天來伺候他的女人?

過了一會,見他沒再說什麼,女人抬起頭看了他一眼,季冠羽拉著她的胳膊把她拽起來,回手勾住她的腰讓她坐在自己的腿上。

女人裝出一副羞澀和膽怯,低著頭依偎著,季冠羽的手不老實的從她裙擺伸進,摸著她的腿,女人微微發抖,引的他一陣輕笑,翻身將其壓下,他開始上下其手。

門口,手機的攝像頭透過門縫清楚的拍著這一幕,上一次何惠跟穆長海的場面她都看膩了,這種小打小鬧的看著也沒什麼意思。

周孜月手機擺在身後對著包廂,自己則靠著門站著,一邊觀察周圍有沒有人過來,一邊沒事人似的站在這看門。

突然,包廂里響起一聲砰響,「和諧」的一幕被打破,反而傳來季冠羽的一聲怒吼。

周孜月回頭看了一眼,果然不出她所料,這個女的並不是來出賣自己身體賺錢的。

女人手裡的水果刀只是稍稍劃破了季冠羽的臉,而她現在卻被季冠羽按在了桌上,尖銳的刀尖直逼她的喉嚨。

看著這一幕,周孜月搖了搖頭,「蠢。」

季冠羽摸了一下自己的臉,手上的血讓他怒火中燒,他一巴掌甩了下去,罵道:「臭娘們,你是誰?誰讓你來的?」

女人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躺在冰涼的桌面上,惡狠狠的看著他,一點都不怕惹怒他,更不畏懼他手裡的那把刀。

纖細的手臂根本無法對抗季冠羽,但她還是為了自己的一絲希望頑強反抗,她冷聲說:「我是誰?我是何敏的姐姐,或許你都不會記得何敏這個名字,也難怪,被你糟蹋的女人那麼多,死在你手裡的又豈止我妹妹一個?我要殺了你幫小敏報仇,就算殺不了你,我也要讓你的罪行公之於眾!」

聽著她這大言不慚的話,季冠羽笑了,手裡的刀輕輕拍了拍她的臉,邪惘的笑意一點都不把她放在眼裡,「原來是肖敏的姐姐?難怪我看著眼熟,我記得她,那麼好看的一個女人我怎麼會不記得呢,她跟別的女人不一樣,別人都是哭著喊著,只有她是主動伺候我,我很喜歡她,因為她夠,騷。」

女人雙眼猩紅的瞪著他喊道:「你閉嘴!小敏不是那樣的人,你胡說!」

「我胡說?我騙你有什麼意義嗎?我是喜歡她床上的功夫,但是同樣的,她能來討好我,就一樣能去討好別人,所以我就把她給送出去了,可誰知道她那麼不抗折騰,兩天不到就死了,說到底她也不是死在我手裡,你來找我算賬是不是不太合適?」

季冠羽刀尖威脅著她,手卻不安分的掀起來她的裙擺,扯下了最後一層阻礙,女人什麼都不在乎,還在乎這副身子嗎?感受到季冠羽的凌辱,那一瞬她緊緊的閉上眼,剎那間,季冠羽驀地抽身,一腳踹向她身下的桌子,「操!」

她不是雛兒,季冠羽頓時覺得噁心。

女人笑的直顫,她慢慢坐起來,看著他,「聽說你只喜歡乾淨的女人,怎麼,現在居然這麼飢不擇食,連我這種常年廝混在這種風花雪月的地方的女人都肯要,季二少什麼時候改變口味了?」

季冠羽氣急了,一想到她那被無數人碰過的身子被他給碰了,心裡就犯噁心,他猛地揚起手,眼看著巴掌就甩到了她的臉上,突然,門口傳來砰的一聲,打斷了季冠羽的動作,同時也讓女人瞬間警醒。

周孜月故意踹了一腳門就跑了,視頻既然已經錄完了,能救一命是一命,雖然這女人蠢了點,但看在她這麼一膽識的份上,算是獎勵她一下。

趁著季冠羽愣怔的功夫,女人抓起地上的刀就跑。

季冠羽追到門口沒有抓到人,只好停下腳步,這裡畢竟不是他私人的地盤,要是被人看見他追著一個女人跑,事情怕是要鬧大了。

------題外話------

新年好寶貝兒們~ 包廂里,女人換了一身素色長裙,嚴謹又不失清純,原本那張年輕的臉就沒有濃妝艷抹,脫掉那身性感的連衣裙就足以讓人難分她的年紀。

她蹲在季冠羽腳邊給他倒了杯酒,「二少,您的酒。」

季冠羽仰著頭靠著沙發椅背,垂著眼晲著腳邊的人,嘴角一抹若有似無的笑透著無比的邪惡。

他接過玻璃酒杯,晃了晃裡面褐黃色的液體,稍稍俯身抬起女人的下顎,捏在她臉上的手突然用力,直接把酒倒了進去。

「咳咳咳……」

女人被嗆了一下,一聲不吭的繼續蹲在那,季冠羽輕輕擦拭她嘴角殘留的液體,笑著說:「膽子挺大的。」

女人不動聲色的抖了下眉心,沒敢看他,也不知道他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他認出她不是今天來伺候他的女人?

