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接着瞳孔猛縮!會突破到2000米大關嗎?會直接超越小升升嗎?

會?

不會?

就在所有人瞪着眼睛,直直盯着盛清顏的一舉一動之時,盛清顏忽然額頭冒出細密的冷汗,嘴唇發白,手腳抽搐、嘴巴里已經開始吐出白沫……

這!

這是精神力使用過度引起的不適反應!

必須要立刻停下!否則,強行繼續,變成白痴都有可能!

人群里,攬月星一行人再也不淡定了,楚嬌嬌直接一躍而出,大罵了一句:「白痴!」 賀斟呈卻搶先一步,將她從地上撈了起來,並護在身後。

薛染香:???

沒看出來我在裝可憐奪回我的青磚小院嗎?

趙元蘊神色微肅,看向賀斟呈。

賀斟呈也毫無畏懼的看着他。

四目相對,電光石火之間,二人竟然都從對方眼底看出了敵意。

「咯咯咯……」

幾隻母雞撲騰著從牛棚里蹦了出來,薛染文同薛染武一人手裏握著兩隻雞蛋,從牛棚里跑了出來,奔向蔣氏:「奶奶,奶奶,今天撿了四個蛋。」

蔣氏一見兩個孫子,火氣頓時就下去了,臉上還有了幾分笑意,囑咐他們把雞蛋送回屋子去。

圍觀的眾人都暗暗的羨慕嫉妒恨,如今這日子,能把肚皮混飽了就不錯了,滿村也沒幾個人家養得起雞的,更別說天天撿雞蛋了。

不過,也有人幸災樂禍,蔣氏也快活不了多久了,她二兒子腿摔斷了,給縣裏員外家的管家的好差事當不了了,這好日子也就快要到頭了。

「張里正,元蘊道長,各位叔叔伯伯嬸嬸大娘,你們看看,這就是我和我娘還有妹妹住的牛棚,裏頭還養著雞,這裏面連個落腳的地方都沒有。」薛染香見火候正好,一彎膝蓋朝着眾人跪了下來,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訴起來:「我求求大家為我主持公道,讓我搬回院子去住吧,這院子是我爹在的時候蓋的,我娘手裏還有房契,如今我爹不在了,我和我娘還有妹妹就被趕到了牛棚,請大家替我主持主持公道吧……」

她說着,藉著磕頭的工夫拚命朝江氏眨眼睛。

江氏雖然性子弱,但是並不傻,見狀立刻拉着薛染甜跪在了薛染香身旁,也跟着哭起來。

她拿開了捂著額頭的手,半邊臉都被鮮血染紅了,身上也是一片斑駁的紅色。

薛染甜年紀小,哭起來更是惹人心疼。

一時間娘仨的哭聲連成一片,真是聞者悲傷,聽者落淚,好不凄涼。

趙元蘊垂目瞧著薛染香,烏黑的睫毛根根筆直的覆下,背在身後的手微微的搓了搓,忍住了拉她起來的衝動。

賀斟呈卻朝着張里正一拱手,一身正氣:「張叔,您看這牛棚風雨飄搖的,一到下雨天到處都漏雨,也不知哪一日便要倒下了,您是里正,這事兒改您管。」

圍觀的眾人也紛紛附和,有的是嫉妒蔣氏,看不慣她,有的是看這母女三人確實可憐。

「管是該管。」張里正可沒忘了薛染香送的那一桌東西,抬眼看向蔣氏:「你怎麼說?」

「什麼怎麼說?」蔣氏兩手抱胸:「我大兒子已經不在了,這小院子,我住着不是理所應當嗎?」

「你是大成的娘,自然該住着,但是,你讓二成和必成他們兩家都搬過來住,逼着大成的媳婦兒和孩子在牛棚里和雞一道住,這可就不地道了。」張里正義正言辭的道。

「我怎麼不地道了?」蔣氏絲毫不買賬:「大成不在了,他膝下連個兒子都沒有,江氏生的這兩個,都是賠錢貨。

他們有什麼資格繼承我大兒子留下的東西?等她們姊妹兩個嫁人了,難不成還要把我兒子留下的東西帶走?天底下有這樣的道理嗎?」 陸磊欲言又止,卜威擺擺手,「不想聽你解釋什麼,都到今天了,說這樣也是不吐不快,來吧,給我個痛快。」

