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的,你這個煩人的小鬼,也不知道怎麼對這些感興趣。嗯……一定是網絡上的雜七雜八東西太多給教壞了。”葉夫人抱怨到:“看來應該給政府提個意見,不僅要限制某些網站的進入年齡,還應該限制小孩進入網絡論壇之類的年齡。”

“嘛,那些東西無視吧,解釋啊解釋!”

“是是。”溺愛地揉了揉空幻腦袋,葉夫人回答道:“其實很簡單,軍事院現在只負責預算和作戰,對於軍工建設這些東西,已經不再是其所轄了。”

“也是改制的結果?”空幻很快反應過來。

“是啊。” 改制,不可能簡單地換一換結構,調一調桌位。

由於核心的目的是將主要的權力,集中到最高長老會和第二級的長老院,同時促進修煉體系建設,所以就不可能允許有其它機構的權力對這些目的造成威脅。

例如,雖然在靈神面前已經沒有威脅的軍隊內部,卻有戰略級的質能武器還有些威脅效果,因此,戰略部隊很快就被轉入了長老院直屬。

其次,爲了純化軍事院,有關軍事工業的東西,也被剝離轉入工業部。如此一來,軍事院就變成了單純的軍事部門,和平時期負責軍隊的建設和維護,戰爭時期當然就是指揮作戰。

作爲空幻母親這樣的軍事院的高級參謀,在沒有大型戰役的時候,反而是閒了下來,平時最多做點兵棋推演,其它時間都沒什麼可幹。

這也是她爲何如此悠閒的原因。

獲知對方的解釋之後,空幻也只是點頭沒有反對的想法,更沒有再追問什麼,否則會讓能夠擔任軍事參謀,顯然並不傻的母親發現不對的,對於自己悠閒平靜的普通人生活將毫無益處。

“不過,真是悠閒的有些過頭的感覺啊。”

一年多無事可做般的悠閒,的確讓人變得慵懶,可對於空幻而言,卻又有些閒不住的了。

看了看自家暖爐、熱茶、顯示屏和母子的組合,他擡頭望向了離這裏其實並沒有多遠的最高長老會駐地,有些好奇地想到。

“靈雪她們,一定很忙碌吧,現在又在幹什麼呢?”

※※※

最高長老會,自組建之日起就沒有全員聚會過的地方。

藍月的白農和白月的楚琴不說;星球意志的8051和雙月也常年窩在星球意志空間自做自事,只能算是編制外人員;剩下暗血、楚霞、音無和楚潔都有各自的工作,所以真正的權力集中在靈雪身上。

但靈雪並不是獨裁者,或者說她並不適合成爲獨裁者,因爲許多問題,即便心裏有所考慮甚至結論,她都喜歡和別人商討一下再做最終決定。

因此,雖然在長老院外,新朋島城市與農田交界點修建了佔地並不大卻充滿威壓的最高長老會,可靈雪事實上很多時間依舊在長老院駐留。因爲這裏的長老們,是少數可以和她平和地交流那些需要商討的議題,而不會因爲靈神自然散發的威壓,就戰戰兢兢地啥都說不出來。

對於這種情況,楚潔有時還抱怨,最高長老會的房子修起來,不會就是作爲一個象徵物吧。

雖然靈雪會以“我很多時候不還是在最高長老會的核心族長辦公室工作,而且那裏也有很多長老會下屬人員工作”這樣的理由反駁,可真實情況……正坐在長老院某會議室的靈雪捂臉,似乎還真是差不多。

暖爐、熱茶、會議顯示屏和圍坐在長桌的與會成員,構成了此時的會議室場景。

“好了,還是那個問題,那顆石頭該怎麼辦?”

