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的……冷血造成的行動力低下麼。”

“起牀了!起牀了!”嘎——

“咦,剛剛好像做了個神馬亂七八糟的噩夢。”看着終於在自己的召集之下,向自己集合的幾百只同族,嘎嘎疑惑的歪着腦袋細細回想,但卻毫無頭緒。“算了,只是個夢而已。”(無視大法LVup)

“對了,今天要幹什麼呢?”

“嗯……哦,清理出安全範圍,對,就是這樣。”

“全部集合,咱們這段時間有的忙了。”

“小的們,禍害去了!”

※※※

丘陵長久以來都是寂靜祥和的,嘛,除了動物們的你吃咱咱吃你之外,圍觀者就是那些對戰鬥毫無興趣的植物們了。

某天,從外面來了一羣兩隻腳站立着奔跑的奇怪動物。

最初,所有動物都被那密密麻麻的數量給嚇住,躲了起來;

然後,動物們發現它們居然亂七八糟地奔跑在樹林中,隊形越來越分散;

之後,某些大膽的或者飢餓難耐的動物,向其中一些落單的直立動物發起攻擊。

它們很強,而且擁有同丘陵中某些動物一樣的電能攻擊。

雖然如此,它們仍然能夠被捕殺。

不久之前,它們聚集在了那片灰白色,被電能生物所佔據的山邊休息了一段時間之後,突然向周邊的動物們發起了進攻。無論對方是否有攻擊過它們,只要能與它們對抗的動物,都被它們以數量優勢或消滅、或驅趕出了一定的範圍。

光鱗獸迷惑的擡頭望向山谷邊緣,這幾天總有很多動物從那兒跑出來,衝入自己獸羣的領地。

雖然對於增加了很多可持續發展的食物也不錯,至於可持續什麼的,腦中莫名其妙的就冒出來了,所以長久以來光鱗也都習慣了。

撐起四肢,光鱗覺得趴了幾十個日出日落,快僵化的身子也該動一動了。

周圍的一隻只光鱗獸察覺到頭領起身,也隨之行動。

頭領是獸羣最強壯,也最聰明的個體,每一代都會出現一隻。它們總會帶領族羣在進食期獲得充足的食物,得以維持現在七十多隻的光鱗獸幾十個日出日落的生存。

而此時,頭領的行動表示,再一次進食期來臨。

舔了舔乾燥的嘴脣,所有的獸羣個體都撐起了四肢,習慣性地爬向小山邊的那道河流之中。

當一隻只光鱗獸從河裏走出時,之前那因爲長時間不活動而積滿灰塵的皮膚顯現出來,潔淨的鱗片反射着刺眼的陽光,修長健碩的四肢撐起了整個身軀。

不過,它們很快又找了一處泥沼,將顯眼的身體弄髒……

因爲這次的進食期,頭領將帶領着整個族羣,守候在了最近觀察之下常常出現奔逃動物的谷口,它打算進行較爲輕鬆的伏擊,所以耀眼的鱗甲肯定是不行了。

至於那些逃入自己獸羣領地的動物,就作爲儲備糧吧,又是個奇怪的東西。

果然,才埋伏了兩天,就又有一羣共六隻動物慌亂中奔向這裏。

事實上,從光鱗獸的外形就能發現,它們更適合短時間的衝鋒撲殺,明亮的鱗甲與人類的明光鎧作用差不多。而且它們擁有通過電力刺激肌肉以爆發更高速度的能力。

不過光鱗頭領擁有一定的智慧,雖然不知道爲什麼光鱗獸族羣總有那麼一隻擁有智慧的個體,但至少在頭領的帶領之下,它們已經不再侷限於利用身體條件,有時它們也開始利用環境等各種因素。

所以,此時埋伏的光鱗獸們,正分享着輕鬆到嘴的五隻動物,還有一隻當然是頭領獨享了。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內,通過更換埋伏地點和長時間蹲守,此次進食期的食物需求再次完美解決。

