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定林昊這個時候需要龐大的能量支撐,二話不說,她將儲物戒中適合作為直接能量源的東西全都拋了出來。

見狀,火羽也反應過來,一邊將還沒焐熱的得自風落塵的東西拋出,順勢又把這些日子自己得到的東西拋了出來。 如果說妙音和火羽二人鼎力相助情有可原,那麼任蕭的反應就讓人費解了。

見他也將海量的資源包括萬年乃至五萬年靈藥拋出,旁邊一直并行的火雲宗天驕弟子丁恆大吃一驚。

實在忍不住,他道:「任蕭,你是不是瘋了,這關你什麼事?」

任蕭哈哈笑:「是瘋了,這本不關我的事。」

又舔舔嘴唇道:「不過我還是決定賭一把。」

「賭什麼?」丁恆不解。

任蕭眯眼道:「賭一段善緣,賭紫霄前輩不會讓我們吃虧。」

這……

丁恆苦笑:「值得嗎?沒看錯的話,這是你所有的積蓄吧?

用這麼多年的辛苦積累來賭這虛無縹緲的善緣,值嗎?」

話音剛落,突然前面肖玄怒吼一聲:「反正老子也沒什麼希望,林紫霄,老子今天就信你一回,你他娘的別失敗。」

大概不是自己親手得來的不心疼,也不知怎麼想的,連肖玄都豁出去了,拋出一大片靈石靈藥丹藥鋪天蓋地。

丁恆傻眼。

任蕭嘴角微翹:「老丁,賭一把?

就算是輸了,大不了從頭再來,反正咱們也不真的多缺這些東西。

可萬一賭贏了……」

「你閉嘴,我丁恆絕對不會被你蠱惑的。」話沒說完,丁恆大怒。

緊跟著大片資源飛出去了,嘆道:「我腦子也是進水了,居然會信這種鬼話。」

任蕭:「……」

半天說不出話。

雖說三人的舉動各有考量,但無疑做出了表率。

三人之後,不少人跟著拋了,與此同時,也都儘力往山上趕。

林昊就靜靜盤坐在那裡,頂著小樹苗,頂著諸天星辰圖,始終如一,不言不語,不驚不怒。

時間就這麼悄悄流逝著。

壓力的持續降低,使得最終所有人都來到山頂。

震撼過後,所有人都坐下了,看似參悟那些仙光條紋。

沒人靠近林昊所在的地方。

一則本身不敢,二則有妙音手持仙器在護法。

還有小血散發出恐怖的氣息,虎視眈眈。

這段時間什麼都沒有發生,直到轉天中午。

這樣時候諸天星辰圖已經汲取到足夠龐大的能量,變得足夠大。

建木樹苗的吞噬下,仙殿也已經被壓制到僅僅相當於天仙之器的程度,威勢大減。

時機已經成熟,林昊也不再等待。

「以吾之名,諸天星辰,收!」

簡單一句話,伴隨著聲音傳出,巨幅的畫卷上星光暴漲,萬千星鬥爭奇鬥豔。

隨著那浩瀚星光灑下,將仙殿籠罩,彷彿拔蘿蔔一般,「轟隆隆隆」,仙殿硬生生被拔起,最終被扯進畫中世界。

靜!