“照我說的直接毀掉不就好了,雖然有些可惜,可一了百了。”有長老直接抱怨。

周圍的長老們面面相覷,卻也提不出多少建設性意見。這樣的討論已經進行了不下十次,可每一次討論的結果都大同小異——那就是沒有結果。

神石的好處在座幾人都一清二楚;

可同樣的,神石的危害大家也不會不知。

重點在於取捨,可最難的地方也就是這個取捨。

“時間不在我們這邊,昨日,席古代表又試探了一次。雖然以他們不過四級大腦的水準不可能從我們這兒得到什麼,可總歸是個麻煩。而且據說,普米加西亞的後續成員抵達也要不了幾年了,倒時候或許會有某些我們不知道的手段來確認亞都的存在,所以很危險。”

“可是,我們畢竟答應了亞都,在對方提供我們幫助的同時,在未來提供給對……”

“我們是好人,感恩,講信用,可他們就真的講信用嗎?”戰錘打斷了靈韻的話語:“別忘了張衍的存在是怎麼回事。”

“張衍的出現雖然是個意外,可也的確是亞都族的關係。”靈雪揮手止住了靈韻想要做出反駁的動作,似乎附和戰錘的話讓在座較爲善良的長老都皺起眉頭,但她很快話風一轉:“可作爲一個文明種族,我們不能因爲單純的利益就摒棄原則,否則今天能夠爲了自己安全放棄亞都,那麼明天就回因爲自身的安全而放棄同胞……當然,這只是個比喻。”

“那該怎麼辦?”

“總之,一個原則,不放棄我們之間的協議,但要讓亞都給我族帶來的危險降到最低。”

“我有個提議。”這幾天不斷髮言,可總是沒有提出好的意見的瓏月舉起手來:“也許我們可以將神石藏起來。”

“藏起來,說得簡單。”戰錘撇嘴反駁。

衆人也沒有制止他這種行爲,因爲天知道普米加西亞這些宇宙文明是否有手段發現被藏起來的亞都,只是簡單的藏起來,一旦被發現可就……

“那個,我的意思不是簡單的藏起來,或許,我們可以選擇雙月恆星系的一顆行星,甚至……用躍遷引擎送到某個保密星域去。”

哄!

人羣頓時活躍起來。

爲什麼我們之前沒有想到了!

所有人都變得一臉囧然。

這的確是一個簡單而又有效的辦法,但或許太過簡單,之前竟然沒有人能想到。當然,事實上更可能是大家雖然進入了宇宙時代,可觀念還停留在星球上。

對此也有些哭笑不得地的靈雪,看着對於自己的建議是否能通過還疑惑不解的瓏月,揮手示意對方坐下之後,拍了拍桌子讓衆人安靜下來。

“各位,這的確是個好辦法,運送的地點和細節都可以在接下來討論。”

“同時,很幸運的是,因爲空幻長老一直堅持的本土化原則,即便是源自亞都族的技術,我們也融合了蟲族、我族和研究模式,使得根本看不出亞都痕跡,所以我們不需要擔心現有技術被對方發現亞都痕跡。”

“那麼,最後剩下的兩個問題是需要我們現在討論的。”

“其一,我們該怎麼給亞都神石解釋?”

“其二,我們該怎麼處理張衍這個存在?”

……

神石靜靜地躺在長老院祕密地下室內,周圍的牆壁被精神力隔絕材質封閉,使得整個空間顯得幽閉而又狹小,身爲亞都族傳承選拔者和文明傳播者,亞都神石無法感知到外面的世界,彷彿毫無生命一般地靜立。

但是……

它真的無法感知到外面的世界嗎? 我流浪在茫茫宇宙數億年,又被封閉在這個被系統所關注的世界幾十億年。不久前,我終於出現在了世人面前,爲他們帶來智慧的大腦和文明的曙光,然而今天,你們卻因爲自己的安全而罔顧我施與你們的恩情,你們這是,自……

“咳咳,似乎太決絕了點,不好不好。”

神石中的亞都也有自己的思想,雖然一切思維都被以‘傳播亞都文明,同化亞都種族’爲目的所幹擾,可在與這些無關的事情方面,思維還是屬於他在着數億年間形成的獨立意識的,因此在閒暇時也可以考慮些其他的事情。

例如現在。

雖說被精神力牆壁給封閉在這個地下室內,可亞都文明比朋族文明高級了無數倍,又怎麼會被簡簡單單的東西給制住。反倒是爲了避免被外界窺視而造成暴露的神石,卻反向地限制了裏面的意識向外感知的途徑。

