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聽了,含著眼淚離開。

整個耶律家族在飛鵝城有數千人,這些人只是住在大院裡面的至親族人。

耶律彩雲回到自己的閨房,精心打扮一番,帶著耶律青出了家門。

臨出門的時候,父親耶律岩問道:

「雲兒,你去哪兒?」

「我去找西門吹雪。」

「你,就這樣過去找他?」

「放心吧父親,我只是去和他談一些條件,他想要娶我,沒有那麼容易的。」

耶律彩雲語氣堅定,心有成竹,令得耶律岩內心感嘆,果然是在飛豹學院修鍊了一年,進步就是不同啊。

耶律彩雲帶著青兒,直接來到飛鵝城中央的一處官邸,這裡是城主府,也是西門吹雪的家。

耶律彩雲是飛鵝城第一美女,大部分的人都認識她。

來到城主府門口,兩個侍衛看到耶律彩雲,立即問道:

「哎喲,這不是耶律彩雲小姐嗎?什麼風把您給吹來了?」

「我來找西門吹雪,不知道他可是在府上?」

「正好在呢,我帶您進去吧。」

「好。」

一個侍衛前面帶路,耶律彩雲和青兒跟著進入了城主府。

城主府很大,侍衛帶著耶律彩雲穿過了幾處庭院,來到了一座花園房屋,推開門,進入花園。

「耶律彩雲小姐,麻煩您在花園之中等等,我去通知公子。」

撒旦熾情:女人,愛我敢不敢? 侍衛說完,匆匆跑入屋內。

片刻之後,一個瘦高的中年男子從屋內走出來,遠遠看到了光彩照人的耶律彩雲,大聲笑道:

「哎喲,彩雲小姐來了,真是讓我開心啊,來,快請進屋內喝杯茶,歇息歇息。」

耶律彩雲看了一眼西門吹雪,點點頭,異常冷靜地跟著走入了屋內。

身後跟著的耶律青正要跟著進入,被那個侍衛攔住了。

「我家公子和小姐聊天,你就不要跟著進入了,就在外面等著吧。」

鳳闕天下:邪妃寵上天 青兒一急,喊道:

「小姐,小姐,」

耶律彩雲站住,轉身對青兒說道:

「青兒,你就在花園等著我。」

「小姐,可是,」

那侍衛說道:

「你家小姐都答應了,你還可是什麼,快,一邊呆著。」

西門吹雪嘿嘿一笑,呆著耶律彩雲進入了屋內。

進到大堂內,耶律彩雲和西門吹雪分別坐下,早有傭人奉上茶水點心。

西門吹雪看著美艷無比的耶律彩雲,心都酥掉了。

他常年混跡青樓,經過手的女子不計其數,可是,像耶律彩雲這樣的女子,他還從來沒有擁有過,那些青樓女子無論是容貌氣質,自然是不能和彩雲相比的。

西門吹雪看著耶律彩雲,整個人都有些呆了。

輪年齡,西門吹雪已經六十多了,不過,作為基因進化者,這個年齡並不算老,畢竟帝級進化者的壽命都在一兩百歲左右。

耶律彩雲看了一眼西門吹雪,淡淡地說道:

「聽說,你想娶我?」

西門吹雪一愣,沒有想到耶律彩雲如此直接,當即輕咳一聲,端坐身體,很認真地說道:

「我傾慕彩雲小姐多年,真心喜歡你,希望可以娶你為妻。」

「好,我答應你。」

「你,真的?」

西門吹雪沒有想到性福來的如此突然,有些喜不自禁的樣子,滿臉笑容地看著耶律彩雲。

「不過,我有幾個條件,如果你能夠做到,我就答應做你的妻子,給你生兒育女,相夫教子,如果你不能答應我?我即便死,也不會讓你得到我。」

耶律彩雲說著,瞬間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一把短劍,架在了自己脖子上,目光堅定地看著西門吹雪。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終究是給了,懷裡的一百金幣,一把佩劍,外加一張價值10枚金幣的地圖,都給了賀翎

還是白給,一分錢和好處都沒有的那種

「兄…仁兄,您….您是不是忘了些什麼?」

楊騰感覺自己很是倒霉,怎麼碰到這麼個厚臉皮的npc,自己送給他那麼多東西,怎麼沒點獎勵?當下強湊出一抹歡笑,暗示性的提示問道。

「忘了什麼?」

賀翎滿意的收下這些東西,往袖口裡面一塞,實則是在衣袖的遮掩下放到了空間戒指之中,聞言,恍然大悟的開口:

「嗨~還真是忘了,還沒問你叫啥名字呢!」

「在下楊騰!」

楊騰臉色鐵青,這傢伙就是裝糊塗啊,倒霉,算了,就當遞個投名狀,萬一日後相見,也有些好感~

對了,自己也不知道他名字啊

「還未請教仁兄尊姓大名!?」

被他這麼一問,

賀翎一怔,自己要不要告訴他?