獸生是多麼的愜意口牙。

即便有哪些生物會威脅到落單的光鱗獸,但在頭領的眼中,它們也只是獸羣的食物而已。

再次舒服地趴在巢穴中,光鱗頭領眼角的餘光似乎看見谷口再次出現了幾隻逃難的動物,而後面正跟着八隻奇特的兩腳直立的動物。

它們就是這段時間爲我們帶來食物的動物麼?有種奇怪的感覺。

不過已經飽了,下一個進食期可以就開始繁殖了吧。

……

帶着七隻同伴驅趕着眼前的動物,這段時間又出現了幾個任務,但獲得的組件卻不多,而且越弱的動物,需要獵殺數量就越多。

通過這些任務分析,嘎嘎發現可以大致分出六個級別:

首先是史詩生物,只杯具的遭遇過沙蟲,而且只需要一隻就有500進化值,還有組件或者能力等什麼,不過點子扎手,能看不能吃;

然後是特殊的生物(應該是黑手級),如綠化之種,看起來也只遇見了那麼一次。同樣也只需要一隻,不虧是特殊生物啊,有80點的進化值,還有能力獎勵;

接下來是特殊的獵食者,也可以說是高等獵食者(boss級吧),就像科爾獸。它們對於觸手嘎嘎獸們也有些危險,因爲它們與觸手嘎嘎獸們應該算一個等級,擁有特別的,如同電能、毒素之類的能力。一次任務5只,卻有200的進化值,和特殊的組件獎勵;

之後就是常規的獵食者(頭目級),如同長棘龍,它們靠肉體之類的普通攻擊,一次要20只,只有100進化值,或許有組件,但並不確定;

再下來就是嘎嘎也說不準的獵食者(雜兵啊雜兵),就是那次的冥鰭魚,每次想到它們,嘎嘎嘴角就開始分泌液體。它們一次任務要求50只,但依舊只有100點,而且木有其它獎勵;

剩下的還有溫和的獵食者和植食性動物(平民們),如基龍。它們並不攻擊其它大型生物,只是以植物和小型動物爲食,一次100只,只有100點進化值,組件也基本沒有。

但某些情況植食性動物中也有強大的個體,那就另當別論了吧。

肚子已經填飽,任務數量較少的獵殺任務也做了不少,於是對於這些可能威脅到自己的動物們,嘎嘎就選擇了驅趕出一定的範圍,但並不趕盡殺絕。只在自己族羣行動範圍內留下那些繁殖快,威脅小的動物。

“雖然不算面面俱到,但也算不錯了。不過說起來居然還是沒有發現那個什麼幽獄蝶。”

站在這塊小小的丘陵之上,嘎嘎巡視了一下以電石礦所在小山爲中心,被數座山丘圍於其中的丘陵地域。想想自己從中央電石礦開始,以穩定的8速度無影響的跑到邊緣這些山丘上,大概也得從日升到日落,這麼算來也是很大的範圍了吧。

“這麼一來,就可以在這塊地方擴大繁殖,之後再慢慢想法聯繫其他觸手嘎嘎獸族羣,同時擴大搜索範圍吧。”

“而且之後還可以在這幾塊山丘要道旁邊找地方建新的巢穴,擴大控制範圍的同時分流族羣,嗯,好好幹。”

回到電石礦時,紅日再次藏入山後。

讓冷血的同族們不斷行動,在嘎嘎看來並不是件好事,因爲對食物的需求極高,所幸只是這段時間,巢穴初建時這樣。

當嘎嘎踏入獸羣之中,想到就在這塊電石礦不遠處的一塊小湖邊建立一個巢穴之時,期待已久的任務提示終於響起。

【主線任務一:繁殖點任務完成,大腦提升至二級。】

【大腦二級,個體出現自我意識,擴大記憶容量。】 現場除了秦修塵跟他的經紀人,都沒有見過秦苒,不知道她的長相。

倒是昨晚,導演聽秦修塵的經紀人說過秦影帝的侄女長得不錯。

畢竟是秦影帝的親戚,看秦影帝這盛世美顏,就能猜到他的侄女長得應該還可以。

然而當這扇門打開,看到裡面走出來的人影,現場所有人都陷入了一片安靜。

連拿著牌子提醒秦影帝的導演都愣在原地。

秦苒今天依舊穿著件白色的衛衣,裡面帶絨,她就沒穿外套,也沒扣上帽子,秦修塵是娛樂圈出了名的盛世美顏,只是五官略顯硬氣。

秦苒則完全不同,她的五官比秦修塵要精細得多,一雙杏眼漆黑深邃,寒光畢現,皮膚極白,似乎還籠著一層霞光,眉宇間的恣意衝散了她略顯柔和的五官,更顯得冷艷,對一般人的衝擊力極大。

