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銘快步向前,取出妖核,正當秦銘打算取下其他材料的時候,突然幾個人影閃過落在秦銘面前不遠處!

「哈哈,看我們發現了誰?秦家大天才還有一隻死了的三階妖獸!」

秦銘苦笑不已,看清了所來之人,分明是季家季寧和一群侍衛!

「真是福無雙至禍不單行……」秦銘心中感慨一下,看著季寧猙獰的面孔。

「秦銘,你終於落到了我的手裡了!」季寧哈哈大笑,滿臉興奮猙獰!

「你沒想到吧?竟然會遇到我?」季寧十分得意!

「的確沒想到,你是怎麼知道我在這裡的?看你的樣子不像是來山脈修鍊的吧?」秦銘看著季寧幾人滿副武裝,裝備全新,冷冷說道,「你是專門過來殺我的?」

「沒錯!我就是過來殺你的!」季寧怒吼道,「我堂堂季寧,被一個不知名的黑衣人羞辱就算了,竟然還被你羞辱!你這個廢物算什麼東西!我不能忍我一定要報仇!」

「要怪就怪你不往後看!你知道我們追蹤你追蹤了有多少天么?沒想到你還真是命大,本來我們想通過那隻三階蒼甲虎殺死你的,沒想到你竟然真的有實力!」

秦銘這才明白為什麼會見到蒼甲虎,原來不是那隻風豹引得,還是季寧出的詭計!

「你的確很厲害,我小看了你!不過你現在還有多少元力?一成?兩成?」季寧滿臉猙獰,哈哈大笑,「我看你現在怎麼逃?」

「沒想到吧,沒想到吧?你對我的侮辱,我要用你的命來償還!」季寧再次怒吼道同時指使周圍的手下人向秦銘衝去!

「給我上!逮住他,獎勵四品丹藥五枚和一百萬金幣!」季寧吼道,「他身上的所有東西也都給你們!但是不準殺他,我要親自殺死他!」

秦銘看著向自己衝過來的數十個護衛,面部凝重,這次真的遇到危險了!

如果自己狀態很好的話,這些人對自己而言根本不算什麼!對於擁有劍勢和玄階武技的自己,切死這些人真的是分分鐘的事!

不過現在這個情況就很危險了!

「來吧!讓我看看我自己的極限在哪裡!」秦銘沒有退縮,反而鬥志高昂!這些危險根本不算什麼! 幾個護衛聽到季寧的下令之後立刻向秦銘飛奔過來,隨機將秦銘圍住,不留任何死角。

「秦銘!你不要想一些歪主意!」季寧冷笑道,「我帶過來的護衛絕對不止這些!周圍其他地方還埋伏著其他人!你是逃不出去的,今天你就給我交代在這裡吧!」

「就這些廢物?痴心妄想!」秦銘冷笑道,同時暗中消化剛才吞下的一顆回氣丹。

秦銘暗自慶幸,幸好殺了蒼甲虎隨手服了一顆回氣丹,只要給自己多一點時間,還是能恢復許多實力的,對付這些人,真的就猶如切菜一般!

「這些人不過淬體境七八層,都沒有見到九層的修士,你覺得這些人能把我怎麼樣?」秦銘一邊提防著這些護衛,一邊回應著季寧拖延時間,好讓自己多回復一下。

「哈哈,別讓我笑掉大牙了!看在我心情好多跟你廢話幾句!」季寧認定自己吃定秦銘了,格外的飄飄然,「這些都是爺爺給我配的死士,他們會許多秘法,淬體七八重天是沒有錯,但那又怎麼樣?就你現在這個殘樣,還是得死!」

「不,我不會讓你那麼容易死的,我要讓你絕望,讓你崩潰!你對我的侮辱我要百倍討回來!」季寧狂吼道,發泄心中的怒火!秦銘冷冷地看著季寧,不由得為季寧感到一絲悲哀!


「你想殺我?剛才也許可以,現在不行了!蠢材!」秦銘沒有任何保留,上來就使出了萬化雷霆!無數雷光閃過瞬間穿過身後那個護衛的身體!護衛悶哼一聲,立刻倒地!秦銘趁這個間隙連忙退出去,與其他人拉開位置!

倒地的護衛胸口糊了一大塊,看樣子是命不久已了!

「你們這些飯桶! 呆萌配腹黑:歡喜小冤家 ,抓住他!」季寧看到這個情景,氣的火冒三丈,破口大罵道。那些死士不在停頓,趕忙向秦銘衝過去!

「還有九個人……」秦銘看到向自己衝過來的九個人,連忙抽出長劍。

說時遲那時快,突然一個人從土裡鑽了出來死死地拽住秦銘的腳!秦銘一驚不能動彈,連忙揮劍!一道犀利劍勢打了過去,那個護衛一聲沒坑,大好頭顱直接被砍了下來!鮮血滴落在地面上,留下點點紅斑,秦銘連忙躲開追過來九人的攻擊,還是不幸地劃破了手臂!