這對於當初製造他們的人而言是等價交換下應有的付出。

可現在,這卻讓這些獨立的亞都意識感到困擾。

不過就如開頭所言,他們可是被關在這裏面至少也有個數億年時間了,在這種時間裏,作爲已經漸漸演變出獨立意識的他們,也不可能不做點什麼事情來打發無聊時間。就像影響了張衍的神石,它其實在殘破前就有些精神不正常了,否則不過是破碎了些不輕不重的東西,又怎麼會對亞都意識產生影響。

而這顆完好的神石也一樣,他以研究神石構造和自我意識的獨立爲主要課題,數億年來,對於神石的瞭解,他相比其他亞都意識恐怕都要高出一大截,排在所有神石中的前列。

“所以,你們以爲能夠瞞得過我嗎?哼哼。”

直接跳過精神力階段,以意識短暫融入這個世界,彷彿盜用網絡一般的方法去盜用星球意志對星球的監控,而獲知了外面正在針對他們展開的討論,神石亞都對朋族的想法即氣惱卻又無奈。

冤家就在你家 換位思考,如果他是朋人,那麼選擇恐怕比這些人還激進,一了百了的處理纔是最好的,善意之下的優柔寡斷只會帶來更多的麻煩。

可問題是,他是即將成爲受害者的那位,而不是作爲選擇決策的朋人。

“所以,我可不能讓你們將我丟出去。即便是不選擇朋族,雙月星上這麼多種族,給我一個又何妨……”

“可是,如果直接拒絕這些人的建議,按照他們的計算,我也不過是靈神級而已。即便有些小技巧,恐怕還是逃不過這麼多靈神級的圍攻,反而會撕破臉,給這些人將我直接幹掉、一了百了的藉口。”

這時,神石亞都突然心中一動,臉上浮現出笑意。

“果然是善良的種族啊,不過善良是優點,很多時候卻會成爲缺點,不知道未來,這到底會作爲優點而爲你們帶來更大的好處,還是作爲缺點而危害到你們的存在呢?朋族。”

※※※

行走在簡陋的小道中,靈雪和身旁的隊員們臉色都有些複雜。

她們經過數次的討論,總算是基本確定了對於神石的處理意見,這次就是過來看看神石的想法。

是的,是詢問神石的想法。

“無論如何,在朋族的高速發展中,神石亞都做出了不可磨滅的功績。如果沒有他們提供的諸如初始反重力技術、質能技術概念等東西,我們現在能否與蟲族打成這種狀態還有未可知,可現在的朋族絕對還在面對蟲族威脅卻是顯而易見的。”

在會議上時,冥獄蝶主意識楚玲就這樣提醒了衆人。

“因此,在各位對神石的處理意見做出最終決定之前,我想請大家想想,我們是否能夠讓自己感到心安。”她扶着胸口,看着衆人的眼中滿是詢問:“我們是統治者,同時也是朋人們的表率,我們在做出每一個動作時,都應該想到這會給朋人們帶來何種影響?”

“有時候,即便這個決定會帶來害處,可爲了不讓朋族被導向更危險的境遇,我們也必須去承受這個害處所帶來的壓力。”

朋人的統治者很少是政客,特別是現如今以實力進位的情況下更是如此。

幾乎所有高層,對他們自己的定位都是後來者的引路人、導師和表率,這也是楚玲所道出來的東西,因爲他們不需要去依靠政客的思想爲自己謀利,以實力定位,他們不屑於如此。

因此很快,衆人就修改了本來要直接對神石下達處理的想法,改爲給神石一個選擇。

即便是這個選擇中的幾個選項都不會給神石帶來好處,卻至少表明了朋族一個態度,一個善意並且終於自我道德的原則性態度。

“……因此,雖然非常抱歉,但我們朋族是不會違背朋友之間的約定的。但又考慮到我族的安全,如果無法確保我們朋族的延續性和安全,您的願望也無法通過朋族而實現不是嗎?”