跟拍秦修塵的攝影機連秦修塵也不關注了,連忙將攝像頭對準秦苒。

觀察室,一排攝影分屏的屏幕全都是秦苒。

側臉、正臉、俯視、平視……360全都有。

還能聽到幾聲非常小的「卧槽」聲音。

副導演看著分屏的秦苒:「……」

他愣了一下,也反應過來,沖著耳麥喊著:「一號到十號攝影怎麼回事?鏡頭全都挪過去!」

秦修塵側了側身,給璟雯介紹,「我侄女,秦苒。」

璟雯眼前一亮,她熱切的走上來,「小苒苒啊,你好你好,我是璟雯,你可以叫我雯姐。」

「別吵!」秦修塵忽然開口,他瞥了璟雯一眼,然後直接擋在兩人中間,無視璟雯,低了低頭,小心翼翼的詢問了秦苒一句,「這個人她要跟我們結盟,你覺得可以嗎?」

秦苒形狀姣好的眼眸眯起,纖長的睫毛微垂,手插進兜里,語氣漫不經心,「她弱嗎?」

秦修塵十分不給面子,「菜雞一個,但他表弟是個大力士,可以打雜。」

「那看情況。」秦苒摸摸下巴。

璟雯眨眨眼,她捂著胸口,道:「……我堂堂影后被在線嫌棄??你們倆會後悔的!」

秦苒把衛衣帽子冷酷的扣上。

秦修塵緊跟她後面,十分乖巧的跟著,一句話也沒說。

跟拍秦修塵的攝影師本來先想拍下來這一幕,想起來導演的話,要讓秦影帝的侄女少出境,他立馬又轉過了攝像頭,拍地板。

「啪!」剛轉過來,他的頭就被導演的台本敲了一下。

導演走過來,「你幹什麼?剛剛那麼好的場景你不拍?還好十號攝影師給力,你還不如你的助手?!」

攝像師:「……??」

「導演,你之前跟我說少拍秦影帝的侄女……」他弱弱的開口。

「啪!」

導演又狠狠的敲了一下他的腦袋,怒目圓睜:「我什麼時候說了?!」

「您剛剛……」

「還敢狡辯?!」

又是狠狠的一下。

導演揉了揉打的生疼的右手,然後背著手跟上了攝影團,早知道秦影帝的侄女兒長這樣,他也就不用愁一晚上了。

她沒什麼表現力又怎樣?

沒有看點又如何?

她長得好看啊!

**

節目的錄製從山腳下開始。

秦修塵等人到的時候,其他三個人早就到了。

那三個都是年輕人,在一起打鬧嬉笑,顯然很熟。

「小苒苒,這是我表弟。」璟雯把其中一個平頭少年拉過來介紹給秦苒,然後給平頭少年介紹,「這是秦影帝的侄女,秦苒。」

平頭少年眉眼鋒銳,五官十分深刻,他看了一眼秦苒,眉頭擰了一下,「胡說八道,秦影帝怎麼可能會有侄女?」

他偶像有什麼親戚他能不知道?

這八成是節目組安排的不知道是哪個十八線開外的野雞新人。

還想說什麼,被璟雯擰了一下胳膊,他吃痛的皺眉,沒再開口。

另外一個女星是白天天,一個剛冒頭的新人,主動來跟璟雯秦修塵打招呼。

節目開拍,秦苒將衛衣的帽子拉下來,在聽到白天天這個名字的時候,眉頭挑了挑。

她記性好,只要提過一次的名字就沒忘記。

更別說白天天,田瀟瀟前經紀人拋下田瀟瀟然後投奔的對象,也是她之前讓江東葉查過的人……

竟然跟秦修塵璟雯一起拍綜藝?江東葉這麼捧她?他不是連她是誰都不知道?