然而還沒有結束,不知何時秦銘後背突然出現了一個人,一拳打在秦銘後背上!秦銘一口鮮血吐了出去,追過來的人一劍刺出,把秦銘刺了一個透心涼!

季寧看到這個場景,急得破口大罵:「你們這些廢物,誰讓你們殺了他的!」

沒有人理會季寧的大吼,那兩個護衛並沒有停下來而是連忙退後,仔細觀察周圍情景,其餘護衛也神經緊繃,觀察著四面狀況!

那個被刺穿的秦銘逐漸消散,原來只是個殘影!

「真是險,幸好我反應快,不然真得交代在這裡!」秦銘額頭留下一絲汗跡,心中一片后怕,高才真是千鈞一髮,若不及時使出殘影步轉走,那麼必死無疑!

「這個殘影步還真是有用!」秦銘在暗處盯著這幾個人,思考下一步計劃!

「他們人太多,還不知道有多少人隱藏在暗處!這一戰危險!秦銘從空間戒指中又拿出了一顆回氣丹放在嘴裡。

「還好我有足夠多的丹藥,只要給我消化丹藥的時間,那麼根本無懼他們!」秦銘服下丹藥,輕輕地往後退,不小心踩斷了一根樹枝。

「不好!」秦銘一驚,果然幾個護衛發現了這邊的動靜,極速飛奔過來!

「好快!」秦銘連忙撤開,這樣下去形勢十分不妙,人多打人少,自己還是很危險的!

一道又一道白光紅光閃過,秦銘只能不停格擋,同時還要提防隱藏在暗處的護衛的偷襲,一時間格外狼狽,身上被劃出了許多細小的傷痕!

「哈哈!就是這樣!就是這樣!折磨他,折磨他!」季寧才旁邊看的忘乎所以,一時間沒有在意自己的位置,瞬間暴露在秦銘的視線下!

「這就是機會!」秦銘怒吼一聲,瞬間一道強大的劍勢打了出來!劍勢引起了天地之力瞬間瞬間腰斬了前面跳起來的兩個護衛!

「還沒有完!」這次秦銘將萬化雷霆的衝擊力轉移到自己的腳下,配合殘影步,如閃電一般移動到季寧身邊,一劍橫在季寧的脖子上!

「你若要是再過來,這個廢物就死定了!」秦銘冷冷說道,對著前面還剩的五個侍衛冷冷說道。

「不要過來,不要過來!」季寧連忙喊道,此時他心中後悔不已,自己真心不應該那麼高調,讓秦銘抓住這個機會!

幾個侍衛冷冷地看著秦銘,沒有停下腳下的步伐,還是向秦銘走了過去。

「呵呵,季寧,看來你這幾個侍衛並不聽你話啊……」秦銘冷笑道,「這些真的是你的死士么?」

「你們不要過來!聽到我說的話沒有!」季寧顧不了那麼多了,再次吼道!這次起了效果,那幾個護衛沒有再走過來。

「季寧我問你個問題,你要是不好好回答,我立刻殺了你!」秦銘在季寧耳朵小聲說道,冰冷的聲音讓季寧感到一陣眩暈。

「你究竟帶了多少侍衛過來?」

「不要殺我……我就帶了十一個,就十一個……」季寧現在已經崩潰了!

「十一個……」秦銘一驚,自己已經殺了四個人,面前還有五人,那剩下的兩人在哪?

秦銘連忙拽著季寧後轉,只見兩道長劍順勢刺來,秦銘連忙退開季寧,長劍直接插入季寧的肚子!季寧慘叫一聲,倒在地上!

幾個護衛可能是誤傷了季寧愣了神,秦銘沒有客氣,順勢一劍取下兩人頭顱!

現在還剩五個人!

秦銘沒有理會在地上哀嚎的季寧,將目光轉移到面前的五個護衛身上!這五個護衛面色凝重,現在誤傷了季寧,即使他們真的能抓住秦銘也難逃主人的怒火!

「上!」這時一個護衛說了一句,幾個順勢散開,從不同方向向秦銘沖了過來!

「可笑!」秦銘冷笑一聲。

「長劍落花!」一道紅色的劍影閃過,與五個護衛糾纏在一塊!一身慘叫,一個護衛倒在地上!還剩四人!

其他幾人見到秦銘實力已經逐漸恢復,面色凝重,立刻使出自己的絕技向秦銘轟打過去!

「就這些雕蟲小技!」秦明感到自己大腦逐漸發熱,有一種怒火從胸中燃起,讓自己無法遏制心中的殺意!

「你們這些人敢玩弄我?」秦銘感到無數地天地之力突然向自己湧來,自己的靈魂突然得到一種升華!在這個關鍵時候,秦銘竟然突破到了煉魂境!

「這怎麼可能?」幾個護衛大吃一驚,這個情形完全超過了自己的預料!

「晚了!」秦銘怒吼一聲,「萬化雷霆!」瞬間,天地間彷彿成為了煉獄,無數道閃電撕扯著面前幾個護衛的身體!雷電中夾雜的魂魄之力則是不斷撕扯著幾人的靈魂!