“說吧,你們給我的選擇。”

蒼老的聲音透過面前的機器傳播。

那是特製的與神石通訊儀器,朋族其他人沒有空幻那樣的底氣和信心,敢於進入神石內部與對方交流,所以研究與神石的交流方法之後,朋人制作出了這種可以用人造大腦模擬意識,從而連接到神石內部的東西。

至於這樣做所導致神石的嘲諷,他們並不在意。

聽到神石的詢問,靈雪站了出來:“三個選擇,請慎重選擇決定。”

“其一,我們用已經可以實現單向安全躍遷的技術,將您送出雙月星恆星系並無問題。而在已經失去系統監控的現在,您將可以安全地再一次展開您的星際之旅,也許很快就能在另一顆星球找到一個種族,不會像我們朋族一樣特殊,從而全面接受您所在的亞都文明技術;”

“你們就不擔心我真弄出一個這樣的種族,然後首先就攻擊你們嗎?”

“亞都先生,我們是朋友,我們朋族也是友好的,所以有些東西,我們不會欺騙身爲朋友乃至於恩人的你。”

“哦?”

“這是事實,您應該知道宇宙之大,你即便可以找到文明,可那會是多久之後呢?即便很快就找到,如果發展到宇宙階段,他們會全面接受您麼?如果是星球階段,他們能快速解析您的技術麼?”

“簡而言之,就算找到了,你們也有自信我動不了你們是吧?”

“雖然抱歉,可這是事實。”

“那我選擇這個方式幹嘛?”

“亞都先生,如果您總是抱着敵意的態度看待我們朋族,那我們還有什麼理由爲您考慮呢?”靈雪稍顯威脅地反駁,不過隨即補充到:“何況,您應該瞭解亞都在宇宙中當前的地位,即便是爲了確保我們朋族能夠穩定地發展到爲您提供星球和種族的程度,那也需要你將自己很好地隱藏起來不是嗎?”

“這麼說,我還非得選擇這個方式呢?”

“咳咳,並非如此,我只是想您我雙方可以端正態度而已。”靈雪搖頭說道:“不如等我提出了三個選擇之後,我們再討論如何?”

“好。”

這次亞都沒有做出嘲諷和反駁,而是靜靜等待着。

鬆了口氣的靈雪點頭,隨後說道:“其二,我們可以不將您送出恆星系,整個雙月恆星系只有兩顆行星,但是卻有一個足夠龐大的碎石帶,對於其成因我們不得而知,可碎石帶一般而言都是藏東西的好地方。”

“理解,是說將我送入碎石帶隱藏嗎?”

“是的。”即便不認爲對方看得見,靈雪還是點了點頭:“這個選擇的好處就是,您可以安全地等待我方發展到足夠的程度,然後靜待我方爲您提供協議中的星球和種族……”

“壞處呢?”

“壞處就是,如果無法信任我們朋族,您可能會在長久的孤寂和猜疑之中,會對我們朋族產生某些誤會甚至不好的影響。特別是當朋族進入宇宙世界,某些時候,碎石帶或許也不會是真正的安全。”

“那麼其三呢?”沒有深入討論,神石直接詢問最後一個選擇。

“其三……”

靈雪看了看身後幾人,在衆人都點頭之後,她才遲疑着說道:“如果你願意接受,我們可以爲你提供一名非朋族體系的成員,甚至以人造大腦技術爲你特別製作出一具身體,然後接納你融合這具身體。但這需要亞都先生完全拋棄亞都意識的身份,成爲類似張衍一樣擁有亞都記憶,卻主要以當前主體意識爲主的雙月星人。”

“……”

即便之前已經聽到對方的一些討論,可此時神石亞都的內心中依然忍不住一陣跳動。

前兩個選擇無論怎麼選擇,都逃不了將神石丟出雙月星的結果,同時會陷入漫長的等待之中,對於已經開始擁有獨立意識的神石而言顯然很難忍受。可這兩個選擇卻是對亞都傳承者身份而言,最合適的。

因爲在潛意識中他也清楚,朋族會一如既往地實現他們的諾言,這是長久觀察的結果。

所以,選擇第二個似乎最好,安全而又穩定,最多花點時間。

可時間,說實在的,它們快沒這個概念了。

但是,第三個選擇太具有誘惑力了,直接選擇其中一個種族的身體,或者讓朋人爲他製作一具身體,融入之後對於已經開始產生自我意識的神石亞都而言,真的很期待。擁有自己的移動力、自己獨立的思考、不被限制於這枯燥的神石之中……

可是,這個選擇真的會那麼簡單?