秦苒伸手摸了摸下巴。

上節目不能帶手機,等晚上回去的時候再問問江東葉,他是不是會錯了她的意。

她想這些的時候,節目已經開始了。

導演拿著喇叭發布任務,「山腳下有個據點,你們要做的就是找到第一處據點,每一組運一根木頭運到山腰指定地點,獲取下一關的信息。」

三組行動之前,璟雯再次沉重的走過來,看向秦修塵,「兄弟,結盟嗎?」

儒道至聖 按照節目組的尿性,木頭一定不輕,秦修塵可不會讓秦苒去搬那塊木頭,他這次想也沒想,直接答應:「結!」

木頭據點很容易就找到了。

秦修塵看著三米長的木頭,跟表弟伸手抬了抬,將近有兩百斤。

白天天跟她那一組的男生已經抬起來一根木頭了,她似乎很吃力,但沒有尋求任何人的幫助。

「偶像,我們抬完一根下來,然後你休息一下,我跟你搭檔抬另外一根。」璟雯表弟連忙開口。

璟雯有很嚴重的腰傷,這是節目組跟粉絲都知道的事情。

秦修塵看了他一眼,沒應聲,只是把外套脫了遞給秦苒,淡淡道:「你跟璟雯跟我們一起上去,我跟她表弟送完一根木頭,再下來抬另一根。」

節目已經拍完一期了,璟雯表弟跟白天天等人也很熟,看到白天天一個女生也在抬著,不由嘀咕一聲,「連白天天都再抬,她為什麼不能抬?她高人一等?我偶像常年拍電視也有傷,不能讓他休息一下?」

不是高人一等,因為那是秦影帝的侄女!

導演戴著耳麥,看到這一幕,立馬把舉了牌子,讓攝影師別拍下來,到時候節目播出來,網路上肯定一片噴秦苒的。

秦修塵跟璟雯表弟去抬了一根木頭,兩個男生,沒有太吃力,因為顧忌著秦修塵拍戲常年累計下的病根,兩人只抬了一根。

剛往山上走的時候,卻發現秦苒也朝這邊走過來。

璟雯表弟不耐煩的,壓低聲音:「路在那邊你也看不到嗎?」

秦苒停在最後一根木頭身邊,她吐出嘴裡的草,睨了璟雯表弟一眼:「閉嘴。」

說著她彎腰,伸手把最後一根木頭搬起來,抗在肩上,輕輕鬆鬆的,如同撿了跟假木頭。

路過秦修塵身邊,她還停了一下,「要幫忙嗎?」

秦修塵:「……」

璟雯表弟:「……」

導演組也一臉懵逼,他們比任何人都清楚,這絕對不是一根假木頭也絕對不是道具!實打實的兩百斤木頭!

被一個看起來不到一百斤的丫頭就這麼抗在了肩上??

秦苒扛著一根木頭,走得飛快,秦修塵跟璟雯表弟也不慢,他們一行人很快就追上了本來走在他們前面的白天天。

十分鐘后,到達據點,璟雯表弟跟秦修塵放下了木頭,都不動聲色的走到秦苒那根木頭身邊,用手試了試……

試完,面面相覷。

連璟雯都忍不住走過來,手抬了一下之後,才十分鄭重的看向秦苒:「原來您才是真正的大力士!失敬失敬!」

第二處的消息要等人齊了才能開啟,璟雯表弟看了一眼山下,「表姐,我去幫白天天他們。」

「你去吧。」 又活一次 璟雯隨手揮了揮手。

他幫白天天把最後一根木頭運上來,據點處冷漠無情的大叔才揭開這一據點的謎底。

從桌子底下拿出一個鐵盒子,鐵盒子上面有個鎖,「這裡面有任務卡。」

「鑰匙呢?」璟雯表弟抬抬下巴,在周圍找了找。

冷漠大叔轉身,把背後的黑色背景轉過來,上面赫然是一道物理選擇題,一根細線一個帶電荷量的小球,有磁場有電場,最後問AB兩點電勢差??

然後四個選項??

畢業多年的影帝影後面面相覷:電勢差是什麼東西??

璟雯忽然想起來這個節目組的新人白天天,是江氏特地塞進來的白天天,江氏可是一尊巨頭,節目組出這個難題,是炒白天天的學霸人設。

提前告知了白天天結果。

Leave a comment