過了一會,見他沒再說什麼,女人抬起頭看了他一眼,季冠羽拉著她的胳膊把她拽起來,回手勾住她的腰讓她坐在自己的腿上。

女人裝出一副羞澀和膽怯,低著頭依偎著,季冠羽的手不老實的從她裙擺伸進,摸著她的腿,女人微微發抖,引的他一陣輕笑,翻身將其壓下,他開始上下其手。

門口,手機的攝像頭透過門縫清楚的拍著這一幕,上一次何惠跟穆長海的場面她都看膩了,這種小打小鬧的看著也沒什麼意思。

周孜月手機擺在身後對著包廂,自己則靠著門站著,一邊觀察周圍有沒有人過來,一邊沒事人似的站在這看門。

突然,包廂里響起一聲砰響,「和諧」的一幕被打破,反而傳來季冠羽的一聲怒吼。

周孜月回頭看了一眼,果然不出她所料,這個女的並不是來出賣自己身體賺錢的。

女人手裡的水果刀只是稍稍劃破了季冠羽的臉,而她現在卻被季冠羽按在了桌上,尖銳的刀尖直逼她的喉嚨。

看著這一幕,周孜月搖了搖頭,「蠢。」

季冠羽摸了一下自己的臉,手上的血讓他怒火中燒,他一巴掌甩了下去,罵道:「臭娘們,你是誰?誰讓你來的?」

女人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躺在冰涼的桌面上,惡狠狠的看著他,一點都不怕惹怒他,更不畏懼他手裡的那把刀。

纖細的手臂根本無法對抗季冠羽,但她還是為了自己的一絲希望頑強反抗,她冷聲說:「我是誰?我是何敏的姐姐,或許你都不會記得何敏這個名字,也難怪,被你糟蹋的女人那麼多,死在你手裡的又豈止我妹妹一個?我要殺了你幫小敏報仇,就算殺不了你,我也要讓你的罪行公之於眾!」

聽著她這大言不慚的話,季冠羽笑了,手裡的刀輕輕拍了拍她的臉,邪惘的笑意一點都不把她放在眼裡,「原來是肖敏的姐姐?難怪我看著眼熟,我記得她,那麼好看的一個女人我怎麼會不記得呢,她跟別的女人不一樣,別人都是哭著喊著,只有她是主動伺候我,我很喜歡她,因為她夠,********人雙眼猩紅的瞪著他喊道:「你閉嘴!小敏不是那樣的人,你胡說!」

「我胡說?我騙你有什麼意義嗎?我是喜歡她床上的功夫,但是同樣的,她能來討好我,就一樣能去討好別人,所以我就把她給送出去了,可誰知道她那麼不抗折騰,兩天不到就死了,說到底她也不是死在我手裡,你來找我算賬是不是不太合適?」

季冠羽刀尖威脅著她,手卻不安分的掀起來她的裙擺,扯下了最後一層阻礙,女人什麼都不在乎,還在乎這副身子嗎?感受到季冠羽的凌辱,那一瞬她緊緊的閉上眼,剎那間,季冠羽驀地抽身,一腳踹向她身下的桌子,「操!」

她不是雛兒,季冠羽頓時覺得噁心。

女人笑的直顫,她慢慢坐起來,看著他,「聽說你只喜歡乾淨的女人,怎麼,現在居然這麼飢不擇食,連我這種常年廝混在這種風花雪月的地方的女人都肯要,季二少什麼時候改變口味了?」

季冠羽氣急了,一想到她那被無數人碰過的身子被他給碰了,心裡就犯噁心,他猛地揚起手,眼看著巴掌就甩到了她的臉上,突然,門口傳來砰的一聲,打斷了季冠羽的動作,同時也讓女人瞬間警醒。

周孜月故意踹了一腳門就跑了,視頻既然已經錄完了,能救一命是一命,雖然這女人蠢了點,但看在她這麼一膽識的份上,算是獎勵她一下。

趁著季冠羽愣怔的功夫,女人抓起地上的刀就跑。

季冠羽追到門口沒有抓到人,只好停下腳步,這裡畢竟不是他私人的地盤,要是被人看見他追著一個女人跑,事情怕是要鬧大了。 他狠狠的錘了一下門框,金屬的門框都被他砸凹進去了。

MD,他還是頭一次碰上這樣的事!