不見得吧。

癡人之愛 “那麼,亞都先生,您的選擇是什麼呢?” “那麼,亞都先生,您的選擇是什麼呢?”

“真是艱難的選擇啊。”他忍不住發出這樣的感嘆。

三個選擇,第一個看似最安全,只不過讓自己重新回到從前宇宙流浪的路子,卻可以擺脫這個奇特的朋族文明;

第二個看似最穩妥,以朋人的信譽,他的確不用擔心對方不會實現諾言,最不用在意的時間是這個選擇的問題,卻在神石看來不是問題;

第三個選擇看似最誘惑,對於被困在神石中數億年,已經開始產生獨立意識而期待擺脫神石束縛的亞都而言,擁有一具身體,這本就是最具有誘惑力的一項。

“可是,卻都有相對的問題。”

第一個雖然看似最安全,可重新回到以前的老路,前路漫漫而又充滿迷霧,也許下一刻就遇上敵人甚至於系統的走狗煙消雲散。即便不遇上,也會有宇宙中千奇百怪的危險,有些即便是神石也躲不過;

第二個雖然看似穩妥,可伴隨着朋族進入宇宙文明世界,那麼所謂的碎石帶伴隨着時間的推移,是否真的會再如當前這般安全?指不定某天會被某個探險者發現之後,讓朋族內一些不守信的人說一句‘我們不知道’,沒有亞都痕跡的朋族文明不會有問題,可神石亞都卻是啥都別想再得到了;

第三個更是危險,看似誘惑力十足,選擇其中一個種族的成員融合,又是非朋族體系種族,豈不是說他可以以這個種族爲基礎重現亞都文明。但朋族會容許這樣一個威脅在母星嗎?選擇一具人造身體更是不對,天知道朋族會在這具身體搞什麼暗門,一旦融合,他也許哭都沒法哭。

“所以,真的好難選擇啊。”

這樣想着,亞都通過那個被他鄙視的儀器,向對面似乎成爲朋族最高統治者的少女問了個不相干的問題:“以前一直和我聊天的朋族主意識呢?相比起你們,他才配得上真正的主意識稱謂啊。”

“抱歉,他想休息,所以轉世了。”

明知道對方語氣中帶着嘲諷,但靈雪等人的心境,又怎麼會因此而被影響。

不過聽到這樣的結果,反倒是神石亞都完全愣住。

“轉世?”

“是的。”雖然不知道對方爲何有此一問,但靈雪還是相對做出瞭解釋:“這是我們朋族主意識擁有的一項特權,可以在死亡之後,藉由轉世重生到本族某個家庭中,從嬰兒時期開始重新獲得一個完整的人生。”

“真是好用的能力啊。”亞都忍不住感嘆:“種族不滅,主意識不亡。”

“您們亞都難道無法轉世?”靈雪疑惑地詢問到。

“你認爲在與系統對抗的我們,能夠擁有這種優待嗎?”亞都這次是真正的苦笑,雖然不清楚如何轉世,可回想一下亞都文明中的意識輪迴論,不難看出這需要系統、至少是與系統相關等級的存在中轉。

亞都所知的朋族的主意識雖然也是穿越者,卻並未與系統對抗。

所以,這個種族在系統的掌控之中,並不會受到限制,甚至擁有一些穿越者所沒有的特權(到現在爲止,亞都還不知道空幻已經破開了系統空間,不過確實輔助系統幫助的),這樣一來,朋族能夠轉世卻不是什麼特別的事情。

倒是這個轉世。

亞都突然心中一動。

“我想冒昧問一問,你們這個轉世,可以控制嗎?例如……”

“難道亞都先生你想要轉世……”靈雪愣了一下,卻搖頭:“抱歉,我們恐怕無法接受另一個張衍,甚至是從嬰兒期開始的轉世的亞都。”

“不不,我不會干涉朋族,就像你之前所說的第三個選擇一樣,我是否可以轉世到其中一個種族呢?”說實話,雖然明知道會有陷阱,可擁有獨立身體的誘惑,對於神石亞都而言實在太大了。

聽到這樣的回答,靈雪和周圍的長老們也都陷入了沉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