雷霆散去,四個焦炭倒在地上,散發陣陣熱氣。秦銘則是轉身過來冷眼地看著面前不停翻滾求饒的季寧!

「不要過來,不要殺我!我錯了,秦銘您大人有量,饒我一條狗命吧……」季寧一邊痛嚎一邊求饒。

「晚了!」秦銘的眼睛逐漸變成了詭異的紅色,季寧瞬間面部變得痴獃,几絲口水從嘴角流下。

「殺了你,髒了我的手!」秦銘不再停留轉身離開!

————————————–

秦銘一路狂奔,直到回到家族中才鬆了一口氣。這次真是格外險峻!

雖然再最後關頭突破到了煉魂境,但是對秦銘而言也是一種疲憊。

「突然突破了,真是讓我有些驚訝。不過也是意料之中,經歷了一次只要修為到了,根本就沒有瓶頸而言。也許是怒火讓我修為瞬間升華,達到了現在這個地步。」

「季寧是不能殺的,容易留下馬腳,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逃!季家,我看這次你們要怎樣應付!」秦銘的眼中閃出一陣怒色,這個季家不能留!


在天墉山脈,一個蒼老的身影瞬移到季寧的身邊。

「嘿嘿……」季寧不斷地傻笑著,兩個眼中沒有任何靈智。肚子上插著兩把長劍,已經不再流血——不應該這麼說,被人刻意讓劍留在他體內而且不殺死他!

「是誰!」一聲蒼老的怒號劃破天空!

「無論你是誰,我不會放過你的!」

——————————————–

接下來的一段日子,秦銘便沒有到處亂跑了,而是靜下心來在家中修鍊。這次外出實戰收穫良多,不僅收穫了大量金錢,更讓自己的實力提升到了煉魂境!雖然伴隨著很多危險,不過一切都是值得的!

而在大比前的最後一個月,秦銘也是將自己的修為抬到了煉魂境二重天,劍勢也逐漸領悟了四層,現在面對即將到來的家族大比,秦銘是信心百倍!

「是時候讓大家再次見到崛起的自己了!秦銘,你的時代再次到來了!」 家族大比對於每個家族都是十分重要的。這不僅關係到下一代的素質,選拔出最優秀的弟子,同時也是各個家族大撈一筆的時候。每到這時,家族都會吸引許多外人過來觀看,多數家族也乘這時吸收一批外姓人為自己效力。

秦家族也不例外,雖然現在的秦家總體實力不復當年呈下降趨勢,但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秦家的實力也不可小覷,不然季家早就吞併秦家了。沒一會功夫,整個練武場就擠滿了人。


一個家族要是強大,除了內部的成員,外姓人也是格外重要的。天墉城季家之所以現在那麼強大,有一個最重要的因素就是他們吸引了許多外姓人為自己家族效力,減少家族內部人員的損失。

換一句話而言,所謂外族人就是提供一些好處而充當炮灰的人。現實就是這麼殘忍,沒有足夠的實力,就只能淪為炮灰。

「今天,是秦家族家族大比的日子!我希望所有新一輩的人都能重視這場比賽,拿出真實水平。」秦仁秦家家住站在練武場上大聲說道,「家族大比前十名則可以參加一年後的天墉大會,家族也會重點培養這些人。」

秦仁的聲音傳遍整個練武場,所有新代子弟都十分激動。而就在這時,一絲不和諧的聲音傳了過來。

「你看那個人,在秦冰月旁邊的。」

「秦銘?他這個廢物也參加家族大比?哈哈,是過來找虐的吧?」

「就是!想他這種人就應該躺在床上,他還有臉過來!」

……

旁邊的弟子議論紛紛,秦銘一臉淡然地站在原地,絲毫不理會旁邊人的冷嘲熱諷。

「秦銘……」秦冰月死死地抓住秦銘的手,現在冰月特別害怕秦銘會不會受到嚴重的打擊。

「冰月你看那些嘲諷我的人。」秦銘面無表情地說道,「那些人都是以前跟我關係還算不錯的吧?可是只要你一朝不如從前他們就會把醜惡的嘴臉露出來。」

秦銘轉過臉對著冰月微微一笑:「你知道我今天參加大比是為了什麼?」

「什麼?」冰月一愣。

「為了找回自己的榮耀,還有就是……」秦銘頓了一口氣,「給這些人每人一個大嘴巴子!」

「噗嗤!」冰月被秦銘的話逗笑了,「哥哥加油!在冰月心中你永遠是最厲害的!」

「嗯,那是自然,以前是的,現在也是的!」秦銘看著冰月十分鄭重地說道。

「哥哥,現在家族裡的新一代最厲害的是秦滅。你知道吧?還有像秦慢樺他們最近都崛起的很快……」冰月想詳細的給秦銘說明一下家族中哪些人實力更強,結果被秦銘打斷。

「那都是以前,現在家族裡最厲害的只有我!」

冰月眼中一片恍惚,她想起來小時候自己被妖獸追逐,那個一拳擊敗它的高大的身影,逐漸再次與面前這個人重疊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