眾人全部沉默,這是沒辦法的,誰能說他們做錯了?他們只是執行命令,後來更是有原因的報仇,張寧他們也是保衛自己都家園,誰都沒有錯,眾人走向前,打算給卜威最後一擊,即使是這最後時刻,眾人也沒有一點鬆懈,依舊是眾人一起上。

快有臨近卜威的時候,張寧看到卜威嘴角的笑意,意識到不好,趕緊大喊一聲,「快退!」卜威大笑起來,「晚了!」卜威一個跺腳,地下突然出現深坑,眾人連同卜威一起掉落,幾位地階上品能騰空飛行,可是卜威一家一拳,全部直接打入洞滴,大洞及深,地階上品們只能保護眾人不落地摔死,卜威落地之後,便一言不發,不出動靜了。

張寧吹了一聲口哨:「不好,這卜威顯然根本就沒打算贏過,顯然是早有準備,想把怎麼全滅在這。」

這時,眾人也從空間物中拿出照明的東西,看到了卜威的狀態,卜威已經變成一隻巨大的吸血蛾,此時身體還在不斷碰撞。

夏老頭忙問:「左辰,能移走么?」

左辰搖搖頭:「天階下品,移不動,即使勉強移動了,也移動不了這麼遠。」

突然,天空中飛下一物,發出嘹亮的鷹鳴,夏老頭一看就青丸,知徒莫若師,一把就抓住張寧的手腕,夏老頭吹鬍子瞪眼,「你要幹嘛?」

張寧回頭看著夏老頭:「我們走不了,就運走他啊,還幹嘛,你老糊塗了么?」

夏老頭一巴掌打在張寧的頭上:「那也跟你沒關係,我去。」

張寧伸出一隻手,「你來。」

夏老頭一愣,又給了張寧一下子:「你一下都不讓的是么?」張寧摸了摸腦袋,「不是你說要去的么?」

夏老頭無奈,只能走向青丸,青丸傲的一聲,發出嘹亮鷹鳴,抗拒這夏老頭,張寧走向青丸身邊,「看吧,它根本不讓別人上。」張寧翻身上鷹,一把拽過卜威持續膨脹的身體,拽到青丸背上,夏老頭還想阻止,「我自己能飛,能讓我來。」

張寧嘴角一笑,「你那這麼大個東西飛?還上這麼高?你真當自己是天階啊,行了,你在墨跡一會,我怕我真被炸死,放心吧,我有分寸,自己肯定沒事。走了。」張寧朝眾人擺了擺手,青丸煽動翅膀,眾人被大風吹動了衣衫。

青丸載著張寧朝上空飛去,張寧坐在青丸背上,一隻手搭在卜威巨大的身體上,不斷往卜威體內輸送寒氣,阻擋卜威的自爆進度,這也是夏老頭不得不讓張寧來執行的原因,一隻手撫摸這青丸的羽毛,輕鬆道:「青丸啊,你自己去送好不好?」青丸輕叫一聲,張寧已經能聽出青丸的意思了,青丸的意思是可以。

張寧不斷的撫摸這青丸,「算了吧,沒有我的寒氣,你飛不出洞口就炸了,我還是死。」青丸又輕叫一聲,張寧聽出這是一聲安穩。

此時已經飛出洞口,青丸與張寧心有靈犀,向海面上飛去,張寧繼續跟陪伴自己許久的青丸說話,「對不起啊青丸,還連累你,看來咱哥倆,只能換個地方喝酒了。」

青丸依舊是輕叫一聲,表示沒事,張寧站起身來,一手扶著卜威,卜威已經到了極限,張寧回頭看了一眼,離陸地已經夠遠了,張寧根本就沒想過活著回去,一個天階下品妖族的自爆,張寧都沒見過,但是可想而知,會有多恐怖,說是有把握那是扯淡,張寧連抵抗都沒想抵抗。