收了這麼多東西,自己良心怎麼過得去….一定過不去啊,還忍心欺騙人家?….那當然是不忍心了!

當下不假思索的開口:

「免貴姓賀,名令羽!」

「賀令羽?….好名字!」

楊騰一聽,腦海里迅速搜索三國時期有那位名叫賀令羽的,沒有啊,疑惑間還不忘了點頭誇一句,最近一些沒啥歷史的人物層出不窮,紫品歷史武將中出現幾個本來不存在的人,也算是正常了

在楊騰為賀翎的身份想好借口時,賀翎又問了句:

「對了,我還有事,要先走了,以後萬一有事找你,去哪裡找?」

「哈哈,這一些身外錢財之物,仁兄不必挂念,若是想要找在下,只要您在洛陽城中,佩戴這塊令牌於腰間,就會有人帶您來找在下!」

楊騰輕笑兩聲,遞給賀翎一塊令牌,當然了,言語之間還是沒忘了自己給他這麼多寶貝,他還沒回報自己呢!

接過楊騰遞來的令牌,賀翎臉色微微一凝,這傢伙,看來是個人物啊,只要自己在洛陽城內佩戴上這令牌,他手下就能找到自己?

這個逼,想要裝,也真要在這洛陽城中有些本事,這人不簡單不簡單~

當下微微一笑,對著楊騰拱手之後,便朝著傳送陣那邊走去了,這傳送陣就在城內城牆旁邊,只要能看到洛陽城樓,就能找到傳送陣的存在

至於說要來的地圖,等以後自己來這洛陽城,或許能夠用得上

看到賀翎走遠了,楊騰眼睛微眯,後退兩步,一道人影立刻從人群中走出,湊到了楊騰身邊

「去,跟上他,看看他要去哪!」

楊騰抬了抬下巴,命令道

「是!」

那手下點點頭,就不留痕迹的又混入人群之中,跟上了賀翎

來到洛陽城城樓之下,賀翎有些震撼,洛陽城的城樓高高聳立,莫名的給人一種厚實安全感,濃濃的古城氣息更是迎面而來,高大的城牆頗有一股壓迫感於心間,不愧是天下第一城,這可是十級首都城牆,其上守軍都是10級,更別說配置的各種守城利器和防守武器了~

若有一日,自己的大唐鎮,也能是如此,就好了~

一番YY之後,賀翎連忙踏上了傳送陣,消耗了50枚金幣,傳送到了荊州都城(州城)

這次傳送只有自己一人,傳送有些浪費了,因為這傳送陣里能站立多少人,就能一次性傳送多少人,而像洛陽城這麼大的傳送陣,一次傳送上千人都沒問題~

還都是50枚金幣一次的一樣價格……

洛陽城內

一條街道末處的院子里

「玩家?」

楊騰一臉驚疑的看著前來彙報給自己情況的手下,感覺有些不可思議,自己明明感受到那賀令羽是個npc啊?

「沒錯,屬下一路悄悄跟著他,親眼看到他踏上了傳送陣,傳送走了~」

那名被楊騰派著跟蹤賀翎的手下,認真彙報道。

楊騰有些驚訝,旋即和身後那名被斗篷遮蔽身形面容的人對視一眼,然後又叫走了手下:

「你先下去吧!」

總裁爹地你老了 「是!」

等到手下離開以後,楊騰這才和那斗篷人對話:

「這傢伙竟然把我給騙了?」

「大哥,你碰到誰了?」

斗篷人不明所以,不清楚他碰到誰了

「之前碰到的一個人,我看他就是NPC的樣子,而且還達到了紫品歷史武將的級別,他貌似是給我發任務一樣,說他沒地圖,我就給了他地圖,然後沒有給我獎勵,又暗示我給他金幣,我就把口袋裡的一百金幣都給他了,就連佩劍都被他騙取了……」

楊騰緊皺著眉頭,若有所思的樣子回憶著

「然後,手下剛剛報告的那個去了傳送陣的玩家,也就是大哥你碰到的那個人嗎?」

斗篷疑惑的問道,

「沒錯,我派人一路跟著他的,本來想知道他之後的動向,說不定會有什麼大的任務觸發,沒想到…卻是報告他去了傳送陣,難道我被騙了?」

楊騰感覺一陣頭疼,倒不是可惜自己那些錢財之物,只是有些疑惑自己怎麼會分辨不出玩家和NPC了?