人群早已驚醒,看著這匪夷所思的一幕,震撼莫名。

大功告成,是功成身退的時候了,咿咿呀呀中,建木樹苗化作一道綠光飛速沒入畫中世界。

緊跟著那璀璨星輝之中,畫卷開始縮小,最終消失不見。

也就在這個時候,冥冥之中似乎有漣漪擴散,每一個慷慨解囊的人腦海里都多了一些東西。

不是什麼很珍貴的東西,只是一部仙界通用的《仙道真解》。

即便如此,依舊讓人喜出望外,畢竟這是能修鍊到天仙之境的仙道功法。

不過誰都沒說出來,畢竟這裡還有人沒有得到。

心中暗嘆,丁恆對任蕭道:「這人情大了,什麼時候有空,我請你喝酒?」

「隨時有空,不過醜話說在前頭,就不好我不去的啊!」任蕭大笑,內心一樣暗嘆,一樣驚喜。

人生就是這樣,選擇往往比努力更重要。

若當時他吝嗇,那麼此等機緣也註定落不到他身上。

林昊卻沒閑下來。

「還剩最後半天時間,都抓緊吧!」

簡單一句話,人群驚醒,瞬間做鳥獸散。

時間所剩無多,繼續呆在這裡沒有意義,想找更多機緣也不實際。

這個時候最適合做的,還是儘可能多的獵取極品火靈石。

簡單說了兩句,妙音也去了,順勢還帶走了兩隻小金翅鳥。

山頂就剩林昊和小血。

而原本仙殿所在,而今空空如也,就剩下中央一片濃鬱血焰。

凝視不出三秒,小血飛馳而去:「娘——」

眼淚瞬間就下來了。

林昊輕嘆,默默轉身。

這個時候他也不知道該做些什麼,索性便拿了一壇酒,望著熔岩橫流的世界空飲。

沒有愁緒,就是突然不太想動。

直到某一刻耳邊飄來聲音,他才醒過神來,朝著那團血焰走去。

血焰之中與外面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世界。

清泉流水,鳥語花香,茂密的林間,傍著細流,有一間小木屋。

一切皆虛幻。

這只是一片單純由意識構築的世界。

林昊不動聲色走近木屋,木屋中間穿堂,有女子衣著素雅,清新雅緻,正在沏茶。

在她旁邊,小血偎著她的腿,睡得正香,口水都出來了。

「你叫我?」自顧自在對面坐下,林昊問道。

女子輕笑,沒抬頭,沒說話,繼續沖茶。

林昊看了一會,道:「有意思么,死都死了,還搞這些?」

「有意思啊,要不要飲一杯試試?」女子笑,並不覺悲傷。

說著抬起頭看,只一眼,頓時又忍不住笑了:「後世因,前世果,原來是你,難怪那麼鎮定,難怪能帶著我兒子來到這裡。」

林昊皺眉。

後世因,前世果,原來是你……她到底是誰,她到底知道些什麼?

還有,為什麼她跟曾經睡過的麒麟聖女長得一個樣?

似乎知道他在想什麼,女子樂道:「別亂想,本聖女可沒跟你睡過。

被你睡的應該是個那個小丫頭吧,想想也是怪倒霉的,化身什麼樣貌不好,非得照著本聖女來,搞得現在怪怪的,總感覺被你捅過一樣,隱隱作痛。」

林昊滿頭黑線,有些招架不住,好一會才鎮定下來,問道:「你到底都知道些什麼?

你叫我來又是為什麼?」

呵呵!

女子就笑,分明對面身影還在,忽然林昊旁邊多了個人。

而後對面人影突然不見了,耳邊女子搭著肩膀輕笑如鈴。

「我知道的很多啊!」

「孤月神體嘛,跟我的繼任者有過一腿嘛,嗯,還有建木枝的氣息,小傢伙有前途哦!」

「就是女人緣旺盛了一點,跟那麼多女人有一腿,你是屬馬的吧?」

「……」 神仙的世界就是這樣,很多事情無法以常理來揣度。

哪怕林昊曾經號稱諸天萬界第一大帝,面對這個分明只是一縷殘念的女子,依舊只能感覺高山仰止,高深莫測。

專治各種不服末世 她似乎知道很多東西!

哪怕主體都已經消亡了,她依舊能一眼洞穿他身上的所有秘密,包括前世今生!