心裡雖然不平,但跑了就跑了,這種事就算她出去亂說也不會有人相信她說的話,在這卞城,一個女人的話還不足以毀了他。

事兒沒辦成,季冠羽也沒心情再找下一個女人了,他回到給周孜月開的包廂,一進門就見那小鬼光著腳在沙發上又蹦又跳,手裡拿著麥克風唱著不知道是什麼調調的歌,音箱放到了最大聲,季冠羽皺起眉頭走進去關掉了音樂。

他喝道:「你幹什麼呢?」

周孜月興奮亂蹦的腳步一頓,小臉呆怔的看著他,「唱歌呢。」

季冠羽本來就有點心煩,被她這鬼哭狼嚎的聲兒一吵更是覺得鬧騰,「下來,下來,回家了。」

周孜月磨磨蹭蹭的坐下,有點意猶未盡的意思,「這麼快就回家了,我還沒玩夠呢。」

周孜月偷偷瞄過他的臉色,可真是夠精彩的,看樣子那個女人是逃掉了,不然他也不會這麼快就回家。

*

第二天,季家亂了,整個卞城都被季冠羽的那段視頻覆蓋,更重要的是查不到視頻來源,撤不掉,也隱藏不了。

季南城一早就在家罵人,周孜月仗著昨天季冠羽帶她出去玩回來的晚,一直在房間里睡覺,外面發生了什麼她一概不管。

樓下,季南城氣急了,給了季冠羽一巴掌,吼道:「你愛怎麼玩怎麼鬧我從來都不管你,外面對你本來就已經流言紛紛,說你這個說你那個,現在倒好,你居然被人錄下視頻都不知道,你想作也別連累我們,你讓我們以後怎麼見人?」

季南城氣急敗壞的訓人,季浩昇坐在沙發上臉色同樣不好。

毒舌寶寶童養妻 這件事對季家的打擊實在是太大了,要不了多久肯定會傳到總統大人的耳朵里,雖然只是一件關於個人的事,但他們姓季,這件事就不再是一件小事。

李程美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她卻難得看到季南城和季浩昇一樣的臉色,她走到季浩昇身邊小聲問:「發生什麼事了?」

季浩昇沒心情跟她解釋這件事,他嘆了口氣,看向季冠羽,「你到底知不知道是誰錄的視頻?」

季冠羽搖頭,「不知道。」

季浩昇擰了擰眉頭,「那昨晚那個女人呢?」

「跑了。」

季浩昇深一口氣,站起來,想發火,又覺得這件事不能全都怪他,畢竟知道他有這樣癖好的人太多了,有人想對他下手他防不勝防,「你現在只有一條路,找到這個女人,撤掉視頻,對外宣布這件事是這個女人誣陷。」

季冠羽苦著臉看了季浩昇一眼,說:「可是我不知道去哪找到她,我根本就不認識她」

季浩昇面無表情的看他半晌,冷冷的說:「不認識也要找,就算把卞城翻過來也要找到她。」

*

下午,視頻的事愈發的沸沸揚揚,所有人都出門去解決事情了,周孜月睡醒后坐在客廳里吃東西。

一個年輕的女人從外面走進來,臉色看上去不是太好,她進門就問:「季冠羽呢?」

傭人迎上去說:「二少爺出門了。」

「他什麼時候回來?」

「這個,這個我也不知道。」

阮清是季冠羽的未婚妻,兩人從小就認識,婚事是兩家人定下的,她對這場婚姻沒什麼意見,她算不上喜歡季冠羽,但也不討厭她,她的父親是國務長,她知道自己的婚姻由不得自己做主,所以從一開始她也沒打算反抗。

之前外界的那些流言蜚語她可以假裝聽不見,可是這次視頻都被人發出來了,她沒辦法假裝這一切都是假的。

阮清這次來是想找季冠羽討個說法,他們兩個的關係是兩家甚至他們兩個人都認可的,現在出了這樣的事,丟臉的可不止他一個人。

聽說季冠羽不在,阮清正準備走,無意間看到一個小女孩坐在那,她停下腳步問:「這個孩子是哪來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