看著楊騰皺眉的樣子,斗篷人來回踱步了兩下,每個玩家都能輕鬆認出npc和玩家的,怎麼可能會出錯呢,而且大哥一向都很謹慎,但凡有一些疑點,不至於交談半天,也沒有破綻,難道是這傢伙身上有啥屏蔽辨別器的寶物?

當下又問:

「大哥,你有沒有問下他的名字?」

「這個肯定問了,他叫…」

楊騰聞言,滿不在意的回答,突然又是一怔,臉色大變像是呆住了一樣

「大哥?」

斗篷人看到楊騰突然一愣,有些疑惑地打斷了他的沉思

「他是賀翎!!」

楊騰面色一凝,緩緩說道。

「什麼!?他是賀翎?他來到洛陽了?」

斗篷人為之一驚,連連疑問

「是啊,就是他,之前我問他名字,他說賀令羽,我以為他是npc就沒有多想,不曾想這傢伙是個玩家,剛剛你這麼一問,我才反應過來,令羽合在一起就是翎,又是姓賀,那就是賀翎本人了,而且還是紫品歷史武將的級別,也只有他和賈峰能這麼變態了!」

楊騰點點頭,不置可否道

「荊州那邊傳來的消息是,賈峰為了守護大唐鎮被抓了,十大家族都在派兵包圍大唐鎮,他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洛陽城中…難道他發現我們的計劃了?」

斗篷人語氣中帶有驚疑,

楊騰搖搖頭,直接否決了他這個想法

「這倒是不會的,我們的計劃一直都很隱秘,暫時還是安全的…」 耶律彩雲鋒利的寶劍架在自己雪白的脖子上,只要她稍微用力,便可以將自己的脖子切斷。

西門吹雪一驚,趕緊說道:

「彩雲,你別衝動,別衝動,放下劍,有話好好說,只要我能做到的,我都可以依照你的要求去辦。」

耶律彩雲神色冷靜,目光堅定,看著西門吹雪,說道:

「西門吹雪,繞圈子的話我就不說了,直接說吧,你是個人渣,

還有你父親西門丁,你們都是人渣,

但是,在飛鵝城,你們西門家是第一家族,擁有最高的戰力,我們其餘家族的人聯合起來也不是你們西門家的對手,

你敢搶搶我們耶律家的礦山,強娶我,不就是依仗自己的實力嗎?

這一點,我耶律彩雲可以承認並接受這個現實。」

西門吹雪先是一愣,隨即呵呵大笑,雙手拍掌,

「好,好,好,耶律彩雲,我果然沒有看錯你,你厲害,既然你把話都說透了,我也就不遮掩什麼了,

沒錯,我西門吹雪就是憑藉硬實力要強搶你們家的晶石礦山,包括你,

這個社會,強者為王,當年你們耶律家先祖也不是同樣如此嗎?

我現在還在和你們家協商,沒有動用武力直接硬強,那是我不想看到你們耶律家血流成河,如果你能夠乖乖配合,我自然可以放你們耶律家一馬,

你有什麼條件,儘管說出來聽聽,也許我會答應你。」

「我的條件很簡單,我可以答應嫁給你,而且安心做你的妻子,甚至可以為你生兒育女,但是,我們耶律家的晶石礦山,你不能收回,包括我們耶律家現在擁有的其他產業,你都不能動。」

西門吹雪一聽,哈哈大笑道:

「哈哈….這有什麼難的,我們家也不缺你那一座礦山,不過,醜話說在前面,你如果不能安心做我的妻子,我可以隨時滅掉你們耶律家,包括你。」

西門吹雪臉上顯示出一絲陰毒。

「我還有一個條件,」

「說,」

「我要你光明正大娶我進入西門家,做你的正房妻子,以為我家事和容貌,我應該有這個資格。」

西門吹雪猶豫了一下,他現在的老婆是他四十年前娶的,也不是什麼大戶人家,相貌氣質身材更是無法和眼前這個嬌艷動人的耶律彩雲相比。

耶律彩雲之所以提出光明正大的迎娶,還要做正房妻子的名分,自然是要西門家昭告天下。

這樣一來,西門吹雪日後多少會尊重這個正房太太,而不是玩膩了就把她一腳踢開。

反過來,這對於耶律彩雲來說也是一個沉重的枷鎖,她現在謀取正房太太的名分,自然也是做了長久的打算,

耶律彩雲日後真的打算安心做西門吹雪的妻子,給他生兒育女,只有這樣,她才能長久地穩住西門家,不再對耶律家族的人動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