有點嚇人。

自詡無所不知,偏偏在她面前如同一個小孩子一般,幼稚得可笑。

聽起來她似乎是麒麟一族上一代聖女,與當代聖女關係十分親近。

同時,她是小血的母親。

無法想象的是,這樣一位連他都看不透,連一縷殘念都讓他忌憚莫名的女子,居然也會被殺死,只餘一縷殘念。

對話的過程並不愉快,主要是這女人太過離經叛道。

似乎是讀取了他記憶中的所有一切,她一點都不像是一個故去多年的老古董,恰恰相反,她很時髦,動不動就開車,葷段子信手拈來。

然對話的時間並不長,因為她的時間不多了。

被鎮壓了這無盡歲月,她早已油盡燈枯,瀕臨破滅。

之所以一直堅持到現在,無非是憂心小血,憂心麒麟一族,全憑一股執念。

而今終於見到小血了,對於麒麟一族的現狀,她也通過林昊有了一定的了解。

如此,執念自然而然就退了。

沒了執念,便如同篝火失了柴薪,無以為繼。

最終,一吻印在額頭,一串銀鈴般的輕笑,又留下諸多囑咐、思念、不舍,她美麗的影子如同一堆細沙,被風吹走。

而後整個意識空間崩潰了!

山頂,林昊睜開雙眼,身周已經沒有血焰,小血卻還在淚流不止,仰天悲鳴。

蹲下身子,他摸了摸小血的頭,道:「沒必要,她走的時候很開心,並不痛苦。」

「嗚嗚——」

小血叫著,這一刻真的如同一條被遺棄的小狗。

林昊笑道:「振作一點,你還有我,以後還會有很多同族。

我答應過她,會好好照顧你,會帶你回麒麟一族,會帶著你一起登臨神界。」

……

血麒麟母子的出現,一定程度上解釋了遙遠年代中蒼雲門的覆滅和蒼雲秘境的形成。

只是遺留下來的謎團更多了,真相,似乎也遠比想象中可怕。

迄今為止林昊都不知道小血子母,上一代的麒麟聖女因何落得如此境地。

他只知道她用盡最後的力量將一縷殘魂逃難至此,然後封印了小血,讓它陷入沉睡,躲避危險。

而後以僅存的力量與蒼雲門並上屆蒼雲仙門趕來的人戰鬥,覆滅了蒼雲門,並將整片空間封印流放。

換句話說,這片空間其實就是當初的戰場,之所以出現那麼多仙器仙道功法,皆因為當初有仙人隕落在此。

而這熔岩世界的形成,乃至於那些突然出現的極品火靈石怪物,都是因一縷殘念而成。

深爺每天都在被嫌棄 更多的就不知道了。

那片意識空間中,他問過到底是什麼人動的手,也問過到底因何而淪落至此,甚至還問過當初在什麼地方發生戰鬥,但都沒得到答覆。

只有一句話,有些事知道得太早未必好,等實力夠了,自然而然有知道的那一天。

說實話,很久沒有聽到過類似的話語了。

這話給他的感覺,似乎又回到了最初踏足長生之道的時候,讓他感覺自己很渺小。

雖然感覺很不爽,但事實就是如此,對上那個神鬼莫測的女人,他也沒什麼辦法。

小血也懵然不知。

它就知道它母親走了,永遠的走了,至於具體的仇家之類,它什麼都不知道。

倒是接受了不少血麒麟一脈的傳承記憶,使得它的實力無形之中增強了許多,未來的路也清晰了許多。

時間過得很快,不知不覺已是黃昏。

當殘照將如血的斜暉灑滿山頭,突然「轟隆」一聲,蒼穹裂開一道大口子。

「出口出現了!」

「一月之期已到!」

「走,出去了!」

「……」

一月之期已到,是時候出去了。

前一刻還在鏖戰,這一刻,幾乎無人停留,紛紛破空投身那巨大的裂縫之中。

「紫霄大哥,妙音姐姐,我們蒼雲城見!」

「紫霄前輩,蒼雲城見!」

「……」

聲音從各處傳來,是火羽等人在打招呼。

妙音一襲白衣,長裙飄飄,與林昊並肩在山頂遠眺,某一刻,笑道:「走吧!」

林昊點頭,很快二人騰身而起,帶著小血,也帶著小金子,還有另外一隻沒有命名的小金翅鳥。

……

進去的時候落點不一樣,出來的時候卻都還是從山谷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