遠處的陸地上,地階上品們把眾人相繼接上陸地,張寧和青丸在他們眼裡已經變成了一個黑點,突然,幾位地階上品向前一步,抵擋在眾人面前,一聲巨響響起,緊接著,爆炸的餘波襲來,被幾位地階上品抵擋在面前,海邊的懸崖層層炸裂,眾人相繼掉落下去,顯然眾人也沒想到這卜威威力居然可以這樣巨大,地階上品們忙著救人,最終在眾人平安落地,後頭一看,山崖以沒,半個山都沒了。

眾人震驚的看著這一幕,雙兒輕聲說道:「寧哥哥怎麼還不回來?」

眾人反應過來,夏老頭一跺腳,騰空而起,其他幾位地階上品瞬間升空,攔住要出海的夏老頭,夏老頭情緒失控,聲嘶力竭地吼道:「讓開!讓開!我去找我徒弟,你們憑什麼攔我?」

幾人死死把住夏老頭不讓他動喚半分,下面的華淵癱坐在地,放聲痛哭,柳蟬衣眼淚在眼前里打轉,沒等有動作,馬涼幾人就站在了柳蟬衣面前,廖可和弓蓮一左一右,把住柳蟬衣雙手,柳蟬衣奮力掙脫,幾人依舊是死死按住。

柳蟬衣大喊:「華淵,別哭了,去找你寧哥!」華淵擦了擦眼淚,站起身,哭腔的「嗯」了一聲,就往海邊走,其他人又分出來阻止華淵,華淵抽出雙刀,指向眾人,帶著哭腔,「別攔我,我去找我寧哥,寧哥是我們生肖山的人,就是死了,也要葬在我們生肖山上!」

秦羽一個健步上前,用胸膛抵住華淵的刀:「他也是我們天神山上的人,可是我們不能出海,出海了,我們都回不來,只會白白送命,我們誰都清楚,這種爆炸下,張寧活不下來,我們沒有你們感情那麼深,但是也是把張寧當做可以換命的兄弟的,如果可以讓我去把張寧換回來,你看我去不去?」

華淵癟了癟嘴,放下刀,並肩作戰這麼久,他不可能對秦羽下的去手,華淵回頭看了看柳蟬衣。

柳蟬衣掙脫看眾人,跑到華淵身邊,「我們走,回家去找鼠爺,他一定有辦法救張寧的,他最喜歡張寧了。」邊說邊走,眾人這次不在阻攔。

天空中夏老頭也被控制下來,夏老頭蹲坐山崖邊,不在說話。

眾人聽到山崖上馬蹄震動,是軍隊來了。丹麥歐登塞體育館。

此刻的天幕上已經星河遍布,美麗而寧靜。

在下方的體育館內卻是人聲鼎沸,熱鬧非常。

「A隊牛逼。」

「乾死這群獨聯體的莽夫!」

「復仇復仇!」

伴隨著NAVI在場上逐漸丟分,上一場比賽一蹶不振的丹麥人又重新在場館內歡呼雀躍。

《CSGO之最強選手》第244章揚眉吐氣 「予一人便送你到這裡了。」

南京城北的碼頭上,商離對著即將登船的子貿說道:

「還記得予一人對你說的話嗎?運送奴隸之事無需你親力親為,大可以派幾十個人將他們先送到奄國,而後再統一帶回來。否則帶著一大群奴隸在身邊,你在紀國的行動也將受到極大的影響。」

「喏,臣記住了。」

子貿對著商離行了一禮,而後說道:

「如此,臣便登船了,王上請回吧。」

「無妨,你這邊走後,予一人還要繼續送下一批人,你且放心去吧。」

商離笑著擺了擺手道。

「既如此,那臣便告辭了。」

子貿拱了拱手,而後便帶人登上了渡江的船隻,朝著江北駛去。

「等船隻回來之後,子舟他們就要駕著這些船出海前往扶海洲了。阿水,你能確保這些船隻不會出問題嗎?」

目送著船隻離港之後,商離便將目光收了回來,看向身旁的耍水道:

「上一次我國的船隻就是在扶海洲附近遇到風暴襲擊,這才險些沉船的。如今這些海船雖然都已經經過你的改造了,但是你能確保它們不會像上次那樣遇到風暴就險些沉沒嗎?」

「放心吧,王上。」

耍水拱了拱手,一臉認真地說道:

「臣可以保證,至少在來年開春之前,這些船隻絕對不會因為風暴而沉沒。」

「滑頭。」

商離笑著點了點頭耍水,道:

「開春之前東南無風暴,你這話說了就跟沒說一樣。」

「嘿嘿。」

耍水笑著撓了撓自己的腦袋,而後道: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這些越人留下的海船都過於簡陋了,雖然臣已經對它們加以改造了,但是由於大的框架都已經被固定下來了的緣故,因此實際上臣能改造的部分是非常少的,最多只是平穩它們在海上的航行,並且儘可能地減少它們遇到風暴之後沉沒的可能。至於確保它們不會因為風暴而沉沒……恕臣直言,除非將這些船拆了重新打造,否則如果只是在現有的框架上修修補補的話,是永遠都不可能實現的。」

「嗯,這倒也是。」

聽到這話,商離非但沒有生氣,反而贊同地點了點頭道:

「這些越人甚至連青銅器都沒有,能夠造出這種海船已經難能可貴了,再想讓他們造出更好的海船,卻是不能了。不過話雖如此,但是我宜國對海船的需求還是存在的。這樣,你給予一人一個準數,我宜國什麼時候才能擁有可以穩定航行在東海上的海船?」

「這……」

耍水沉吟片刻,而後開口說道:

「若是不出意外的話,怕是需要2年。」

「2年?」

商離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微微皺眉:

「是否晚了點?」

「不晚了,就這,還是理論上的時間呢。」

耍水急忙解釋道:

「也就是說,臣只能在兩年之內設計出海船的圖紙,至於真的將海船造出來,怕是還需要更長的時間……當然,鑒於我宜國有鐵器在,因此造船的時間應當是可以大幅度縮減的。不出意外的話,只要一年的時間應該就能將船給造出來了。」

「兩年加一年那就是三年,不行,這實在是太慢了。」

商離搖了搖頭道:

「你且說說,如今你還有什麼難題沒有解決,興許予一人能夠給予你幫助,讓你快點造出海船來也不一定。」

「其實也說不上難題,主要是想要將理論轉化為實際有些困難。」

耍水有些為難道:

「畢竟造船這件事耗費的人力物力極大,若是在沒有確保這個設計能夠實現的時候就將其運用在海船上,那麼一旦造出來之後出現問題,則前期的投入就全都會被浪費掉。為了避免這樣的事情發生,臣必須先在圖紙上反覆驗證這個設計的可行性,而後才能用來造船。而這,就勢必要花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才行。」

「嗨,予一人還以為是什麼事呢,原來是為了這個。」

聽到這話,商離先是鬆了一口氣,而後繼續說道:

「在圖紙上驗證設計的可行性確實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但如果是在現實中驗證呢?」

「王上的意思是……直接將臣設計的未定型的海船先製造出來?」

耍水先是一愣,而後連連擺手道:

「這不行,一旦船隻出現問題,那可是會害死一船人的啊。」

「予一人當然知道船隻出事會害死一船人,但只要讓船隻不出事不就行了嗎?」

商離笑著說道:

「你設計的船隻都是海船,其設計目的是可以抵禦海上的風浪。也就是說,哪怕你是海船再差,其性能也是要強於河船的,是不是?」

「確……確實是這樣沒錯。」

耍水先是茫然地點了點頭,而後恍然大悟道:

「您的意思是,讓臣先將設計的海船造出來,但是卻不讓它們下海,而是讓它們在大江上航行,並且藉此機會找到這個設計中的毛病加以改正,以實現早日造出可以在大海上航行的海船的目的?」

「聰明!」

商離讚賞地看了耍水一眼:

「大江不同於大河,大江上風浪不小,可以最大限度模擬海上情況。在大江上行駛海船,可以最大限度地發現海船中的不足。當然,大江畢竟是淡水,船隻的吃水深度和海上還是不同的,這個還需要你自己把握,予一人幫不了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